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恩海 李天保:20世纪唐文研究回顾与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 次 更新时间:2015-09-30 11:25:53

进入专题: 唐文   研究综述   二十世纪  

雷恩海   李天保  
逢坎坷却能乐观——赞〈腾王阁序〉的审美人生》(《玉溪师范学院学报》,1998年4期)等,对刘禹锡文研究的也有19篇,多集中在《陋室铭》上,对杜牧文的研究则集中在《阿房宫赋》上,对骆宾王文研究的多集中在《讨武曌檄》上。本时期除韩柳之外,对其他作家关注不够,研究的论文也少,例如,骆宾王3篇,陈子昂2篇,李翱5篇,元结8篇,李白8篇,李益1篇,梁肃3篇,权德舆2篇,陆贽3篇,白居易6篇,罗隐5篇,李商隐5篇等。就整体而言,关于古文及古文运动的论文有400多篇,而有关骈文与赋研究的论文加来还不足100篇。

   二十年来对唐文研究的专著也逐渐多了起来,比较有特色的主要有:从整体上探讨唐文发展史的有:(1)孙昌武《唐宋古文运动通论》(百花文艺出版社1984年版),(2)葛晓音《唐宋散文》(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3)李道英《唐宋古文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4)刘国盈《唐宋古文运动论稿》(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5)陈幼石《韩柳欧苏古文论》(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版),(6)于景祥《唐宋骈文史》(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7)洪本健《唐宋文要义》(《中国文化经典要义全书》,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年版)等。

   此外还有一些文学史涉及唐文的,主要有:(1)郭预衡《中国散文史》中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2)朱世英等《中国散文学通论》(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3)罗宗强《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中华书局1999年版)等。除了以上提到的,还有两本涉及到唐代骈文的著作:一本是莫道才的《骈文通论》(广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另一本是姜书阁的《骈文史论》(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等。

   近二十年对唐文进行整理的成果,主要有:(1)陈尚君《全唐文补编》,收录了大量珍贵而稀见的文献,对唐文研究有很大的参考价值。(2)还有周绍良主编的《全唐文新编》,资料完整,考订严谨;周氏还主编了《唐代墓志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唐代墓志汇编续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3)吴钢主编《全唐文补遗》(三秦出版社1994-2002年版),(4)韩理洲《唐文考辨初编》(江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新增千家唐文作者考》(三秦出版社1995年版),他还整理了《唐代文学资料库》,专门有唐代散文一库,收集了许多有关唐文作家作品的资料。(5)霍松林主编《新编全唐五代文》,编者阵容强大,资料全面,准备充分,惜至今未能出版。近二十年,整理出版了一批唐人别集,如据冯浩《樊南文集详注》钱振伦、钱振常笺注的《樊南文集补注》标点排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刘学锴、余恕诚《李商隐文集解》(中华书局2002年版),傅璇琮、周建国《李德裕文集校笺》(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等等,是这一时期的丰硕成果,对唐文研究也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

   这一时期,有关唐文之选集也比较多,表现出研究者对唐文的视野越来越宽广,认识越来越深入,比较重要的选本有:(1)陈宇光《唐文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选录魏征、王勃、王维、元结、韩愈、刘禹锡、白居易、柳宗元、李翱、杜牧、孙樵、陆龟蒙、皮日休、罗隐14家30篇文章,其中韩愈8篇、柳宗元8篇、杜牧3篇,其余皆一人一篇。(2)张撝之《唐代散文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选录23位作者的56篇作品,每篇作品有“作者介绍”、“说明”、“解释”三个部份。(3)高文、何法周《唐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版),选录61家共124篇文章,其中骈文36篇,散文88篇,涵盖各种风格、诸多流派,而且有作者介绍、作品说明、词句注释。(4)孙望、郁贤皓《唐文选》(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选录的作家更多,文章亦多,几乎涵盖了唐文的各种文体,骈散兼收,以期见唐文之繁盛。这两种《唐文选》,大多兼顾一般读者和研究者,因而读者能够各取所需,雅俗共赏。

