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没有思想市场就没有中国未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03 次 更新时间:2015-09-05 18:44:20

进入专题: 思想市场   中国未来  

张维迎 (进入专栏)  

   我们经济学家都知道,制度是重要的,但是制度从哪来呢?我想简单说就来自理念,任何制度变革都是理念变化的结果。

   米塞斯(编者注:路德维希-冯-米塞斯,20世纪著名的经济学大师,激进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的理念是任何现存的社会事物都是现有的某种意识形态的产物,在某一社会里,会出现新的意识形态,可能取代旧意识形态,因而改变社会制度,但是社会总归是时序和逻辑上事先存在。

   看一下历史,社会变革通常不是一种利益战胜了另一种利益,而是一种主义战胜了另一种主义,新的理念战胜了旧的理念或者理念战胜利益。许多变革,表面上是利益的胜利,实际上是理念的胜利 。比如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战胜了西方主义。

   计划经济是理念的产物,不是来自人类从下到上的制度引进。邓小平的改革离不开理念的变革,这个理念包括从相信计划到相信市场,从相信国有企业、公有企业转向相信民营企业,从不相信企业家精神转向相信企业家精神,从所谓的独立自主,闭关锁国,转向相信了对全球对外开放,从相信人治,到相信到法治。

   这些理念从哪来?就是思想市场。所谓思想市场,就是不同观点、信仰、理念、学术思想、政策主张之间的竞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经验是事后检验,但理念对人类行动的影响是事前的。

   思想市场划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叫学术市场。这个市场创造了原创性的理念市场,在这工作的人就是学者、哲学家、经济学家。

   第二个市场是传播市场,第二个层次怎么被普通人理解,取决于第二程度市场,这一工作的人是公共知识分子、媒体、出版事、教师在这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还想强调一个第三个思想市场,就是实践市场。实践市场其实是不同政策之间的竞争,在这个市场上活跃的人主要是这几类,政策制造者、顾问、政治领袖。我之所以放在实践市场里面,不同的政策之间都应该进行竞争,不应该排他性的政策来实施。

   中国历史上最自由的时代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那个时候好多伟大思想家,包括孔子、老子这样的人,他们创造了思想,就变成了中华文化精髓。也有负面的例子,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还有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还有满清皇帝的文字狱。我认为他们对思想市场的巨大破坏,给我们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一个很大的事,有益于市场经济时代的形成,包括经济学家对80年代计划经济的依赖,包括经济的探讨,法治界对中国的探讨。改革开放初期的思想市场,真理标准的讨论与思想解放,经济学家对计划经济的批判。

   莫干山会议就是一个很好的思想市场实验。那时候年轻人之所以提出改革思路,就是因为受传统意识形态的约束,更注重哪样是对的,是有效率的,而不是说教。刚才也谈到了平等,当时参加莫干山会议的有很资深的官员,我当时不到25岁,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平等,这是我觉得莫干山会议是非常好的思想盛宴的原因。

   我们经历了这样的改革,也经历了理念的变化,这很重要。简单说在1984年之前,社会经济价格只能由政府来制定。我的理念是,任何政府制定的价格都不是合理的价格,合理的价格只有在自由竞争的市场当中产生。价格改革的出路是放开价格管制,我们叫双轨制价格方式。理念的变化非常重要,莫干山会议由于有这样的自由,对改革做出了巨大贡献。

   思想市场有后发优势。与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相比,中国思想市场的发展是最落后的。为什么在过去30年中国取得了这么大的经济增长,我们引进了西方技术、管理方式、设备,同样我们引进了好多西方的创新思想,包括经济思想,西方人生活在自由市场中探讨市场对中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这里面有哈耶克、弗里得曼、科斯等人。

   思想仅仅靠引进是不行的,因为每一个国家变革都有特殊情况,只有思想和特殊的历史、文化、道德、习惯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个思想我觉得才具有可行性,任何变革都离不开本地思想市场发展。

   中国改革到今天可能变成了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宪政、法治和民主。十八大提出改革目标,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具体指是什么?我想需要共同的观点和思想的自由竞争。

   学者的独立精神,个人在思考、社会不会思考,学者是新的思想、新的理念、保持心灵的自由是非常重要的,具体应该追求的是深思的生活,而不是享受生活,如果我们追求的是享受生活,我们也就失去了心灵的自由,独立是世界的终端,没有独立意味着我们没有终端。

   我们经济社会要有对思想的宽容,没有思想的宽容就没有理念的变化,因为新理念新就新在它是传统上不认可的,也就是多数是不认同的。我们说思想只有被动的一方面,而在思想探讨。

   学术腐败的根源在哪里?思想市场受到太多的政府管制和政府干预。中国的学者要比美国、欧洲的学者更为物质主义,为什么?没有学术自由。没有学术自由,学者就不可能享受创新型活动所带来的快乐,物质报酬就成为他们的主要追求,就如同农民一样。

   媒体为什么腐败?我认为没有言论自由,媒体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职业精神,必然走向腐败,必然而然追求的是金钱。

   总的来说,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念推动下出现的,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制度和政策的改变,而没有思想市场,就很难有新的理念的出现和传播,从而整个社会就失去了变革的源泉,而就没有中国的未来。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思想市场   中国未来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006.html
文章来源:90后视界

5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