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云:小野塚喜平次与中国现代政治学的形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0 次 更新时间:2015-08-30 22:52:51

进入专题: 小野塚喜平次   中国现代政治学   法政学堂  

孙宏云  

   名之学士博士”, ① 且主要来自东京帝国大学。法政速成科初规定修业年限为1 年, 分为2 个学期。在第一学期的课程中, 并没有开设政治学。鉴于学生要求延长修业年限和增加学习科目,校方修改了《法政速成科规则》,新添政治学、西洋史和政治地理等科目, 并将修业年限改为1 年半, 分为三个学期。政治学被安排在第二学期授课, 每周4 个课时。法政速成科前四班均不分专业, 唯第五班分为法律部与政治部。课程也相应调整, 法律部不设政治学, 而政治部所设课程则包括法学通论、民法、刑法、宪法泛论、比较宪法、行政法、国际公法、地方制度、政治学、经济学原论、应用经济学、财政学、警察学、近世政治史、政治地理等,仍以1 年半毕业。②

  

   法政速成科借助课堂翻译和汉译讲义进行教学, “每日讲义各教习以东语口授, 而令通译人以华语传述之, 此等通译俱系中国优行生, 曾在法政大学毕业, 学有根底者⋯⋯又与各教习商允, 将每日讲义以东文笔之于书, 而令通译人译出汉文, 编印成帙, 分授各学生, 俾得随时研究。”③ 速成科开办之初, 主要由曹汝霖和范源濂担任翻译。④ 担任法政速成科讲义录笔译的有黎渊(法学通论及民法) 、周宏(国法学) 、江庸(刑法总论) 、嵇镜(国际公法) 、郑炳(国际私法) 、陈与年(刑法各论) 、高种(刑事诉讼法) 、李穆(财政学) 等。至于小野塚政治学的课堂讲义究竟是由谁担任翻译的, 尚不清楚。笔者目前所见之《法政速成科讲义录》仅存1 、2 、5 、6 、7 、8 、9 、12 、13 、14 号, ⑤ 均未刊载小野塚的政治学讲义。而本文第一部分所列举的几种中文译本, 据其“编辑”者或“笔述”者所称, 基本上是依据小野塚的口授讲义, 并参酌其已出版的《政治学大纲》。由此可知, 这些中文译本基本上涵盖小野塚的授课内容。

  

   法政速成科的考试题尤其能够反映小野塚授课内容的要点所在。1905 年首次开考的政治学试题为: 1. 国体与政体之区别如何; 2. 略述国家机关分科的发达; 3. 政治上舆论之意义如何; 4. 概论国家膨胀政策。次年为: 1. 辨析国家与社会之异同; 2. 比较成典立宪制和不成典立宪制的得失; 3. 分析列举国家竞争力的内容。另外, 这一年的特别考试及补考的政治学试题为: 1. 略说狭义政治学的定义; 2. 概评国家有机体说; 3. 比较立宪政体与专制政体的得失。1907 年的第四班毕业特别考试及补考的政治学试题为: 1. 略说广义政治学与狭义政治学的区别及关系; 2. 说明革命与改良的区别及得失。⑥ 由此可见, 小野塚相当重视对“国家”的解说,这也反映了其政治学与国家学的渊源关系。

  

   小野塚主张学问的自由与独立, ⑦ 也以此教导中国学生。如在第五班毕业仪式上, 小野塚对众演说云: “政治学在现时虽未十分发达, 然可谓一种独立学科无疑, 但鄙人所讲演者注重学问而不参入事实, 以学问为学问事实为事实, 不至强为混合致妨研究学问之真相, 一俟诸君研究有得、观察至精, 然后取事实而印证之, 转觉较有把握也。”⑧

  

   小野塚是日本人中首位政治学专任教授, 当能代表当时日本政治学界的一流水准; 而其学问接受者, 法政速成科的学生多为具有中学根底, 且有传统功名或官位的士大夫。在贺跃夫所

   ———————————————————

  

   ①《出使日本大臣杨枢请仿效日本设法政速成科学折》(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初四日) , 陈学恂、田正平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留学教育》,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1 年, 第366 页。

   ②参见《法政大学史資料集》第11 集, 第91 、114 —116 、92 、5 —9 页。

   ③《出使日本大臣杨枢请仿效日本设法政速成科学折》, 陈学恂、田正平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留学教育》, 第366 页。

   ④曹汝霖:《曹汝霖一生之回忆》,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80 年再版, 第20 页。

   ⑤第1 号于明治三十八年二月五日发行,每月发行二回,第14 号于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发行,何时停刊不详。

   ⑥《法政大学史資料集》第11 集, 第107 、109 、112 、117 页。

   ⑦南原繁、蠟山政道、矢部貞治:《小野塚喜平次———人と 績》, 第130 —133 页。

   ⑧《小野塚博士演说》,《大公报》第2087 号, 光绪三十四年四月初九日, 第2 张第3 版。

  

