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忠来:潜意识:“创伤的执著”的不同内涵

——鲁迅、施蛰存心理分析小说漫谈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1 次 更新时间:2015-10-22 20:50:41

进入专题: 鲁迅   施蛰存  

黄忠来  
意在表现“潜意识和意识的交识,有一部分的性心理的觉醒,这一切幻想与现实的纠葛,感情与理智的矛盾,总合起来,表现的是一种都市人的不宁静情绪”。这种情绪正是施蛰存潜意识的流露。

   四

   弗洛伊德在人的意识之外,提出潜意识这一概念,开辟了人类认识自身的新天地,打开了一个窥探人类心灵的新窗口。鲁迅和施蛰存都运用这一理论创作,取得了成绩。但是,他们表现“创伤的执著”的潜意识却有着不同的内涵,采取了不同的表现方式,因而也就具有不同的意义。

   在对待弗洛伊德学说的态度上,鲁迅采取拿来主义的态度,主动拿来,为我所用,施蛰存选取亦步亦趋的态度,处处合拍,事事印证。鲁迅非常同意厨川百村在《苦闷的象征》中对弗洛伊德学说的评判,他对用“性”解释一切的观点并不赞同,但他能合理吸收这一理论的内核,使之负载更加深广的社会内容,成为反映现实的利器。在《离婚》中鲁迅将主人公爱姑潜意识里对七大人的恐惧入木三分地表现出来。爱姑是一个相当泼辣的女性,在保护自己女子权利的斗争中,敢骂公公和丈夫是老畜生、小畜生,连慰老爷也“不放在眼里”。这次去慰老爷家说理,爱姑本是充满信心的。但一到慰老爷家,就“不由得越加局促不安起来了,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不明白”,正是潜意识的因素。虽然下决心要“拼出一条命”,但一看到七大人的神态,就“打了一个寒噤,连忙住口”,七大人说了一句“来——兮!”爱姑便“觉得心脏一停,接着便突突地乱跳,似乎大势已去,局面都变了;仿佛失足掉在水里一般”,于是无意识地说出“我本来是专听七大人吩咐……”的话。爱姑潜意识对七大人的恐惧,使他说出了自己不愿说出的话。鲁迅对爱姑的潜意识的探悉是异常犀利的,“七大人”一个喷嚏,爱姑就软弱了,这有力的描写,包孕着多么大的思想容量!

   施蛰存一头扎在精神分析学说中,就像找到认识世界、认识人类自身的金钥匙,他要用小说印证弗氏理论的有理、有力。小说《梅雨之夕》是一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只有“思想底独白”的小说。作品主人公是一位下班后不想回家的男子,即使是梅雨天的黄昏,淅淅沥沥的雨会使他满身淋漓,他仍不想回家,撑着一柄伞在雨中漫步,拖延着回家的时间。他毫无目的地等车,观察下车的乘客,终于在头等车的下车乘客中,发现了一位美丽的姑娘。他注意这没有雨伞的姑娘,虽然他“绝没有这种依恋的意识”,但又“不自觉地移动了脚步,”站到了姑娘的身边,犹豫再三地终于说出要送姑娘回家的话,在撑伞与姑娘同行的时候,他隔着伞柄发现这姑娘像他初恋的情人。一语道破天机,男主人公一切突兀的行为,全源于潜意识中对自己妻子的厌倦和对初恋情人的眷念。他把自己想像成这姑娘的情人,并陶醉在这“自譬的假设”中。同时,他又将路边商店的营业员的眼光幻想成忧郁而忌妒的妻子的眼光。他潜意识里明白妻子是他思念初恋情人的最大障碍。

   在对待弗洛伊德学说的方式上,鲁迅反对模仿,提倡创新,主张用隐蔽而含蓄的笔法,施蛰存则直接表现人物“创伤的执著”,并予以渲染。

   鲁迅曾在《且介亭杂文末编•记苏联版画展览会》中说:“依傍和模仿,决不能产生真艺术。”因此,鲁迅主张含蓄而隐蔽地描绘潜意识,拒绝模仿,立足点在于创造。在婚姻与家庭问题上,鲁迅屡受伤害,他有“母亲给我的一件礼物”[18]——朱安女士,他忌讳谈婚姻与家庭;加上兄弟失和,谣言四起,婚姻给他带来的创伤太深,他的潜意识里有对婚姻家庭的恐惧,我们从他惟一的爱情小说《伤逝》和惟一写家庭的小说《幸福的家庭》,看出他潜意识里对婚姻家庭的失望和恐惧。与许广平同居,心身都得到很大的慰藉,但潜意识的阴影并没有散去,他对婚姻爱情仍心有余悸。如1928年4月,有位青年问鲁迅是否应该结婚,鲁迅回答说:“据我个人的意见,则以为禁欲,是不行的,中世纪之修道士,皆是前车。但染病(指与妓女交往而染上梅毒之类),是万不可的。……于是归根结蒂,只好结婚。结婚之后,也有大苦,有大累。怨天尤人,往往不免。但两害相权,我以为结婚较小。”[19](P187)鲁迅认为,结婚是应该的,但不要过于理想化,他认为“理想与现实,一定要冲突”[19](P258)。鲁迅没有像施蛰存那样在作品中直露对婚姻的厌倦,但在《伤逝》和《幸福的家庭》中却含蓄并隐蔽地有“厌倦”的思想“露出”。

