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王铚及其家族事迹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8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22:15:20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张剑  

   文化传承与发展方式上的家族性,是中国古代社会的重要特征之一。秦至唐代,中国文化学术多掌握于高门大姓的世族,至宋以降,渐移于新兴的科宦家族。此一历史舞台主角的转换,恰可与近百年来史学界高倡的“唐宋变革论”相互印证。宋代文化(包括文学)家族众多,如“二宋”(宋庠、宋祁)、“三孔”(孔文仲、孔武仲、孔平仲)、“四洪”(洪朋、洪炎、洪刍、洪羽)以及执七代朝政的东莱吕氏(吕蒙正、吕夷简、吕公弼、吕公著、吕颐浩、吕本中、吕祖谦)、十世无虚榜的澶州晁氏(晁迥、晁宗慤、晁说之、晁冲之、晁公武)、百代犹让人景仰的眉山苏氏(苏洵、苏轼、苏辙、苏过)等,形成了“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1]的坚固基石。王铚及其家族,正是这基石中的一块。王铚五世祖王昭素,是北宋初著名的易学大师,著有《易论》;其伯父王得臣,所著《麈史》极得四库馆臣称道[2];王铚本人也有《默记》、《四六话》等书传世,其子王明清的《挥麈录》,更是研治宋史及家族史者常备的案头之书。但对这一文化大家族的研究,除王明清略有人涉及外,其他却长期乏人关注,史料记载也充满矛盾,多有舛误,本文爬梳考辨,力图使这一家族事迹尽可能清晰地呈现出来。

  

   王铚家族的世系,最早能追溯到其五世祖王昭素,晁说之《景迂生集》卷十七《送王性之序》云:“酸枣先生五世孙铚,字性之。”据此知昭素为其五世祖。昭素是开封酸枣(今河南原阳)人。《宋史》卷四三一有其传:“王昭素,开封酸枣人。少笃学不仕,有至行,为乡里所称。……博通《九经》,兼究《庄》、《老》,尤精《诗》、《易》……著《易论》二十三篇。”然《宋史•艺文志》载其著“《易论》三十三卷。”按《东都事略》卷三十五云其著“《易论》三十三篇。”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一云:“《易论》三十三卷,右皇朝王昭素撰……其书以《注》、《疏》异同,互相诘难,蔽以己意。”[3]今当从宋人作“三十三卷”。《易论》今佚,但宋朱震《汉上易传》、郑刚中《周易窥馀》、项安世《周易玩辞》、方闻一《大易粹言》、吕祖谦《古周易》、冯椅《厚斋易学》、董楷《周易传义附录》、俞琰《周易集说》等书皆有征引,犹可窥其大概。《宋史》本传复云:“开宝中,(李)穆荐之朝,诏召赴阙,见于便殿,时年七十七……赐坐,令讲《易•乾卦》……拜国子博士致仕,赐茶药及钱二十万,留月馀遣之,年八十九,卒于家。”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一:开宝三年三月辛亥,“以处士王昭素为国子博士致仕。”据此知《宋史》云“开宝中”系开宝三年;又据此知昭素生于公元894年,卒于公元982年。王明清《挥麈录前录》卷一:“明清五世祖拾遗,开宝八年以近臣荐,自布衣召对,讲《易》于崇政殿,然后命官,崇政殿说书之名,肇建于此。”[4]据此知《宋史》云“便殿”为崇政殿,惟昭素实王明清六世祖,此处偶误耳,陆游与王明清交好,有诗云“汝阴太史万签藏,酸枣先生六世芳”(《送王仲言倅泰州绝句二首》其一),亦可为证。

   王铚四世祖王仁著,声名不显。《宋史》卷四三一王昭素传后附记:“子仁著,亦有隐德。”当亦开封酸枣人。王仁著有子数人,其一支迁顺昌府汝阴(今安徽阜阳),为王莘、王铚一系;一支迁安州安陆(今湖北安陆),为王得臣一系。王莘与王得臣同族,四库馆臣有不同意见:“陈振孙《书录解题》以为王铚之伯父。案书中神受门第七条,称‘王乐道幼子铚,少而博学,善持论’。又诗话门第十九条,称‘王铚性之尝为予言’。谗谤门第三条,称‘王萃乐道奉议,颍人也’。则与铚父子非一族,陈氏误也。”(《四库全书总目•麈史》)其实陈振孙是据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八:“伯祖彦辅,以文学政事扬历中外甚久。……徽庙登极,已而遇八宝恩转中大夫,又以其子升朝迁太中大夫。又数年,年八十一乃终。伯祖名得臣,自号凤台子,有《注和杜少陵诗》、《麈史》行于世。”又《挥麈录三录》卷一转记王铚手记云:“先子久居安陆,皆亲见之。又,伯父太中公与持正有连,闻处厚事之详。”王铚、王明清父子决不至都错认他人为自己祖先。这说明王铚之父王莘与王得臣是从兄弟关系。宋人赵彦卫《云麓漫钞》卷十载:“汝阴王明清,字仲言,有《挥麈录》,云《麈史》亦其从祖王彦辅所撰,则二书皆岀一家。”[5]赵彦卫是宋人,所看到的《挥麈录》版本所记的就是王得臣为王明清从祖,可以做为一个旁证。至于安陆和汝阴之别,很明显是因为占籍的原因(应从王得臣、王莘父辈就分别占籍),论其祖籍应皆为开封酸枣。

