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兵:惩罚性赔偿的规范构造

——以最高人民法院第23号指导性案例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7 次 更新时间:2015-12-02 12:53:11

进入专题: 惩罚性赔偿   食品安全法  

税兵  
Sunstein,Reid Hastie,John W. Payne, David A. Schkade, W. Kip Viscusi,Punitive Damages: How Juries Decides, The Uni 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02, pp. 211-212; A. Mitchell Polinsky,Are Punitive Damages Really Insignificant, Predictable, and R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Vol. 26, No. 2,1997, p. 663.

   [40]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穗中法民一终字第928号民事判决书。

   [41]参见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1)南法民初字第05800号民事判决书。

   [42] 同前注[22]。

   [43]美国法院认为,如果只是过失,哪怕造成巨大损害,也不可以构成惩罚性赔偿;必须是重大过失(grossly negligent)或者极端疏忽(extreme carelessness)的行为,才能成立惩罚性赔偿。See Doe v. Isaacs,265 Va. 531,579 S. E. 2d 174(2003).

   [44]See Anthony J. Sebok,Punitive Damage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Helmut Koziol, Vanessa Wilcox(eds.),Punitive Damages: Common Law and Civil Law Perspectives, Spinger Wien New York,2009,pp. 181-186.

   [45]参见叶名仪:《重大过失理论的构建》,《法学研究》2009年第6期。

   [46]参见[德]汉斯-贝恩德•舍费尔、克劳斯•奥特:《民法的经济分析》第4版,江清云、杜涛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373页。

   [47]参见《审理食品药品案件司法解释》第5条的规定。

   [48]同前注[34],奚晓明主编书,第343页。

   [49]参见欧洲侵权法小组编著:《欧洲侵权法原则:文本与评注》,于敏、谢鸿飞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106页。

   [50]欧洲民法典研究组、欧盟现行私法研究组编著:《欧洲示范民法典草案:欧洲私法的原则、定义和示范规则》,高圣平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16页。

   [51]参见郭晶:《刑事推定的构造与“应当知道”的认定:以推定之逻辑构造为基础》,《中国刑事法杂志》2012年第8期。

   [52]参见[日]田口守一:《刑事诉讼法》,张凌、于秀峰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76页。

   [53]参见税兵:《身后损害的法律拟制—穿越生死线的民法机理》,《中国社会科学》2011年第4期。

   [54]See Jonathan L. Marcus, Model Penal Code Section 2. 02(7)and Willful Blindness, The Yale Law Journal, Vol. 102, No. 8,1992, p.2231 ;Lorelei D. Ritchie, Is Willful Blindncss the New Recklessness After Global-Tech, Federal Circuit Bar Journal, Vol. 21 , Issue 2,2011, pp. 165-192.

   [55]在“孙银山案”的讨论会上,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刘建功法官假设了一种极端情形,即上架食品在到期时被消费者抢夺走,这能否构成销售者的抗辩事由?笔考认为,重大过失不构成明知,只要销0行为不是超市有意造成的,就不得适用惩罚性赔偿责任。

   [56]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98页。

   [57]同前注[13],高圣平文。

   [58]同前注[5],陈承堂文。

   [59]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196号民事判决书。

   [60]同前注[5],陈承堂文。

   [61]同上注。

   [62]据统计,美国的惩罚性赔偿主要指向故意使权行为,产品责任的惩罚性赔偿反倒占很低的比例,这与我们印象中的状况有很大不同。See Erik Moller, Trends in Civil Jury Verdicts: New Data from 15 Jurisdictions, Rand Corporation, 1996, pp. 33-35.

   [63]See Exxon Shipping Go. v. Baker, U. S. ,128 S. Ct. 2605,171 L. Ed. 2d 570,2008.

   [64]See Vanessa Wilcox,Punitive Damages in England, in Helmut Koziol, Vanessa Wilcox(eds.), Punitive Damages: Common Law and Civil Law Perspectives,Spinger Wien New York,2009,pp.7-19.

   [65]See R. W. Wright, The Grounds and Extent of Legal Responsihility, San Diego Law Review, Val. 40,2003, p. 1431.

   [66]同前住[17], Victor E. Schwartz、 Kathryn Kelly、David F. Partlett书,第565页。

   [67]据统计,美国路易斯安那、马萨诸塞、内布拉斯加、新汉普郡和华盛顿五个州明确禁止适用惩罚性赔偿。同前注[44], Anthony J.Sebok文,第155页。

   [68]同前注[5],朱广新文。

  

  

    进入专题: 惩罚性赔偿   食品安全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案例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596.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15年第4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