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仲平 金灿荣:英国会是中国在西方世界最有力的支持者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2 次 更新时间:2015-10-23 15:21:32

进入专题: 西方世界   中英关系  

冯仲平   金灿荣 (进入专栏)  

   最近几天,围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程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许多媒体在热情跟踪女王菜单、礼炮103响的由来、超级国事访问以及黄金时代……面子和礼仪上的盛景令中国人倍感好奇,但看在美国人眼里却绝不会高兴到哪去。

   在诸多西方民族当中,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战略操作能力最强,西方主导天下五百年,其中有三百年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主导的,两百年是英国,一百年是美国。

   新任驻华大使吴百纳刚到中国时就说:“搞好与美国、中国两个大国的关系,是英国未来外交的关键。”如此公开,这在西方大国里是比较早的。中国也极为重视英国:技术、社会管理、国际治理经验,操作金融的能力,还有就是战略手腕,全都值得尽快学习。

   中法尽显土豪气势 英国有点恼火

   早在今年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通过华文报纸《欧洲时报》发表春节贺辞时说道,羊年对于中英两国来说是一个‘黄金时期’。半个月后,威廉王子来到了中国,这也是30年来英国皇室首次访华。10月19日至23日,中国国家主席10年来对英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

   新任驻华大使吴百纳刚到中国便说:“搞好与美国、中国两个大国的关系,是英国未来外交的关键。”这样的表态反映了极强的战略思维能力。

   中英关系进入了一个平稳发展的时期,但“黄金时期”是英国人第一次叫的。就在前几年,中英关系甚至还有点问题,相对落后于欧洲三强另外两强的关系。比如,对于中德非常热乎,英国就有点羡慕不已。英国人说:中德是特殊关系,这是想绕开我们吗?另外,近几年,中法关系也相对热络,中国总理以及其他领导人到访时,一买就是180亿美元,尽显土豪气势,对此英国很恼火。

   过去几年,英国一直和美国保持近距离,例如在达赖问题上比德国、法国表现还差一点。但现在,中英之间的热情气氛尽在言表,双方早已遗忘前几年的不快。第一,这反映了英国的某种困境。英国原本指望的是英美特殊关系,英国战后的设计称为“三环外交”:英美特殊关系、欧洲主要国家和英联邦。那个时候,布莱尔、克林顿关系很好,政治价值也非常一致,布莱尔等于是大佬。

   而现在,英美特殊关系却有了点问题。首先,奥巴马跟卡梅伦个人关系不好,两国关系也没有以前近。更重要的是,英国精英层觉得美国这个老大有点靠不住,不能太指望特殊关系。英国在欧洲地位也不如德国,如果欧洲人要德法轴心,英国是有些排斥的。此外,英联邦声势也不如以前,英联邦中有几个国家,甚至已经超越英国。再加上内部还要闹独立,总之英国不是很顺。因此,英国内外都需要创新。外部搞好与中国关系,正属于一种战略创新。

   据悉,此次习近平主席到英国之后入住白金汉宫,引起外界舆论的普遍关注。其实,中国国家主席的到访是作为女王的客人,英国女王是英国的国家元首,习主席则是中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不一样,总理和首相是政府首脑,所以习主席入住白金汉宫,成为白金汉宫的客人,顺理成章。其实,现在不仅是英国,整个欧洲有很多国家对中国领导人到访,都有非常高规格的接待,大家都盼望和中国密切关系,希望能够分享中国崛起、特别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利益,这一点非常明显。

   按照英国皇家惯例,一年最多两次国事访问,上半年一个,下半年一个,可以少于两次,但是不能多于两次。所以在英国,弄上一个国事访问并不容易。一是反映对习主席的尊重,另外是对中国的尊重,对中国成长的认可。对于英国而言,实际上是希望自己能发挥一种特殊作用,在未来和中国的整个发展过程中,把英国变成中国的一个特殊合作伙伴,让中国离不开英国,变成不可或缺的朋友,然后才能保证中英关系可持续发展。

   “留下美国人”的需求已大幅减少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创新能力总是令人刮目相看。截止到目前,人类三次工业化都是由它创造的。第一次,1776年,一个苏格兰裔的英国人,詹姆斯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人类进入到工业时代,大机器出来了。1860年代,美国人发现了电的使用,人类进入电器时代。1960年,计算机普及,人类进入计算机时代。

   英国是盎格鲁-撒克逊的祖宗发源地,其创新能力尤其强。苏联解体后,“留下美国人”的需求少了。

   对于中国人来说,英国人在历史上犯过罪,即鸦片战争。而英国人比日本人明白的是,既然犯过罪,就必须加倍努力来弥补。其实,人人都知道英国和美国是一种特殊的关系,然而就在今年,英国不顾特殊盟友的关系,加入亚投行。早先,英国人觉得英美特殊关系是其中心,骨子里还是觉得它是引领这个世界的。冷战结束以后,整个欧洲国家,包括英国,对美国的依赖大幅度下降,过去是因为有所谓苏联的威胁,所以他们创造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第一任北约秘书长是邱吉尔的参谋长伊斯梅将军,他说,要把美国人留下来,留在欧洲,把俄罗斯人赶出去,把德国人管住,这就是英国人的聪明智慧。

