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瑞:论李焘对《王安石日录》的取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9 次 更新时间:2015-09-27 22:10:21

进入专题: 李焘   王安石   《王安石日录》  

李华瑞  
王韶还建议开垦渭源至秦州沿渭河两岸弃置未耕的闲田,在古渭寨设置市易司,以官钱为本,借给商贾,使与各部族贸易,以所得利息充作军费。但王韶在陕西做进兵准备,以及开拓熙河,并不是一帆风顺,他遭到来自李师中、向宝和文彦博等边帅和廷臣的反对。《长编》所引《日录》入正文的正是王安石在朝廷力排众议,一意支持王韶的史实。

   熙宁三年六月寅,“王韶之议开边也,(李)师中赞成之,及韶改提举蕃部兼营田、市易,师中始言其不便”。(小字注:二月十一日)向宝言“蕃部不可以酒食甘言结也,必须恩威并行,且蕃部可合而不可用”,议与韶异。朝廷更命宝兼提举,王安石恐沮韶事,亟罢之。(小字注:四月十八日)韶及高遵裕并为提举。(小字注:四月二十三日)两人共排宝,数有违言。时宝方为师中所信任,安石雅不喜师中,尝白上曰:“师中前后论奏多侮慢,今于韶事又专务龃龉。陛下若欲保全,宜加训饬,使知忌惮。当云:‘会卿一路,宜为朕调一将佐……’”上遣使谕师中如安石所陈。(小字注:此据《日录》四月二十六日事)[8](P5145)

   熙宁三年八月辛未,于是,上令安石作书谕韶,且曰:“事当申经略司者,但令奏来。”安石因言:“韩缜虽粗有材气,然非欲建立功名者,陛下与一待制已满惬。内迫大臣议论,外又困于众人语言,又……今陛下主张王韶,议者必有以为因此更令人转嫉韶,适所以害之,此大不然……陛下刚健之德长,则天下不命而自随;若陛下不能长刚德,则流俗群党日强,陛下权势日削。以日削之权势欲胜日强之群党,必不能也。”(小字注:此段十五日《日录》今因之)[8](P5206)

   李定“少受学于王安石”[5](《李定传》),熙宁初支持新法,受到王安石赏识,但亦受到反变法派的攻击。《长编》卷213,熙宁三年七月丁酉载《日录》一段文字,即是王安石为李定辩诬:

   王安石白上曰:陛下初除李定作谏官,定诚非高才,既不能为陛下济天下务,然近岁谏官,谁贤于李定;而宰相不肯用定者,正以定私论平直,不肯阿其朋党,故沮抑之。陛下听其说,改命为御史,已是一失。此陛下予夺之权所以分,而正论之士所以不敢恃陛下为主也。……又苏颂辈攻李定终不敢言其不服母丧,独陈荐言者,荐亦知李定无罪,但恃权中丞得风闻言事故也,事已明白不可诬……(小字注:王安石:《日录》在此月十七日)[8](P5173)

   为薛向、章惇等人所辩,类此,不赘。

   3.以王安石指责反变法派攻击新法的言论,以显示王安石乱祖宗之法的思想根源。

   熙宁三年九月己丑,王安石与宋神宗讨论司马光攻击新法是非混淆之后说:“近世执政务进朋党、蔽塞人主、排抑才士、不可驾御者,故今侍从有实材可用者极少,而其相阿党不修职事趣功实者则如一焉”,上患异论者不悛:“或引党锢时事以况今,如何?”安石曰:“人主昏乱,宦官奸利,暴横士大夫,污秽朝廷,故成党锢之事。今日何缘乃如党锢时事?陛下明智,度越前世人主,但刚健不足,未能一道德以变风俗,故异论纷纷不止。若能力行不倦,每事断以义理,则人情久自当变矣。陛下观今秋人情以变风俗,故异论纷纷不止。”(小字注:此段并见九月二日《日录》)[8](P5232)

   熙宁四年六月甲戌,富弼落使相,唐湮、萧傅、徐公衮、石夷庚与永城七县令佐等十八人皆冲替,“坐不行新法。置狱劾治”,宋神宗因与王安石论曰:“常平事,壮家所为,吏独不能为,是不能为吏也。不能为吏,虽废为民未为过。”安石曰:“诚如此。民所能而吏不能,虽废为民不为过。凡命有德,讨有罪,皆天也,人主替若天道,患所讨当而已。”(小字注:此段据《日录》七月十四日备载其言,可见安石无忌惮之甚也)[8](P5454)

