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福如爱琴海,寿比大宪章”

——贺张思之先生米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2 次 更新时间:2015-11-12 12:42:29

进入专题: 张思之   律师  

贺卫方  

   贺卫方:【张思之先生米寿】11月12日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律师张思之先生八十八岁初度。《律师文摘》主编孙国栋中午召集张老的一些小友们一起为思之老庆寿。我为老人家写了几个字:福如爱琴海,寿比大宪章。

  

   我觉得今天真的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时刻,我们都是老爷子的年轻小友,反正是亲密战友吧。我自己有幸跟老爷子结识已经超过二十年左右,真的非常多的能够向老爷子请益,观察老爷子这些年来为这个国家的法制所做的贡献和所遇到的种种措施。我自己常常想,我们这个时代有张思之先生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律师,对这个国家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张老爷子身上代表怎样的一种精神呢?

  

   理想主义和勇敢

   我想,首先老爷子真正是一种理想主义和勇敢的人,既有非常伟大的理想,刚才国栋说老爷子比孙中山还要重要、还要伟大,到底什么叫重要、伟大?我相信孙中山所念兹在兹,一生奋斗的目标是这个国家的富强,而老爷子是说富强还不够,重要的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获得自由。

   但是自由的获得不容易,因为没有自由就没有幸福,但是没有勇敢就没有自由。我相信老爷子身上代表的不仅仅是伟大的理想,而且是用一种勇敢的、艰辛的努力,百折不挠的努力,让这个国家逐渐走向自由,获得真正法治保障的自由,这一点是老爷子给我们非常了不起的感动的地方。

  

   职业精神

   第二个方面,老爷子身上所代表的那种职业精神特别重要。我相信自由也不是轻易的,因为从英美、欧陆的历史来讲,自由都特别依赖我们的法律职业者能够用专业的精神推动制度的健全,保障我们的人权。而老爷子真正是这方面的典范,我看他的辩词,那真正是条分缕析,层层剥笋,能够把一个法律的专业问题分析的那么精湛,我相信许多法学教授都做不到这一点,但是老爷子做到这一点,而且老爷子认为案件中间永远是以当事人的利益为最高追求,而不是为了自己出名、为了自己能够获得更广泛的公众的关注,这点不是老爷子的追求。

   老爷子追求的是真正在一个案件中,为当事人去争取他的法律关系中利益的最大化。而且老爷子是何等了得,在法庭上那样的一种风范,能让每个法官、检察官都特别感动的是老爷子这样一种专业的精神。

  

   热爱生活

   第三个方面,因为我有机会陪同老爷子到德国去访问。我跟老爷子在一块,我觉得老爷子特别热爱生活、热爱美酒、热爱美女。老爷子一辈子不容易,年轻的时候参加远征军,作为小小的一个士兵,战斗在国外,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做贡献。其实老爷子这辈子一直在挫折、磨难当中度过,但是一辈子热爱生活,热爱我们这样一个充满了缺陷的、世俗的世界,我觉得这一点是让每个人都感动的地方。

  

   法治梦想

   我常常想,当下这个时代我们法律人到底任务是什么?

   一百多年前福建人严复到英国去留学,学习海军,但是他看起来对海军没有多大的兴致,倒是对法庭有兴趣,他经常到伦敦各个法庭旁听审判,很长时间以后他悟出一点道理,他跟郭嵩焘说,郭嵩焘正在做驻英公使。

   他说“郭侍郎,英国富强的根源被我找着了。”

   郭嵩焘说“在哪?”

   严复说“就是在它的法庭之上。”“我这么多年每天都到法庭听审案件,我发现英国的法庭让公理日申,每天都在申张正义、申张公理公义,能够保障人民的权力,能够使得这个国家里再强大的权力也受到法律的制约,这是他们富强的根源。”

   我想,老爷子身体力行地带领我们这些后辈、晚辈、年轻人,能够为追求这样一个法庭去努力。最终我相信,老爷子您能够看到这样的法庭的出现。

   同时,昨天有一个特别好的消息是缅甸的民主选举,缅甸这样一个军政权之下(这是老爷子战斗过的地方),居然成功实现这样一个转型。昨天我特别的高兴,当然一方面是为缅甸,另一方面是为今日要跟老爷子一块喝酒。

   我相信在座各位都这样的一种感受。所以我们共同敬祝老爷子,敬祝老爷子米寿安康,生日快乐!

  

   【思之小传】          

   张思之,北京市吴栾赵阎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名誉理事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顾问、北京律师协会前副会长、《中国律师》杂志创办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

   早年辗转

   1927年生于郑州。1938年,11岁时举家逃难到四川,在绵阳上学。父亲是一名医生,很快在当地建立了名望。16岁,张思之放弃上学,参加远征军,入炮军第五团,属团部特务连,工作是发报,印度驻扎一年多,1945年4月回到昆明。后从昆明离开部队,沿途搭“黄牛”,经两个多月到达重庆,正好赶上八一五,抗战胜利。后又从重庆回绵阳,入三台国立十八中学。这时,张思之还不到18岁。

   学生生涯

   十八中学是东北内迁学校,1946年,学校回迁东北。张思之随校迁徙,但他的目标是北京,他向往这座历史古都,想到北京就留下来上学。但到西安时,住到伯父家,被伯父强留,进入一所教会中学,上了一年高中。教会学校管理严格,要开除一名违背了“晚上十点后不能看书”的校规的同学,张思之带领同学罢课,抗议成功,学校收回成命。但是,新学期开学前,学校劝张思之“转学”。但他又转了入一所教会学校,他的“案底”被传到新学校,当时已经是高三下学期,正要毕业统考,学校不打算给张思之文凭。于是,张思之毅然离开学校,到了南京,以同等学力报考大学。

