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裕 温静 谭俭邦:社会认同的基本心理历程——香港回归中国的研究范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33 次 更新时间:2005-12-15 23:46:06

进入专题: 社会认同   香港问题  

赵志裕   温静   谭俭邦  

  

   提要:本文以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期间香港人经历的社会认同历程为例,阐述社会认同的基本社会心理原理。讨论范围包括社会认同研究在欧洲和北美的发展简史,社会认同论中重要概念的定义,社会认同背后的心理动机、认知历程,及其对社群观感、社群关系和社会行动的影响。文中特别强调社会认同的动态历程及其与社会中人们普遍接受的社会信念间的相互关系。

   关键词:社会认同;社会身份;社会动机;社会认同;社群关系

  

   一、绪言

  

   (一)释义

   社会认同论(social identification theories )乃一系列受社会身份论(social identitytheory)(Tajfel,1982)启发而建立的理论。这些理论有不同的重点,但却有一共同的关注:社会行为不能单从个人心理素质来解释;要较全面地理解社会行为,必须研究人们如何建构自己和他人的身份(identities)(Ng et al .,2004)。社会认同论者认为:人们会用自己或他人在某些社群的成员资格(group membership)来建构自己或他人的身份。依据社群成员资格来建构的身份被称为社会身份(social identity ),而依据个人的独特素质而建构的身份被称为个人身份(personal identity )(Hogg,2004:221-243)。

   在汉语中,身份一词泛指个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和资历,北齐颜之推的《颜氏家训·省事篇》云:"吾自南及北,未尝一言与时人论身份也。"但在社会身份论中,身份一词的意义却与此不同,它是从英文的identity翻译过来的。Identity的动词为identify;identify有两重意义。其首义为鉴别、辨认,也就是把某人或某物从众多人或物中辨认出来。社会认同论采纳了这个词义,把identity定义为可以将个人与他人分辨开来的个人和社会特征。

   在京剧中,一个角色进场时,一般会先作一番自我介绍,说明其身份。例如在关汉卿的《窦娥冤》中,蔡婆婆进场时唱道: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须长富贵,安乐是神仙。老身蔡婆婆是也,楚州人氏,嫡亲三囗儿家属。不幸夫主亡逝已过,止有一个孩儿,年长八岁,俺娘儿两个,过其日月,家中颇有些钱财。(楔子)

   蔡婆婆的自述道出了她的年龄(老年:"少年不再"、"老身")、价值(重安乐、轻富贵)、籍贯(楚州)、家庭状况(丧偶、与8岁的儿子一起过活)和经济状况("颇有钱财")。从社会认同论的观点来看,这些个人和社会特征确定了蔡婆婆的身份,并把她和剧中其他角色区分开来。组成这身份的元素包括依据个人价值建立的个人身份和依据社会特征(年龄类别、籍贯、家庭、经济阶层)建立的社会身份。

   京剧人物的自述,是为了帮助观众分辨剧中的角色。可是,在社会认同论中,人们建构身份,其目的是要把自己和其他人分辨开来。举例来说,当某人认为自己是一个喜爱闲适的人(个人身份)时,他便把自己和不向往这种生活方式的人区分开来。同样,当某人认同自己是共产党员(社会身份)时,他便把自己与非党员分辨开来。因此,不论是个人身份还是社会身份,它们都是人们为了从众人中把自己辨认出来而建立的身份。个人身份利用个性把自己辨认出来,而社会身份则利用群性把自己和他人分开。简言之,身份建构是一种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为建立自我概念而参与的心理活动,是一种社会心理历程。

   Identify的第二义是等同。在逻辑学上,假如A 和B 是相同关系(identity relation ),则A 就是B ,B 就是A ,两者没有任何差异。在社会认同论中,当人们采纳了某社群的成员资格来建立自己的社会身份时,自己的属性与该社群内典型成员的属性或会呈现相同关系(Hogg,2004)。例如,当某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时,他便觉得自己拥有一个典型中国人的态度、价值和性格特征。社会身份能够令人们将社群特性冠于己身,其对社会行为的影响远比个人身份深远,故此,社会认同论特别关注社会身份的建构过程及其对社会思维和社会行动造成的影响。

   Identification在社会科学的中文文献中多被译作认同。"认"字有识别、承认和当作的意思,含上述identify在英文中的两重意义;"同"字有"相同"的意思,即上述identify的第二义。在本文中,社会认同一词所指的是个人藉自己(或他人)在某社群的成员资格把自己(或他人)与其他人区分开来,并将该社群内典型成员的特征冠于自己(或他人)身上,让自己(或他人)的特性等同于社群内典型成员的特性。

  

   (二)社会认同研究的历史

   泰弗尔(Tajfel,1982;Tajfel &Turner ,1986)于20世纪80年代大力提倡社会身份论,启发了很多有关社会认同历程的新思维(Robinson,1996)。经过20多年的理论探讨和实证研究,社会心理学家已渐渐掌握到社会认同历程的基本原理。相比之下,社会认同研究在中国大陆才刚刚起步。为了加快国内的社会认同研究进程,在本文中,我们综合了较近期的研究成果,系统地介绍一些社会认同的基本原理。

   在介绍这些原理前,我们会先简述社会认同研究在欧美社会心理学的发展历史,一则藉此阐释社会认同研究与本土社会问题间的紧密关系,二则用以说明本文以基本原理为重点的原因。

