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永亮:《离骚》的象喻范式与文化内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2 次 更新时间:2015-08-07 23:44:42

进入专题: 离骚   象喻范式   文化内蕴  

尚永亮  
并在“哀高丘之无女”句下联系上下文指出:“盖前节(自上征至嫉妒)既以见帝不遂者喻君之不可再得,而又推言君之所以不己知者,由于世之溷浊,好蔽美而嫉妒之故。此节(自朝济白水至蔽美称恶)复设言求女,以隐喻求通君侧之人也。”(35)这里的“通君侧”者,即是“媒”、“理”,即是中介,其身份、地位较之“求女”所用鸩、鸠等“媒”、“理”又有提升,而其内含的意蕴也更为丰富。换言之,诗人在此既是以“女”喻贤臣,又是以“女”喻指可通君侧之“媒”、“理”,从而使得此“女”一身而二任,构成《离骚》男女君臣之象喻范式别一角度的补充和展示。

   综上所言,《离骚》以逐臣的身世遭际和自我求索为中心,既“依《诗》取兴,引类譬喻”,与早期比兴传统远相承接,又“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36),别具楚地文学的独特面目;既以香草美人作比,借特定物象喻意,通过比兴、联想、暗示,婉曲地表达主体情感,又将这些个别的、分散的比兴联缀起来,从一个更宏阔的角度予以整合,使之形成一条借男女喻君臣、借弃妇喻逐臣,借“求女”以喻求贤臣或通君侧者的主线,从而以象征的方式展示物象世界与观念世界的契合,表达逐臣的独特感受。这是一种创作方法,也是一种思维方式,其要义在于选择某些特定物象、形象和核心语汇,在整体思考中强化关联,并通过对这些物象、形象和语汇的反复使用,极度凸显其功用和地位,形成表征主体情意的特殊符号或固定载体。而在其内里,则潜隐着中国文化阴阳、男女、夫妇、君臣相对应、相关合的核心因子,潜隐着诗人因自身经历而形成的对逐臣、弃妇间异体同构的深刻体认。司马迁在《屈原列传》中评说屈原:“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37)说的便是《离骚》所具有的象喻特点。王逸《楚辞章句序》论及屈赋对后世的影响说:“名儒博达之士著造词赋,莫不拟则其仪表,祖式其规范。”(38)刘勰《文心雕龙•辨骚》在指出后代文人“才高者菀其鸿裁,中巧者猎其艳辞,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之后,更高度赞扬《离骚》为“金相玉式,艳溢锱毫”(39)。这里所谓“仪表”、“规范”、“金相玉式”,指的大抵便是屈赋的创作法则和范式。可以认为,《离骚》所展示的这种象喻特点及由此构成的创作范式一经出现,便与其深厚广博的思想内容相结合,具有了极大的吸附力和典范性,不仅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昭示作用,而且也在承接前人的基础上,将弃逐文学及其艺术表现提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注释:

   ①所谓范式(Paradigm),原是美国当代科学哲学家库恩(Tomas Kuhn)1962年在所著《科学革命的结构》中创立的一个核心范畴,指某一科学共同体成员所信守的一整套规定、原则。后经转化,一般指代某种理论或创作的规范、法式。参见王兆鹏《唐宋词史论》第三章《范式论》(第13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本文所用范式,更侧重于由某种创作方法而形成的经典法则或规范。

   ②③(19)(23)(33)(38)洪兴祖:《楚辞补注》,第5页,第6页,第14页,第15页,第30页,第49页,中华书局1983年版。

   ④朱熹:《楚辞集注》,第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⑤朱熹:《楚辞辩证》,《楚辞集注》,第17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⑥一些论者曾拈举“美人”在《诗经》中或指男性的例证,谓《离骚》中的“美人”亦当指男性,这是不对的。因为其一,这种说法忽视了《离骚》与《诗经》不同文本的语境差异;其二,忽视了“美人”在上古文献中主要指女性而非男性的用例。游国恩《楚辞女性中心说》认为:“屈原对于楚王,既以弃妇自比,所以他在《楚辞》里所表现的,无往而非女子的口吻。”(《楚辞论文集》,第192页,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这一观点若仅就《离骚》而言,应该是正确的,但因其所指范围扩展到了整个《楚辞》,故又不无偏颇处。

