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剑:离婚时按揭房屋的增值分配

——以瑞士法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9 次 更新时间:2015-08-15 23:09:59

进入专题: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   婚后劳动所得共同制   瑞士民法    

贺剑  

   【摘要】在瑞士民法上,按揭房屋的增值分配主要涉及两项规则:其一,所分配的增值仅仅指由于货币贬值、市场行情等因素而产生的景气增值;其二,偿还抵押债务的行为应区分为还本行为和付息行为,二者应作不同评价,从而使得在诸如夫妻婚后共同还贷的情形,抵押债务对应的增值在经济上都归属于婚姻共同体。这些规则有助于反思我国《婚姻法》之《解释三》第5条将夫妻个人财产婚后的自然增值一律作为夫妻个人财产的做法是否正确,并纠正《解释三》第10条在实务中的适用误区,如将利息与本金混为一谈、将尚未偿还的抵押债务所对应的房屋增值一律作为夫妻一方个人财产等。上述规则及其立法理念也提示,《解释三》第5条、第10条是婚后劳动所得共同制的拥趸,可能与我国现行法上的婚后所得共同制有悖。

   【关键词】劳力增值/景气增值/婚后劳动所得共同制/瑞士民法/婚姻法解释三

  

   近年来,在我国的离婚财产案件中,按揭房屋的增值分配问题堪称是一块“硬骨头”:2003年以来,各地法院虽相继对这一问题做了规定,但分歧严重;①2011年以后,旨在平息这一分歧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解释三》)第10条虽说已经施行,可分歧依旧,因为一来该条仅涉及部分案型,还有不少“漏网之鱼”,二来该条本身也有疑义,遂在实务中造成新的分歧。②在比较法上,瑞士民法已经和上述问题打过近半个世纪的交道,早已形成了统一的处理方案,且瑞士法和我国法的处理方案颇为相似。有鉴于此,本文拟对瑞士法的相关情况做一引介,期望能对我国处理上述相关问题的法律规范和司法完善有所裨益。③

  

   一、社会背景和历史演进

   (一)按揭房屋增值分配问题的社会背景

   按揭房屋的增值分配要成为一个现实的离婚法问题,④大体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有离婚案件;第二,有房屋增值;第三,离婚时按揭债务尚未还清。在瑞士,以上三个条件都得到了满足。

   首先,离婚现象在瑞士非常普遍。最近三十年来,瑞士每年的粗离婚率大都在2.0‰以上的高位徘徊,这意味着,每1000位瑞士居民当中,每年大约都会涌现2对以上的离异夫妻。⑤比这更直观、更有冲击力的数据是总和离婚率:在1970年,这一数据是15.4,它指的是,如果1970年的离婚率保持不变,每100对瑞士夫妻终其一生,最终会有15.4对劳燕分飞;三十多年后的2012年,这一数据已高达42.7。⑥

   其次,瑞士的房地产市场虽然稳定,但房屋增值依然普遍。在1978年至2008年的三十年间,瑞士光土地地皮的价格就增长了340%;⑦如果刨除通货通胀的因素,瑞士(经CPI调整后)的实际房价更像是在“坐过山车”:1970年至1973年增长了37.7%,1973年至1976年下降了29.0%,1976年至1989年又增长73.5%,1989年至2000年又下降40.7%,2000年至2009年又转而增长20%。⑧此外,自1990年以来,瑞士的房地产市场还经历过两次剧烈震动。⑨这样跌宕起伏的房地产市场,加上众所周知的瑞士国民的富庶程度(因而更多人可能拥有房产),都为房屋增值问题在离婚案件中的出场提供了现实土壤。

   最后,瑞士的很多夫妻买房也都会借助按揭贷款,动辄十年、数十年的还款周期往往意味着,虽然一段婚姻已经结束了,但一笔按揭贷款还没有还清。这种婚姻比贷款短命的现象,大抵是现代社会的共性。在瑞士还有一点特色:多数按揭债务人每年通常只归还贷款利息以及很少的本金(如每年1%),很少有人在有生之年就还清自己的贷款。⑩这进一步提高了按揭房屋增值分配问题在离婚案件中的出现率。

