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重建我们的“敬畏之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94 次 更新时间:2015-09-25 22:00:03

进入专题: 郝相赫事件   敬畏之心   自尊   社会尊严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一、没有敬畏之心的势利眼

  

   9月19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郝相赫用尖刻的语言发了一条微信,说有人在微博上骂北大历史学教授阎步克是垃圾,他很高兴,说阎步克还有点水平,唯一就是名高于实,没多少水平就俨然魏晋南北朝史的代表一般,他都成代表了,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史研究就真完蛋了,还说有人特别崇拜阎去蹭他的课,真是奇闻,读了其他人的著作以后,就觉得阎步克的作品是小儿科。郝还称阎步克、韩树峰两教授为庸才。在其他微信言论上,郝相赫对人大和北大历史系的狂妄臧否同样十分过分。——

   郝的出位言论引来了他的导师孙家洲教授的愤怒,立即在网上发布了公开信,表示与郝相赫解除师生关系。

  

   孙、郝师生观念冲突事件引发了又一起舆论大战,我看了很多来来往往的争论,都没有从“敬畏之心”来认识此一问题的。许多人用师道尊严、学界规则、同门忌讳的道德和道理,甚至不惜揣度孙家洲教授撇清自家嫌疑的心理来解释此一事件。我想很多人都忽略了很重要的平常心感受:假如是你的弟子对学界其他重量级人物大不敬,即使你自己的水平和该学界大佬各有千秋(何况看来阎步克的学术名声在孙家洲之上),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你的这个弟子同样会用轻蔑之心来看待你这个导师,至少阳奉阴违也会使人不能接受。在这样令人齿寒的心理感觉下,你还有诚挚之心继续做他的导师么?——许多学院中人说孙家洲教授道德绑架,这类议论缺乏感同身受的理解力,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真正体验到孙教授所厌恶的那种没有敬畏之心的势利人格。

  

   这里引发出一个人人绕不过去的普遍的道理:郝相赫佩服李凭教授,以李凭作为否定阎、韩的标准,作为学生,不能够只是敬仰你认定为高水平的教师,而对你认定为不及者嗤之以鼻。正如你的父母很可能比不上你的邻居叔叔阿姨那么英俊美丽,那样有智慧和成功,你不能以仰慕邻叔邻姨来蔑视自己的父母。人有要对自己生活的社会情境负责和忠诚的义务,虽然父母和子女不能解除关系,但是如果对父母大不敬,父母同样可以在合法的前提下让你独立。那么你的导师让你自大独立,也是合适的。作为学生,总会遇到不同水准不同风格而不合己意的教师,那么必须要在所有学生的心里建立一个基本的道义原则。既要善于广泛地向一切高明者学习,甚至成为他的私淑弟子,但不妨碍你必须心悦诚服、踏踏实实地向你的导师学习有价值的东西。只有首先尊敬天下学者和师长,才会尊敬自己的导师。只有尊敬师长,才会尊敬学术。

  

   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是在比较、计较的角度来表示个人自己狭隘的敬佩感情的,同时泛滥了轻蔑排斥之心,这种敬佩随时会发生转移,只要他发现有比李凭教授更高水平的,他就会毫不犹豫如弃敝屣般贬斥李凭。这样的敬佩之心是伴随着蔑视之心的斤斤计较之势利眼,是一个江湖社会只论武功决胜的价值观,也是二元对立非黑即白的简单逻辑。值得郝相赫反思的是:你喜欢李凭教授,为什么就要踩低和否定阎步克教授呢?

  

   很多学院派人士参与了这个讨论,好像都不大追究郝相赫所代表的势利眼,却去批评孙教授的“道德绑架”,证明大家都不自觉沾染上了武侠江湖斗狠争胜的文化心理。郝相赫对李凭的敬佩,并不是对“道”本身的敬畏之心,尊重“道”者,是敬畏之心中有普世价值在,敬畏之心与善良之道紧密连在一起,没有胜负计较的狭隘观念,因为学术有时不能比较,术业有专攻,各人擅胜,风格不必计较,作为学者,要有广大尊重之心,向一切前辈谦逊学习。阎步克研究中国政治制度史,提出自己的制度史观,认为“两千年来秦政法”是中央集权官僚制一以贯之,不同意经济史观、文化史观、六朝贵族论和唐宋变革论之片面解释,这是中国历史循环论和停滞论在制度史方面的证明,这是他的贡献。阎步克学问深厚,未必才气飞扬,创见无数,李凭同样学问扎实,可能创建迭出兼以才情灵活,但李和阎之间难分伯仲,无需鼓励排座次的梁山泊江湖气。敬畏之心和平等视之才会有公道之心和宽容气度,这正是中国社会目前最需要提倡的心性文化气质,郝相赫沾染了黑社会风气和一个势利社会的狭隘排斥作风,无辜打击自以为不足者,损不足以奉有余,只服赢家,对不及者极尽侮辱之态,很容易就会变成以残酷态势趋炎附势,归根结底还是权力心理在作祟。在他的背后,事实上有很多人具备同样的心理,这是我们不可助长的社会心理趋势。敬畏之心是向善之心的基础。

  

