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亚太需要整体安全架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9 次 更新时间:2015-10-19 09:31:04

进入专题: 亚太   整体安全架构  

王缉思 (进入专栏)  

  

   俄罗斯空袭“伊斯兰国”、TPP协议被指孤立中国、南海问题、中美亚太竞争是否导致新冷战……临近2015年末,国际政治领域,特别是亚太安全格局,热点频出,波谲云诡。

   10月18日-19日,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将举行第二届“北阁对话”,邀请包括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前俄罗斯杜马副主席卢金、前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等14名著名前政要和专家学者进行内部讨论,主题正贴近上述热点——“亚太安全架构:全球和地区视角”。除内部论坛,19日下午,北阁对话还将召开公开论坛,邀请外国前政要与中国公众围绕敏感问题进行直接对话。

   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作为智库,在全球智库中排名靠前,它的名誉院长为曾主管中国外交事务的前国务委员戴秉国。而院长王缉思,则为著名国际关系学者,曾任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和中国社科院美国所所长。

   10月12日,搜狐国际在北大北阁对话王缉思教授,就上述热点及今年北阁对话的重点进行了专访。

   “我们的影响常常属于战略思维层面”

   搜狐国际:我们知道今年是北阁对话的第二届。去年第一届因为高端人士很多,影响很大,那么今年的亮点是什么?

   王缉思: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每年秋季举行北阁对话。去年主题是全球安全形势及中国的对外战略,今年聚焦到亚太安全架构上。中方出席的前政要是前国务委员戴秉国,他也是国际战略研究院的名誉院长,我们也以他的名义邀请了一些他的老朋友、老对手。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俄罗斯前杜马副主席卢金,埃及前外长法赫米等14人,很多都是战略家兼学者,或者是前政要兼学者的,在本国甚至国际上都比较有影响。

   北阁对话分两部分,一部分闭门讨论,不对公众开放,大家畅所欲言,谈亚太安全形势及要不要建立一个亚太安全架构。然后有一个公开的讨论,媒体可以采访,其中七八位嘉宾坐在一起大家相互提问题,谈自己的看法,把在内部对话上讨论的内容或者他自己的观点向外透露一下。

   搜狐国际:我们的理解,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是个智库机构,现在中国智库很多,外交智库也不少,但良莠不齐,而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有戴秉国前国务委员做名誉院长,有您出任院长,感觉分量很不一样。具体来讲,北大战略研究院和北阁对话有哪些优势?

   王缉思:我们是北大领导下的智库,所有研究人员都是学校教员,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外援”。我们的主业是教书,在主业之外对国际战略问题感兴趣,这是我们和国外大部分智库、跟国内一些智库不一样的地方。

   这有好有坏。好处就是可以把我们的研究成果转化为教学成果,以及国际交流的成果,比如说办学的国际化。就政策影响而言,我们是外交部重点研究合作单位,会承担一些政府部门,主要是外交部交办的任务,这些课题基本上政策性很强,不能公开发表。

   搜狐国际:我们该怎么理解研究院的“政策影响”?

   王缉思:我们的影响常常属于战略思维层面,而不是对某个具体问题的研究。我们更想把具体政策问题放到更大的框架去考察,去思索该有什么样的战略思考。在这方面我们可能会发挥作用,例如国家对外发展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比如说国际秩序现在很热,那么中国和国际秩序有什么样的关系?亚太安全现在也很重要,那么其中中国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这是我们主要关注的问题。就是中国在整个国际格局,国际战略中间起到什么作用,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可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产生了什么政策影响吗?那肯定产生了。具体怎么做影响?我们会把我们的观点、信息和资料转达给政府,政府再做进一步梳理或吸纳然后反馈给我们,我们再进一步调整或深化。我们相对比较灵活,也只适合做长线战略性的课题,不适合短线政策性非常强的问题。

   我们有长处和短处,比如说习主席明天就要访美,你今天就要拿出一个什么来,不是我的长处。但如果把习主席访美放在更大的框架来理解和思考,近几十年来中美关系应该吸取什么经验,新型大国关系可能不可能建构起来?这是我们的长处。

   我们也没有把重点放在影响公众舆论上,我们相当一部分精力用在如何为国家出谋划策,为政府做长远规划。

   “一带一路”是亚太安全架构重要内容

   搜狐国际:谈到政策影响,我们都知道,“一带一路”战略其实与你早先提出的“西进政策”有颇多联系,但目前“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似乎遇到一些挑战,特别是中亚以及中东地区的安全问题。

   王缉思:还回到北阁对话的内容里头,讲到亚太安全架构就必然涉及到“一带一路”上的国家,我们没有集中精力去讨论中亚的问题,因为这不是亚太安全架构的中心点,但东南亚是。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可以说是我们研究亚太安全架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中东、中亚甚至远到欧洲有很多安全难题,可能会影响到这个倡议的实现,问题是,这是一个客观存在,中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维持整个中东的稳定。中东要乱,中国只能跟其他国家一起制止更大规模的动乱发生,对宗教激进势力要进行打击,要维持各国的稳定,只能做到这为止。

   搜狐国际:西方有媒体鼓噪中国直接派兵叙利亚,会同俄罗斯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中国会直接派兵叙利亚吗?