   由李焘所加“可见安石无忌惮之甚也”的按语,不难明了李焘引述王安石言论的真实意图是要展示王安石变乱祖宗法度的思想根源。  4.荐引吕惠卿、曾布、吕嘉问担任朝廷要职。

   熙宁四年二月辛酉,宋神宗以陈绎制辞不工,欲用曾布,疑布所领事已多。王安石曰:“布兼之亦不困,遂以布直舍入院。”(小字注:此据《王安石日录》[8](P5341))

   熙宁五年九月丁未,宋神宗因论许将直舍人院而文字不佳,问王安石“起居注见阙,何人可修?”安石曰:“吕惠卿丧欲除。”上曰:“惠卿最先宣力。”安石曰:“非为其宣力,如此人自当擢用。”上曰:“惠卿胜曾布。”(小字注:此段见《日录》七月二十七日,今附见)[8](P5790)

   熙宁八年三月己未,王安石复相后不久,与宋神宗讨论新法官员不够称职、推行新法不利,因此称赞吕嘉问称职尽力,上曰:“嘉问已与复差遣。”安石曰:“李直躬之徒作转运,却令嘉问提举便籴,此岂官人之宜。”上曰:“与移路转运。”安石曰:“陛下必修市易法,则须却令嘉问领市易。”上曰:“恐吴安持忌其来,又复失安持心。”安石曰:“臣以女嫁安持,固当为其审处。今市易事重,须嘉问与协力乃可济,不然他时有一阙失,必更上烦圣虑。”又荐嘉问及张安国可为宰属,上皆以为可。(小字注:此据《日录》)[8](P6366)

   曾布、吕惠卿、吕嘉问都是熙丰时期变法派中的活跃分子,但同时也是倍受反变法派攻击者,特别是南宋初年以后又被视作“小人”。李焘引用王安石日录荐引他们的记载入正文,一方面可补国史、实录之缺,另一方面也全力展现李焘描述王安石变法全貌的“厉鉴”意图。  四

   要之,以上事例充分说明,李焘对《王安石日录》的取舍,除了属于《长编》编写体例辩证异同的需要外,其主导思想有二个鲜明的特点:一是李焘在否定王安石变法的前提下,运用当事人王安石自己的记述。愈是详尽描述新法出台的全过程,就愈能证明王安石是变乱祖宗之法的罪魁祸首,即所谓“王安石变更法度,厉阶可鉴”。二是证明变乱祖宗之法并非神宗本意,而是受王安石的蒙蔽和误导,即如朱子所云:“凡安石之所以惑乱神祖之聪明而变移其心术,使不得遂其大有为之志而反为一世祸败之原者。”[9](《朱文公文集•读两陈谏议墨》)  虽然李焘主观上是要揭露和贬斥王安石及其新法,即所谓力辩“邪正心迹”,但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不仅保留了有利于反变法派的各种资料,而且兼存了大量以供“厉阶可鉴”的变法派活动的历史资料,其中许多散失的资料,因《长编》才得以保存些许片断。如《王安石日录》,就研究王安石变法的资料的丰瞻而言,在今传宋人资料中无出其右者,所以抛开李焘个人的政治成见,运用现代科学的理论和方法,重新诠释李焘用以证明王安石变法乱祖宗法度罪责的珍贵资料,从而更真切地认识王安石变法的本来面貌,这大抵是李焘始所未料的,这也正是客观历史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辩证法。

  

  

【参考文献】        

   [1]裴汝诚,许沛藻,续资治通鉴长编考略[M].北京:中华书局.1985.

   [2]胡昭曦.《宋神宗实录》及其朱墨本辑佚简论[A].胡昭曦宋史论集[C].重庆:西南师大出版社,1998.

   [3]燕永成.今七朝本《续资治通鉴长编》探源[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4,(5).

   [4]永乐大典[Z].北京:中华书局,1986.

   [5]脱脱,等.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5.

   [6]傅增湘.宋代蜀文辑存[Z].江安傅氏北平铅印本,1943.

   [7]马端临.文献通考[C].北京:中华书局,1986.

   [8]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86.

   [9]四库全书[Z].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进入专题: 李焘   王安石   《王安石日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567.html
文章来源:《抚州师专学报:社科版》2001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