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王铚及其家族事迹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7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22:15:20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张剑  
荐之三府傍。相公意似顺,众口极雌黄。我斥不得容,为子增慨慷。子行群贼中,妻孥道路长。挂帆扬州湾,闻我病在床。不寻枉渚来,或谓子不刚。活我以简策,饱我非稻粱。告别闽岭去,波浪春风狂。既欲杀风母,又欲射天狼。四海俱已震,何处一身藏。挥泪与之子,关雎哀不伤。禄山倾社稷,朱泚侮君王。于今无此孽,但可正皇纲。文章出号令,忠信被农桑。之子抱此器,用之斯民康。吴酸宜勉强,无烦忆粟浆。”观此知说之曾荐铚于宰相前,但被他人诽谤而止,《老学庵笔记》卷六载铚因记忆好而被人“疑其轻薄,遂多谤毁”,晁诗中亦有“众口极雌黄”之句,亦才智士之不幸也。说之又作《夜来枕上得四绝句,因视王性之,谢其相访也,末专为渠作》诗。

   《宋史》卷二十五《高宗纪》:建炎三年六月乙卯,“升浙西安抚使康允之为制置使”。《玉照新志》卷六:建炎己酉,“康志升允之帅浙西,辟先人入幕府。时高宗南幸,先人揣知祸乱未已,是后敌骑果至,所道之境,悉如先人言。今载于后……”据《玉照新志》所载《与浙西帅康允之书》,知王铚建议加强安吉、广德等西部防备,后金兵果从广德进兵。书又载“自以蒙名公殊遇有日矣,宾筵初启,首蒙辟置,恩德重大,非特一己知之,士大夫传以耸动也。昨辞去属邑,不以为忤,未忍默默,以负于门下也。”金兵建炎三年十二月已陷广德,知王铚入康幕后不久即辞幕。

   建炎三年十一月,为范宗尹家藏兰亭帖作跋。王铚《跋范丞相家藏兰亭帖》后署“建炎三年十一月望,汝阴王铚书。”(《兰亭考》卷八)

   建炎四年庚戌(1130)春,往湖州千金村访张元干。七月,权枢密院编修官,奉诏纂集祖宗兵制,其后书成,凡二百卷,赐名《枢庭备检》;十月,为楚州镇抚使赵立作传,高宗嘉叹久之。《芦川集》卷三《喜王性之见过千金村》:“春来书札已西东,喜复相逢乱世中。万事变更唯舌在,三年流落转途穷。”自宣和七年至此已逾三年,三年概言之也[10]。《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三十五:建炎四年秋七月:“诏迪功郎王铚权枢密院编修官,纂集祖宗兵制,其后书成,上览之,称善。命铚改京官,赐名《枢庭备检》。”该书内容,据其序曰:“谨列自建国已来兵制沿革,与夫祖宗御戎备边,又诸军兴废所因,详著于篇者,凡二百卷。又原祖宗圣意之不见于文字者,为之序。”按建炎四年七月仅是奉诏修书,非谓书成,观绍兴四年王铚守太府寺丞,与“改京官”之记相符,抑或绍兴四年为书成之日。为赵立作传事见《挥麈录后录》卷九:“建炎庚戌,先人任枢密院编修,十月,淮南宣抚司奏楚州城陷,镇抚使赵立死之,高宗命先人撰其传以进乙览,嘉叹久之。”

   绍兴元年辛亥(1131),王铚为嵊县县学作《嵊县修学碑》;绍兴二年壬子(1132),作《包山禅院记》;绍兴四年甲寅(1134),守太府寺丞,为言者奏罢。按《剡录》卷一收有《嵊县修学碑》,据碑文,作于绍兴元年。《包山禅院记》见《吴都文粹》卷八,后署“绍兴二年正月戊寅记。”本年尚作有《早秋寄昔慧老且吊慈受老师之亡》诗,按释怀深,号慈受,绍兴二年卒。《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十四:绍兴四年三月癸亥,“右承事郎王铚守太府寺丞……言者奏铚浮薄无行,罢之”。本年有诗《送谢景思假太常少卿,奉祀温州太庙,先至三衢省觐》,按谢汲(字景思)绍兴四年权太常。

   绍兴五年乙卯(1135),王铚以右承事郎主管江州庐山太平观;绍兴六年(1136),朱敦儒(希真)、徐度(敦立)来访。铚主管庐山太平观事见汪藻《浮溪集》卷二十八《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曾纡去世时铚为右承事郎主管江州太平观。本年有诗《与郭寿翁俱客钱塘,寿翁归吉州,追饯至龙山白塔寺,惜别怅然,终日始登车而去。既行旬日,予得请庐山太平观,将归隐浙东山中,寄诗奉怀》,又有诗《送郭寿翁还庐陵》:“共遭胡骑汝阴城,十载相逢尚甲兵。”自宣和七年金兵入侵,距绍兴五年已十年矣。《挥麈录前录》卷四:“绍兴丙辰,明清甫十岁,时朱三十五丈希真、徐五丈敦立俱为正字,来过先人。”知铚又曾与朱敦儒、徐度往还。

