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王铚及其家族事迹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9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22:15:20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张剑  
尝次韵和予诗云:“空中千尺堕柳絮,溪上一旗开茗芽。绝爱晴泥翻燕子,未须风雨落梨花。重江碧树远连雁,刺水绿蒲深映沙。想见方舟端取醉,酒酣风帽任欹斜。”后三十年避地剡溪山中,时可师委蜕亦二纪矣。灵隐明上人追和此为赠,感念存没,泪落衣巾,因用韵谢之》。铚“避地剡溪”当在绍兴七年。《雪溪集》另有《与郭寿翁俱客钱塘,寿翁归吉州,追饯至龙山白塔寺惜别,怅然终日,始登车而去。既行旬日,予得请庐山太平观,将归隐浙东山中,寄诗奉怀》,按绍兴四年王铚尚为太府寺丞,提举庐山太平观当在绍兴五年,汪藻《浮溪集》卷二十八《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载曾纡卒于绍兴五年十月,其女“适右承事郎主管江州太平观王铚。”然大观初年铚父始守江州,若避地剡溪在绍兴五年,前推三十年,事在崇宁五年,不情;然又不会晚于绍兴八年,因大观四年铚已居汝阴,故避居剡溪在绍兴六年至八年之间。王铚《游东山记》(《东山志》卷十六)一文有云:“仆以绍兴七年六月往剡中。”可知其避居剡溪时间为绍兴七年。据此,可推知与祖可结诗社事在大观二年,又可推知祖可卒年为政和四年(公元1114)。祖可有《李伯时作渊明〈归去来图〉,王性之刻于琢玉坊,病僧祖可见而赋诗》、《书性之所藏伯时木石屏》等诗,当作于铚随父守江州时,《挥麈录三录》卷二:“九江有碑工李仲宁,刻字甚工,黄太史题其居曰琢玉坊。”可证祖可作诗时王铚在九江。释善权长期居庐山,与祖可齐名,他有《王性之得李伯时所作〈归去来图〉,并自书渊明词,刻石于琢玉坊,为赋长句》(宋孙绍远《声画集》卷一,按此诗为《全宋诗》失收),可知此期善权与王铚有交往,并参与了诗社唱和。

   大观中与洪炎交往并著《侍女小名录》,事见王铚《侍女小名录序》:“大观中居汝阴,与洪炎玉父游,读陆鲁望《小名录》,戏征古今女侍名字。因尽发所藏书籍纂集,踰月而成焉。”(《郡斋读书志校证》卷十四《侍女小名录一卷》)按此处《侍女小名录》即《补侍儿小名录》,为同书异名,《四库全书》收有铚所著《补侍儿小名录》一卷。《雪溪集》中有《洪驹父泛舟将过颍,同张仲宗出饯,席间留诗为别,且邀用韵》(按顺昌府治汝阴,古称颍州)、《用前韵寄洪驹父》、《徐师川典祀庐山延真观,用送驹父韵饯别四首》;释德洪有《赠王性之》、《次韵性之送其伯氏西上》、《次韵性之》、《与性之》、《谢性之惠茶》、《会性之山中二首》;李彭有《和何思举韵寄元亮兼简性之》等,皆约作于此期。另宣和七年二月丙午,王铚《跋张元干辑先祖手泽》云:“铚与仲宗游,且十五六年,得其治性修身、求师尚友之道,有轶于群公所称者。若夫怀念祖德,俾发闻于人,特其盛德之一尔。”(《芦川归来集》卷十《宣政间名贤题跋》)张元干大观年间在江西问句法于徐俯,并与江西诗派成员结诗社唱和,此当为张、王定交之时。

   政和三年春,王铚在京师与表兄高荷论黄庭坚诗中本事,并赋《国香诗》。政和四年初往宣城岳父处,途经当涂,访李之仪,示所辑欧阳修别集及蔡氏所辑苏轼《南浮集》,请其为序;该年三月,李之仪为欧阳修别集及苏轼《南浮集》作序;是年底,莘召铚回汝阴侍居。《雪溪集》附有高荷《国香诗并序》,中云:“政和三年春客京师,会表弟汝阴王性之问太史诗中本意,因道其详。性之文词俊敏,好奇博雅,闻之拊髀叹息曰:‘可留之篇咏,为一段奇事。’因为赋之,且邀诸公各作一篇云。”又有王铚《次韵国香诗并序》,其序云:“表兄高子勉,南平武信王孙。学问文章,知名四海。黄太史自黔南召归,过荆南,与为忘年友,赠六言诗曰:‘顾我今六十老,付子以二百年。’此语岂易得哉!太史没后数年,当政和癸巳岁,与仆会都城,假日话国香事甚详,又赋长句相示,因次其韵。凡子勉诗中不言者,仆得以言之矣。”知政和三年铚尚在京师。

