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竹兰:“经济人”假设的反思

——探寻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发生的根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5 次 更新时间:2015-11-18 21:54:09

进入专题: 经济人   金融危机   反思  

方竹兰 (进入专栏)  

   虽然世界经济正在逐步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但复苏是缓慢的。纵观美国金融危机到全球经济危机的形成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西方经济学中的“经济人”假设构成各种市场主体行为的基本理论支持。西方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的一般含义是:1.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都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2.人都是努力计算自己的收益与成本的,无论是无限理性,还是有限理性,主体的利益计算总是尽可能最大化。3.只要有私有产权的制度保障,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行为会导致社会利益的最大化。“经济人”假设长期以来成为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主线和哲学前提,同时也成为社会公认的市场经济主体的行为准则。按照西方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在这次美国金融危机中,从事金融衍生品交易的各个市场主体都在合法地谋求个人利益:房屋购买者谋求房子的增值,银行谋求贷款利益,投资银行谋求证券收益,保险公司谋求保险收益,对冲基金谋求风险收益,各个市场主体的行为都符合“经济人”假设揭示的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但是看似合法的行为不仅没有促进如“经济人”假设所许愿的社会公共利益的增进,反而严重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导致了金融危机进而演变成全球经济危机。这种与“经济人”假设的理论预期相悖的社会结果不得不使我们反思经济人”假设对人类经济行为关系的解释是否过于肤浅,不能完全反映市场经济正常运行需要的主体行为特征,反而有可能误导市场主体的行为,影响现实经济的健康发展?经济危机的严峻现实不仅急需我们在实践上用各种有效的政策解决眼前的经济困难,恢复经济的正常发展;更需要我们对于危机产生的根源进行冷静深人的理论反思,修正现有理论中已经不适应现实发展需要的部分,为未来经济的复苏和繁荣提供新的理论体系。[1]

   ―、金融危机中表现出的对金融衍生品狂热追捧的现象需要我们反思

   “经济人”假设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社会财富概念的内涵,强化了货币形式的财富概念,弱化了实体形式的财富概念,致使在现代产业结构的发展中,误将金融衍生品产业看成是新兴产业发展的最前沿标志,助长人们追求和放纵金融投机的社会心理和社会惯性。从“经济人”假设提出和发展的轨迹我们可以看到,货币形式的财富概念随着市场经济发展的历史而逐步强化。如果说斯密提出了“经济人”假设的初步概念,约翰•穆勒给出了“经济人”假设的基本定义时还有意识强调货币财富依附于物质财富。那么之后的古典经济学家和新古典经济学家的补充和完善,逐步将经济学从具有道德和社会属性的学科转变成浓厚工具性色彩的市场主体利益计算器,“经济人”变成了赤裸裸的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自私自利人,经济学也逐步侧重于货币形式的交换价值的分析,而忽略了使用价值的分析,更没有了任何道德良心的制约。货币成为财富价值标志的理念,被社会精英和社会大众所认可;与之相伴的是: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货币形式的财富异常丰富起来,不仅包括现金,也包括股票、债券、期权、掉期等虚拟货币,从而现实地强化了货币形式的社会财富概念,弱化了实体形式的社会财富概念,逐步导致国家与国际层面的货币拜物教。[2]

   我们从各国对金融投机的管理实践更多地看到了各国对货币金融投机有意无意的追捧,连各国政府都在运用国家力量把大量的注意力放在金融业而不是实体经济的有效发展上。大片的土地被用于金融产业发展,大量的自然资源用于金融业,大量的社会精英从事金融业,甚至大量的高科技用于金融业。从人力资本的分布看:近几年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学员从事金融行业的人数有40.6%;在哈佛商学院,比例是31%;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三分之一的毕业生在从事华尔街的金融业;[3]从货币资本的分布看:美国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的世界金融业的货币流通即钱生钱的货币资本自身的运作已经占据世界GDP增长的800百倍。

  

   资料来源:中国银行副行长朱民:《改变未来的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3月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演讲。

