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燕芳: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与历史唯物主义

——挑战与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2 次 更新时间:2015-08-23 23:26:02

进入专题: 历史哲学   语言学转向   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   海登·怀特  

冯燕芳  
其次,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是充分条件,即经济基础的变化决定了上层建筑的变化,但是上层建筑的变化不会导致经济基础的变化。在经济基础发生了根本转变的情况下,人类意识无法立即放弃发生根本转变之前的经济基础以及从更早的生产方式中继承而来的构想实在的模式。再次,上层建筑属于人类意识的范畴。在怀特看来,人类意识适应由经济基础的变化而导致的转变是一个辩证的过程,类似于那种从隐喻、经转喻和提喻到讽喻的变化。资本主义社会“在富足的状态下导致了贫穷,在和平能够获得的情形中引发了战争,在富裕的情况下造成了(物质的和精神的)匮乏”[1](P429~430)。这种反讽为人类意识的转变准备了基础,共产主义在下一阶段成为可能。第四,在继承得来的社会形式及其伴随的意识模式与因为经济基础上发生的转变而要求新的社会形式之间,即旧的社会形式与新的社会形式之间,存在一种辩证关系。

   怀特把马克思定位为激进主义意识形态的代表,进而定位为左派激进主义。因为马克思并不是要延缓资本主义社会的衰亡,而是要推进它,直到整个历史程序的最终完成。在怀特看来,激进主义的立场符合马克思的《资本论》和他预言式论证的总倾向。因为《资本论》表明,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对抗必然会增长,根本不存在妥协的可能,所以,资本主义只能被摧毁,而不能被改进。并且,马克思主张历史并不是一种神秘物,从历史研究可以得出规律,通过规律,人们既能理解历史的意义,亦能预见历史发展的总方向。

   在怀特那里,马克思把历史预构成一种从分裂走向融合的运动,历史是朝着一种道德上是可愿望的目标,即一个融合的、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前进。资本主义社会也包含在这种运动中,马克思选择无产阶级作为救赎的阶级,历史最终以无产阶级的胜利而达到最终的喜剧目的。马克思的历史理论在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视阈下不过是一部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奋斗史,有人物、有情节、有结局,还有论证。因此,在怀特那里,马克思所坚持的不再是唯物史观,而是唯心史观,从自我意识出发的诗性预构占据了支配地位。

  

   三、诗性预构与历史唯物主义:对立抑或并存

   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挑战主要表现在:来自于深层意识的诗性预构代替经济基础,成为历史发展的决定因素。我们应该认真审视诗性预构与历史唯物主义之间的关系:它们是对立的抑或并存的?

   诚然,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不是一个按照时代顺序而展开的历史叙述,不是从古代到现代,而是从现代如何过渡到未来,明显被加进了马克思的主观目的,包含了马克思的历史想象。历史不可能脱离认识主体而存在。不论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还是共产主义社会,都不是当下的社会状况,不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因此马克思的历史理论始终离不开诗性预构。就诗性预构为马克思提供精神动力而言,它是积极的;但是诗性预构是不可能决定历史发展的。我们承认诗性预构在马克思那里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必须明白诗性预构的地位和作用。

   马克思不是空谈诗性预构,而是诉诸实践。“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8](P55),一个人关于历史的诗性预构是否是合理的,要诉诸实践。当马克思告诫哲学家们不要仅仅“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呼吁他们“改变世界”时,他的意思是不能仅仅停留在对历史的诗性预构上,要诉诸实践改造世界。

   怀特比较关注马克思早期为数不多的几本著作,并没有看到马克思著作的全部,也不会注意到马克思思想的变化。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以及在此之前都表现出革命必胜的信心,工人阶级会走向联合,推翻资本主义社会;而资本主义社会由于自身的矛盾而必然走向灭亡,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经济危机。马克思相信“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主义社会似乎马上就要来临了。可是在经历了1844年革命之后,马克思越来越信服生产规律的作用,并对其理论有所修正。他指出,“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在它所容纳的全部社会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绝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胞胎里成熟以前,是绝不会实现的”[9](P33),并且指出,“随着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金矿的发现,资产阶级社会看来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切决定我再从头开始,批判地仔细钻研新材料”[9](P34)。马克思想要推进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全部社会生产力还没有发挥出来,还有自身的生命力。

   诚如李泽厚所言,“就哲学层次说,历史唯物论即主体的实践哲学,或称人类学本体论,它应该包括工艺社会结构(人类学主体性的客观方面)和文化心理结构(人类学主体性的主观方面)这样两个方面”[12](P200)。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应当包括这两个方面。早在1844年,马克思就指出,“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唯灵主义和唯物主义,活动和受动,只有在社会状态中才能失去它们彼此间的对立”[10](P88)。在《费尔巴哈提纲》中马克思又进行了强调,“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因此,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被唯心主义抽象的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的”[8](P55)。这句话经常被人误解为马克思强调的是唯物主义,其实马克思是要综合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保留唯物主义的现实性和感性、唯心主义的能动性,建立超越这两种形态的哲学。所谓马克思历史理论中的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的二元对立是不存在的。恩格斯恰如其分地解释了“诗性预构和历史唯物主义”二者之间的关系,他指出,“在社会历史领域内进行活动的,全是具有意识的、经过思虑或凭激情行动、追求某种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没有自觉的意图,没有预期的目的的。但是,不管这个差别对历史研究,尤其是对个别时代或个别事变的历史研究如何重要,它丝毫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11](P243)。历史发展是合目的与合规律的统一,不会仅仅是个人的目的和愿望。

   在马克思那个以技术理性为主导的工业社会,经济基础处于支配地位,决定一切。“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9](P32)。即使到了以文化理性为主导的现代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法典依然有其合理性。哈贝马斯、鲍德里亚都力图重构历史唯物主义,把交往、消费、资本等因素加进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中,其实,这些因素本质上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现代社会中的“广告效应”、“明星效应”会加快产品的销售,从而促进某一部门生产力的发展,而不可能决定整个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说到底,历史的深层依然是经济基础。个人关于历史的诗性预构可以成为一种心理导向,但不会成为历史的深层因素,决定历史的发展。不论如何构想历史,历史规律都无法超越。

   通过回应怀特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带给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挑战,我们不仅认清了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及其特点,而且深化了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人的诗性预构能够图绘历史的将来,但在马克思那里,这不是处于决定性的支配地位。个人可以有对历史的诗性预构,但必须认清,经济基础才是历史的深层。在当代社会,历史唯物主义依然有其合理性,我们应当坚持并发展历史唯物主义,批判地研究各种理论,为历史唯物主义注入新鲜血液。

  

   【参考文献】

   [1][美]海登·怀特.元史学:十九世纪欧洲的历史想像[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4.

   [2][美]海登·怀特.后现代历史叙事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3]彭刚.叙事的转向——当代西方史学理论的考察[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4][英]特雷·伊格尔顿.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5][波兰]埃娃·多曼斯卡.邂逅:后现代主义之后的历史哲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6]韩震,董立河.历史学研究的语言学转向——西方后现代历史哲学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7][英]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0]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2]李泽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

   [13]张羽佳.论历史哲学语言学转向[J].哲学动态,2006,(3).

  

  

    进入专题: 历史哲学   语言学转向   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   海登·怀特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611.html
文章来源:《云南社会科学》(昆明)2011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