   王铚三世祖(祖父)佚名,仅知其曾为官。王铚《默记》卷中:“李尝与先祖同官。”据此知王铚祖父曾仕宦[6]。

   王铚父亲王莘,字子野,后改字乐道。《直斋书录解题》卷十八云“其父萃乐道”,“萃”当为“莘”之讹,《四库全书总目•雪溪集》沿其误。王得臣《麈史》、叶梦得《避暑录话》中均作“莘”,《周易》有“伊尹耕于有莘之野,乐尧舜之道”之句,故知铚父名莘。《玉照新志》卷六:“先祖旧字子野,未登第少年日,携欧公书贽见王文恪于宛丘。一见甚青顾,云:某与公俱六一先生门下士,他日齐名不在我下,子野前已有之,当以吾之字为遗先祖。遂更字乐道。”

   王莘少从欧阳修学文,从王安石、王回、常秩等学经,治平四年曾举进士,初任安州应城尉。此据王铚《四六话序》:“先君子少居汝阴乡里,而游学四方,学文于欧阳文忠公,而授经于王荆公、王深父、常夷父。既仕,从滕元发、郑毅夫论作赋与四六,其学皆极先民之渊蕴。”又据《默记》卷下:“先公言:与阎二丈询仁同赴省试,遇少年风骨竦秀于相国寺。及下马去毛衫,乃王元泽也。……询仁问荆公出处,曰:‘舍人何久召不赴?’答曰:‘大人久病,非有他也。近以朝廷恩数至重,不晚且来。雱不惟赴省试,盖大人先遣来京寻宅子尔。’”按王安石英宗嘉祐五年除知制诰,后丁母忧,服除,英宗朝累召不起,而王雱举治平四年进士,故知王莘是年同赴礼部。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七:“先祖初任安州应城尉……”又知莘初仕之职。

   王莘在熙宁、元丰间曾先后从郑獬幕、滕元发幕游,与滕元发情厚,从之逾十年,元丰末任武陵令,元祐中官陈留,元祐五年滕元发丧,来京哭之。《挥麈录后录》卷六:“先祖从滕章敏莫府踰十年,每语先祖曰:‘公不但仆之交游,实师友焉。’平日代公表启,世多传诵。今载东坡公文集中者,实先祖之文也。”按滕元发熙、丰间长期任地方官,王莘入其幕当在此期,据此又可知王莘擅文章之学。《挥麈录后录》卷六:“元丰中,先祖访滕章敏公元发于池阳……元祐中,公自高阳易镇维扬,道卒。丧次国门,先祖自陈留来会哭。”可知元丰中莘已离滕幕,滕元祐年间丧时王莘官陈留。又《四六话序》云莘曾从郑毅夫,郑獬卒于熙宁五年,莘入郑幕当在入滕幕前。莘任武陵令事见王明清《投辖录》:“元丰末先祖任武陵令。”

   元祐末,王莘坐党籍谪官湖外,乃于安陆卜筑;绍圣初,为工部郎中。莘坐党籍事见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七:“先祖早岁登科,游宦四方,留心典籍,经营收拾,所藏书逮数万卷,皆手自校雠,贮之于乡里。汝阴士大夫多从而借传。元符末,坐党籍谪官湖外,乃于安陆卜筑,为久居计,辇置其半于新居。”按文中“元符”当为“元祐”之误,元符年间,曾布正得势,起莘为曹郎中,又何来贬谪之说。为工部郎中事见李之仪大观年间《与王乐道工部手简》:“皇恐上启乐道知府钤辖工部”。《玉照新志》卷二亦云:“文肃当国,先祖为起曹郎中。”按曾布绍圣元年六月自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侍读,除中大夫,同知枢密院事,渐柄国政,至元符三年拜相。而《挥麈录前录》卷二载元符三年曾布拜相时,明清“母氏年九岁”;《玉照新志》卷二载:“文肃当国,先祖为起曹郎中……时先妣方五六岁。”足见莘起曹郎中时不在元符三年而在绍圣二、三年,当国非必指拜相。另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六:“曾文肃为相,王明清祖王兵部作郎。”按兵部官阶在工部上,不可能先为兵部后转工部,此处疑明清记忆有误,或兵部郎中为王莘后来所任职耶?

