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乃龙:道教上清派与晚唐游仙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5 次 更新时间:2015-09-13 21:04:15

进入专题: 道教   上清派   晚唐游仙诗   李商隐   曹唐  

李乃龙  

   上清派是以奉持《上清大洞真经》为主要经典而得名的道教流派。这一道派始创于东晋中叶,到南朝由陶弘景最后完成。因陶弘景在茅山筑馆修道,搜集遗经,传授弟子,故上清派又称茅山派。上清派在方术上的明显特点,是把符录禁咒和烧炼金丹转移到人体的精气神的修炼上,以存思为主,不重金丹术。所尊的祖师除魏夫人外,还有三茅君等;所奉持的经典除《上清经》外,还有《黄庭内景经》和陶弘景的《真诰》、《登真隐诀》和《真灵位业图》等。以陶弘景为代表的上清派对晚唐游仙诗的影响,恰可与以葛洪为代表的丹鼎派对盛唐游仙诗的影响形成对照。

     一、上清派与晚唐游仙诗关系之表征

   茅山派是唐代道教的最大流派,其分布地域之广、信徒之众、影响之深实为其他道派不可比肩。茅山道至盛唐已臻极盛,到晚唐则走向民间化、分散化,失去了道学所宗的地位。而唐诗史实表明:茅山道给盛唐诗涂上的色彩很淡。时至中唐,它对诗坛的浸染才与日俱增。而只有到了晚唐,诗人们才对茅山道投之以前所未有的关注。他们或皈依茅山道,如陆龟蒙《寄茅山何威仪二首》其一云:“年来已奉黄庭教,夕炼腥魂晓吸霞。”或以欣羡的笔触记叙茅山道场盛况,如杜荀鹤《游茅山》:“步步入仙门,仙家鸟径分……道人星月下,相次礼茅君。”陆龟蒙《句曲山朝真词二首并序》:“岁三月十八。句曲山道士朝真于大茅峰上,学神仙有至自千万里者。”或写不能畅游茅山的遗憾,如赵嘏《茅山道中》:“门前便是仙山路,目送归云不得游。”或与茅山道士交游酬赠,如陆龟蒙《送润卿还华阳》:“何事轻舟近腊回,茅家兄弟欲归来。”或于诗中表达对茅山派经典的重视,李德裕《回施先辈见寄新诗》:“此卷玉清宫里少,曾将《真诰》读诗来。”受时风影响,连官吏也加入到茅山朝圣者的行列中,陆龟蒙《送董少卿游茅山》即其例。

   茅山道派对李商隐和曹唐这两大晚唐游仙诗重镇的影响则更为鲜明和深刻,尤以前者为最特出。李商隐《酬令狐郎中见寄》有云:“句曲闻仙诀。”句曲山即茅山,《梁书•陶弘景传》载:“(陶)得葛洪《神仙传》,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谓人曰:‘仰青天,睹白日,不觉为远矣。’止于句容之句曲山,恒曰:‘此山下是第八洞宫,金坛华阳之天,周回一百五十里。昔汉有咸阳三茅君得道,来掌此山,故谓之茅山。’乃中山立馆,自号华阳隐居。”可见李商隐奉习茅山上清派已无可置疑。李商隐早年曾入山修道,其《题李弘画松诗》云:“忆昔谢四骑,学仙玉阳东。”玉阳山属王屋山分支,上清派把王屋山列为十大洞天之首,《真诰》亦云:“王屋山,仙之别天,所谓阳台是也。始得道者,皆诣阳台,是清虚之宫也。”因而其《寄永道士》“共上云山独下迟,阳台白道细如丝”云云亦必指诗人学仙玉阳无疑。而王屋山早在盛唐就是茅山道的一个基地,王维《送张道士归山》:“先生何处去?王屋访茅君”可证。李商隐离开玉阳后入幕,其间也是“虽从幕府,常在道场”。李商隐的“从翁”和“从叔”都是道门中人,其中“从翁”还是商隐学仙的引路人(详下)。这常常令他想起自己心仪的上清派祖师三茅君(茅盈、茅固、茅衷)和上清派创始人许谧父子,《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但惊茅许同仙籍,不道刘卢是世亲。玉检赐书迷凤篆,金华归驾冷龙麟。”《郑州献从叔》:“茅君奕世仙曹贵,许掾全家道气浓。不知他日华阳洞,许上经楼第几重?”皆以茅许对举并以之自比,足证其服膺上清派并非虚言。又两诗中的“金华”、“华阳洞”,亦即《真诰》卷11《稽神枢》所说的36小洞天之第8洞天, “名为金坛华阳之天”的句曲山。又据《南史•陶弘景传》载:陶于茅山立经馆,“永元初更筑三层楼,弘景居其上,弟子居其中,宾客居其下。”是则所谓“许上经楼第几重”云云,亦指陶弘景在茅山中所立的经楼。也曾为道士的曹唐虽未直接地宣明其对上清派的承传,但也在诗中透露出对上清派的激赏,《小游仙诗》其11:“南斗阑干北斗稀,茅君夜着紫霞衣。”此茅君指首先到茅山修道的大茅君茅盈;其20:“清思密谈谁第一,不过邀取小茅君。”小茅君指茅衷。