   查证的185 名学生中, 留日前身份为进士115 人, 举人21 人, 贡生9 人, 生员9 人, 学堂出身28 人, 不明28 人。其中编辑小野塚政治学的杜光佑和陈敬第都是进士(1903 年) 。① 这意味着中国传统的知识精英在接受日本新学输入时, 无论教, 还是学, 都具有比较高的知识水平。一年至一年半的法政速成教育, 恐不足以真正转变这些士大夫出身的中国留学生的固有知识结构, 但是至少可以看到他们在接受小野塚政治学之后的一些思想变化。

  

   首先, 他们认识到小野塚所讲的政治学不同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政治概念。程起鹏说: “东西隔阂, 学问异趋, 中国于自然科学虽鲜精密之研究, 独政治文学自昔称盛。孔门四科之选,即以政事居其一, 此其显著者也⋯⋯考中国研究政治者始于三代、盛于战国⋯⋯但当时之所揣摩者不过为应用之政策而非纯理之政策也, 夫研究政策者必以纯理为根本而后有应用之方法。日本小野塚博士所著《政治学》一书, 即本德国大学教授耶里捏克之说乃纯理与应用兼赅者也。其大纲分国家原论与政策原论。国家原论者纯理之学也, 政策原论者应用之学也。余留学日本听先生之讲授而编辑是书, 然后知国家之政策随时与地而不同。”② 吴兴让则指出: “政治二字,我国所称者, 若钱谷兵刑盐漕河工之类, 与各国所称者大异。各国之称政治, 必关系于国家根本者, 方足当之。我国经史子集所散见合乎各国政治范围者虽多, 然未尝别树一帜, 名为政治专学而加以研究, 即如言经济家, 取经世济民之义, 而范围亦属狭隘, 所谓关于国家根本者则寥寥焉, 斯学之微, 较法律为尤甚。”

  

   其次, 他们都重视与强调政治学的现实意义。吴兴让说: “窃尝闻诸小野塚喜平次博士矣,英国人民最富政治上之知识, 故其立宪政体冠冕各国; 日俄之战胜败决于未战之先, 以日本人民悉知所以与战之故而视若私仇, 俄国人民则仅知国家使之战而不知国家所以使之战, 则其战出于不得已。又曰外交政策国民可以为后援。博士之言若此, 其重视国民之政治思想盖有味乎言之矣, 诚以处国际竞争之世, 国际之竞争实即国民与国民竞争也, 国民之竞争实即民智与民智竞争也, 民智不逮, 即不足以当其冲。”③ 程起鹏也指出: “处二十世纪列强竞争之世, 内治外交之繁杂迥非春秋战国之可比, 苟无应对之方法, 有见其立败而已矣, 故政治学之研究实为今日之急务, 且此不独为政府诸公之所当研究者, 即一般人民亦不可不研究之。”④由此可见, 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了小野塚所说的政治学是一门关于国家现象, 包括纯理与应用研究的学问。⑤ 在此之前, 他们所理解的政治只不过是传统意义上的修齐治平、经世治事而已。这表明, 小野塚的政治学提升了晚清知识精英的政治学科意识。由于这批知识精英在清末新政中担当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在教育与法制改革领域中其知识结构与思想观念的变化, 对晚清的教育变革和预备立宪无疑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

  

   ①贺跃夫《: 清末士大夫留学日本热透视———论法政大学中国留学生速成科》《, 近代史研究》1993 年第1 期。

   ②《江苏法政学堂讲义·政治学》,“序”。

   ③吴兴让:《法政学报序》,《北洋法政学报》第1 册, 光绪三十二年八月上旬。

   ④《江苏法政学堂讲义·政治学》,“序”。

   ⑤小野塚说: 关于人类社会中的国家现象的研究, 谓之国家诸学, 或谓政治诸学, 日本向来多在广泛意义上将国家学和政治学加以通用, 这是由于政治社会的特征主要在于国家的存在。于是将关联于国家的现象, 泛称为政治的现象, 以致政治学与国家学两语互相通用。关于国家的研究, 有纯理与应用二者之别。纯理研究, 有主记述者, 如政治史、政治地理、政治统计等; 有从法规与事实方面观察国家者, 前者如国法、行政法、国际公法, 后者即国家原论。应用研究, 有泛论与各论之分, 前者为政策原论, 后者如行政学、经济学之政策论。(小野塚喜平次: 《政治学大綱》上卷,  京: 博文館, 大正三年第七版, 第13 —20 页)

  

   三、小野塚政治学与清末法政教育

  

   1905 年起, 留日学生在日本编印“法政丛编”、“法政粹编”、“法政讲义”、“政法述义”、“早稻田大学政法理财科讲义”等各种法政丛书, 向国内发行。当时的报刊上经常出现这些丛书的广告。如前所述,“法政丛编”、“法政粹编”和“法政讲义”中的《政治学》都是小野塚政治学的译本, 因此政法学社编辑的“政法述义”中之《政治学》, 也极有可能译自小野塚的政治学讲义。① 在清末民初的短短几年间, 小野塚政治学的汉译本不仅种类较多, 而且几乎都一版再版, 如郑篪编辑的译本到1912 年底已印至第六版。那么, 丛书的使用者是什么人, 小野塚的政治学为什么有如此广泛的需求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野塚喜平次   中国现代政治学   法政学堂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866.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09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