赵寻:作为社会状态的宪政与民主:重新发现严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 次 更新时间:2015-12-05 23:04:38

进入专题: 严复   宪政   民主  

赵寻  
叫“七份宗法,三份军国。”什么是“军国”呢?严先生把斯宾塞的文明第三阶段“Political Society”翻成了“军国社会”。这就更有意思了。其实,Political Society还有一个说法:Modern Society,也就是“现代社会”。“军国社会”,完全是严先生从斯氏有关现代国家边界的防御等具体论述出发进行的创制。从翻译的角度,可能是我们最不能接受的一个译名。但想一想,四千年中国历史中已经有三份的现代国家色彩了,且是从秦代开始已经是这样,晚清以来,有谁有过这样的论述呢?没有。最近一个日裔美国学者把这当做自己的学术发现,四处宣讲,殊不知完全是没做过基本的中国学术功课。这个顺便敲打一下。但严先生为自己设定的文明批判的目标,却正是要让中国的七份宗法一份份少下去,让三份军国一份份多起来。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严先生对由章先生及其代表的《民报》路线,当然只能是迎头加以痛击了。因为,在他看来,革命派宣传的排满、排外的“民族主义”,不过是“宗法社会”的“种族”观念的古旧货色。而当今之世,乃以公民为核心的“政治社会”,只有地方自治和主权在民的宪政路线,方为合宜。严先生当年对章先生的批评,姿态过于骄激,言辞过于尖刻,我也觉得不太正确。但更为意气用事的,是章先生和“民报”诸人,他们不仅对自己的种族主义路线不知反省,而且觉得自己骊珠在握,对严先生所揭橥的“公民爱国主义”(civil patriotism)嗤之以鼻。这是应该严厉谴责的。但如此应该谴责者,又岂止章先生及其周边?时至今日,我们又有几人知晓nation-state的nation,本即是“公民”之意,而不是如章先生当年那般?

   在我们今天看来,严先生对中国文明的批判,也还是有着不小的遗憾——尤其是,对儒家政治思想与实践的正面意义,肯定不足——但这种对严先生的重新发现式的解读,却对我们重新理解中国历史,尤其是突破那种“漆黑一团的野蛮中国”的历史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实际上,到了自己思想成熟时期、归隐学林的梁任公对中国文明的看法,更接近严先生文明批判的用心,符合严先生最初的期待。而这也构成了梁先生晚年的弟子们,尤其是现代新儒家,最直接的思想资源和知识资源——这些人里面不仅包括张君劢、梁漱溟,也包括后来的“战国策派”。只是非常不幸,这样一派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看法,后来很快被另外一种“物/力史观”所颠覆,而且一直延续我们至今。在这样“物力史观”主导之下的所谓“文明复兴”和“文明崛起”,其结果将是什么呢?我们拭目以待。谢谢大家!

  

  

    进入专题: 严复   宪政   民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71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