   此外,还有一些唐文作家作品的选集、选注本,比较好的有:(1)殷孟伦《韩愈散文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版),(2)顾易生《韩愈散文选集》(三联书店1997年版),(3)蒋凡、雷恩海《韩愈散文精选》(东方出版中心1998年版)注释与讲评相结合,(4)贝元辰《柳宗元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5)胡士明《柳宗元诗文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等。

   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批带有普及鉴赏性质的著作,涉及唐文的主要有:(1)蒋凡《唐宋文精华》(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2)徐中玉《古文鉴赏辞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3)吴功正《古文鉴赏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4)陈友冰《唐宋八大家散文鉴赏》(三秦出版社1998年版),(5)韩兆琦等《唐宋八大家名篇赏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等。

   从明代兴起的“唐宋八大家”之说,影响甚大,对唐宋文的普及厥功甚伟。本时期,有不少研究者比较关注八家散文(唐之韩愈、柳宗元),比较重要的有:(1)谢先模主编《唐宋八大家文选评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收录韩愈文15篇、柳宗元文19篇,每篇有题解,随文有评注,篇后有总结,又有“资料”(简要的评论汇编,主要取自《古文观止》和中国社科院《中国文学史》中的有关评论)。(2)邬霄鸣《唐宋八大家文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选韩文16篇、柳文12篇。(3)《唐宋八大家散文全集》之《柳宗元散文全集》(今日中国出版社1996年版),收录柳宗元散文512篇,按论、说、议辩、记、传、行状、序、书、启、表、状、祭文、碑志、骚、吊赞箴戒、铭杂、对、问答来重新排列;《韩愈散文全集》(同上)收录韩愈散文328篇,按赋、杂著、实录、记、书启、序、哀祭、碑志、状表等排列。比较有特色是:(1)吴小林编《唐宋八大家汇评》(齐鲁书社1991年版),共收录有代表性的评论者250家,引用书目达260余种,主要辑录对“唐宋八大家”的总体评论及“八大家”中两家以上有关散文方面的研究评论资料。(2)高海夫、薛瑞生、淡懿诚主编《唐宋八大家文钞校注集评》(三秦出版社1998年版),首次为流传已久的《唐宋八大家文钞》作注,不惟重视引录第一手资料注释,而且重视对有关人文事实之考证,对一些文章系年、赠主作考证,并且于笺注后,又附有历代名人评论,给读者理解文章提供了参考。而吴小林《唐宋八大家》(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则从“唐宋八大家”的名称由来、唐代古文运动、韩愈“文起八代之衰”、柳宗元卓越的散文成就(此处宋文不谈)等,分析八家之名称及各家成就,对认识唐宋散文的成就是有裨益的。

   二十年来随着1982年在西安成立的中国唐代文学研究会,和1996年开始召开的中国古代散文国际学术研讨会,唐文研究逐渐受到重视。同时在唐文研究领域内也出现了一批人数不多,但学养有素的专家:如北京师范大学的郭预衡,南开大学的孙昌武,复旦大学的蒋凡、陈尚君,陕西师大的霍松林,西北大学的韩理洲,北京大学的葛晓音,华东师大的洪本健等,并且华东师大有专门的唐宋散文研究的博士点。这将有力地促进唐文研究的发展繁荣。

   以上是20世纪唐文研究的简略回顾,与整个唐代文学研究一样,唐文研究走过了一段曲折发展的道路,下表是百年唐文研究论文的量化统计(注:(1)本文统计的标准是唐文研究的论文题目直接与唐代的骈文、古文、赋有关的。(2)考虑到许多唐文作家是诗文皆长,故在取舍时有所迁就,有关唐文作家的生平、思想的研究论文一般不收。(3)本数值系手工操作结果,故统计的数值可能与实际的情况有误差。)。(见下页表)

   可以说前80年唐文研究一直处于一个孤寂与冷落的境地,只是最近二十余年来,随着社会形势的稳定,唐文研究才有了比较大的发展,虽然这一统计难免挂一漏万,但亦可见出百年唐文研究的概貌,从而发现问题的症结所在。

   唐文研究的反思

   百年以来的唐文研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是不容忽视的,且为以后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开启了许多新的思路,值得认真对待。