   绍兴七年六月,王铚避居剡溪山中,绍兴八年,献《宰执宗室世表、公卿百官年表》,得常同之荐,诏奉祠中视史官之秩。绍兴七八年间,又改右承事郎主管台州崇道观,并与向子諲有交往。避居剡溪之时见前引大观年间之考证。《弘治嵊县志》云王铚宅在“嵊县灵芝乡”(《浙江通志》卷四十五引),按嵊县今为浙江嵊州市。绍兴九年正月,铚已为右宣义郎主管台州崇道观,知改官当在绍兴五年后至九年前。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二五:“铚以国朝建隆至元符信史屡更,书多重复,乃以七朝国史自帝纪志传外,益以《宰执宗室世表、公卿百官年表》,常同为中执法,言于朝。诏铚奉祠中视史官之秩,尚方给札奏御。”《挥麈录前录》卷四王明清自跋亦云:“……自建隆抵于元符,信史屡更。先人于是辑国朝史述焉,直欲追仿迁、固,铺张扬厉,为无穷之观。虽前日宗工笔削,不敢更易,但益以遗落,损其重复。如一姓父子兄弟,附于本传之次;增以宗室、宰执世系,与夫陟黜岁月三表,如《唐书》之制。绍兴戊午中,执法常公闻其事,诏奉祠中,视史官之秩,尚方给札。奏御及半,而一秦专柄,不尽以所著达于乙览,独存副本私室。”知常同绍兴八年荐之。“奉祠中视史官之秩”,知其间主要事务为修史。《雪溪集》有《向伯恭芗林诗》,按向子諲绍兴八年七月知平江府,十一月转官致仕,次年三月抵清江芗林别野[11],铚诗约作于此期。

   绍兴九年(1139)正月,铚献《元祐八年补录》及《七朝史》,由右承郎迁右宣义郎;二月,秦桧欲以永固为徽宗陵名,铚建言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二五:绍兴九年正月丙申,“右承事郎主管台州崇道观王铚特迁一官。铚以国朝建隆至元符信史屡更,书多重复,乃以七朝国史自帝纪志传外,益以《宰执宗室世表、公卿百官年表》,常同为中执法,言于朝。诏铚奉祠中视史官之秩,尚方给札奏御。至是铚以《元祐八年补录》及《七朝史》上之,故有是命。然铚所修未及半也,其后为秦桧所沮,不克成。”又刘一止《苕溪集》卷三十六载《王铚进〈七朝国史列传〉,重加添补成书,共二百一十五册,特与转一官》:“勅具官某,朕修废典于风尘之后,访遗书于煨烬之余,既累岁矣。顾中秘所得,外有愧于士大夫之家,而史氏阙文,亦或未补,朕心闵焉。尔好古博雅,自其先世。属辞比事,度越辈流。乃者裒集累朝故实,而附益以其所闻,成书来上,有嘉其勤,序进官联,以为尔宠,且以为多士之劝可。”据此知是时所进乃《七朝国史列传》也,为秦桧所沮,《七朝国史》未竟全书。

   《挥麈录前录》卷一载该年“徽宗梓宫南归有日,秦丞相当国,请以永固为陵名。先人建言:‘北齐叱奴皇后实名矣,不可犯。且叱奴,外裔也,尤当避。’秦大怒,几蹈不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二六亦载:绍兴九年二月己未,“尚书右仆射秦桧上徽宗皇帝陵名曰永固,诏恭依。右宣义郎主管台州崇道观王铚言:‘后周叱奴皇后陵实以为名,当避。’桧大怒。”并注云:“此以王明清《挥麈录》修入,但明清误以‘后周’为‘北齐’耳。”[12]

   绍兴十年庚申(1140)至绍兴十二年壬戌(1142),王铚居山阴;绍兴十二年作有《书谢文靖东山图》、《重刻两汉纪后序》等。《挥麈录三录》卷三:“绍兴庚申岁明清侍亲居山阴,方总角,有学者张尧叟唐老自九江来从先人。”《雪溪集》有诗《书谢文靖东山图》,其跋云:“右《题谢文靖东山图》。今会稽东小江之上有东山存焉,绝顶下临江海,盖万里云境也。仆观文靖初渡浙江,乐会稽佳山水,与王右军、许询、支遁、孙绰、李充游,则东山在会稽几是矣。仆尝宿其上,题诗僧壁云:‘山晴山雨今古恨,潮落潮生朝暮情。我识前人旧时意,寒岩一夜听江声’今观斯图,并书之为一笑之地耳。绍兴十二年二月丁卯书。”《重刻两汉纪后序》作于“绍兴十二年六月甲子”(见四部丛刊本《后汉记》卷末),中有云:“编修王公敦阅古训,博极群书。其出使浙东也,既刻刘氏《外纪》以足《资治通鉴》,又重刻《旧唐书》,至刻此《两汉纪》,其艰其勤,尤为尽力。”知《两汉纪》非铚刻,而铚仅为序。序作于六月,可知铚斯时尚在浙东会稽。居山阴期间,还作有《仆在会稽,泛舟至剡中。是时雪迟,梅子烟外万枝,夹岸幽香不断,盖非人间世也。友人廉宣仲在四明闻之,作〈子猷访戴图〉见寄,作长短句谢之,仍书四绝句于图后》、《剡溪王秀才画〈子猷访戴图〉》等诗。