   1947年,在颠沛流离中上完中学的张思之,要以同等学力考大学了。他志向远大,并且“学习不好,考试还行”,当时名气不小的朝阳学院把他录取了,他还不高兴,他想学外语,将来当外交官。无奈父亲听到消息,早把学费汇入朝阳,就这样入了朝阳学院,开始了他和法律结缘的坎坷一生。

   投身革命

   好不容易有个能安身读书的地方,他决定好好读书。凭着父亲做医生的良好家境,有足够的钱,供他买了很多书。1948年,满怀正义感的张思之入了地下党,他称为“就这样上了船”。

   学校的革命环境险恶,卧底学生甚至是带枪的。而张思之在学校又搞海报又出壁报,十分活跃。1948年12月2日,这个日子张思之一辈子都能随口说出来。那天晚上,他觉得似乎不妙,就去问他的“上线”(地下党是单线联系的),说今晚可能要闹事啊。上线说,都到这个时候了(两军对垒,阵线分明,共产党的军队就要围城了),不会出什么事的,小心一点就是了。

   事实上,这时,特务已经总动员,要抓一批人。张思之不放心,告诉他情况很危险,就走出门来,正看到自己的门前已经站了几个特务。他立即从二楼跳下,跑去通报他的下线。路上,突然一只手把他抓住,一位同学要张思之赶快想办法逃出校门,他在外面接应。张思之寻找出校门的机会,看到几个特务才吃完饭的样子,聚在校门,他立即裹着大衣卧倒在地面。慢慢向前滚,滚出了校门。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张思之就这样“滚出了朝阳学院”,脱离了危险。

   在那位同学的帮助下,经过一夜躲藏,张思之到了“城工部”——中国共产党华北局城市工作部。准备离开北京投身革命,但是,他被告知,“凡是共产党员一个都不走了,傅作义就要投降了,马上就要去接管城市”。

   城市被共产党接管了。张思之回来了。既是朝阳学院的,顺理成章地就进了法院系统。

   建国后

   1950年7月,在中国人民大学以全优成绩修完“莫斯科大学法律系主要课程”。

   1956年,受命组建北京市第三法律顾问处。一年后被划为北京律师界第一个右派分子,开始了长达15年的劳改生涯。1972年结束劳改,入北京市垂杨柳二中教书。

   北京市法院有正院长和副院长所代表的“两个反党小集团”——你说我反党,我说你反党。

   1953年,反高、饶集团时,党的七届四中全会,号召加强党的团结,各单位都要解决团结问题。法院开了一个月会,“两个反党集团”坐在一起“加强团结”。一个月会期,张思之“死不开腔”。到了最后一天,领导说,你一句话没有讲,恐怕要讲点。他就从七点讲到十二点,整整五个小时。当场就有人“敲边鼓”,说他“讲得太好了”,马上给市委打电话叫人来听。“现在看起来,我当时肯定讲得有过的地方”,而当时的效果是,“得罪了院长”。

   1954年,反胡风。各单位都有一个学习小组,先学习各种文件,再放在自己单位学。张思之是法院的三人学习小组组长。他带着两个组员到茶馆去开会。另两人把他揭发了,他“光荣地成了胡风分子”。软禁在法院地下室(里面有档案呀材料呀,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个月后,宣布张思之不是胡风分子,放了出来。其实,张思之“不仅认不得胡风,胡风的书也根本不爱看,胡风的书很难看的”。

   放出来的张思之,还想问“整了我这么长时间,总要讲清楚嘛”。他哪里知道,当时要肃清内部的反革命。接下来就是审查“特务张思之”。因为他参加过远征军,而且是“特务连”。“特务”审了一年。结论是,“经查,张思之不是反革命。”

   张思之这时还有点脾气:“我当然不干了!你们早知道我不是反革命,还要‘经查’,这明明是陷害。”自然,不可能有人给他解释。而猛烈的革命又接踵而至:1957年到了。

   副院长在会上说,可以在院子里贴大字报,但外面不能贴。年近而立的前朝阳学院毕业生,前地下党员张思之问道:既然院子里可以贴,要是有人贴到外面去了,甚至贴到天安门去了,你怎么办呢。问题立即转换为“张思之说要把大字报贴到天安门”而上传。于是他成了右派,成为北京律师界的第一名右派。

   右派共分六个级次。张思之不属于很重,第四类:降职降级,被送去昌平县的一个山区劳教。

   从1957年到1972年,经过十五年劳教岁月,张思之戴着右派帽子来到北京垂杨柳二中做语文教师时,已经是45岁了。

   他太珍惜这份工作了。他每天早晨六点骑着自行车去叫学生起来锻炼身体,晚上九点过后才回家。他对学生满怀热情,他的一位学生回忆道,他给学校刻写的蜡板,本来应该由他送去的,但张老师为了不耽误他的时间,坚待要骑车到他家去取。

   他成了北京的模范教师。

  

   代理的重大案件

   1980年被指定为江青辩护律师;其带领的“两案辩护组”为姚文元、李作鹏、吴法宪等5人免去了13件罪行   

   1988年大兴安岭大火庄学义“玩忽职守案”  

   1991年王军涛“颠覆、煽动案”  

   1992年鲍彤“泄露国家机密、反革命宣传案”  

   1994年高瑜“泄露国家机密案”  

   1995年《民主与法制》记者董服民“侵权案”  

   1995年魏京生“阴谋颠覆政府案”  

   2003年“郑恩宠案”  

   2004年“黎元江案”  

   2005年“聂树斌冤杀案”  

   2006年10月 王天成等诉周叶中等剽窃案

  

    进入专题: 张思之   律师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799.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中国法律评论”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