   除此之外,李商隐和曹唐对茅山上清派的经典都很熟悉,常化用于其诗中。如李商隐《送从翁从东川弘农尚书幕》:“早忝诸孙末,俱从小隐招。心悬紫云阁,梦断赤城标。”冯浩注引《上清经》:“元始居紫云之阁,碧霞为城。”其中的“元始”即上清派尊为最高神的元始天尊的简称,商隐“心悬”元始所居的紫云阁,则其“心悬”上清派亦可想见。同理,“碧霞为城”简称碧城,商隐作有《碧城三首》,诗旨虽尚无定论,但都颇取上清派语汇构筑其意象。又如曹唐《小游仙诗》其43:“八景风回五凤车。”其6:“公子闲吟八景文。 ”《登真隐诀》有“八景城在上清,玉晨道君所居”之说,其源可知。

   仅从表面来看,道教上清派对晚唐游仙诗有影响也已是不争的事实。下文从茅山上清派的方术观、等级观、空间观和道释兼融观等方面具体讨论其对晚唐游仙诗的浸染。

     二、上清派的存思术与晚唐游仙诗人的仙道观

   在方术上主存思是上清派区别于丹鼎派和其他道教派别的根本标志。上清派进入存思的手段有二:一是诵经。据《真诰》卷9 载:方士山世远“受孟先生法,暮卧先读《黄庭内景经》一过乃眠,使人魂魄自制炼,恒行此二十一年亦仙矣。”上清派强调诵读的道经还有《上清大洞真经》。二是入静。上清派把入静息虑看作是存思的前提。《太平御览》卷661道部引《登真隐诀》有云:“道斋谓之守静,谓斋定其心, 洁静其本,在乎澄神……上清每于吉日会五真。凡修道之人当守其吉日,思存吉事心愿。当须斋戒,遣诸杂念,密处静室。”上清派存思的对象是《黄庭内景经》中所列的身神。《黄庭内景经》将人体分为上中下三部。认为上部脑室中有泥丸宫(两眉间却入三寸处,称上丹田)等九宫,内居雄一、雌一等神;中部五脏一腑也各有神居,其中心神居绛宫为中丹田;脐下三寸的气海为下丹田,是男子藏精、女子藏胎处,是修炼时积精累气的要穴。存思对象就是人体内的身神。人若恒诵经书,守一存真,便能六腑安和,五脏生毕,长生不死。故叙述各种身神名号和思神意义的经文第7第8章(详下)被认为是《黄庭内景经》的精要,《云芨七鉴》卷12因称“黄庭秘诀,尽在此矣。”

   上清派关于通过入静存思身神(其中主要是上中下三丹田)从而成仙的观念为晚唐游仙诗人所认同。曹唐《小游仙诗》其5 :“金殿无人锁绛烟,玉郎并不赏丹田”。其9:“武帝徒劳厌暮年, 不曾清静不精专。”以“丹田”一语入诗,认为汉武帝求仙不果的原因是“不曾清静不精专”,已可约略见出上清派存思术对曹唐的影响。更为明显地接受上清派仙道观的是李商隐,其《戊辰会静中出贻同志二十韵》诗有云:

   大道谅无外,会越自登真。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

   倩璨玉琳华,翱翔九真君。……丹泥因未控,万劫犹逡巡。

   荆芜既已雉,舟壑永无堙。相期保妙命,腾景侍帝宸。

   据诗题知诗写的就是诗人出静后的感受。诗的首二句讲如何能成仙,末二句缴足题中“贻同志”之意,也以保持妙命、腾景升仙相期。显然,本篇集中地体现了作者的仙道观。

   “道”的一大特征是恒久不变。人一旦体悟了“道”,与“道”合一,便自然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这就是道教关于得道成仙理论的一般逻辑。“大道谅无外,会越自登真”就是这种逻辑的体现。

   显然,要与虚无飘渺的“大道”会越合一毕竟难于操作,于是,上清派把外在的“道”方术化为内在的人皆有之的各种身神,《黄庭内景经》第7章有云:“至道不烦决存真,泥丸百节皆有神。”第8章云:“六腑五藏神体精,皆在心内运天经,昼夜存之自长存。”那些身神包括发神、脑神、眼神、鼻神、耳神、舌神、齿神、心神、肺神、肝神、肾神、脾神、胆神等。其中,“脑神精根字泥丸,心神丹元字守灵”,由于身神在体内,故《黄庭经》又谓“真人在己莫问邻,何处远索求因缘,”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即就此而言。其“倩璨玉琳华,翱翔九真君”也是《黄庭内景经》第7 章“泥丸九真皆有房……同服紫衣飞罗裳”的缩写。所谓九真君即指上中下三丹田的三宫及其中的真神。