   施蛰存往往在小说中浓墨重彩地渲染“里比多”的力大无比,表现潜意识里“创伤的执著”。他曾在一些散记中说到早期的《上元灯》里寄寓了许多对童年初恋的怀念,《梅雨之夕》更是幻觉中的陶醉,《魔道》则是对失去爱女的恐惧。他甚至用弗洛伊德的理论剖析古人的言行,在潜意识里挖掘古人的“创伤的执著”。在《石秀》中,石秀的义兄杨雄乃一黄脸汉子,却有一如花似玉的妇人潘巧云。石秀在潜意识里惊羡潘的美丽并暗恋上了她,但“兄弟之妻不可欺”的“超我”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因为爱她所以想睡她”,“因为不能睡她就要杀她”,在潜意识的支配下,好汉石秀“假公济私”,终于杀了潘巧云。在这里,施蛰存将一个世俗的拼命三郎写得活灵活现,完成了他对弗洛伊德理论的图解。

   在表现潜意识的范围里,鲁迅往往是偶尔用之,涉笔成趣产生了很好的效果,施蛰存则以表现“创伤的执著”为根本出发点,潜意识的揭露,成了施蛰存小说的全部内容。

   在鲁迅创造的人物形象中,潜意识的闪现,往往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如狂人、孔乙己、阿Q等人物,在不经意中露出的“创伤的执著”,流露了包孕丰厚的思想内容,然而,小说主体仍是以现实主义为主的。潜意识的揭露,只是现实主义表现手段的有效补充。施蛰存的做法则恰恰与此相反。

   第四,由于以上种种区别,在思想容量上,在艺术境界上,就造成了差别。同样写潜意识,鲁迅的作品强调的是潜意识中潜藏的社会思想内容,施蛰存注意的是“里比多”的巨大力量;同样表现“创伤的执著”,鲁迅发现创伤后面的社会历史因素,施蛰存找到的是本能的力量。

   尽管如此,鲁迅和施蛰存在小说中对“创伤的执著”的潜意识的描绘仍然是有意义的。这些表现,对于揭露封建礼教的余毒,揭开道学家们的伪善,意义巨大。更重要的是,开辟了小说表现的新天地,在潜意识这一不被人注意的领域,原来可以蕴藏如此丰富多彩的内容。还有,在探索借鉴现代主义手法等方面作了探索,使西方现代主义与东方传统思想文化结合,创造了现代心理分析小说的中国形式,使现代主义的心理分析方法与传统小说的白描、人物语言行动的描写、环境的勾勒、意境的营造结合起来,为中国现代心理分析小说闯出了一条新路。

  

  

  

   【参考文献】

   [1]鲁迅.南腔北调集•关于翻译[A].鲁迅全集(第4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2]鲁迅.青年必读书[A].鲁迅全集(第3卷)[C].同[1].

   [3]鲁迅.南腔北调集•我怎么做起小说集[A].鲁迅全集(第4卷)[C].同[1].

   [4]施蛰存.称心如意•引言[A].施蛰存七十年文选[C].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

   [5]施蛰存.关于“现代派”一席谈[N].文汇报,1983-10-18.

   [6]施蛰存.《薄命的戴丽莎》译者序[M].上海:中华书局,1937.

   [7]施蛰存.为中国文坛擦亮“现代”的火花;沙土的脚迹[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

   [8](法)里恩•艾德尔.文学与心理学[A].比较文学译文集[C].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

   [9](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论的新导言[A].文艺理论译丛(1)[C].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3.

   [10](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11]鲁迅.坟•写在《坟》后面[A].鲁迅全集(第1卷)[C].同[1].

   [12]鲁迅.而已集•答有恒先生[A].鲁迅全集[C].同[1].

   [13]鲁迅.两地书[A].鲁迅全集(11卷)[C].同[1].

   [14]荣格.心理学与文学[M].北京:三联书店,1987.

   [15]施蛰存.我的创作生活之历程[A].十年创作集[C].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

   [16]施蛰存.书简(之二)[A].施蛰存七十年文选[C].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

   [17]荣格.探索心灵奥秘的现代人[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87.

   [18]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论[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19]鲁迅.鲁迅书信(上)[A].鲁迅全集(11卷)[C].同[1].

    进入专题: 鲁迅   施蛰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097.html
文章来源:《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呼和浩特)2003年0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