   从金融衍生品产生的历史看,为了商品价格的套期保值,为了市场运行风险的防范,市场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认可金融投机的存在。但是认可一定程度的金融投机,并不认可货币成为全社会财富的终极标志。经济发展的终极指标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如果说个人将货币作为自身财富的终极标志情有可原,因为个人可以用货币交换需要的物品,那么从国民经济宏观层面绝不能够片面地将货币增值作为管理的最终目标,国家层面的生产生活资料必须实实在在地存在,货币才有交换的价值。实体经济的发展必须为主导,虚拟经济的发展才有根基。如果一方面是实体经济领域的资金不足,尤其是大量中小企业创业资金缺乏,贫困人群的救助资金匮乏,科技创新需要的资金短缺,另一方面则是用钱炒钱盛行,金融衍生品日新月异,大量的社会人力资本与货币资本在从事金融衍生品产业活动,越来越脱离对实体经济的有效对接,这不能说是一个健康高效的可持续发展的国民经济系统。

   从人的发展的角度看,个人将货币作为财富的标志也存在问题:货币可以交换到需要的任何东西不假,但是货币交换到的东西不一定符合个人利益最大化,有时候是损害个人利益的。比如有钱而大吃大喝,损害了健康,只能是对个人利益的损耗;有钱而生活堕落,也没有个人的幸福、舒适与安宁。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内容是什么需要新的阐释,光是追求货币形式最大化可能造成个人'利益的增加,也可能造成个人利益的减少,甚至可能是个人利益的损害。好的市场经济应该导向人的货币利益与实际利益的一致性,能够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的长远发展。这样才可以体现人类发展经济的真正价值。

   鉴于美国金融危机的现实,人类需要有正确的财富观,需要将财富的交易形式与财富相区别。经济学不是投机学,即便是在市场经济中也是如此。经济学是通过物质利益的获得而使人们生活幸福的科学,是使大多数人都能够得到基本生活资料,并能够全面自由发展的科学。有了科学的财富观,国民经济管理者才能理直气壮地界定虚拟经济发展的边界,才能对金融投机行为进行及时而有效的监控,将金融投机限制在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范围,而不是让金融投机本身就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角。因此吸取金融危机的教训,既需要从国民经济宏观层面研究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研究人力资本与货币资本配置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适当比例,研究金融衍生品产业的发展限度,也需要从国际社会层面研究建立什么样的财富观和财富管理规则,才能建立一个有利于人类全面发展的健康的全球经济调节系统。

   二、美国金融危机暴露出的虚拟市场价格被投机家肆意操控的现实证明,建立在“经济人”假设基础之上的,适合实体经济运行的价值规律已经不能涵盖虚拟经济的运行过程,虚拟经济的发展已经使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发生了重大转变,“无形之手”的作用需要重新审视

   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上的“无形之手”讲的是物质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价值与价格的波动关系,物质产品的价格波动是与人们对于物质产品的生产供给与消费需求相关的,价值规律通过价格的波动反映出商品的供给与需求关系,反映商品的内在价值;同时通过价格变化,调节社会的供求矛盾。通过价值规律作用,促进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和谐。但是在虚拟经济领域,特别是金融衍生品领域的价格波动一开始就不是反映人们的物质供给和物质需求之间的关系,而是金融衍生品之间的供给与需求关系,是对投机的供给与需求。实践证明这种需求具有自膨胀倾向,极有可能完全脱离实体经济运作的轨迹,破坏经济活动的健康运行,危害人们的生产生活。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基本没有对虚拟经济运行规律的深度研究,误认为实体经济运行的价值规律也适用于虚拟经济,这是一个错觉,更是一个理论空白点。我们需要认识到,在虚拟经济的环境中,即便表面上投机主体是按照商品交易的供求关系行事,但供求之间的价格波动实质上已经与实体经济中的价值规律作用有根本区别。在虚拟经济市场上,我们首先需要研究的不是价格波动与供求之间的关系,而是投机范围和投机程度的限度:什么条件下,投机是需要存在的,什么条件下,投机是不能存在的。虚拟经济中的市场主体已经不是就已经存在的商品进行交易,他们所交易的只是对未来房价、股价、债券价格甚至股票期权、股指期权的预期,参与者凭借自己的心理期待和主观判断去购买未来收益,带有严重的主观性和随机性。