   目前,英国虽然不希望北约解散,但并不像过去那样压倒一切的需要美国了。现在,区分英美之间“你的利益和我的利益”的时刻似乎摆到了眼前。此时,英国的外交是拥有自己的空间的,并和美国执行不同的政策。而一个大前提是:英国人认定了这块儿利益,对它来说非常重要,否则,它也没有必要和美国人分道扬镳。实际上,英国人对亚投看得很重。亚洲是全球经济中的一块大蛋糕,发达国家都想来分一块儿,而亚投行就是干这个事的。英国新驻华大使讲:亚投行不是中国的事,甚至不是亚洲的事,是全世界的事,全世界的事就是英国的事。

   嗅觉敏感 知道哪儿才能赚钱

   作为金融大国,英国的嗅觉极为敏感,它知道在哪儿才能赚到更多钱。亚投行对英国来说是必须的,甚至有点儿义无反顾了。此外,作为政治上的考虑。英国人要在和中国发展好的关系的时候,让中国人知道,“你搞亚投行,我支持你”,并且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换得信任,因此无论是经济上的好处,还是政治上的好处,通过这一举动,全都得到了。不过,英国也相信,美国是应该能理解自己这种“和你执行不一样的政策”的初衷的。

   英国认为,亚投行是真金白银,是真正可以赚钱的地方,一旦亚投行的项目做好、做大,回报率将会很高。另一方面,英国始终想要维持自己的金融话语权,如果亚投行做大,英国又不在里面,那么就失去话语权。据悉,去年12月24号,中方宣布成立亚投行的时候,美国不太看好,里面要么小国、要么穷国。对于一些实力较强的大国,美国都下命令不许参加。

  

   中国在气愤之余想到了反制:我找你爹(指英国)。最终的结果证明,美国吃了一个外交败仗。

   现在,英国把中国的重要性提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这并非一个政府的事,而是一个共识。即使工党在台上的时候,也非常重视和中国的关系。2009年,英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个对华政策报告,第一句话就讲:未来十到二十年,对英国影响最大的是中国的崛起。卡梅伦上台以后,一开始发展对华关系非常积极,但是2012年他见达赖以后,对中英关系影响较大。所以,后来卡梅伦在发展对华关系上比别人付出更多,他觉得这样才能够真正取信于中国。2013年12月2日,卡梅伦访问中国的时候曾说:英国愿意成为中国在西方社会最有利的支持。未来能把中美两个老大伺候好的国家中,英国排第一。

   另一方面,中国也极为重视英国,其中有几个理由。一,从现实主义角度看,英国有些东西中方要学习:技术、社会管理、国际治理经验,操作金融的能力,还有就是战略性。至今,英国的战略设计仍在欧洲、英联邦国家有影响以及美国发挥影响。对中国外交来讲,跟美国共建新型大国关系是未来十年的大任务。在世界上,能够在两边都说得上话,特别美国说得上话,应该英国排第一个,下面一个应该是以色列,在往下是澳大利亚。以色列比较特别,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都居于主导地位。很多人认为,未来世界不是中国追求的多极化世界,也不是美国想保持的一级化世界,而很可能是两强世界。果真如此的话,要把两个老大都伺候好,这是需要些本事的,英国是其中一个。

   中美英形成了一个新三角

   美国人跟中国人谈上帝,中国人谈玉皇大帝。这么多年来,美国还没有见到过这种对手。

   实际上,美国并不想看到世界上出现两强世界,面对中英走近,此美国会做出相应举动来阻碍这样的发展吗?美国人的一个毛病是,平等待遇它认为不是错误、是罪行。以前,德国、苏联、日本要平等,美国气得要命,并会出招整人。但碰到中国,美国却是有些傻眼的。中国块头比日德大,效率比苏联强,文化上更是完全不一样。

   在国际政治战略上,中美打法也不同。美国跟那三个兄弟斗,相互打的是拳击,但中国人跟美国打的是太极。美国看中国多少带有困惑,给中国平等待遇,美国肯定不干,但目前却又没找到可靠的办法对付中国。中国提出共建新型大国关系,美国似乎还未接受。

   英国是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老牌国家,和英国智库的人聊天就会发现,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一直是全球化的。举个例子,中国现在极力推动与欧洲的自贸区。美国排除中国,搞诸如TPP、TTRP等所谓的ABC战略,不管中国距离远近,都无法进入。不过,只要中欧搞成一个高水平的自贸区,美国的策略就很可能被破解。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凤凰国际智库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进入 金灿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世界   中英关系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133.html
文章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