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李正民及其家族事迹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8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22:17:48

进入专题: 李正民   家族   事迹   考辨  

张剑  

   李正民是两宋之交的诗人,字方叔,扬州江都人(今扬州市人)。楼钥《攻媿集》卷五十二《檗庵居士文集序》云:“江都李氏,名族也。绍兴间名之从民者,尚多俊茂。”[1]正民祖父李定在神宗年间任过翰林学士、知制诰,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制造者之一,正民本人也担任过高宗绍兴年间的中书舍人,其家算得上世掌丝纶;他的子侄辈洪、漳、泳、洤、淛皆能文,合着有《李氏花萼集》,其家算得上文学世家。但关于李正民本人及其家族的研究,乏人关注,《全宋诗》、《全宋文》、《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宋代卷》[2]中的记载讹误不少。今以李正民为中心,对其生平及家族粗加勾勒,供研究者参考。

  

   李正民家世,最早有姓名可考者乃其曾祖李问。李问字舜俞,真、仁宗朝曾任国子博士,着有《李问集》一卷。《宋史•艺文志》载“《李问诗》一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载:“《李问集》一卷,国子博士广陵李问舜俞撰。”李问家世生平,详见王安石《临川先生文集》卷九七《国子博士致仕李君墓志铭》,据此文知李问祖上系金陵人,其后迁高邮,又迁广陵。李问生于宋太祖开宝八年(975),以数举进士,赐同学究出身。曾为韶州乐昌、无为军庐江二县主簿,河中府临晋县令。以昭德军节度推官知邢州平乡县,以大理寺丞知苏州吴江、衢州江山二县。又以太子中舍、殿中丞监在京箔场、太平州芜湖县酒税。英宗即位,迁博士,卒于治平元年(1064)十一月十一日,寿九十。李问善为诗,当时名人柳开、王禹偁称之。少贫,几不自存,有姊氏以田宅,弗取也。及为吏,所在推诚爱人。李问娶开封浩氏。有两男子:察,山南东道节度推官,早卒;定,集庆军节度推官;一女,嫁杭州新城县令许仲蔚。《墓志》言李问经历、家世甚简要,惜文中未填入李问先人姓名仕历,但由“少贫,几不自存”、“以君故,赠殿中丞”等句可知李问起于贫寒,父祖并无功名。《墓志》言李问有两子,但是否浩氏出则语义含混,实察、定皆为李问妾仇氏所生。仇氏初在民间生子,为僧人,即佛印禅师;出嫁为李问妾后,生察、定;后又嫁郜氏,生蔡奴,为元丰间名妓。《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二一三引王安石语云:“仇氏生定兄察。”[3]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一:“潘子贱《题蔡奴传神》云:‘嘉佑中,风尘中人亦如此。呜呼盛哉!’然蔡实元丰间人也。仇氏初在民间,生子为浮屠,曰了元,所谓佛印禅师也。已而为广陵人国子博士李问妾,生定;出嫁郜氏,生蔡奴。故京师人谓蔡奴为郜六。”刘克庄《后村集》卷十八《诗话》:“汴都角妓郜六、李师师,多见前辈杂记。郜即蔡奴也。元丰中,命待诏崔白图其貎入禁中。师师著名宣和,间入掖廷。”《长编》卷二一九引薛昌朝语云:“仇氏死于定家,定已三十七岁。”又同书卷二一六:“仇氏亡日,定未尝申乞解官持心丧,止是当年称父八十九岁,迎侍不便,乞在家侍养。”李定生于干兴六年(1028),据此知仇氏亡于治平元年(1064),时李问八十九岁,似与王安石所称“年九十”不合,此当为仇氏亡日李问尚未满八十九周岁,而该年十一月十一日李问卒时已过八十九周岁之故。

   李定即正民之祖。《挥麈录前录》卷四:“李定字资深,元丰御史中丞,其孙方叔正民,兄弟,皆显名一时,杨州人。”[4]