   ⑦以上引文均见游国恩等《离骚纂义》,第43—45页,中华书局1980年版。

   ⑧《易•系辞上》,《周易正义》卷七,《十三经注疏》(上),第78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⑨《周易正义》卷八、卷九,《十三经注疏》(上),第89页、第96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⑩《毛诗正义》卷二,《十三经注疏》(上),第303页,中华书局1980年版。

   (11)《春秋左传正义》卷十七,杜注。《十三经注疏》(下),第1834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12)《春秋左传正义》卷二十六,《十三经注疏》(下),第1904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13)顾镇:《虞东学诗》卷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4)《毛诗正义》卷二,《十三经注疏》(上),第296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15)朱熹:《诗集传》卷二,第1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新1版。

   (16)郑晓:《古言类编》卷上,《〈诗经〉百家别解考(国风上)》,第297页,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17)陈子展:《诗经直解》卷三,第79页,复旦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

   (18)参见尚永亮:《〈诗经〉弃妇诗分类考述》,《学术论坛》2012年第9期。

   (20)见《史记》卷八三《鲁仲连邹阳列传》、卷一〇五《扁鹊仓公列传》。

   (21)李康:《运命论》,《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2),第1295页,中华书局1958年版。

   (22)《史记》卷八四《屈原列传》,第2481页,中华书局1982年版。

   (24)钱钟书曾以兄弟关系与夫妇关系为例,认为:“就血胤论之,兄弟,天伦也,夫妇则人伦耳;是以友于骨肉之亲当过于刑于室家之好。”并引敦煌变文《孔子项托相问书》小儿答夫妇、父母孰亲之问曰:“人之有母,如树有根;人之有妇,如车有轮,车破更造,必得其新。”(《管锥编》第一册,第84页,中华书局1979年版)据此,则父子之亲远过夫妇之好,古人已有明言。

   (25)《周易正义》卷一,《十三经注疏》(上),第19页,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26)《周易正义》卷一,《十三经注疏》(上),第19页,中华书局1980年版。

   (27)王夫之《诗广传》卷一,第15—16页,中华书局1964年版。

   (28)朱熹:《楚辞集注》,第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按:洪兴祖《楚辞补注》以王逸未注此二句而疑其为“后人所增”;朱熹辨曰:“洪说虽有据,然安知非王逸以前此下已脱两句邪?”又,《九章•抽思》曰:“昔君与我诚言兮,曰黄昏以为期。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有此他志。”由此说明《离骚》此二句即使为后人所增,亦不能否定其出于屈原手笔。

   (29)徐光启:《诗经六帖》,《〈诗经〉百家别解考(国风上)》,第301页,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30)这些说法,详参游国恩《离骚纂义》“哀高丘之无女”句下相关引文和按语。第289—295页,中华书局1980年版。

   (31)有学者认为:屈原的形貌在《离骚》前半段结尾处突然发生了由女转男的变化,其证据是诗中有“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二语。(参见潘啸龙《论〈离骚〉的“男女君臣之喻”》,《诗骚与汉魏文学研究》,第89页,安徽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这恐怕是误解了诗意。因为“冠”、“佩”在古代并非男子的专利,而《离骚》后半一再申述的“惟兹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兹。芳菲菲而难亏兮,芬至今犹未沫”,亦证明诗人以女性自喻是贯穿全篇的。

   (32)闻一多《离骚解诂》谓诗人前往天庭并非为求见天帝,而为求取“玉女”,可备一说。然因缺乏文本内证,本文不取。

   (34)夏大霖:《屈骚心印》,王夫之《楚辞通释》,均见《离骚纂义》,第282、281页,中华书局1980年版。

   (35)《离骚纂义》,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94页。

   (36)黄伯思:《新校楚辞序》,《楚辞评论资料选》,第81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37)《史记》卷八四《屈原列传》,第2481页,中华书局1982年版。

   (39)刘勰:《辨骚》,范文澜:《文心雕龙注》,第48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

    进入专题: 离骚   象喻范式   文化内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132.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2014年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