   《登真隐诀》云:“烧香入静朝神,愿得正一三气灌养形神,长生久视,得为飞仙。”商隐对此深以为然。于是他要通过入静来“会越”“大道”,求索得到“在己莫问邻”的“丹元”,控制得住迄今“未控”的“丹泥”,就可以不期然而然地“登真”,就能摆脱至今“万劫犹逡巡”的境况,并以此达到“荆芜既以雉”(铲除心中荆芜般从生的欲念)、“安此真与神”和“腾景侍帝宸”的目的。

   此外,诗中有“南真为弥纶”一语,其中的“南真”即指上清派创始人魏夫人,冯浩注引《南岳魏夫人传》云:“太微帝君授夫人上真司命南岳真人。”并谓“《真诰》所呼‘南真’即夫人也。”商隐企望“南真为弥纶”,其仙道观承自上清派已无可置疑。

     三、上清派等级观在晚唐游仙诗中的显示

   先秦时期的仙界尚无明显的等级社会投影。魏晋以后,现实的门阀制度使原本相对平等的仙界刻上等级印记,葛洪《抱朴子•内篇•对俗》云:“天上多尊官大神,新仙位卑,所事奉者非一。”葛洪还仿九品中正制把仙人分为上、中、下三等,并对各等的标准和待遇作了明确规定,《黄白》云:“朱砂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茹食导引,咽气长生者,中士也;餐食草木,千岁以还者,下士也。”《金丹》篇云:“上士得道,升为天官;中士得道,栖居昆仑;下士得道,长生世间。”《论仙》云:“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不过,葛洪给神仙划分等级的主要目的是在于论证和强调丹砂为仙药之“上者”,尊卑意味还在其次。

   葛洪以后,道教的神仙宫殿变得日益拥挤起来。历代方士道士、帝王将相、仙话人物以及道教制造的各类道君天尊纷然杂陈,互无统属。茅山派负起了仙界规范化的任务,陶弘景在他的《真灵位业图》把诸神仙按从天上到地下的次序排列为七个阶层,并序云:“虽号同真人,真品乃有数;具目为仙人,仙亦有等级千亿。若不精条委顿,略识宗派者……岂解士庶之贵贱,辨爵号之异同乎?”又特地指出他是“搜访人纲,究朝班之品序;研综天经,测真经之阶业”,“雠校仪服,埒其高卑,区其宫域。”可知仙界的尊卑等级不过是门阀制度及“朝班品序”在天国的反映。《太平御览》卷661 道部引陶弘景的《登真隐诀》亦谓“昆仑瑶台,刊定真经之所也。上品居上清,拟帝王之尊;中品处中道,皆公卿之位;下品居三元之末,并大夫之流。”“三清九宫,并有僚属。列左胜于右。其高总称曰道君,次真人、真公、上卿。其中有御史、玉郎诸小号,官位甚多也。女真则曰元君、夫人。其名仙夫人之秩比仙公也。夫人亦随仙之大小,男女皆取所洽处,以为署号,并有左右。凡称太上者,皆一宫之所尊。又太清右仙公,蓬莱左仙公,太极仙侯、真伯、仙监、仙郎、仙宾。”除左尊右卑和职官名称等形式不同外,其实质与人间官场无异。

这些仙界职品大都在晚唐游仙诗中出现过,陆龟蒙《上真观》明确地指出:“尝闻升三清,真有上中下。官居乘佩服,一一自相亚。”尤以曹唐为最,其《小游仙诗》98首堪称是《真灵位业图》等级观的艺术再现,其中有仙界君王,如其75:“玉皇朝客满花前”。有王公,如其4:“真王未许久从容,立在花前别宁封。”有僚臣,其82 :“绛树彤云户半开,守花童子怪人来。青牛卧地吃琼草,知道先生朝未回。”有各种身份的仙女,如其20:“东妃闲著翠霞裙,自领笙歌出五云”。其59:“西妃少女多春思,斜倚彤云尽日吟”,这是王妃;其49:“采女平明受事回,暗交丹契锦囊开”,这是宫女;其58:“行厨侍女炊何物,满灶无烟玉炭红”,这是侍女。至于其50:“太一元君昨夜过,碧云高髻绾婆娑”,其28:“洗花蒸叶滤清酒,待与夫人邀五翁”和其14:“真公饮散醉如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道教   上清派   晚唐游仙诗   李商隐   曹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156.html
文章来源:《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西安)1999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