   王缉思:中国在外交上是非常谨慎,考虑非常周全的国家。如果派兵到境外,以什么名义?以联合国维护部队的名义,就必须经过联合国。中国一直主张,如果要到境外去用兵要经过联合国安理会集体决议,在没有这些国际机制的保障之下,我不认为中国会贸然出兵去打仗。

   至于别的国家做了,要怎么评价那是另外一回事。比如美国没有经过联合国或者安理会的讨论就出兵伊拉克,吸取整个经验教训,中国在境外动武的考虑会非常慎重,不会轻易去做。

   搜狐国际:在亚太安全架构里,朝韩半岛一直是个关键点。刘云山常委10日访问朝鲜,当面向金正恩表达了六方会谈的重要性,你认为朝核六方会谈重启可能性大吗?

   王缉思:短期内重启的可能性很小。朝鲜曾经说过永远退出六方会谈,现在又说可以接受六方会谈。此前六方会谈谈的是如何让朝鲜放弃核武器,弃核还要保证无核,但是朝鲜不谈弃核,而在美国看来不谈弃核,六方会谈就没有意义。

   搜狐国际:朝鲜核问题会影响到日韩的核政策吗,如韩国和日本会发展核武器吗?

   王缉思:会的,但美国压着。朝核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整个亚太的安全问题,所以我才主张整个亚太要有一个安全架构,六方会谈谈不成可以放在那儿,如果亚太有一个整体的安全架构,所有亚洲国家,除了朝鲜都说朝鲜必须放弃核武器,一起对朝鲜施压,朝核问题就有可能解决。

   “现在有某种意义上的军备竞赛发生”

   搜狐国际:你谈到亚太需要一个安全架构。这正是今年北阁对话的主题是“建设亚太安全架构:全球与地区视角”。亚太地区的安全体系是由美国一手组建的,是不是这个体系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了呢,而在重建安全架构的过程当中,中国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王缉思:亚太安全体系,美国参与了一部分,但不能主导。整个亚太安全,现存一些机制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在亚太地区有些单边的同盟关系,比如说美国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等等都有某种同盟关系,但他没有办法建立起一个多边的条约体系,或者说是一个架构,所以美国的安全体系也不是完整的。

   除了美国的同盟体系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机制,一个是东盟主导的,比如东盟地区论坛,东盟本身所具备一些安全、政治和外交上的作用,有东盟地区论坛和东盟其他的安全考虑和设想。

   还有一些是多边机制,例如前面谈到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除此之外,有些是属于军事方面,像香格里拉对话会,马上要举行的香山论坛也是个对话机制。还有中美之间在军事方面达成的一些谅解和危机管控的机制,中日之间也有一些危机管控的机制。

   这些机制非常复杂,但我们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亚太安全的架构。

   搜狐国际:那么北阁对话聚焦这个议题的具体方向是什么?

   王缉思:北阁对话的一个中心议题就是,需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亚太安全架构吗?就是这些国家需要出一个共同声明或者成立一个组织吗?我们认为是需要的,有些国家也认为是需要的。那应该怎么做?首先涉及到美国现有的安全同盟怎么对待,它包括一些什么内容,它需要达成什么样的战略共识,怎样消除相互之间的疑虑,怎样防止军备竞赛的发生?

   事实上,现在就有某种意义上的军备竞赛发生,大家都在相互增加军力,日本通过了安保法案,增加军事上作战的准备,准备向海外派兵。外国也很关注中国的国防建设,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建设,然后中日之间有钓鱼岛问题,东海也存在一些争议,地区还有很多很多别的跟中国有关系的问题。但还有一些问题不跟中国直接相关,比如韩日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东南亚一些国家不很稳定,朝核问题也没有解决,还有半岛的问题。还有许多的问题需要讨论,有一个整体的架构总比没有要好。

   搜狐国际: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外交战略上有许多大的动作,比如“一带一路”战略、金砖国家银行以及亚投行的设立,这些外交动作是否意味着中国改变了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战略?

   王缉思:关于“韬光养晦”,是邓小平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提出来的战略设想或者思考,当时的环境是因为天安门的政治事件,西方国家采取一些反华举措,中国在国际上遇到的挑战比较大,而苏联解体显得好像有一种单极世界的可能性。小平同志在那个时候提出来我们要韬光养晦。是针对当时的情况说的,特别针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外交压力。如果当时中国采取一种全面出击跟西方对抗的方式,肯定不利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

   但我认为韬光养晦不可能成为一个全面的外交战略,当时也不是一个全面的外交战略。因为国际环境越来越复杂。同时,“韬光养晦”说到底也不是一个褒义词,是在特定场合针对特定事件说的,不能把它变成一个全面的东西。

   韬光养晦是不适合跟外国人说的。邓小平不只是讲韬光养晦 ,是讲朋友要交,心中有数,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不扛旗,不当头。是一系列不同的讲话里头讲到的一种战略思想。不能把它用几个字突出出来,那时候该韬光养晦,现在该有所作为了。永远该有所作为,如果是讲韬光养晦,那也永远应该有一种韬光养晦的战略思考,或者应该叫谦虚谨慎,谦虚谨慎是中国人的处世之道,永远没有错。即使强大到美国那样也应该谦虚谨慎,当然你的利益需要维护,不能说我们韬光养晦就缩起来,涉及到核心利益的时候,该强硬就强硬。

   给TPP下结论为时过早

   搜狐国际:10月5日的时候,美日等12国财长签订了TPP协议,一些评论指出中国被孤立,对此你怎么看?

王缉思:TPP从开始谈判到现在只是告一个段落,也就是原则上达成一个协议,还有很多细节没有透露,能不能得到各国议会批准未知数也会多,批准的时候会不会做一些修改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就做一个很大的结论,说对中国会做多大的损害,讨论中国应不应该加入都为时过早。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缉思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亚太   整体安全架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98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