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多俊:应然法向实然法的转化

——兼论当前我国经济法发展的障碍与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2 次 更新时间:2015-11-19 23:16:23

进入专题: 应然法   实然法  

漆多俊 (进入专栏)  
同当权者密切相关,甚或他们自己和家人也参与其中。十八大后习近平中央态度会怎样?尚待观察。但如果这些权贵资本利益集团和大家族的垄断问题不解决,我们的反垄断实然法便难于发挥其应然作用,趋近其应然法要求。

  

   在国家投资经营法方面,应当说我国目前的国家投资和国有企业政策是仍然有些偏离它应然价值目标的。现代国家投资开办国有企业是国家调节经济的需要(它是国家调节三方式之一)。其价值和目的所在主要是为了调节经济。数量不能太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能太大。否则既无必要,还会产生种种弊端。包括会妨害市场经济正常运行,妨害民间投资发展,还会滋生腐败。而在我国实际生活中,国家政策赋予国家投资和国有企业除了经济调节性目的之外,还强加给它其他如财政性目的、政治性和意识形态性目的,把它作为藉以维护强大中央集权政治制度的物质基础,并作为“坚持社会主义”政治方向的象征。对于有些当权派及其庇护下的特权阶层而言,国家投资和国有企业还是他们藉以化公为私,贪污腐败和大发横财的孵化场所。十八大以来挖出的众多大老虎,没有不同大型国有行业和企业相牵连的。正如我多次说过的那样,公有制特别是众多大型国有行业和企业是这些大老虎们滋生、壮大和藏身出没的原始森林。国企改革口号叫了30多年,如今的中央能下决心真正按照其应然方向改革吗?目前尚难以料定。因为这种改革的阻力很大。即使主政者有那种打算,眼前也不敢贸然触动那么多的大权贵家族势力。因为在当前反腐和其他政治考量方面还需要得到那些大家族的支持。

  

   在宏观调控法方面,存在的问题就更加复杂。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常常发生旧瓶装新酒情形之外,很多所谓调控措施都出自政府的行政命令,不受相应法律约束。决策和实行过程公开性、民主性较差。

  

   经济法实然法所存在的问题,根本性原因在于体制,必须深化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需要实现真正市场经济,政治体制需要改变集权专制,实行民主政治。

  

   体制改革关乎理念,首先是国家领导层特别是主要掌权者的理念问题。领导人的理念如何,未来将会有何种变化?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人民不得而知。但作为学者,应当坚信应然法总会转化为实然法的,尽管时间或早或晚,路径或曲折坎坷或直捷平坦。

  

四、法学和法学家的任务,对青年学者的建言

  

   本文开头我已经说过法学和法学家的任务是三句话:既要研究实然法,又要思考和研究应然法,要努力争取让应然法转化为实然法,或者说使我们的实然法尽量趋近于应然法。既然我国实然法向应然法转化当前最主要的制约因素是体制,作为学者就要思考和研究我国体制改革问题,探索体制改革的方向和途径。研究工作最忌因循守旧,郁于眼前既存窠臼是不可能有大的创新的。何况时代在前进,事物总在变化着。当前我国正处于大变革颇为关键时刻。我们的视野如果不开阔一点,也许我们所做的研究成果尚未出炉便已经过时成为废品了。这不是危言耸听吓唬年轻人。以往的事例很多。记得80、90年代之交,有些经济法教材在论述经济法原则时,刚刚写上“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马上又变为“政府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后忽然又变为“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邓小平“南巡”之后则又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了。走马灯一样地变换,跟屁虫一样地跟风。那还算什么理论,是么教材呢?

  

   当前无论国内外、体制内外,许多人都看到了中国正处于大变革之中。只是对于变革程度和规模、方式和途径、其最终所要达到的目标等的预计各有不同。本人近几年许多文章和演讲都对此作了深入分析和明确判断。在此不作复述。只想提醒大家,绝不要低估了正在到来的这场变革,它同往常人们常挂在嘴上如口头禅一般熟悉的“改革”一词,会有巨大差别。对于保守派和既得利益者来说,这回可能是真的“狼来了”。前面提到的经济法中如反垄断和国企改革颇为棘手的那些问题,也终究会解决的。从当前反腐逐渐进入金融和其他大型国企,对国企高管予以严格规范和人事调整布局来看,也许习近平中央正在一步一步地化解阻力,朝着应然性目标前进。经济法学界的研究一定要跟上发展形势,避免又出现“马后炮”尴尬局面。

  

   我多次说过,经济法是法,法同政治密切相关,特别是在我国目前状况下,研究法、特别是研究经济法,能够脱离国家经济、政治体制,离开经济和政治形势吗?近些年来大家看到我写了不少关于政治和时局方面文章。不是我在“转行”,而如我多次所言是两方面原因:一则中国当前正处于大变革时代,国家向何处去,作为国人,匹夫有责,学者们能不关心吗?其次,法律中许多大问题,离开大局是解决不了的,经济法尤其如此。大家也许知道,我在谈及法学和经济法学学习研究方法时有两句话:“钻进去,跳出来。”要跳出经济法看经济法,跳出法律看法律。也就是这个意思。

  

   愿意以此作为对今天在座的学者,特别是青年学者们的一点建言。希望通过我们解放思想和大胆理论创新,明确和弘扬应然法理念,促进我国实然法向应然法转化和趋近。

  

进入 漆多俊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应然法   实然法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1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