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云:小野塚喜平次与中国现代政治学的形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1 次 更新时间:2015-08-30 22:52:51

进入专题: 小野塚喜平次   中国现代政治学   法政学堂  

孙宏云  
成为统一的官定标准译词。⑧ 其次, 政治学开始进入学堂教科体制。黄遵宪1887 年撰成的《日本国志》中就提及东京大学校“文学分为二科: 一哲学(谓讲明道义) 政治学及理财学科, 二和汉文学科”。⑨ 但是直到1904年,《奏定大学堂章程》才借鉴东京大学的分科体制, 正式规定政法科大学分政治学门、法律学门。⑩这也意味着朝廷希望将具有“统治学”性质的政治学验定合格后上升为官方知识, 用以消解“抵抗学”类型的政治学。不过, 《奏定大学堂章程》所定的分科大学因种种原因迟至1910年才着手建立, 实际施行的是各法政学堂的法政教育。

  

   1904 年, 清政府仿行日本法政大学速成科办法, 要求各省课吏馆添设吏治速成科。⑾次年4

  

   ——————————————————————

  

   ①玛丽昂娜·巴斯蒂:《清末赴欧的留学生们———福州船政局引进近代技术的前前后后》, 张富强、赵军译,《辛亥革命史丛刊》第8 辑, 北京: 中华书局, 1991 年, 第194 页。

   ②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3 年, 第56 —57 页。

   ③《适可斋记言记行序》,《饮冰室合集·文集》第1 册, 上海: 中华书局, 1936 年, 第131 —132 页。

   ④《上南皮张尚书书》, 《饮冰室合集·文集》第1 册, 第104 —106 页; 《与林迪臣太守书》, 《饮冰室合集·文集》第2 册, 第2 —4 页;《复刘古愚山长书》,《饮冰室合集·文集》第2 册, 第11 —14 页。

   ⑤盛宣怀:《奏陈开办南洋公学情形疏》, 舒新城编: 《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1 册, 上海: 中华书局,1928 年, 第36 —40 页。

   ⑥参见谭汝谦:《中日之间译书事业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代序) 》, 实藤惠秀监修、谭汝谦主编: 《中国译日本书综合目录》,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80 年。

   ⑦张静庐辑注:《中国近代出版史料》二编, 上海: 群联出版社, 1954 年, 第98 页。

   ⑧参见孙青:《晚清之“西政”东渐及本土回应———中国现代“政治学”形成的前史研究》, 博士学位论文, 复旦大学历史系, 2005 年, 第60 页。

   ⑨黄遵宪:《日本国志》, 王宝平主编:《晚清东游日记汇编》,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年,第340 页。

   ⑩朱有瓛主编: 《中国近代学制史料》第2 辑上册,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7 年, 第776 —777页。1877 年, 东京开成学校与东京医学校合并为东京大学, 文学部第一科(史学、哲学、政治学) 创立; 1879 年, 东京大学文学部哲学政治学及理财学科创立; 1885 年, 东京大学文学部政治学及理财学科移管于法学部, 法政学部创立; 1886 年, 帝国大学改组, 确立法科大学下设法律学科、政治学科的体制。参见黑田茂次郎、土馆长言:《日本明治学制沿革史》, 商务印书馆编译所译述, 上海: 商务印书馆, 光绪三十四年, 第四章第一节。

   ⑾《拟定各省政治速成科简明章程》,《东方杂志》第1 卷第6 期, 光绪三十年六月二十五日,“教育”。

  

   月24 日, 修律大臣伍廷芳、沈家本奏请于各省课吏馆内专设仕学速成科, 其课程设置参照大学堂章程中的法律学门科目及日本法政速成科科目。① 同年8 月15 日, 学务大臣孙家鼐奏请由政务处通行各省, 查取直隶法政学堂章程, 参酌地方情形, 以造就已仕人才。②

  

   1906 年, 立宪的日本战胜了专制的俄国, 国人深受刺激, 舆论的力量终于促成朝廷饬令各省添设法政学堂。③ 7月7 日, 学部咨令各省添设法政学堂, ④ 各地法政学堂遂纷纷设立。来自日本教科体制的影响,不仅表现为各法政学堂政治、法律学科的设立, 还体现在课程体系的编排上, 命名为“政治学”的课程自始便是法政学堂的核心课程之一。但是, 作为课程的“政治学”仍然类似于教科体制层面上的“政治学门”, 其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对此问题, 需要进一步考察晚清的译书情况。在清末所译各类法政书籍中, 具有“政治学”或“国家学”概论性质的书, 除了小野塚的政治学, 主要有: 嵇镜译、高田早苗讲述的《国家学原理》(文明书局, 光绪二十七年) , 饮冰室主人(梁启超) 译、伯伦知理著的《国家学纲领》(广智书局, 光绪二十八年) , 杨廷栋翻译的《政治学教科书》(作新社, 光绪二十八年, 该书似译自伯盖斯的《政治学》) , 冯自由译、那特硁著的《政治学》(上中下三编, 广智书局, 光绪二十八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戢翼翚、王慕陶的重译本, 仅译了上编, 分为二卷) , 麦鼎华译、威尔逊著的《政治泛论》(广智书局, 光绪二十九年。同年商务印书馆还出版了章起意的译本) , 高田早苗译、刘德熏等重译的巴路捷斯著《政治学及比较宪法论》(法制经济社, 光绪三十三年, 同年还有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刘莹泽等合译的另一译本) , 以及雷奋编的《国家学讲义》(中国图书公司, 宣统元年) 。另外还有《译书汇编》(后改名为《政法学报》) 上刊载的《政治学提纲》, 日人鸟谷部铣太郎著。⑤以上译书大致来自两个系统, 一是早稻田大学系统。杨廷栋、雷奋与嵇镜同为早稻田大学政科毕业。嵇镜所译《国家学原理》和雷奋所编《国家学讲义》, 基本上都转译自高田早苗讲述的伯伦知理的国家学。可见, 他们极有可能都受学于高田早苗。《政治学及比较宪法论》和《政治泛论》也都是由高田早苗的日译本转译而来。另一是东京帝国大学系统。那特硁、小野塚先后在该校讲授“政治学”,唯东京帝大系统对晚清法政学堂的影响主要是通过法政大学法政速成科。

