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法理:关于新确认的莎士比亚四部作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7 次 更新时间:2015-10-04 23:24:15

进入专题: 莎士比亚  

孙法理  
同年该剧出版,书名页上的作者署名也是:“值得纪念的一代名流约翰•弗莱彻先生,威廉•莎士比亚先生”。两个署名都把弗莱彻放在莎士比亚之前。莎士比亚在剧团的时间比弗莱彻长得多,地位比弗莱彻高得多,为什么会让弗莱彻署名在先、莎士比亚署名在后呢?

   这里存在着一个量的问题。哈莱特•史密斯对全剧作了分析,列出一个明细表,说明剧中哪些是莎士比亚写的,哪些诗行是弗莱彻写的,哪些诗行的作者尚难以区分。为说明这个问题,他首先提出了划分两人作品的标准:“区分的标准有诗律特点、词汇、词的构成、某些缩写词的使用范围、意象的差异和意象的运用、某些类型的诗行的特点。”然后指出:“在这些因素集中而一致的地方批评家便可以相当有把握地判定作者是谁,虽然并非有充分把握。”这就是说区分的标准主要是语言和诗律特色,而不是内容,所以是比较客观的,是科学的,并非靠主观判断。但他并没有把话说绝,只说相当有把握,没有说绝对有把握。

   从这个表来看,莎士比亚写的总数为1087行,只占全剧的38%强;而弗莱彻写作的部分却有1723行,占全剧的61%强。显然,弗莱彻在数量上占了很大优势,所以这个剧本就归属了他,后来被收入弗莱彻集,这在当时是合情合理的事。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莎士比亚与弗莱彻合写的另一个剧本《亨利八世》上。只是在那个剧本里弗莱彻写得少而莎士比亚写得多,于是剧本就归属了莎士比亚。这很可能也是一种平衡挹注和补偿。

   但若是从剧本的另一个角度即情节内容来分析,却又可以得出一个相反的结论。

   这个剧本由三条线索组成:

   1.巴拉蒙和阿塞特为争夺爱蜜丽娅的爱情所产生的纠葛。这条线索取材于乔叟的叙事诗《坎特伯雷故事集》里的《骑士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古希腊。本是表兄弟的巴拉蒙和阿塞特作了俘虏,在同一个囚室里谈心,发誓彼此要成为最真挚的朋友。但在两人看见爱蜜丽娅之后,却都爱上了她,于是两人转瞬之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此事经过了许多波折,最后由公爵判定通过决斗来决定爱情的归属,胜利者获得爱蜜丽娅的爱情,败北者按已经犯下的罪行砍头。决斗结果阿塞特险胜,但他兴奋之余纵马狂奔,摔成重伤,在临死之前把爱蜜丽娅交给了巴拉蒙。已经上了刑场的巴拉蒙遇赦,和爱蜜丽娅结婚。这个故事既是悲剧,也是喜剧。笃信战神的阿塞特获得了决斗场上的胜利,却没有获得爱情;顶礼爱神的巴拉蒙没有获得决斗场上的胜利,却获得了爱情。

   2.监狱看守长的女儿出于对巴拉蒙的痴情,把他从监狱里偷偷释放了出来,却在旷野同他失散,因此而发疯,被人发现,带回家治疗。其中发疯的段落令人想起《哈姆雷特》里奥菲莉亚发疯那一场。

   3.一群乡下人排练节目庆贺五月节,有国王面前演出,得到犒赏。这场戏很像是《仲夏夜之梦》里的几场闹剧。其中乡下人在森林里的演出还是从弗莱彻的写作搭档鲍蒙特的戏里原封不动拿来的。

   显然,线索1才是全剧的中心线索,线索2、3都是陪衬,可以删掉而大体无损于全剧的完整性。上述《滨河莎士比亚全集》的明细表说明,莎士比亚写作的部分虽然行数少了许多,却是贯穿全局的主线,亦即《两个高贵的亲戚》之所以成为《两个高贵的亲戚》的部分;而弗莱彻虽写了全部的次要线索,中心线索却只写了两场,且其中一场并不重要。如果只有莎士比亚写作的部分,该剧仍大体是一个首尾贯穿的整体,有开端,有发展,有跌宕,有高潮,有收尾,波澜起伏,撼人心魄;而弗莱彻写作的部分尽管较多,却与主线关系不大,若是没有了莎士比亚的主线,他的两条线索将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之感。这一事实让我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两个高贵的亲戚》改入莎士比亚全集的结论。若是再考虑到全局设计出自莎士比亚,考虑到两人诗艺水平的高下和合作上的新老关系,这种归属就更显得理所当然了。