   《姑溪居士后集》卷十五有《仇池翁南浮集序》云:“蔡君家世辇毂之下,轩轾无所系,而能以退为进,父子之间自为知己,独于先生南适以后所见于抑扬者,博访兼收,所较他日之得为备。吾友汝阴王性之实与讨论,仍为手自抄录,总若干篇,集成若干卷。性之将适宣城,道太平,蔡君以书并其总目出性之以相示,邀予为之序。”卷十五《欧阳文忠公别集后序》:“汝阴王乐道与其子性之皆博极群书,手未尝释卷,得公家集所不载者,集为二十卷。余幸得而观之,遂以尝闻人所诵公之言以记于后,亦足以告夫学者而为之劝也。政和四年三月十三日赵郡李之仪书。”卷十七《与王性之手简》第十九简:“伏蒙宠示所集六一翁遗文,并蔡君书与其编次东坡老南迁后诗文总目,且俾附名其后及序,其前皆巨题也,固当以不敏求免。然二公不可忘也。毎得其绪余之传,无异自天而下,况探索详论,超出物表,非豪杰之勇,畴克尔尔。辄勉强索课,录呈左右,为用则不可。但此遇不易得,其高明之贶,其可虚耶?所留背轴素纸,适兹纷扰,未敢下笔。俟至宣城,或能乘兴,亦恐斤斧不弃,未为定稿也。别集三册、总目册、背轴一卷同元帕护附来介持纳,幸祝至。”据此可知,王铚往宣城路过当涂时曾请李之仪为欧、苏集题序,李于政和四年三月题还之,可推知铚赴宣城在政和四年初(三月十三日之前),那么铚往宣城又为何事呢?

   李之仪《姑溪居士后集》卷十六、十七中有多篇《与王性之手简》,言在王铚及其岳父曾纡的帮助下,自己欲卜居宣城:“此徙居之心正如烈火,顺风而来逼,又况冰玉欣慕之素耶。”(第二简)按“冰玉”代指曾纡、王铚翁婿。 “卜居初荷委曲,势须身到,乃契高义。比既差池,姑俟及门,方能披写,遂日幸一日,亦不虞蹭蹬至是也。公衮来,一席间,十之三四在是事,缱绻紬绎,无不饱足人意,使其自履之,亦未必能尔。于是又知先为之容,非咫尺可以喻感。月终或出月,度可以成行。是时行李必已远矣,绪余参期,豫深留滞之叹。既归侍下,渉暑未必能遽还,定无揺落之初,必有近耗,或遂过此,犹及面叙。”(第十简)《浮溪集》卷二十八《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载曾纡服除后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推其时当在政和间,宁国府治宣城。据此知铚往宣城是探望岳父。

   《姑溪居士后集》卷十六《与王性之手简》云:“自有迁居之意,宣城胜丽,梦寐不舍……不图高明骤有行色,岂衰蹇不类,造物者固不与之全耶?良自感叹。”(第五简)“比得之公衮,乃审促归甚至坚确。”(第六简)“或闻朝夕遂还侍下,得是信罔然几不知所遣。”(第九简)同卷《与王乐道工部手简》第十简云:“性之德愈修,学愈进,词笔其绪余,而自可与前辈并驱争先矣。钟庆所贻,与夫德履相践,固无可议。特为高山流水,下倍增仰,而万里必知其穷尽者也。过此一相见,遂约为宣城游。腊前已为之具行,而辄为日前一事见止。闻侍下暂欲其归,将复来此。比亦决为宣城居,日幸其相款也。侍下固不乏人,然冰玉相辉,更能掇慰,公衮之同,亦自不恶,而淑私拳拳,于是为重。”据此知王铚政和四年初过当涂时曾约与李之仪在宣城卜邻,李于该年冬天准备移居,为事羁绊,然是年底铚父又召铚回汝阴,李因分别致书王莘、王铚表示遗憾和希冀之情。《姑溪居士前集》中有《次韵王性之见寄佳句》、《除夜寄王性之》、《又寄性之二首》四首诗,大约也作于政和期间。

   宣和年间,王铚多在京,与汤举为太学同舍生;与江端本、张元干、王伦等有交往;宣和四年,王铚著《四六话》;宣和末,铚出京。王明清《玉照新志》卷二:“汤举者,处州缙云人,与先人太学同舍生,有才名于宣政间。”知王铚亦在太学,铚政和后期当在汝阴侍亲,而宣和中多在京,因暂推其入太学在宣和间,汤举即汤思退之父。《挥麈录后录》卷八:“江子我端友知经明道,驰誉中外。后尽弃旧业,鳏居孑然,年亦迟莫,惟留心内典,苦身自约,不复有世间之意。结庐都城之外,惟先人时时过之,每舂容毕景也。乙巳岁春,与之俱至相蓝访卜肆。”可证宣和七年春王铚尚在京。另前引宣和七年二月丙午王铚《跋张元干辑先祖手泽》, 知张元干时亦同在。《挥麈录后录》卷八:“先人在京师,正道(王伦)间亦款门,先人以其倜傥,待颇加礼。一日从先人乞诗送行,云天下将乱,欲入庐山为道士。宣和末,先人去国,不复相闻。”知铚与王伦有交往。宣和末离京城,去处大约是杭州。王铚建炎间作《与浙西帅康允之书》云:“某仕于此(杭州),为日滋久。”《雪溪集》有《和江子我见送诗》:“放舟弄清泚,始觉南风清。”另《追和斜川詩二首并序》其序云:“岁后五日,仆欲从西湖追和斜川诗。是旦,江子我居新市,招张仲宗同游。”《追和斜川詩二首》当作于靖康元年正月五日,时铚已在杭州西湖。

