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辉:塞上风华: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庙宇的神圣与世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1 次 更新时间:2015-10-07 13:36:20

进入专题: 乌鲁木齐   庙宇   佛教   宗教   佛学  

王鹏辉  

  

   摘要: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呈现迪化汉城、巩宁满城和城外城关以及乡村聚落的定居格局,围绕佛寺道观庙宇生成的社会生活创造了包容性的社会空间,形成多种族裔居民共存共生的社会格局,神圣与世俗融为一体的社会风貌。乌鲁木齐遍及城乡的佛寺道观庙宇建构的社会空间和开放的周期性庙会活动凝聚各种类型的社会民生,为多种族裔的居民创造生产、生活的社会机遇,客观上造成社会文化交融的自然历史机制。乌鲁木齐佛寺道观庙宇承载的民间信仰关怀人的生老病死,各种神仙结构中存在着神圣的彼岸体验与世俗的此岸体验之间的互动,形成边疆都市繁华的社会生活风貌。

   关键词: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庙宇;社会风貌

  

   乌鲁木齐位于内陆欧亚腹地,地处天山北坡、准噶尔盆地南缘,是联接天山南北的交汇点,成为西域沟通东西方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乾隆二十年(1755),清朝定西将军永常率兵驻扎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河西九家湾筑造土城,这是清代乌鲁木齐地区筑城的开端。乾隆二十三年(1758),清朝在乌鲁木齐河东、红山以南筑造城池,周长1里5分(约864米),高1丈2尺(约4米),乌鲁木齐地区的城池从临时性的土城发展到永久性的城堡。乾隆二十六、七年,钦差协镇驻扎地长约二、三里,成为最早的迪化旧城,置乌鲁木齐厅,隶属甘肃省安西道。乾隆二十八年(1763),乌鲁木齐河东、红山以南的城内街市房屋逐渐稠密,旧城扩建周长至4里5分(约2592米),高1丈6尺(约5.3米),钦定城名为“迪化”。 迪化城就是后来所称的汉城,城内基本建筑为官署、庙宇、仓廒、兵营和民房。乾隆三十六年(1771),设乌鲁木齐参赞大臣。乾隆三十七年,在迪化城西8里处,筑造“巩宁”新城,后来称为老满城。“迪化”汉城和“巩宁”满城都起于军政管辖,但两城性质有民事和军事的重心分别。迪化为四达之区,椿园七十一奉使西域,见到乌鲁木齐“字号店铺鳞次栉比,市衢宽敞,人民辐辏,茶寮酒肆,优伶歌童,工艺技巧之人无一不备,繁华富庶甲于关外”。[1]乾隆三十八年,改乌鲁木齐参赞大臣为乌鲁木齐都统,改安西道为镇迪道,改乌鲁木齐厅为迪化直隶州,道、州属官驻巩宁城,隶属甘肃省。乾隆四十八年(1783),乌鲁木齐都统明亮奏请补修一次。直到嘉道年间,清王朝在乌鲁木齐的城乡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多种族裔定居杂处的乌鲁木齐日趋繁盛。18世纪中期清王朝统治新疆后,在对新疆的民族整合中,对满族采取了各种特殊的优待措施,突出了满族在各民族中的主导地位。[2]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城乡人口以满、汉、蒙、回为主,兼有其他维吾尔、哈萨克等族裔的少量人口。[3]学术界对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地域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城市建设领域,[4]较少以城乡社会为视域的研究,[5]本文拟以乌鲁木齐兴起之际遍布城乡的佛寺道观庙宇透视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地域整体的社会风貌。[6]

一、迪化城内及城关佛寺道观与社会民生的繁华

   乌鲁木齐城内的佛寺道观庙宇系统是随着城池的建筑一体修建的,有其基本配置。随着乾隆年间迪化旧城、新城和巩宁满城的修建,城内配备的庙宇是迪化县属最早的庙宇。根据告成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的官修钦定的西域第一部方志《西域图志》,迪化新城内有“万寿宫、城隍庙,城东有关帝庙”,迪化旧城西门外有“关帝庙、龙王庙”。[7]可见,城隍庙、关帝庙、龙王庙是城建配置中最基本的庙宇类型。此后不断重修旧庙并递增新的庙宇类型,以适应日渐繁复的社会需要。城内庙宇各有其方位,“万寿宫在城内东街。城隍庙,在城内西门。城北门楼有真武、文昌、奎星等神阁。瓮城内有财神庙。”[8]迪化城内西北的城隍庙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建成,乌鲁木齐办事大臣温福等上奏获准在“迪化城、宁边城各建关帝庙,照哈密、巴里坤之例,每岁春、秋二季并五月十三日致祭,其祭品准销银一十七两。”[9]温福等上奏获准所建关帝庙就是上述《西域图志》中记载的迪化城东关帝庙。迪化城东关帝庙建成后刻立修庙碑,声明关圣帝君“神周六合,道炳九垓,山陬海澨,咸仰神灵,绝域殊方备沾佑谷”。碑文宣扬乾隆的文治武功,借助关圣帝君的功德为清王朝在西陲的治理提供合法性论证:

   乌鲁木齐界在西陲,越为夷服,恭逢圣天子武功大定,式曕帝君神应无方。以故建城之初,即崇庙祀而自绥来之后,默荷神庥。盖新疆初隶,版图百度,几同绵蕝,而时和岁稔,历十年频见丰盈,沴息民恬,二万里群歌乐利。昔日之冰天雪窖,今已凉燠应时;昔日之毡幕穹庐,今已闾阎匝地。此皆盛朝德化所涵育,而即帝君英爽所护持也。义等贸迁而来,当毂击肩摩之会,经营所至,睹民康物阜之休,思展蚁诚,藉伸葵向,仰曕绀宇,载拓寿宫,道一风同,庆车书于玉塞,明禋祝嘏,永庙貌于金城。[10]

   迪化城东关帝庙碑文认为清王朝统一新疆,为民人的生活创造四时和顺、五谷丰收的太平盛世,并归功于关圣帝君的护持。关帝庙的修建本身即是重要的社会仪式,资金、材料和人工似乎是汇集官府和民人各方的力量,通过集体的关帝信仰凝聚人心,建构西陲边民的社会秩序。

   迪化城东关帝庙并不是迪化城内最早的关帝庙,最早的关帝庙当为乾隆二十六年辛巳年(1761)建于迪化旧城。这座迪化旧城关帝庙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进行补修,同样刻碑立记。这次补修基于庙宇空间狭小,增加三间膳厅,以忠义为核心价值观赞颂关圣帝君的神灵:“忠义为人心共秉之,彝上下数百年,含英藴秀之材,何尝不鼓努竞强,慨然以名教自任,乃未能彪彪炳炳全身于大节之临,盖浩气之未易充而小善之,不足尚也。”三国历史人物关羽的历史事迹成为后世信仰建构的载体,形成各种社会共同体的精神资源:

   厥有由籍,非伟人谁能底柱。夫子佐流离之汉胄,续欲绝之余音,灭魏吞吴。志先乎出师一表,将千古之大经大法。于是乎在向使有旁搜远绍之士,提其要,钩其元,必有加于秉烛而传美人口者也。兹地于乾隆辛巳岁建有庙貌,以安神灵,第堂宇促狭,不足蔽风尘而陈樽爼。某等谨与同郡人捐金鸠工,即其地势而增修膳厅三大间,非敢谓足以报功德也,惧其亵也,且以见忠义之在人心有同悦焉。[11]

   迪化旧城关帝庙的补修资金出于某一郡人的筹集,可见其同乡群体的相互联系比较紧密,在集资修庙等重大事务上能够采取集体行动。迪化旧城关帝庙的补修估计是民间的社会集体行动,并非官府主导的补修行为,边城以籍贯为纽带的地缘社会借助关帝信仰宣扬忠义,意在强化同乡社会群体的力量以保障群体成员的社会利益。

   关帝庙尤其成为适应地方统治并引领庙宇兴建的主要庙宇类型,在城内诸庙宇中最为显著。纪昀曾在乌鲁木齐“登城北,关帝庙、戏楼、城市,皆俯视历历”,[12]登高俯视全城可以醒目地看到关帝庙。迪化的关帝庙显然比哈密、巴里坤的关帝庙时间要晚,而且其祭祀的仪式和规格都仿照哈密、巴里坤关帝庙的成例。相比较而言,文庙反而建成晚于上述庙宇。直到乾隆三十四年(1769),温福等才上奏获准“设立学校并建文庙,迪化、宁边二城岁销春、秋二祭银四十五两零。查文庙尚未修建,现照敦煌之例,暂行搭棚致祭。”[13]文庙未建之前,仿照敦煌成例举行祭祀仪式。这一年,温福等调查城内外庙宇祭典的开销,指出“城隍庙、八蜡庙均在新城西门内,娘娘庙在旧城西门外关帝庙后,朔望与关帝庙一体行香;马神庙在旧城东门外,每元旦行香一次。均不开销祭品,其香烛则同知与城守营都司备办。”[14]八蜡庙在城内,娘娘庙和马神庙在城外,显然都是较早修建的常见庙宇类型。八蜡庙缘起祭祀与农业有关的八种神祇,分别是一为先啬,即神农;二为司啬,即后稷;三为农,即古之田畯;四为邮表畷,邮为田间庐舍,表为田间道路,畷是田土疆界相连缀;五为猫虎;六为坊,即堤防;七为水庸,即水沟;八为昆虫,即蝗螟之属,其中有猫虎为除鼠害的神祇。纪昀发现迪化的八蜡庙是针对田鼠,“绿塍田鼠紫茸毛,搜粟真堪赋老饕。八蜡祠成踪迹绝,始知周礼重迎猫”,[15]并且在修建和祭祀八蜡庙后,田鼠的祸患数年都不再发生。迪化关帝庙祭祀的仪式逐渐成为周边各县仿照的成例,乾隆四十二年(1777),乌鲁木齐都统索诺木策凌和陕甘总督勒尔谨共同会衔提奏“特讷格尔改为阜康县,照依迪化州、昌吉县之例,春、秋二祭。文庙岁支祭祀银四十五两,于四十二年八月始祭;又照依迪化州、昌吉县之例,春、秋二季并五月十三日致祭。关帝庙每季需用祭品银七两二钱九分三厘,于四十二年八月始祭。”[16]另外,城内庙宇配置的同时在城外也有庙宇的修建。由于旧城居住的大都是民人,与城外的民人日常生产生活联系紧密,促成工商业的繁荣,因此“旧城南北买卖商贩市肆繁华,俨成都会。至于环城寺庙颇多,难以备述”。[17]除了官府推动的政治力量之外,城市内外的经济需求和社会民生促成庙宇庙会的兴盛。其中一个比较显著的例子是万寿宫,俗名“皇帝殿”,万寿宫是典型的官府祭祀场所,供奉清朝皇帝的“龙牌”,地方官僚朝贺皇帝的场所。纪昀在迪化期间就注意到这种现象,赋诗纪实“金碧觚棱映翠岚,崔嵬紫殿望东南。时时一曲升平乐,膜拜闻呼万岁三”,指出“万寿宫在城东南隅。遇圣节朝贺,张乐坐班,一如内地。其军民商贾,亦往往在宫前演剧谢恩。边氓芹曝之忱,例所不禁。”[18]迪化万寿宫允许军民百姓商人瞻仰,往往形成热闹的庙会。

