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上海名妓的风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5 次 更新时间:2015-08-29 11:57:30

进入专题: 上海名妓   民国  

张鸣 (进入专栏)  

   从晚清到民国,上海的妓女,拿得出手的,分为书寓、长三和幺二。书寓过于古朴,生命力比较弱,真正出彩的是长三和幺二。

   说起来,长三和幺二,文化不一样,长三规矩大,嫖妓程序繁琐,花头多。然而,走着走着,两者就都差不多了。毕竟,上海是个讲究实际的地方。当年的花街柳巷,真实的场景现在我们已经无从知晓,看《点石斋画报》画的打茶围场景,无论三、二,都是一人拥一个丽人吃吃喝喝,跟今天KTV里的情景类似。

   所谓二和三,就是出台侑酒的价格,拿牌九做比喻的。价格高的,当然脸蛋漂亮,活儿也不错,小曲唱得好。有清一朝,禁止官员士大夫嫖妓,整体上降低了妓女的格调,像明末柳如是、李香君那种能诗会画的名妓,早已不复存在。晚清禁令放松,但一时半会儿,妓女的文化素质拉不上去,所谓的“名妓”,也就是会多唱几个小曲,评弹和苏昆,碰上个把能文的,大家就给捧上了天。

   上海的妓女也分地域帮派,幺二以扬州帮为主,而长三则是苏州帮的天下。其实,北京八大胡同的名妓,也多来自苏州。清朝中叶,陕州和大同出名妓的日子,已经永远地过去了。但是,京沪两地,花界中人的风格,却大不相同。北京的名妓,在社会上比较低调,名声也就是在上流社会中流传。她们的恩客,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圈里人替她们扬名,已经足够了。但是,上海不一样,但凡名妓,一定要张扬,用上海人的话讲,就是“出风头”。

   出风头,在穿着上一定要潮,一度风靡的元宝装,看上去让露出的脸蛋比较瘦的女装,就是名妓先穿起来的。现在留下的晚清名妓的玉照,大抵都是高领元宝装,身上包裹得严严的,但脸蛋却个个状如瓜子。然后兴女人着男装,长袍马褂,甚至西装革履,跟着男人在游乐场所招摇。上海地方政府一度还下令禁止,说是有伤风化。

   当然,进入民国,则是旗袍的改良,越改越苗条,越显身段,再往后,露出来的部分愈发多了。这样的旗袍,跟当初的旗人妇女装,基本精神已经大相径庭。不管名妓们怎么潮,总是有一两个名妓带头,然后众妓跟上,最后,良家女子慢慢跟着学,无论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嘴里骂着婊子,行动上跟着走,蔚为大观,化为流行时尚。出风头,有时候也很政治。民国了,好些大男人尚在徘徊怀旧,但名妓们却跟得紧,五色国旗直接画进了衣服裤子,摇摇摆摆过闹市,令遗老切齿,让新进开心。

   出风头,行为更要潮。第一个进戏园子、书场的,是名妓;率先坐四轮马车满城转的,是名妓;最先进照相馆照相并把玉照送人的,也是名妓,后来这些玉照居然还被印在了香烟盒子上。大规模用洋货和西洋化妆品的,当然更是名妓。曾一度,上海滩上的上流女子,精致的日本扇子人手一柄,也是由名妓先兴的时髦。到了五四运动期间,倡导抵制日货,名妓们也率先垂范,坐着汽车,打着旗帜,在人多的地方大声疾呼,不用“敌货”。

   要出风头,离不开媒体的配合。配合媒体评选“花榜”,先是“状元”、“榜眼”、“探花”,然后是“总统”、“总理”、“部长”。买票舞弊,不亦乐乎。最先把自己的小照登到报刊上的,也是这些名妓。若不是她们的配合,最早的画报还不知怎样打开销路。画报上出风头的女子,先是名妓,然后才是名媛。等名媛思想解放了,名妓就开始大露特露,甚至全裸了。

   跟今天某些时髦女子一样,上海名妓出风头,也是为了挣眼球。但是,上海名妓的市场,其实跟北京一样,都是上流社会中人。有没有大众的名声,其实关系不大。挣眼球,挣得大众的名声,其实是海派的范儿。也就是说,在上海讨生活的人,无论官商,还是记者、律师、医生,打心眼儿里喜欢新潮儿,喜欢刺激。名妓们的张扬,最初都是为了恩客的欢喜,久而久之,这做派本身就成了一种新潮。花界名人,你争我抢,争的就是一个风头,哪个风头最劲儿,就看她敢不敢出格儿。

   晚清上海名妓胡宝玉,在上海号称“三胡”之一,跟胡雪岩、胡公寿平起平坐。看老照片,胡宝玉相貌似乎并不格外出奇。以今日观之,这样的女子能有这样的名声,出奇的,其实就是她的风头。

进入 张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上海名妓   民国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823.html
文章来源:《凤凰周刊》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