   王铚四年七月庚申著《四六话》,事见其序。该书系最早的四六文话,《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二注录:“《四六话》一卷,王铚性之撰。”《四库全书总目•四六话》云:“其书皆评论宋人表启之文。六代及唐词,虽骈偶而格取浑成;唐末五代,渐趋工巧……宋代沿流,弥竞精切。故铚之所论,亦但较胜负于一联一字之间,至周必大等承其余波,转加细密。终宋之世,惟以隶事切合为工,组织繁碎而文格日卑,皆铚等之论导之也。然就其一时之法论之,则亦有推阐入微者,如诗家之有句图,未可废也。”丁丙跋此书云:“所论多宋人表启之文,但举工巧之联,不尚气格与法律也。自来专论四六之书,此为权舆。”[8]该书评论唐宋四六文体作家五十七位,其中五十位皆为宋人[9],丁丙所云“多宋人表启之文”较四库馆臣“皆评论宋人表启之文”为确。然书中如“四六贵出新意,然用景太多,而气格低弱,则类俳矣。唯用景而不失朝廷气象,语剧豪壮而不怒张,得从容中和之道,然后为工。”实为论气格;论四六与诗赋之渊源、论唐宋四六之别,论四六用典,论联语须生事熟事相对等,实为论法律。丁丙之言有所未妥,四库馆臣言四六文格卑弱皆铚等导之,语亦过矣。而该书于四六文话上的权舆创辟,于格律技法的推阐入微,尤其值得重视。

   王铚于靖康中入王襄军幕,作《靖康讨虏檄文》。建炎元年五月,王襄贬官,铚离幕。王明清《挥麈录三录》卷二:“靖康末,虏骑渡河,直抵京城,危蹙之甚,钦宗命王幼安襄为西道总管,招集勤王之师,以为救援。幼安辟先人为勾当公事,先人为草檄文,晁四丈以道读之,激赏不已,云‘此出师表也。’”又《玉照新志》卷六:“(王襄)靖康初以知枢密院为南道总管,先人为属偕行,有督勤王师檄文,荐绅多能诵之。”按《宋史》卷二十三《钦宗纪》:靖康元年九月丙戌,“建三京及邓州为都总管府,分总四道兵。庚寅,以知大名府赵野为北道都总管,知河南府王襄为西道都总管,知邓州张叔夜为南道都总管,知应天府胡直孺为东道都总管”。同书卷三五二《王襄传》:“宣和六年,起为河南尹。金人再入,出为西道都总管,张杲副之。高宗开大元帅府,襄以所部兵会于虞城县。即位,命襄知河南府。……金人围京师,征兵入援,二人故迂道宿留。至是,降宁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卒。”王铚入王襄西道都总管军幕当在靖康元年九月后,《玉照新志》中明清误记“西道”为“南道”。《宋史》卷二十四《高宗纪》:建炎元年五月戊午,“西道总管王襄、北道总管赵野坐勤王稽缓,并分司,襄阳府、青州居住。寻责襄永州,野邵州,并安置。”王襄贬谪,铚当离幕。

建炎元年九月,王铚与晁说之相遇于睢阳,晁有诗文赠之。建炎二年,铚自扬州到海陵访晁说之,晁复以诗纪之。建炎三年,铚入康允之军幕,不久辞幕,作《与浙西帅康允之书》。晁说之建炎元年六月被召赴行在,除徽猷阁待制兼侍读,九月与王铚遇于睢阳。《景迂生集》中有《送王性之序》:“酸枣先生五世孙铚,字性之,晚相遇于睢阳,方款,遽以别……九月八日箕山晁说之序。”又有《连日与性之王君谈遽来告别因作》诗:“君之积学万石簴,笔力仍关千石钟。遑遑欲谈谁听此,秋江好渡多柔风。”知铚与说之建炎元年相遇于睢阳也。建炎二年,晁说之避居海陵,铚欲从扬州至福建,闻说之在海陵,遂绕路访之。说之作《王性之自扬州迁路相访于海陵,荷其意厚非平日比,赠诗以别》云:“九死性命存,乃到海陵仓。海陵何所有,麋鹿昼成行。多仓多麋鹿,今也恨难忘。爰从本朝来,人物上国光。容我迹其间,性之因翱翔。性之笃忠信,又复能文章。一世所趋附,在眼独不忙。困于州县吏,敛翼弗许张。蹉跎谁识之,心胆空堂堂。我不自揆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8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刊》2008年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