   迪化城内外的庙宇还有一些最早只见于纪昀的记载,如罗祖祠、火神庙、痘神祠、城南壮缪祠和城北红山支麓冈顶关帝祠。罗祖本为湖南罗道士,名罗隐,他创造出剃刀刮脸,挖耳,清眼等器具,以及梳辫子之刷、通、篦掏、解、顺等一套剃头手艺。剃头匠把他视为罗祖,奉为剃头理发行业的祖师爷,每年农历七月十三日是罗祖的延辰日,剃工皆赴罗祖祠前纪念。乾隆三十五、六年间(1770-1771),纪昀在迪化实地生活两年,日常生活的需要都有亲自的体验。诸如剃须理发就遇到“凉州会罢又甘州,箫鼓迎神日不休。只怪城东赛罗祖,累人五日不梳头”,更是发现“诸州商贾,各立一会,更番赛神。剃工所奉曰‘罗祖’,每赛会则剃工皆赴祠前,四五日不能执艺,虽呼之亦不敢来”,[19]结果需要剃须理发时碰巧剃工祭祀祖师,只能等待赛会结束。纪昀明确提到罗祖祠在迪化城东,同时透露当时迪化商贾的行业组织围绕行业神进行赛会活动,应该还有其他行业神的庙宇。

   火神庙祭祀的是中国神话中民间俗神信仰中的火神神祇,每年农历六月二十三日为火神诞辰,形成庙会。迪化的火神庙则是基于水烟行业的供奉,“冉冉春云出手边,逢人开箧不论钱。火神一殿千金值,檀越谁知是水烟”,当地抽吸水烟盛行,“游手者多挈烟箱,执火筒,逢人与吸,不取其值,朔望乃登门敛赀。火神庙费计千余金,乃鬻水烟者所醵,则人众可知矣”。[20]火神庙的兴建花费数额巨大,都由卖水烟者集资上千两白银,可知水烟买卖行业的兴旺。

   痘神祠所敬惧的痘神,来源于人们对传染性极强的疾病天花的防护,还有对儿童出水痘的危险,对生命安全的祈盼。各地民间祭祀的痘神各有来历,基本上是为人们捍患御灾有功德者的神格化。迪化的痘神主要是为儿童的水痘安全,“痘神名姓是谁传,日日红裙化纸钱。那识乌孙成郡县,中原地气到西天”,边徼与内地相通后,“婴儿出痘与内地同。盖舆图混一,中原之气已至也。里俗不明此义,遂据《封神演义》建痘神祠”。[21]痘神祠成为人们保佑儿童安全度过水痘危险期的精神寄托。

迪化城内外由官府兴建的祭祀关羽的庙宇一般称为关帝庙、关圣帝君庙。迪化城外南面有一座壮缪祠,称关帝祠,称祠不称庙,似为民人所建。纪昀听说关帝祠中神马的故事,其诗为“灵光肸蚃到西陲,齐拜城南壮缪祠。神马骁腾曾眼见,人间衔勒果难施”,并讲述神马故事的原委,“初民间有马不受鞚,施于庙中充神马,乃驯顺殊常。然非为神立仗,仍不可衔勒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乌鲁木齐   庙宇   佛教   宗教   佛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7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