  

   (一)从百年的唐文研究来看,应该对“文”之概念作出新的界定,以期能够全面地研究唐文,探讨总结唐文的成就及其对后来的影响。中国古代关于“文”的观念是相当宽泛的,意义是极其丰富的,鲁迅在《汉文学史纲要》中说:“凡所谓文,必相错综,错而不乱,亦近丽尔之象。”这一认识,是深得古人关于“文”之深意的。曹丕《典论•论文》提出四科八体(奏、议、书、论、铭、诔、诗、赋),其中七体为文;陆机《文赋》则提出十体:“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凄怆,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奏平彻以闲雅,说炜晔而谲狂。”其中,九种为文。萧统《文选》诗文兼收,共分三十九类,除诗外,其余三十余类皆属文。《文心雕龙》论文叙笔部分,篇名所列文体即达三十四种之多,除《明诗》《乐府》两篇而外,皆为文。唐人历史地继承了对“文”的这一认识,宋初编《文苑英华》,收南朝梁至唐代的诗文,分为三十八类,除诗、词外,其他亦皆属“文”。从百年唐文研究来看,受现代观念尤其是西方关于“文”之概念之影响,研究者大都自觉不自觉地存有“文学之文”和“实用之文”之界限,且有将“实用之文”摈弃在“文”之范围之外的倾向,其研究大都比较注重于“文学之文”,对其他“非文学之文”关注不够。而这一认识,是与传统的“文”之观念相左的。此外,受“五四”新文化运动所提出的“打倒旧文学,建设新文学,提倡白话文,反对八股文”的影响,研究者大多重视与白话文有比较密切关系的散体的“古文”,轻视骈偶之骈文及赋。

   从百年之唐文研究看来,重古文、轻骈文和赋的现象十分严重。如前所统计,20余年有关唐代古文研究的论文有400余篇,而关于骈文和赋的研究论文加起来尚不足100篇,两者之比为4:1,反差太大。就唐文发展史而论,古文创作主要集中在中唐,且以韩愈、柳宗元为代表,随着柳宗元、韩愈的相继退出文坛,古文创作很快式微,至晚唐则骈文卷土重来,骈文创作兴盛一时。仅就中唐而论,韩柳大力倡导古文,成绩斐然,而元稹白居易所倡导的新骈文,则名重一时;从创作数量而言,其时骈文的数量大大超过古文,且应用广泛。从总体而论,近300年的唐文创作历史,古文创作时间不到100年,而骈文则贯穿始终。即使在古文运动兴盛时期,骈文之创作虽受到冲击,但未能从根本上使之改观,其创作仍然如火如荼。当然,受古文之冲击,骈文也因此而获得了一些新的生命力,创作亦因之有了新的变化和成就。其次,从《全唐文》看,收录骈文篇目的数量是古文的十多倍,骈文作家更是远远多于古文作家。如果在唐文研究中仅仅重古文而轻骈文,则不能贴近文学史之实际,与文学史的发展史实不符,无法获得唐文发展衍变的内在轨迹,全面总结其创作成就。此外,唐代赋家甚多,超过历代,唐赋的体式也比前代完备,使唐代成为赋发展的重要时期,清人王芑孙说“诗莫盛于唐,赋亦莫盛于唐”(《读赋卮言》),但是,从近百年的唐文研究来看,涉及赋的论文约30余篇,而且几乎全集中在杜牧《阿房宫赋》上。虽然在一些赋学著作中,唐赋有所论述,但相对其庞大的作家阵容和相当可观的作品数量,显得颇不相称,唐赋研究是亟待开发的领地。由此可见,唐文研究中,重古文、轻骈文和赋的现象十分严重。

文学研究作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骈文研究在上个世纪多受冷落,并不是骈文不如古文好,骈文与古文在艺术价值方面各有特色,骈文华丽精美,古文庄重古雅。文学毕竟是一门艺术,刘勰《文心雕龙》提出的“声文”、“形文”、“情文”,是颇为切合汉语言的艺术特色的。即使从纯文学的角度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唐文   研究综述   二十世纪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634.html
文章来源:《学海》(南京)2005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