  

   从译书的出版时间来看, 属于早稻田系统的基本上出版于1901 —1903 年, 而1905 年之后出版的《政治学》则基本上为小野塚政治学的种种译本。⑥ 这种情况可能与伯伦知理的学说落伍有关。⑦

   ———————————————————————

  

   ①《修订法律大臣伍沈会奏请于各省课吏馆内专设仕学速成科片》,《东方杂志》第2 卷第8 期, 光绪三十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教育”。

   ②朱寿朋编、张静庐等校点:《光绪朝东华录》第5 册, 第(总) 5383 —5384 页。

   ③叶龙彦:《清末民初之法政学堂, 1905 —1919》, 第55 —56 页。

   ④《通行御史乔树 奏请各省添设法政学堂文》,《学部官报》第2 期, 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初一日“, 文牍”。

   ⑤笔者检阅的目录书包括周振鹤编《晚清营业书目》、谭汝谦主编《中国译日本书综合目录》、《中国近代译书目》(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3 年) 、熊月之编《晚清新学书目提要》(上海: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7 年) 等数种, 以及晚清留学生编辑发行的多种报刊文献。

   ⑥实藤惠秀著《中国人留学日本史》(谭汝谦、林启彦译, 北京: 三联书店, 1983 年) 的第五、六两章主要论述了留日学生早期的翻译活动及其对中国出版界的贡献, 而对于1905 年之后编译出版政法书籍的高潮则甚少着墨, 更没有提到小野塚政治学的译本及其影响。

   ⑦程起鹏早在其编译的小野塚政治学讲义的《序言》中提到: “日本小野塚博士所著政治学一书即本德国大学教授耶里捏克之说乃纯理与应用兼赅者也。”耶利内克( Georg J ellinek) 被视为19 世纪末德国一般国家学的综合者, 其学说比伯伦知理的更适合时代潮流。参见米歇尔·施托莱斯: 《德国公法史(1800 —1914) 》, 雷勇译,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7 年, 第611 —618 页。当时在日本, 伯伦知理的学说已被视为落伍, 小野塚即在其《政治学大纲》中对伯伦知理的国家有机体说进行批判, 这自然会影响到伯伦知理的国家学和小野塚的政治学在中国的评价与地位。

  

   而属于东京帝大政治学系统的德国人那特硁与中国学生似无直接渊源, 他在小野塚之前讲授政治学, 且其学说也有过时之嫌。① 至此大致可以说, 在清末法政学堂兴起之时, 即使不敢断定小野塚的政治学讲义是最重要的, 但起码也是被广泛使用的“政治学”教科书。

  

   晚清和民国译自东西洋的政法书籍虽然甚多, 但对中国现代政治学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的恐为数不多, 而小野塚的政治学讲义可算这少数书籍中之一。政治学是一个很难确定其边界的概念, 如果说凡是与政治现象相关的知识都属于政治学, 那么其范围自然是非常广泛的, 可以涵盖法律、经济等很多方面的内容, 但同时也就模糊了政治学作为专门学科的独立性。而近代以来, 受分科治学思潮的影响, 人们总是努力去界定各学科的专属领域。这种界定实际上是一种辩论、协商与制度规训的过程, 在此过程中, 人们逐步地趋向于某些共识。教科制度, 包括课程设置和教科书往往就集中地反映或承载了这种共识。在域外政治学大规模进入中国教科体制之初, 小野塚政治学成为受众广泛的“政治学”教科书, 因此可以依托学科组织的控制与传播功能, 为清末学人想象中的政治学图景划定学术范畴、提供理论框架与概念工具, 进而树立起一种政治学典范(paradigm) 。受其影响, 逐渐形成相应的学术风格和陈述模式。

  

至20 世纪20 年代, 中国大学主流政治学教科书中仍然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国家学风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野塚喜平次   中国现代政治学   法政学堂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866.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09年第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