   绍兴十三年癸亥(1143),献《太玄经解义》,得赐金;又与毕良史游,为之作《跋古器图》[13]、《题五老图》。《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四九:绍兴十三年八月丁未,“右宣义郎湖南安抚司参议官王铚献《太玄经解义》,赐白金三百两。”又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毕良史(?—1150),字少董,上蔡人,士安五世孙。绍兴初进士,绍兴五年补上州文学,既得三京地,东京留守司使权知东明县,又任开封府推官,搜求京城乱后遗弃古器书画。绍兴十年金人败盟,良史羁金三年,乃教学《春秋》,著《春秋正辞》十二卷。绍兴十二年放归南宋,载古器书画以归,得右迪功郎监潭州南岳庙。绍兴十三年元月献《春秋正辞》,特改京官,为右宣义郎干办行在诸军粮料院。绍兴十五年加直秘阁知盱眙军,绍兴二十年卒于任。考王铚与毕良史交往时间,当在绍兴十三年毕得京秩后至绍兴十四年王铚卒前。《挥麈录馀话》卷二载王铚《跋古器图》云:“右《古器图》,龙眠李伯时所藏,因论著自画,以为图也。今藏予友毕少董家。凡先秦古器源流,莫先于此轴矣。昔孔子删《诗》《书》,以尧、舜、殷、周为终始,至于《系辞》,言三皇之道,则罔罟、耒耨、衣裳、舟楫所从来者,而继之曰:‘后世圣人者,欲知明道、立法、制器咸本于古也。’本朝自欧阳子、刘邍父始辑三代鼎彝,张而明之,曰:‘自古圣贤所以不朽者,未必有托于物,然物固有托于圣贤而取重于人者。’欧阳子肇此论,而龙眠赓续,然后涣然大备。所谓‘三代邈矣,万一不存,左右采获,几见全古。’惟龙眠可以当之也。此图既物之难致者而得之,又少董以闻道知经,为朝廷识拔,则陈圣人之大法,指陈根源,贯万古惟一理,其将以《春秋》侍帝傍矣。”又《赵氏铁网珊瑚》卷十三《睢阳五老图》载有两宋诸人题跋或诗歌,其中王铚题跋下署“绍兴十三年小雪,汝阴老民王铚谨书”。而钱端礼跋云:“绍兴戊辰(一作午)春,被命治具淮上燕饯北客,过盱眙太守毕少董,语次获观所谓《睢阳五老图》者……”,可知图系毕少董所藏。按戊辰为绍兴十八年,少董正在盱眙任上,戊午为绍兴八年,少董在开封,故戊辰为是。另《雪溪集》中《毕少董〈繙经图〉诗》亦当作于绍兴十三四年之间。

   绍兴十四年甲子(1144),居山阴,新除右宣教郎湖南安抚司参议官;三月,献《祖宗八朝圣学通纪纶》,诏迁一官。铚约卒于该年。《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五一:绍兴十四年三月戊寅,“右宣教郎新湖南安抚司参议官王铚献《祖宗八朝圣学通纪论》,诏迁一官。”按绍兴十三年八月,王铚已为湖南安抚司参议官,此又云“新”,疑绍兴十三年铚并未赴湖南任。四月辛丑,“少傅判绍兴府信安郡王孟忠厚乞朝永祐陵等欑宫,许之。忠厚既朝陵,将入见。谓寓居新湖南安抚司参议官王铚曰:‘忠厚与秦会之虽为僚婿,而每怀疑心。今当入朝,欲求一不伤时忌对札。’铚言:‘元祐中姚麟以节度使守蔡,建言乞免带提举学事,朝廷许之。’忠厚喜,即入奏如铚言,诏可。寻又降旨,武臣帅守并免系衔,自是以为例。”又《按麈录前录》卷二:“政和中,诏天下州县官皆带提举,管勾学事。时姚麟以节度使守蔡州,建言乞免系阶,朝廷许之。靖康初除去。绍兴中复增,但改庶官为主管。时孟信安仁仲来帅会稽,先人寓居。孟氏与家间契分甚厚,仁仲以兄事先人。入境语先人云:“忠厚与秦会之虽为僚婿,而每怀疑心。今省谒欑宫,先入朝然后开府,从兄求一不伤时忌对札。‘先人举此,仁仲大喜,为援麟旧请草牍以上,奏入即可。寻又降旨,自此武臣帅守,并免入衔,行之至今。”按此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自云据《挥麈录前录》卷二编入,然孟忠厚系孟皇后之兄(孟皇后生于熙宁十年),年长铚许多,此言“以兄事先人”,似有虚美之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8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刊》2008年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