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山鹰:香港重启政改的可能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6 次 更新时间:2015-09-15 16:56:41

进入专题: 香港  

刘山鹰 (进入专栏)  

    

   香港立法会2015年6月18日否决了政改方案。那么,是否重启政改、何时重启就成为了悬念。香港会重启政改吗?回答是肯定的,因为普选行政长官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香港是否会在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的普选?

   以笔者所见,香港在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

   一、“全力以赴争取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这是中央对港工作的重要目标,也可以说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到现在为止,这项目标还有待完成。从字面上理解,香港立法会否决政改方案,并不意味这项任务的终结。现在离2017年选举一年多,还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来进行“全力以赴争取”的工作。只要有一天不到选举行政长官的那个日子,都存在继续“全力以赴争取”的可能性。一天没有实现行政长官普选,就等于一天没有实现这个目标。这种“争取”会一直持续到这项政治任务最终实现为止。

   重启政改,重走“政改五步曲”,不需要像上次那样漫长的时间,因为有些问题已经过比较充分的讨论。现在要做的主要是调整姿态,总结经验,释放空间,化解分歧。好在有关各方现在都释出善意,表示愿意沟通交流,培养气氛,改善关系,听取看法,显示出好的趋势如花初萌。照这样的情势,如果“全力以赴”去争取行政长官普选,应该不会是无法实现的事情。

   另外,香港政改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窗口。实现香港行政长官的普选,体现着有关方面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治理香港能力提升的水平。

   不过,笔者以为重启政改不是立即就能启动的事情,毕竟否决政改方案还不到三个月,中央和泛民之间的接触、交流看法才刚刚开始,实现更多的交流和听取意见会持续一段时间。另外,一个现实的原因可能延缓中央作出决定的时间。接下来香港将举行区议会选举、立法会补选和2016年立法会选举。有的党派出于选举策略的考虑,在竞选过程中,可能会批评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以争取选票。这就跟美国总统大选总会有人抨击中国、主张对中国强硬一样,一旦当选又会采取与中国接触的务实政策。虽然央港对此心中有数,但是你来我往的嘴仗是免不了的,这就难免会阻碍各方的进一步沟通,延后重启政改的时间。

   如果说,在客观上,6月18日否决政改构成了中央对香港社情民意的第一次探底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几场选举,则会构成对香港社情民意的第二次探底。两个底部探明,中央调整有关政策就有了更实在的依据。当然,这也不排除有关方面交流充分,在尽快的时间段探明情况,从而启动政改咨询。

   二、香港社会现在是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有人说是处于一种卡住的状态,从哪里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使劲的支点。社会高度政治化,芝麻绿豆大的事情,也会吸引大量关注,并形成对立观点和阵营,纠缠不休。

   港府施政困难,政不出门,政府和立法会关系紧张。在立法会,港府施政所依赖的建制派,也是队伍涣散,一盘散沙,港府与立法会内的建制派无法形成良性互动。激进学生强势登场,“港独”思潮也在这两年间逐渐抬头。这多方面的纷扰和排拒,多多少少既是香港卡住的结果,也是香港卡住的原因。香港社会的非正常状态,很大程度是源于政改争议。所以,香港亟需一次政治和解,改变这种卡住状态,在前进的轨道上滑动起来。

   消灭激进的最好办法就是消灭激进滋生的土壤;消灭敌人的最好方式就是化敌为友。要和解就需要政改,政改才是解除卡住状态的牛鼻子。牵住这个牛鼻子,其他的纷扰矛盾才会大大化解。

   对于特首梁振英来讲,有可能继续连任,也可能不再连任。但无论如何,只要在自己任期内通过政改方案,实现普选行政长官,即便不再连任,都是一件可以青史留名的丰功伟业,香港普选都会打上梁振英的烙印。何况,如果梁振英特首排除万难,最终推动普选在香港实现,说不定民调会止跌回升,民望大幅上涨,赢得继续竞争的机会,胜选连任也未可知。这只有靠特首本人自己衡量斟酌了。

   香港有一部分人对于问题的归责有迁怒于人的成分在里面,往往把问题都归结于中央的过度干预。认为只有实现了普选,香港的问题就可以全部解决。比如现在香港的财富分配悬殊,700万人口有100多万人处于贫困线以下,在职贫困率达到14%,真是骇人听闻。或许中央也有责任,但这更大程度上是归结于香港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无法提供足够的较高收入的就业岗位。如果香港实现了普选,这部分人再也怪不着中央,慢慢也会自劝自解,面对现实,正视香港的问题了。

   三、香港普选是大陆与台湾进行和平统一谈判的前置条件;两岸统一是国家复兴的前置条件。一个没有实现统一的国家,难以称之为民族复兴。两岸的政治谈判,迟早会列入议事日程。习近平主席在会见萧万长先生时表示:“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我们已经多次表示,愿意在一个中国框架内就两岸政治问题同台湾方面进行平等协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台湾实行民主选举已近20年,还有几个月就会进行2016年“总统”选举。习近平称“做出合情合理安排”,这些就是肯定会给予考虑的因素。

   所以,香港普选不仅仅是在港言港。现在香港的普选卡住了,大陆就缺少了一个跟台湾和平谈判的论据。有的人发出声音说,香港政改失败了就原地踏步,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选举行政长官。2017年普选不行还有2022年,2022年不行还有2027年。笔者以为,这种“明日复明日”的撞钟心态,还是少些为好。

   从现在台湾的选情看,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上台执政的可能性明显高于其他参选人。如果蔡英文当选“总统”,两岸谈判,蔡英文在民主方面的要求必然会大于现在的马英九。所以香港普选的重要性就愈发突出。民进党会提出:台湾2340万人可以实行普选,香港723万人的普选为什么不可以?如果香港回归后普选还没有实现,两岸统一后台湾的民主是否会受到限制?这样的问题大陆都要面对,回避不了。

   道理很简单,这是一个政治制高点,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政治话语权。两岸谈判,如果香港没有实现普选,这个话语权在台湾那边;香港实现了普选,大陆就可以分一部分话语权。

   假设蔡英文当选“总统”,而且在2020年连选连任;同时假设香港2022年实现普选。那么,蔡英文2024年将卸任,中间只有两年的时间差。在这种情况下,大陆就不得不寻找新的谈判对手,两岸和谈的实质性谈判很有可能就拖延到2024年之后。那个时候的内外形势如何,就很难估计了。

    

进入 刘山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21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