   (二)按揭房屋增值分配问题的历史演进

   在1988年以前,瑞士的夫妻法定财产制一直是《瑞士民法典》1907年以来的联合财产制。它将夫妻财产分为总计五类,包括丈夫单独所有的所得财产(类似于夫妻共同财产),丈夫、妻子分别所有的原有财产及特有财产(均类似于夫妻个人财产)。联合财产制解体时,若所得财产存在盈余(Vorschlag),妻子有权分得其中的1/3,权利性质为债权;丈夫可以保有其余的2/3。(11)

   在联合财产制下,主要有两条关于增值分配的规则。一是特定财产的增值,其归属原则上与该特定财产的归属相同。对于其例外,《瑞士民法典》的起草人欧根·胡伯早在对1893年民法典草案说明中就有明确交代:只有当增值源自夫妻一方的行为或投入,且该行为或投入超越了“通常管理”的范畴时,该增值才能被归于所得财产。(12)尽管由于界定困难,上述原则、例外的区分最终并没有被写入《瑞士民法典》,但是它仍然得到了后世实务和学说的广泛认同。(13)二是各类夫妻财产之间的赔偿请求权,数额均以本金为限,其也称作“本金原则”(Nominalwertprinzip)。如当时的该法第199条明确规定,妻子的财产在依该条规定转归丈夫所有以后,妻子仅享有一个数额不变的赔偿请求权,数额以当初的估价为准;又如当时的该法第209条第1款规定,夫、妻的原有财产彼此代为清偿债务的,二者之间将产生一个赔偿请求权,且通常在财产制解体时才能主张,一般认为,它的数额同样是不可变的。(14)

   以上两条规则同时适用的结果是,即便一类夫妻财产在取得、改良某特定财产时,使用了其它夫妻财产的资金,它也只需在财产制解体时偿还本金。纵然两个时点之间相隔几十年,该特定财产已经因通货膨胀、市场行情或其它经济景气因素而产生了巨大增值,而货币早已发生了巨大贬值,结果亦如此。(15)鉴于以上规则,尤其是“本金原则”所可能造成的不公平后果,瑞士的判例、学说进行了一系列补救和改进的努力。

   在笔者看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1962年的一个判决可以视为法律发展的先声。该案涉及作为丈夫原有财产的若干不动产在婚后的增值分配。法院认为,丈夫对不动产的经营、管理行为显著超越了对财产的通常管理的范畴,因而全部不动产的增值(包括出售盈利)都应当作为所得财产。在法院看来,这些不动产增值及盈利,与丈夫的其它工作收入无异。对于是否应当进一步区分基于丈夫个人努力产生的增值和基于经济景气产生的增值,并将后者从所得财产中剔除,法院以不具有可操作性为由做了否定回答。(16)该案的贡献并不在于,它基于欧根·胡伯以来的财产管理行为是否超越通常管理的传统区分,将基于经济景气产生的增值也作为所得财产;(17)该案的贡献在于,它随即激起了当时巴塞尔大学教授Hans Hinderling的批评和灵感,在1963年(18)和1965年(19)的两篇文章中,他系统提出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增值分配规则:夫妻财产之间的赔偿请求权是数额可变的,据此,夫妻财产可以根据当初的出资比例,分享彼此的增值(及贬值)。这一在Hinderling自己看来都不无“革命性”的主张,在学界旋即产生了回响,(20)并于1970年得到了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回应。