   在我国,《两个高贵的亲戚》于1992年有了漓江出版社的译本,译者孙法理;1998年译林出版社的《莎士比亚全集》增订本也收入了这个译本。

   《爱德华三世》

   1997年《滨河莎士比亚全集》又收入了新确认的《爱德华三世》和《挽歌》。

   根据这个全集的介绍,《爱德华三世》于1595年在伦敦书业公会登记,次年出版了第一个四开本,1599年出了第二个四开本,以后便再没有版本问世。登记人叫C.伯比(Cuthburt Burby),他也出版过莎士比亚别的剧本,如《爱的徒劳》1598年四开本和《罗密欧和朱丽叶》1599年四开本。

   1656年,罗杰斯和雷(Rosgers and Ley)出版了一个目录,把《爱德华三世》列为莎士比亚的作品,但因为该目录有些错误,例如把马洛(Christopher Marlowe)的剧本《爱德华二世》也算作莎士比亚的作品,所以威信不高,影响不大。

   1760年,知名的莎士比亚全集编辑和学者卡佩尔出版了《古诗选》(Selected Pieces of Ancient Poetry),再次提出《爱德华三世》为莎士比亚的作品,这才引起了注意。经过多年研究,莎学界大体有了一致的看法:该剧为莎作,或部分为莎作。1967年版《牛津英国文学手册》便持此说。

   《滨河莎士比亚全集》这一次没有提出明细的诗行归属表,而是采取了开放的做法,对于赞成和不赞成的论点都做了介绍,并说明了几个问题:

   1.既然这个剧本里有莎士比亚的作品,为什么当初没有纳入1623年的第一个《莎士比亚全集》?回答是:出于政治上的忌讳。当时苏格兰和苏格兰关系微妙,而在《爱德华三世》里却有许多对苏格兰王大卫的尖刻讽刺。剧中的大卫王背信弃义,刚缔结了边界和约就立即进犯英格兰边疆;在索尔斯伯雷伯爵夫人和财富面前表现得粗俗无耻;最后又被捉住当作俘虏送到法国,再押解回英国,形象狼狈。这很容易伤害苏格兰人的感情,因此此剧很有可能一开始就被禁止了演出,只出了一个四开本就收场,第二个四开本是偷偷出的。1603年苏格兰王詹姆士一世登上了英格兰国王的宝座,从此以后它就更犯忌了。等到二十多年后的1623年对开本问世,包括莎士比亚的老朋友海明和康德尔在内的朋友们已经把这个莎士比亚本来就写得不多的剧本忘记了。

   2.根据研究,莎士比亚可能写了剧中的两个部分:爱德华三世追求索尔斯伯雷伯爵夫人的戏和黑王子在波亚叠被八倍于他的兵力包围时和老将奥德利谈论兵力多寡问题的戏。

   这个剧本对于研究莎士比亚历史剧具有特殊的意义。

   莎士比亚的历史剧事实上形成了一部民间的英国史演义。加上《爱德华三世》,这套历史演义一共有11个剧本,按史实顺序排列应为:《约翰王》、《爱德华三世》、《理查二世》、《亨利四世》上下篇、《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上中下篇、《理查三世》和《亨利八世》。其中除《约翰王》的历史较早与后面关系不大之外,其余的十个剧本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时间从14世纪到16世纪中叶,王朝从爱德华三世直到莎士比亚时代的伊丽莎白女王的父亲亨利八世,而其中的第一部就是《爱德华三世》。

   《爱德华三世》叙述了英法百年战争的缘起,描写了百年战争的第一次战争,主要写法国王位的继承权问题和四次战役,即索尔斯伯雷城堡战役、克莱西战役、波亚叠战役和加莱战役。

   法国王位继承权问题即法国人隐瞒爱德华三世对法国王位的继承权的问题。这在莎士比亚《亨利五世》的第1幕第2场里也有介绍,即所谓的“舍拉继承法”问题。但那仅仅是一个借口,真正的解释却在《爱德华三世》第一幕里。爱德华三世的母亲是去世的法王菲利浦的女儿,而法国现在的国王跟菲利浦的关系却在三个亲等以外,因此,法国的王位是应当由爱德华三世继承的。这大概反映了那时英国人的观点。

   索尔斯伯雷战役其实是不战而胜,苏格兰王大卫望风而逃。但疆场上的战争随即转为情场上的搏斗,在这场搏斗里爱德华三世全军覆没,举起了白旗认输,其中有全剧最精彩的爱情描写。