   社会身份论源于欧洲,在英国社会心理学中占主导地位。欧洲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地区。中世纪时,欧洲各地区的政治和文化都统摄在基督教的宗教权威下,及后皇权兴起,诸侯王划地而治,到19世纪,社会政治革命在欧洲蔓延,国民主义兴起,欧洲各国人民多以本国的语言传统和历史文化为荣。欧洲各语言族群(ethnolinguistic groups)间的纷争,更成为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导火钱。十字军东征是欧洲在中世纪最残酷的战争,它是以护教的名义发起的。相对之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争发起人则是以让优越族群统驭甚至消灭劣等族群为号召。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书不同文、语不同音的族群间仍然存在着不少矛盾,社会身份论便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诞生。

   在加拿大,早期英法殖民者间的矛盾延续下来,操英语和法语的加拿大人经常发生磨擦,为理解和调解这两种语言族群间的紧张关系,加拿大的社会心理学家也积极发展社会认同研究。由于这种历史背景,欧洲(Giles et al .,1991:1-68)和加拿大(Taylor etal .,1973)的社会认同研究特别关注语言在社会认同中的作用。随着泰弗尔的部分学生(Hogg、Turner、伍锡雄等)移居澳洲,社会认同研究在澳洲也发展起来。

   虽然社会心理学的发展在富裕国家相对成熟,可是在被奉为社会心理学要塞的美国,直至90年代,对社会认同的研究却一直塞而不流(Hogg,2004),90年代以前出版的美国社会心理学教科书主要关注的是社会认知历程,较少提及社会认同的研究。

   这种现象可能与美国社会心理学的知识传统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心理学家受到大战的冲击,希望透过社会心理学研究,理解和预防国际战争。可能因为美国远离欧陆战场,美国境内又广泛使用英语,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对语言族群间的矛盾感受并不深刻。同时,易卜生主义(Isbenism )在美国社会心理学中十分流行,很多社会心理学家认为:当群众压力与个人理智和道德出现矛盾时,最重要的是要让个人道德和理智克服群体的影响。这种思维在早期的美国社会心理学研究中特别明显:这些研究的主旨在于说明群众的影响会干预个人理智,令人迷失自我,作出从众、屈从权势的行为,甚至作出愚昧和不理智的判断,就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侵略国的国民受群众影响,丧失理智,听独裁者振臂一呼,作出残暴的行为一样。

   60年代的人权运动把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的注意力转移到美国境内族群——特别是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矛盾上。可是受到美国社会心理学知识传统的影响,学者们的思维方式没有明显改变,焦点仍放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的对弱势族群的刻板印象如何遮蔽个人理智、令人产生偏见、歧视弱势族群上。相形之下,维持和巩固这些刻板印象背后的社会认同历程却被忽视了。

   在90年代,美国的社会心理学日趋国际化,文化心理学的兴起令美国心理学家注意到美国以外的心理学知识传统;随着研究人材的交流(Giles 及Hogg等社会认同论大师先后赴美),社会认同研究在美国本土生根,并迅速发展。短短十数年间,美国成为了社会认同研究的重镇之一,而社会认同论也成为美国社会心理学主流理论之一。2004年,美国的《性格与社会心理学综论》以特刊形式介绍社会心理学的宏论(grand theories),其中有关社会认同和社群关系的论文占全特刊14篇文章之3(Abrams &Hogg ,2004;Brewer,2004;Levine ,2004),可见社会认同研究在美国主流社会心理学的地位。

   社会认同研究能在美国社会心理学中受到认同和迅速发展,与美国社会心理学的方法论有关。被誉为美国现代社会心理学鼻祖的乐汶(Lewin ,1975)提出,社会心理学的理论必须建立于具体而实在的社会心理现象上,学者在理论建设过程中,不能纸上谈兵,向壁虚构。可是,他们又不能被具体现象缠索,忽略或放弃找寻具普遍性的社会心理学原理。因此,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没有因为社会认同论源于欧洲而择流让土。反之,他们利用美国的本土社会心理现象验证和增补社会认同的基本原理。当原来的原理不能完满解释美国的本土社会心理现象时,学者们便对其加以修订,或尝试在较抽象的层次上找寻更具普遍性的原理。透过这个过程,学者们逐渐掌握到既具普遍性,亦符合本土社会心理现象的社会认同原理。若中国的社会心理学家以相同的态度、取向和方法,并以中国的本土社会认同现象验证和增补本文介绍的社会认同原理,以中国独特的本土知识传统和社会实况,或能找到知识的鸿沟,引发理论的突破。

   因此,我们选择把本文重点放置在社会认同历程背后的基本心理原理,而不在个别的社会认同理论上。我们会先介绍社会认同的心理动机,进而探讨社会认同背后的认知历程及其对社群关系的影响。

   有关社会认同的实证研究不可胜数,无法在本文中尽录。因此,我们只采用了一些较具代表性的研究来阐述在本文中介绍的原理。中国境内进行的社会认同研究并不多,其中较完整的是在香港以中港认同为题的研究。在中国研究类似课题(如海峡两岸的认同)时,这些研究使用的方法和发现可能会较具参考价值。在本文中,我们尽量采用这些研究的发现作立论的依据。

  

   二、社会认同的动机

  

   每个人都拥有多个社群的成员资格,却只会使用其中一部分来建立自己和他人的社会身份。以一位中国大学生为例,他是中国人,就读于某大学,修习某专业,来自某省市,是某小学和某中学的毕业生,出生于某一社会阶层中的家庭,是校内某些学生团体的成员??在众多社群成员资格中,他只会选择其中一些来建立自己的社会身份。那么,人们在选择以某些社群成员资格建立社会身份时,有什么心理动机呢?

   这是近代社会认同研究中最受关注的课题。

  

   (一)提高自尊

泰弗尔(Tajfel,(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认同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6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