   1970年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是法律适用发展的真正起点。该案中,双方都是二婚,结婚前男方曾向女方借款0.37万瑞士法朗(以下涉及瑞士货币单位的不再注明),约定年息四厘,且该借款仅供男方用于购买婚后的家庭住房;随后,男方以该借款作首付,按揭购买了总价2.45万的住房,并登记于自己名下。双方1925年结婚,1964年男方去世,其间房屋增值5.05万。经查,该增值乃纯粹基于经济景气而产生。在继承时,男方前一段婚姻中的子女和女方就该增值的分配产生争议。对此,法院先讨论了三种可能的方案:其一,按照四厘的年利率,计算0.37万的还款请求权在经历几十年婚姻后的本息总额;其二,按照0.37万在当初购房总价中所占的比例,相应提高还款请求权的数额,使其在本金以外还包含家庭住房的对应增值;其三,将还款请求权转化为第201条第3款意义上的数额不变的赔偿请求权,故只应允许返还0.37万的本金。(21)法院认为,依据当时的法律,只有第三种方案即遵从本金原则的方案成立;但如上所述,这样的结果显然难以让人满意。法院因此迈开了法律适用发展的步子:鉴于本案的房屋买卖行为本质上是一个男女双方考虑到未来的婚姻缔结,预先为了所得财产的利益而作的交易安排,并考虑到公平因素,本案的家庭住房应当作为所得财产,故相应增值也属于所得财产。(22)于是,虽然女方的0.37万借款及其它支出都只能以本金为限获得返还,但由于房屋及增值都被作为所得财产,女方仍可以间接分得部分增值。在其后的判例中,这一规则还被适用于订婚的男女之间:如果男方以女方的原有财产作首付按揭购买家庭住房,并登记在自己名下,房屋及增值同样应作为所得财产。(23)但正如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后来所坦陈的,上述规则其实有违反当时的法律规定之嫌。(24)或许正因为如此,其适用范围一直被严格限定于男女婚前共同购买家庭住房,且房屋被单独登记于男方名下的情形。(25)

   当时惟一没有违法之虞的法律适用发展,是在不动产取得的情形,如果各类夫妻财产双方都有出资,那么就把相关不动产看作一个各类夫妻财产的混合体,它们都可以按出资比例分享该不动产的增值。(26)就结果而言,这一规则与学者所推崇的可变的赔偿请求权可谓殊途同归,但同样是囿于法律规定,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对它的扩张适用也始终持谨慎的态度。(27)

   总之,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治下的司法实务尽管致力于发展法律,缓和本金原则的严苛,但由于“是戴着镣铐跳舞”,难免流于小修小补。(28)真正的全盘改良只能寄望于立法者。事实上也是如此:1976年,瑞士夫妻财产法修改的专家意见稿公布;1979年,正式草案公布;1984年,修法成功;1988年,新法施行。其所采取的增值分配方案,正是上文学者倡导已久但因当时法律所限而一直未获认可的可变的赔偿请求权方案。(29)

  

   二、增值分配的法律依据

   1984年修订的《瑞士民法典》放弃了联合财产制,改采所得分配制作为夫妻法定财产制。在所得分配制下,第206条第1款、第209条第3款对可变的赔偿请求权做了一般规定。

   (一)增值分配的立法理由

   第206条第1款的规定颇具代表性:“如果夫妻一方在没有对待给付的情形下,为夫妻另一方取得、改良或维护某特定财产做出了贡献,那么在财产清算时,只要该特定财产发生增值,夫妻一方对另一方所享有的赔偿请求权,将等于其贡献比例与该特定财产的现时价值的乘积;如果该特定财产发生贬值,赔偿请求权的数额则等于贡献的本金。”

   上述增值分配规定的立法理由,一言以蔽之,是“公平”。(30)具体而言,其又细分为两点:第一,符合所得分配制之下,夫妻在经济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的理念;第二,夫妻一方与市场上的第三人不同,第三人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可以自由决定是否提供贷款等等,而夫妻一方却不享有类似的决定自由。(31)其中,决定自由的缺失也是后来学说最经常强调的理由。(32)

就增值分配而言,第209条第3款与第206条第1款的立法理由相近,(33)规定本身也几乎相同,惟一的区别,在于第206条第1款适用于夫妻之间的财产往来,而第209条第3款适用于夫妻一方内部的财产往来。当然,二者在贬值分担上也有分别:第206条第1款实行所谓“保本”制度(Nomi nalwertgarantie),夫妻一方可以分享增值,但不分担贬值;而第209条第3款之下,夫妻一方内部的两类夫妻财产除了分享增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   婚后劳动所得共同制   瑞士民法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359.html
文章来源:《政治与法律》(沪)2014年第201410期 第137-150页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