   国王对索尔斯伯雷伯爵夫人一见钟情,施展出了浑身解数,想要得到她,却被伯爵夫人一一巧妙应付过去,最后国王只好承认夫人不但美艳动人而且冰清玉洁,自己乖乖走掉。

   国王对伯爵夫人的赞美有很精彩的描写。他说:“她若是谈起了和平我相信她那舌头能够将战争囚禁起来;而她若是谈起了战争也能够把恺撒从罗马的陵墓里唤醒,来听她描述得天花乱坠的战争。除了在她的舌头之上智慧便是愚蠢;除了在她脸上美貌便是诽谤;除了她的顾盼便再也没有温暖的夏天;除了她的憎恶便再也没有霜冻的冬日。我不能够责备苏格兰人对她的围攻,因为她已经集中了我国的全部珍宝。”最后他不无幽默地谈到逃走的苏格兰大卫王:“我要说苏格兰人太胆小,在这样的战利品前也逃跑。”

   爱德华王要他的侍从写诗赞美伯爵夫人,告诉他:“她是人间一切美质的概括和总汇。你必须从比“美丽”更美的辞藻开始,为她的漂亮想出个比“漂亮”更漂亮的字眼。你要想赞美的每一种美质都得让她翱翔在赞美所能够翱翔的高度之外。别担心人家说你溢美。即使你的崇拜翻上十番,你要描写的她的价值也要超出你的赞美十个一万倍。”

   嫌“美丽”不足,要求从比“美丽”更美丽的辞藻开始,为她的漂亮想出比“漂亮”更漂亮的字眼;要求“你要想赞美的每一种美质”都“翱翔在赞美所能翱翔的高度之外”;说她的美“超出你的赞美十个一万倍”,而又说“我的爱却是最爱,比更爱还爱”,全都是不合逻辑的痴情逻辑,意象连绵,一个高似一个,把个痴爱者的心理描写得淋漓尽致,要说它出自莎士比亚笔下是完全有道理的。

   波亚叠战役写了爱德华三世,也写了他的儿子黑王子爱德华。那是黑王子第一次上战场,爱德华三世和老将军们举行了仪式,赠给了王子武器甲胄和祝福。但是王子不久便被数倍于他的敌兵包围,形势岌岌可危。爱德华王却带了部队驻扎在小山顶上观战,毫无行动。几员老将请求带兵支援,也被严词拒绝。他甚至作好永远失去儿子的思想准备。这样,他便让黑王子冒着死亡的危险发挥他的勇敢顽强和聪明才智,取得了胜利,在血与火的战争里学会了打仗,锻炼出了君王的品格。

   这个故事成了金雀花王朝的骄傲,在莎士比亚的《亨利五世》里,坎特伯雷大主教就对国王亨利五世说过:“威严的王上,到你那曾祖父(按即指爱德华三世)的陵前去吧,……再到你的伯祖父黑王子的坟前去吧,他曾经在法兰西的土地上演了一幕惨剧——把法兰西大军打得落花流水:那时候他威风凛凛的父王正高踞山头,含笑观望他的儿子在法兰西贵族的血泊里横冲直撞。”(《亨利五世》第1幕第2场)

   在《亨利五世》第2幕第4场里,我们也听见法国国王对克莱西战役的回忆:“且想一想我们时刻记在心头的耻辱——就是当年那一败涂地的克莱西战役。我们的国王和王子全部被那个连名字都阴森森的黑王子俘虏了去;而那个老头子则山岳一样地高高站在山头,一轮金黄的落日映在他头上,像一顶王冠。他面带笑容,眺望着他那英雄的儿子把苍生残害。”(《亨利五世》第2幕第4场)

   这个回忆并不准确,把法国国王与王子被俘的克莱西战役和爱德华王在山顶上观战的波亚叠战役混为一谈了。

   克莱西战役是波亚叠战役后一次更加残酷的战役。这一次黑王子再次被团团围困在狭窄的峡谷里,敌方兵力比他大了八倍,他眼看已全无生还的希望。但他却勇敢镇静,在复杂的形势面前运用他的机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胜利,俘虏了法国国王和王子。这里有一场他分析敌我多寡形势的戏,据研究出自莎士比亚笔下。

加莱战役是爱德华三世亲自指挥的战役。他采取围困逼降的战术,终于胜利。胜利之后他原想把加莱人的代表用马拖着绕城奔跑作为惩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莎士比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695.html
文章来源:《外国文学评论》(京)2000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