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中华孔子学会进行换届:新任会长王中江、常务副会长干春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 次 更新时间:2015-10-25 21:04:16

进入专题: 中华孔子学会   干春松  

张博  

   为期两天的“儒家的使命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暨中华孔子学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今天在上海闭幕。来自全国各地学术机构的专家学者共100多人出席了此次大会。他们围绕当代中国背景下的儒学使命开展学术研讨,并举行了中华孔子学会换届会议。

   中华孔子学会是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由教育部主管,以研究孔子、儒家学说和中国传统文化为主旨的全国性民间学术团体。该学会和国际儒学联合会、中国孔子基金会同为三大国家级儒学组织。
        中华孔子学会第一任会长是著名哲学家张岱年先生,第二任会长为著名哲学家汤一介先生。学会会员大多数来自高校和科研、文化教育机构,既有德高望重老一辈学者,又有大批中青年知名学者,还有许多关心和支持儒学事业的知名企业家。
        由于汤一介先生于2014年9月9日去世,中华孔子学会此次举行了新一届领导机构换届选举。选举产生了以北京大学王中江教授为会长、北京大学干春松教授为常务副会长的新一届中华孔子学会理事会。
        新一届理事会副会长共17名(按姓氏拼音为序):陈卫平、董平、郭齐勇、景海峰、黎红雷、李存山、李景林、刘学智、邵汉明、舒大刚、万俊人、颜炳罡、杨朝明、杨国荣、杨庆中、张学智、朱汉民。
        新任秘书长为唐文明,副秘书长为牛廷涛、胡仲平、任蜜林、孔德立。
        澎湃新闻现场采访了中华孔子学会新一任会长王中江。
        澎湃新闻:和国内国外种类繁多的以孔子、儒学为名的团体机构相比,中华孔子学会的特点是什么?
        王中江:的确,现在有关孔子和儒家方面的机构非常多。全国性的主要有中国孔子基金会、国际儒学联合会和中华孔子学会三大家。从性质和架构来说,前两者有一定的官方性,比如由国家财政支持、会长往往曾担任过政府官员等。
        和它们相比,中华孔子学会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民间学会。首先,我们不受国家财政支持,办公人员也都是兼职的。
        其次,学会活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参与者,是各个大学和研究机构中的学者群体。这一传统历史很长,队伍很大。我认为中华孔子学会最根本的定位,是专业性的全国学术共同体,是以学术为主体的,以学术方面的创造性和学术积累为追求。我们希望联合国内外学者,充分提升儒学的研究水平。
        当然,我们学会并不因此只做学术工作。儒家的角色历来都是社会性比较强的,它要面对中国社会和文化的发展、国民自我人格提升等方面的需求。所以我们学会也做了很多面向社会大众的传播活动。
        概而言之,中华孔子学会的特点是民间性、独立性,学术性、专业性。
        澎湃新闻:中华孔子学会三十年发展历程中,遭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中江:学会这三十年发展的大背景,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一度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文化发展居于次要位置。这是其一。
        第二,近代以来,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长期受到否定和批评,学术研究也中断了几十年,许多领域的发展都停滞甚至倒退了,以致出现了像“汉学在日本不在中国”这类现象。儒家研究和重建中国人的精神价值等方面的恢复和复兴工作,需要学会同仁一起努力。我们不仅要创造学术价值,也要承担社会责任。
        特殊之处在于,儒家文化在现代中国人的生活中如何发挥作用——这是一种关于宗教信仰或意义价值的问题,是个人性很强的事。这类事情并不能靠意识形态去解决。价值观的接受需要通过个体的认同,需要发自内心的一种认可。它必须是自觉自愿而不是外在强加的,才能有效。
        所以,儒家的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是:如果它想要和现代人的精神生活、道德价值生活、信仰生活相结合的话,通过什么方式最能实现这一目标?从人类历史和西方经验来看,这一功能通常由宗教来实现。而今天的中国,佛教和道教在这方面发挥的功能其实都很弱,而各种可能的选择鱼龙混杂。
        在这种形势下,中华孔子学会面临的挑战就是,既要实现学术功能,又要探索儒家的价值、道德和修养如何和大众结合的合理合法路径。像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地区,儒教可以作为一种合法宗教而制度化地存在。国内现在各种学堂、书院发展兴旺,是否可能在未来探索出一种对社会有益的、充分利用民间资源的合法发展模式?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摸索。
        澎湃新闻:作为新一任会长,您对中华孔子学会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王中江:除了继续做好学术之外,为了更好地扮演我们的角色,扩大我们的功能,学会已经或正在筹划建立一些新的二级机构。比如这次会议上宣布成立了董仲舒研究会、儒家礼乐振兴会,今后还有儒家书画艺术研究会、孔子后裔儒学促进会、阳明学研究会等等,旨在把学会功能的范围和外延扩大,不仅限于论文式的学术交流。
        其中像礼乐、书画都是很形象化的领域,背后又有着全面的思想体系,很值得推广。而我们的做法不会是简单的复古,而会根据现代生活的特色和需求,来把传统重新激活,呈现为一种有声有色有生命力的内容。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礼乐部分,我们会涉及华服的设计。像现在国内的学位服,绝大多数都是西式的,很难让人产生某种情感联系。我上半年去了河北美术学院,他们就自己设计了中式学位服。我们就在设想,或许将来中华孔子学会可以和服装公司合作,设计中式或者儒家式的学位服,孔子就是大教育家,这在道理上也说得通,也至少能为学校、学生提供一种多元化的选择。
        另外,学会也计划扩大空间范围,从大陆走向海外。我们目前以在国内为主,将来会组织一些和香港、台湾、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地区合作的会议与活动,以期在全球化时代,在思想交流上形成更大的共同体。

    进入专题: 中华孔子学会   干春松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178.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