   比如目前比较普遍采用的金融机构的“杠杆”交易,很难用价值规律加以概括。美国金融危机前大约有62万亿的信用违约掉期(CreditDefaultSwap,CDS)。起因是许多投资银行为了赚取暴利,采用20—30倍杠杆操作,由于杠杆操作高风险,所以按照正常的规定,银行不能进行这样的冒险操作。一个变通的办法是把杠杆投资拿去做“保险”。这种保险就叫CDS。经过保险后的CDS就像股票一样流到了金融市场之上,可以交易和买卖。假设市场交易者为ABCDG依次排列,CDS的一连串反复的交易都源于对始作俑者A的盈利预期。如果A为房屋所有者,次贷危机使房价涨到一定的程度就涨不上去了,后面没人接盘。房子卖不出去,高额利息要不停的付,最后终于把房子甩给了银行,此时违约就发生了。违约效应传递到最后一个CDS购买者G,经不起如此巨大的亏损。因此G濒临倒闭,影响到采用了杠杆原理投资的A,A赔光全部资产也不够还债。因此A立即面临破产的危险,A反过来开启了倒闭的多米诺骨牌,逼得政府出来救市。[«可见一开始虚拟经济就建立在沙滩上。在这样一个十分复杂的交易过程中,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原意上的价值规律已经不能概括虚拟经济领域的现状,“经济人”假设中的“经济人”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投机人,各种主体行为的基础不是普通的商品,而是天马行空式的投机衍生品,所从事的交易内容、交易价格、交易关系、交易主体与传统的商品交易大相径庭。不能用价值规律的作用简单加以解决。如果说传统的商品交易还可用斯密价值规律这只“看不见的手”调节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的话,那么虚拟经济甚至投机经济本身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关系显然是人类遇到的新问题。虚拟经济的出现也反过来影响了实体经济领域的价值规律作用,扭曲价值规律作用的惯性,甚至使价值规律失去作用。时至今日,全球市场经济中“经济人”主体本身的类型和范围已经大大扩展了,各种经济活动的复杂性已经远远超出西方现有经济学的解释范围。

   三、美国金融危机暴露出“经济人”假设忽视了经济主体私利性之间的相互制约和相互依赖关系,从而缺乏社会财富配置的公平性的深度分析

   “经济人”的社会关系的互相制约性带来了“经济人”利益的相对性经济人”追求私人利益的行为都是在与其他“经济人”追求私人利益的相互制约中。这种制约超越简单的交换关系,蔓延到分配、消费、财政、金融等各个生产和再生产环节,构成利益关系的相互依赖和互相制约,内在地需要市场主体认可并建立利益相关者之间互相均衡的利益机制,以保证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以“经济人”假设为前提的西方经济学没有解释清楚相关利益者之间的制约和依赖关系,只是在外围用政府的公共利益决策来解决市场失灵,但是政府本身是有私利的,并不必然为公共利益服务。这样一来,西方经济学陷入了市场失灵政府管,政府失灵谁来管的理论疑团。

忽视经济主体利益相互制约关系的经济学必然过分关注生产领域的分析,而忽视分配、消费等其他领域的分析。着重于生产领域分析的西方经济学给人们这样的错觉,只要社会财富生产有效,分配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市场交换自动解决。而现实却呈现出与西方经济学的设计相反的状况。即便生产是有效的,也需要有公平的分配使再生产的过程通畅,分配的不均衡不仅影响社会财富分享的公平性,同时也影响再生产过程的正常运行。这次美国金融危机实际上是产生于相关利益人之间的利益链条的破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方竹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人   金融危机   反思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07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