   李定,《宋史》[5]卷三二九有传,然多不载年月,今补考如下:李定登进士第时间,当在嘉佑四年或六年,熙宁二年被孙觉荐入朝前,李定曾任定远尉、泾县主簿,又逢丁忧,历时需八至十年,故推知其登第当在嘉佑四年或六年。孙觉、王安石荐举李定后,神宗本欲用之知谏院,宰执以为不可,遂于熙宁三年四月擢定“为太子中允、权监察御史里行”(《长编》卷二百一十)。擢拔李定之因,《长编》卷二百一十借神宗与司马光对话揭示出来:“光曰:‘李定有何异能,而拔用不次?’上曰:‘孙觉荐之,邵抗亦言定有文学、恬退,朕召与之言,诚有经术,故欲以言职试之。’光曰:‘宋敏求缴定辞头,何至夺职?’上曰:‘敏求非坐定也……’”此次擢拔,宋敏求、苏颂、李大临等封还辞头抵制,御史陈荐劾“定所生母亡,不解官持丧”,朝廷遂于熙宁三年五月丁酉,“命淮南、江东转运使即扬州、宣州体问前秀州军事判官李定不持所生母丧事虚实以闻,定家扬州,又尝任宣州泾县主簿故也。于是止定除命,以待两路之报。”(《长编》卷二百十一)可见定并未任太子中允、权监察御史里行。据《长编》卷二一三:“两路奏定实解官侍养,即不言曾乞持所生母心丧”,熙宁三年七月丁酉,“诏流内铨取问前权秀州军事判官李定先任泾县主簿日,所生母亡,曾与不曾执丧以闻。”宰执曾公亮以为定当追服,不可除御史,王安石辨之:“定父称仇氏非定所生,定又无近上尊属可问,此定所以不敢明乞解官持丧,又疑乡人所言或是,所以不敢之官。今定所生所养父母皆死,又不曾别访得近上亲属,昨淮南所问邻人乃是定母死后方来僦居,不知令定何据,而今日始追服,此一不当追服也;又定初以仇氏为乳母,又仇氏生定兄察,即是庶母,庶母、乳母皆服缌,即定已尝服缌矣,若定今日方知是母,即庶子为后不过服缌,如何令定为母两次服缌,若言未尝持心丧,则定乞解官,正为疑仇氏为己所生,即是已用心丧自处,如何今日又令定追服心丧,此定不当追服二也;假令定今可验是母已明,从来未尝服缌,即小功尚不追服,缌麻固不合追,此定不可追服三也。此事惟陛下明察特断而已。”然事汹汹不止,至十月始改定为太子中允。《长编》卷二一六载该年十月,“御史台言:‘奉诏定夺秀州军事判官李定所生母亡,当与不当追服。看详:庶子为父后,如嫡母存,为所生母服缌麻三月,仍解官申心丧。若不为父后,为所生母持齐衰三年,正服而禫。今以流内铨并淮南转运司取定亲邻人状:称“定乃仇氏所生,仇氏亡日,定未尝申乞解官持心丧,止是当年称父八十九岁,迎侍不便,乞在家侍养。”即未见定为所生仇氏解官持心丧[6]。今定乃言:“仇氏亡日,有乡人私告曰定之所生母。定请于父,父曰非汝所生母。当日以不得父命,而又有乡人私告之语,缘此自疑,遂不欲仕,止解官侍养,名虽侍养,实行心丧之制。”然定复有此自疑为说,即是当日未有果决。缘心丧之制,本系孝子之情,若当日未明仇氏为所生,既无母子之恩,何缘乃行心制?今转运司据乡邻人称,定实仇氏所生,益明合依礼制,追服缌麻三月,解官心丧三年。如定称实非仇氏所生,牵合再有辞说,乞自朝廷别作施行。’诏:定改太子中允。其邻人李肇等称仇氏是定所生母,令淮南转运司勒令分析的确,照验以闻。”至十二月戊寅,“太子中允李定为崇政殿说书。”(《长编》卷二一六)然御史林旦、薛昌朝交攻之,熙宁四年四月,“太子中允、崇政殿说书李定辞说书,除集贤校理、检正中书吏房公事。”(《长编》卷二二二)至此李定为母持服事始告一段落。

   熙宁六年五月“癸亥,太子中允、集贤校理、管勾国子监李定兼直舍人院”(《长编》卷二四五);熙宁七年十月,“辛卯,直舍人院、同管勾国子监李定兼权判司农寺”(《长编》卷二五七);熙宁八年八月,“丙申,工部郎中直龙图阁判将作监谢景温为辽主生辰使……太常丞集贤校理直舍人院李定为正旦使……”(《长编》卷二六七);熙宁八年十二月,“太常丞、集贤校理、兼直舍人院、管勾国子监李定为集贤殿修撰、知明州”(《长编》卷二五七);元丰元年九月,“丙申,以知明州、太常丞、集贤殿修撰李定为右正言、宝文阁待制、同知谏院兼同判国子监”(《长编》卷二九二);元丰二年五月,“右正言、知制诰、知谏院李定为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兼判司农寺”(《长编》卷二九八);元丰三年正月,“乙酉,御史中丞李定兼直学士院”,二月“癸卯,命权御史中丞李定判国子监”,二月“丁未,诏权御史中丞李定兼职颇多,宜罢详定重修编敕”,二月戊申“御史中丞李定知制诰,张璪、李清臣并为翰林学士”(《长编》卷三○二);元丰三年四月,“甲寅,命翰林学士、权御史中丞李定详定郊庙奉祀礼文,定中辞之”,庚申,“诏权御史中丞李定罢判太医局”(《长编》卷三○三);元丰三年闰九月乙卯,“翰林学士、权御史中丞李定为知制诰、知河阳”(《长编》卷三○九);元丰五年四月甲戌,“通议大夫、知潭州谢景温,大中大夫、知制诰、知应天府李定并守户部侍郎”(《长编》卷三二五);元丰八年正月甲辰,“命户部侍郎李定权知贡举”(《长编》卷三五一)。