   郝相赫对阎步克、韩树峰的无故蔑视,是基于现代中国社会对教师、医生、专家及其种种专业人士失敬心理的背景,也是基于现代中国社会普遍没有敬畏之心的社会心理。所谓普遍的“失敬”,是指现在的人们,已经不懂得什么是节制性尊重和情感敬重了,随时随地对不认识的人就滥施尖锐打击的语言暴力,甚至对正派之士也给予无情贬斥,在蔑视的态度下,让人读出许多居高临下的势利意思。这是严重缺乏平等、宽容和人权观念之社会里任性损人的心性习气。郝相赫可以用认真严肃的态度就事论事地讨论阎步克和李凭的学术异同甚至具体水平差异,就学术而言,有一分事实讲一分话,就事论事非常重要,做学问的人假如没有做过完全性的证伪,就不能随意否定一个学者的成绩,至于用上“垃圾”、“真的完蛋了”和“庸才”这样带侮辱性的轻率骂人话,是不可容忍的。没有严肃详尽的证明,就必须学会沉默,在朋友圈中背后发出绝对性的否定议论,更是人品的严重缺陷。为什么作为求学之士,在最基本的问题上轻率狂躁,大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气魄,莫非是权力心态泛滥到普通人心理,尤其在学术界也盛行流氓脾气了?正因为在网络上人人都如此任性和轻薄,世风浸染之下,郝相赫才不以为然自己已经沦为市井妇姑勃谿的层次了。沉默是表示自己的无知或不够知己,不够充足的资格臧否他人,越是有重要影响的人,对之议论越要慎重,越是不能下绝对性的结论,学者和文化人有分寸,表明这是有思想有知识和有教养的标志,这是文明社会的基本规则。何况他是自己本行业内的重镇人物,不卑不亢的常识郝根本不懂。

  

   郝相赫要为自己的失敬失畏负责,小惩大戒,孙家洲教授解除师生关系并无过分之处,我实在教不了你,劝诫无果,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可以另就高谋,天下之大,那些同情他的学者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狂人,将来或者在你门下教出一个新一代的陈寅恪也未可知。但是这种没有敬畏之心的风气,必须予以反思。

  

  

   二、任性臧否语不惊人死不休之社会习性

  

   我最近几年回国,和许多学院人士一起聚餐,满座教授副教授,我的感觉是,他们文化人的气质越来越稀薄。人人只热衷于觥筹交错肉食饕餮,殷勤于人情世故,交谈内容不是人事纷争和权力分配,就是房子车子女子银子以及市井故事,所有人的口气都语带轻薄,夸张侮蔑,很像江湖哥们,关键是对自己的专业再没有敬畏之心,没有斟酌谨慎和尊重敬畏的态度,仿佛表示对事业对专家某人尊重和敬畏就表示自己低人一等。除了敬畏有权势的人物,我看到一般人谈论任何问题人物,失去了慎始敬终之心和节制性尊重的态度,我认为这是当代中国社会心理和流行风习的严重缺陷。

  

   在宴席上人们高谈阔论,讲到世界秩序仿佛是毛泽东再世纵横捭阖,论大国战略恍如高级参谋部人员指挥倜傥,说野史秘事好像亲身经历,谈养生之道俨如协和高手出入中西医道,生理学营养学遗传学左右逢源,针砭社会人心犹如鲁迅第二辛辣无情但与我无关,演绎艳情风月已然是道上熟手直令王婆逊席,讲股论金则是袖里乾坤神机妙算,等等,一知半解粗枝大叶乱棍打死老师傅,好作绝对性断语,粗鄙狠辣无所不用其极。总之今日中国人的语言带着夸张的刺激性和流氓性,不是没有尊重的问题,是任意偏激和过度挥霍的消费性语言使人完全忘记了尊重和敬畏究为何物,真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郝相赫对学界师长的鄙夷否定正是这种语言作风的自然流露。如果学术界人员将自己沦为市井人物,那么违反禁忌,亦应是咎由自取。

  

   中国人可能习惯于狂妄清谈和放言无忌,自己是否有资格谈论此一问题不在考虑之列。所谓资格者,是对问题的判断是否应该考虑自己的能力和责任?是否质疑自己做出断语时的可证性和可信性?还要考虑这样的议论是否合乎议论对象的实际情况?不能抱着“生活在别处”的态度,对自己存在的社会情境完全否定而仿佛与我无关,不能放纵爽朗的大嘴巴之后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反思不能只对他者而将自己摘除。要下一个严厉的判断时,要想想自己是否曾经做过严格经得起证伪的思考研究,否则随便下断语做结论,是不负责任的。中国人放言无忌之没有敬畏之心,都与不负责任的大话有关。如果深入反复思考过要负责的话,人就会形成谨慎的敬畏之心。我们并不知道陶渊明的名言:“语默自殊势”。

  

   人们肆意进入各种专业领域,敢于在严肃的知识领域发表妄语,一般人大胆到可以充当任何一行专家而不会重视真正专业人士意见的地步,这和当今网络信息社会资讯过度有密切关系,但是也与我们一向缺乏严谨逻辑、并不尊重知识之严肃性的心性有同样密切关系。充分运用信息和信息嫁接的优势,一面是灵感的活泼,有勇气放肆的生动,聪明感性的吸引力,一面是只求表面的轰动,满足虚荣心的关注。对知识和专业成就的敬畏之心告诉我们,知识和专业结论不是一蹴而就的东西,没有经过长期严格的经得起推敲的反复验证的有充足事实证据的研究,不能随意下判断。任性否定他人的成果和批评他人的成就,是首先对知识和专业的轻薄之心。

  

不尊重和不畏惧一切的心理来自什么呢?其背后心态就是觉得一切都不值得尊重和畏惧了,没有价值了。钱有了,地位有了,享受充足了,于是就任性。除了对权力的畏惧,什么都可以糟蹋。任性免不了粗鄙,可以带来快感和宣泄,把正常规则和潜规则混合下体会到的压力、冲突、侵犯所感受到的伤害都转移到粗鄙的口淫宣泄去。郝相赫等作为学生平时得不到尊重,心已经硬化,充满反感和厌恶,甚至不断受侮辱,受轻视和受压制,都可以想象得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郝相赫事件   敬畏之心   自尊   社会尊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5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