   王莘大观元年任江州知府,大观末受代回京任职,政和中退居汝阴;宣和四年前卒。任九江知府事见《挥麈录馀话》卷二:“大观丁亥,家祖守九江。”又《挥麈录三录》卷二:“先大父大观初从郎曹得守九江,自乡里汝阴之官,有同年生宋景瞻者,姑溪人,其子惠直为德化县主簿,迎侍其父以来,先祖爱其清修好学,甚前席之,教以习宏词科,日与出题,以其所作来呈,不复责以吏事……”按九江即宋江州,治德化。政和初罢职京城退居汝阴事见李之仪政和三年《与王乐道工部手简》(《姑溪居士后集》卷十六):“比遂高志,想只安汝阴旧居……叔弼止此,叩天何及?”按政和三年欧阳棐(字叔弼)亡故。又一简云:“自承归阙,遂还旧物,屡欲修驰,匆匆不逮。久之闻伦类中有所同异,以至动握翻覆,卒至投抒之疑。初不谓然,既而果不我诳。辄为之失声愕眙,罔然无以为言也。逮性之相见,乃审超视廓容,略不以毫发经意。薄禄里居,拥书自娱,凛焉一方之矜式。”据此知莘守江州任满归京任职,后遭同事排挤贬谪里居,其事当在政和前期。王莘卒年不详,然王铚《四六话序》作于宣和四年七月,已称“先君子”,故知莘卒于此前。

   莘有子二人,长佚名,次王铚,皆秀异。释惠洪有《次韵性之送其伯氏西上》诗“乃翁纯孝曾种玉,一双秀干森如束。忆昨同舟游邺都,鬓须尚带庐山绿……”可证。

  

   王铚字性之,汝阴人,自称汝阴老民,人称“雪溪先生”。《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四十五载王铚《题五老图》[7],末属“汝阴老民王铚谨书”。“雪溪先生”之称则见《挥麈录前录》卷四程迥跋:“绍兴辛丑,迥侍叔父尉剡,叔父出仲言昆仲诗,诧曰:‘此皆小汝若干岁,雪溪先生诸子也。’迥茫然自失。”

   王铚性聪敏,读书一目十行,记忆超群。《老学庵笔记》卷二载:“王性之读书,真能五行俱下,往往它人才三四行,性之已尽一纸。后生有投贽者,且观且卷,俄顷即置之。以此人疑其轻薄,遂多谤毁,其实工拙皆能记也。”同书卷六又载:“王性之记问该洽,尤长于国朝故事,莫不能记。对客指画,诵说动数百千言,退而质之,无一语缪。予自少至老,惟见一人。”能使陆游如此倾倒,叹为“自少至老,惟见一人”,铚之才智自可想见。王铚又喜聚书,博览好学。王明清《挥麈录后录》卷七:“先祖早岁登科,游宦四方,留心典籍,经营收拾,所藏书逮数万卷,皆手自校雠,贮之于乡里。汝阴士大夫多从而借传。……先人南渡后,所至穷力抄录,亦有书几万卷。”李之仪《姑溪居士后集》卷十五《欧阳文忠公别集后序》:“汝阴王乐道与其子性之,皆博极群书,手未尝释卷。”皆可为证。

   大观元年,王铚访曾布于京口,布以三子曾纡之女归之。王明清《玉照新志》卷二:“明清《投辖录》所叙刘快活事,后来思索所未尽者,今列于编外。曾祖空青,文肃之第三子也,快活每以三运使呼之,后果终漕挽。……文肃当国,先祖为起曹郎中,一日忽见过曰:我今见曾三女儿,他日当为公之子妇,时先妣方五六岁。又谓先人曰:曾三女,汝之夫人也。归见文肃,呼先祖字云:王乐道之子,三运使之婿,此儿他日名满天下,然位寿俱啬,奈何?已而文肃罢相,迁宅衡阳,北归后,先祖守九江,遣先人访文肃于京口,一见奇之,遂以先妣归焉。后所言一一皆合,不差毫厘。”王莘守江州在大观元年,曾布大观元年卒,故王铚访曾布必在是年。曾纡惟一女,汪藻《浮溪集》卷二十八《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公讳纡,字公衮……女一人,适右承事郎主管江州太平观王铚。”《挥麈录前录》卷二:“元符末,曾文肃自知枢拜相……是时母氏年九岁。”故知王铚妻曾氏生于元祐七年,归铚时方十六岁。

大观中,王铚曾随父往江州,与释祖可结诗社于庐山下,有唱和;又在汝阴,著《侍女小名录》;此期间,与徐俯、洪炎、洪刍、惠洪、善权、张元干等有交往。王铚《雪溪集》有《顷在庐山,与故友可师为诗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8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刊》2008年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