   哲宗立,李定不持母服事又被旧党揪出,元丰八年七月,“丙辰,户部侍郎李定为龙图阁直学士、知青州”(《长编》卷三五八);元佑元年五月,“轼、百禄又奏:刑房送到词头,奉圣旨:李定备位侍从,终不言母为谁氏,强颜匿志,冒荣自欺,落龙图阁直学士,守本官分司南京,许于扬州居住。臣等看详李定所犯,若初无人言,即止是身负大恶。今既言者如此,朝廷勘会得实,而使无母不孝之人,犹得以通议大夫分司南京,即是朝廷亦许如此等类得据髙位,伤败风教,为害不浅。兼勘会定乞侍养时父年八十九岁,于礼自不当从政。定若不乞,必致人言,获罪不轻,岂可便将侍养折当心丧?考之礼法,须合勒令追服。所有告命,臣等未敢撰词。贴黄称:准律:诸父母丧不举哀者流二千里。今定所犯,非独匿而不举,又因人言遂不认其所生,若举轻明重,即定所坐,难议于流二千里已下定断”(《长编》卷三七八);六月,“左司谏王岩叟言李定不持所生母仇氏服,乞行窜殛。诏定责授朝请大夫、少府少监分司南京,滁州居住”(《长编》卷三八一);元佑二年八月,“责授朝请大夫、少府少监分司南京李定卒”(《长编》卷四○四)。李定曾撰《元丰新修国子监大学小学元新格》十卷又《令》十三卷(《宋史•艺文志》)。

   李定有子李景渊、李景夏,定死之日皆布衣,绍圣年间受李定遗表恩泽得京官。《宋史》本传云“定于宗族有恩,分财振赡,家无余赀。得任子,先及兄息。死之日,诸子皆布衣。”《长编》卷四八七引绍圣四年五月曾布语:“大约绍圣推恩旧人多过当,如蔡确、李定辈既已复官职,并遗表恩泽亦不减,李定家京官三人。林希曰:不惟如此,外方监司辈承望朝廷风旨,人人称荐李景渊、景夏辈,要便收用罪废之家,便得京官已为侥幸,却便欲不次升擢,岂有此理。”

   李景渊即李正民父,绍圣间因父遗恩得京官,徽宗宣和三年曾为台州刺史(见李长民《送张师言知台州二首》注:“辛丑岁,先公守台。”另见《浙江通志》卷一一五),《全宋文》收有其作于宣和四年二月的《寿圣禅院修造记》,署衔为“朝奉大夫、直秘阁、就差权台州军州、管勾神霄玉清万寿宫、兼管内劝农事、借紫金鱼袋李景渊撰。”徐俯称云:“正民之父景渊长者,持论平正,不以元佑为非。”(《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十五)李景夏为正民叔父,因父遗恩得奉务郎,元符元年六月召对,七月,特赐进士出身,为正字,曾布称景夏“眇小目,视不正,亦无他长”(《长编》卷五百)。政和元年以朝散郎知袁州(《江西通志》卷四十六),该年四月任两浙提点刑狱,五月罢(《会稽续志》卷二),又曾于徽宗时知衢州军(《浙江通志》卷一一五),《朱子语类》卷一三八载“崇观间李定之子某有文字乞毁《通鉴》板,建炎间坐此贬窜,后放归复官”,或即景夏事,因景渊持论平正,不以元佑为非,事非景渊明矣。

  

   李正民,《宋史》无传。事迹主要见于其所著《大隐集》及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以下简称《要录》)、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中。较完整地为正民作传,始见于明《嘉靖惟扬志》,惜今存天一阁藏本李正民传残缺。现存清《康熙扬州府志》卷三十二人物有传:

   李正民,扬州人,登政和二年进士第,中词学兼茂科,迁礼部郎官,建炎二年除校书郎,累迁中书舍人,俄出为两浙江西湖南抚谕使……以奉使称职除给事中、吏部侍郎……绍兴十三年,正民奏宣和以前应知通令佐阶衔并带主管学事……为江西路提点刑狱,仕至左朝散大夫充徽猷阁待制平原县开国伯,卒。[7]

   此传叙正民仕历多不详,颇有讹误。如奏应知通令佐阶衔并带主管学事、为江西路提点刑狱均系正民弟长民事,而误入正民传中。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李正民   家族   事迹   考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83.html
文章来源:《国学学刊》2009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