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敬东:理性与自由:西方历史哲学精神引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5 次 更新时间:2015-08-20 23:42:41

进入专题: 理性   自由   历史哲学    

刘敬东  

   但是,理性原则客观化实践化的历史行程也并非像黑格尔哲学中所说的那么乐观,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政治法律制度在全面确立的过程中显露了一系列重大的弊端,暴露了一系列难以克服的矛盾,产生了无产阶级生存的无以计数的苦难与悲剧。在资本主义异化劳动的巨大悲剧面前,马克思从社会的物质生产方式这个唯物史观的前提出发,高举了具有强烈人道主义色彩的理性批判的旗帜,深刻剖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揭露了资产阶级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残酷本性,并从这种资本主义历史的矛盾状况出发,捍卫、追求了无产阶级的阶级地位和基本自由。

   马克思批判、扬弃了基督教关于未来天国的神学理想和资产阶级追求的理性乐园,而设想了建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瓦解基础上的共产主义社会。不管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义社会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大师们对理念王国的描绘多么不同——马克思根本否定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政治法律制度及其原则,康德、黑格尔则肯定了贯穿在近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政治法律制度中的基本原则和基本价值——我们仍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在马克思那里仍然存在着理想世界与现存世界的深刻对立,两个世界及其相互关系的传统仍然以极其顽强、但却完全不同于康德和黑格尔、乃至不同于整个西方文化精神传统的方式表现了出来:以理想(念)世界的原则来反思、审察、批判现存世界及其秩序。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现实的批判可以说是根本性的,他根本上批判、否定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政治法律制度,设想了一个与它根本不同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这个理想社会的基本特征在于它彻底否定了近代以来几乎所有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关于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的资本主义的原则,而倡导在经济上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在政治上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打碎资产阶级的政治结构和国家机器。

   马克思与康德、黑格尔的不同在于,马克思在根本否定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设想了一个与之根本对立的共产主义社会,而康德、黑格尔则坚定不移地坚持了资产阶级的基本理想和基本原则,并且以这种理想范式和理性原则来塑造现存世界,即黑格尔所谓以理念、理性来构筑现实;马克思的理想范式及其原则诉诸于根本不同于资本主义的未来世界,康德、黑格尔的理想范式及其原则就贯穿于资本主义的运行过程之中,存在于资本主义理念的客观化实践化过程之中;马克思根本否定了资本主义法律制度,而康德、黑格尔则以资本主义的普遍法治状态和法律秩序来保障人的基本权利与基本自由;马克思根本否定了资产阶级的国家制度,康德、特别是黑格尔则认为国家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是自由的实现和根本保障;马克思几乎从来都没有正面肯定近代以来不断凸显的理性,对资本主义条件下的自由也给予了无情嘲弄,而康德、黑格尔则始终高举了近代资产阶级理性与自由的旗帜;马克思以社会的物质生产方式作为人类历史的最深刻的基础,而康德、黑格尔则认为社会历史的最深厚的根基是自由意图、世界精神或世界理性。

   韦伯继马克思之后高举了理性主义的旗帜,以他独特的资本主义起源理论来说明理性及其客观化对近代资本主义文明之形成所起到的关键性历史作用。韦伯对西方形式化的政治运行机制和法律体系给予了高度肯定性的论证与发挥;对西方文化之理念世界与现存世界之两个世界紧张对立的相互关系的基本传统给予了反复阐明,并以此来解释东西方文化的根本性差异;对中国文化基本特征,对儒教与道教基本特性的深入剖析,提供了分析近代中国何以落后于西方国家根本原因的线索,对中国今日如何走向现代民主和法治国家有重要启示意义。

  

   五

   如果说,从马克思到列宁再到毛泽东的时代是一个对资本主义实现根本批判、走向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从而采取一种革命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是一种普遍历史必然,那么在社会主义革命已经取得成功,社会主义国家已进入全面建设的历史时代,人们必须实现从革命到建设之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的根本性历史转换也同样是一种普遍必然的要求。如果说,社会主义革命动员了无产者与劳动大众的现实社会力量摧毁了旧的世界秩序,那么已经建立的新世界的根本目的就在于以更加合理健康的社会政治制度来保障社会绝大多数成员和全体公民的基本权利与基本自由。因此在革命胜利后如何认真吸取和科学借鉴建立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根基之上的已高度形式化的民主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文明,以创建一种以基本人权与基本自由为根本宗旨的更加开放发达的政治法律体系,并在清醒地维护我主权与尊严、坚持社会主义原则的前提下,参与由资本主义在500 年来的历史中所开创的世界历史进程或全球一体化文明,就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所面临的根本课题和根本使命。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根据当代世界潮流和时代发展要求全面革新和重新建构社会主义的基本理念,把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平等和公正、自由和法制、开放和竞争、多元和宽容等等纳入到社会主义的理念与实践之中。唯其如此,社会主义才能够以全新、健康、文明的姿态全面参与以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公约等为代表的全球政治进程,才能够以理性、规范、合理的姿态参与以世界贸易组织及其规则体系为代表的全球市场经济进程。也就是说,当代社会主义的基本历史任务,是在全面遵守和参与修订当代世界国际惯例与国际规则的基础上全面建构自己的生存方式和发展方式,为在世界历史时代实现马克思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有个性的、自由的个人的目标而探索而努力。

  

   【作者简介】刘敬东,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哲学博士。

  

    进入专题: 理性   自由   历史哲学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512.html
文章来源:《岭南学刊》(广州)2000年第0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