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睿 刘鹏:人民币加入SDR是板上钉钉的事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2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09:36:43

进入专题: SDR  

刘睿   刘鹏  

  

   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待中国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消息,让人脑袋都大了。

   据媒体报道,8月4日,IMF发布了一份题为《特别提款权(SDR)估算方法的评估--初步考虑》的报告,提出可能将当前货币篮子的评估从目前的12月31日延长9个月至2016年9月30日。但次日(8月5日)就有IMF相关人士对新浪财经表示,此消息为误读,"将SDR货币篮子调整的生效期推迟至2016年9月30日"与"决定SDR货币篮子是否纳入人民币"为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IMF董事会目前仍计划2015年晚些时候决定是否纳入人民币。

   在刚刚过去的7月,也有一次类似的情况。7月24日,有消息称,IMF已敦促中国退出救市措施,隔周又有消息称IMF总裁拉加德认为,中国政府为"维护有序发展"而采取的措施,不应该让人感到意外。

   让我们来讨论下两个问题。

   中国为什么要加入SDR?

   所谓"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算是一种虚拟货币,用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不足,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IMF每五年对SDR货币篮子的组成进行一次评估。

   加入SDR,有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减少中国涉外经济货币错配和金融风险,降低对美元的依赖。

   具体来看,外媒曾解读周小川希望人民币加入SDR的七大原因如下:

   1. 全球声望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货币落后于其国际利益。

   2. 更低的借贷成本随着中国推动加入SDR,减少对资本流动的管制,将使人民币更加国际化。这将有助于中国公司向海外扩张,降低其借贷成本。

   3. 一个多极的世界中国的战略观点是发展一个"多极的"世界,美国只是其中一员,而不是霸权国。在过去,周小川呼吁扩大使用SDR以替代美元。全球认可的储备地位可使中国更加接近这一目标,至少在货币方面如此。

   4. 定价国人民币用于跨境贸易和投资结算的情况一直在增多,但是还未用于设定包括原油、铁矿石在内的国际商品的价格。

   5. 对人民币的需求据渣打银行估计,目前有超过60家央行投资了人民币。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会吸引更多央行买家。

   6. 推动改革为了加入SDR,中国必须向前推进开放资本账户的计划。这项改革将重组产业,改变中国公司开展业务的方式。

   7. IMF认可 对于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来说,为人民币获得SDR的地位将代表IMF对他改革努力的认可。周小川的改革措施还包括利率自由化并放松所谓的金融压制,即储户补贴以投资为导向的增长。

   中国是否必须今年加入SDR?

   按照通则,SDR货币篮子的构成每五年评估一次,2015年正好是IMF又一次进行评估的年份。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时要求拉加德推进将人民币纳入SDR,称中国将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账户项目可兑换,开放境内个人的跨境投资,以及外国机构投资中国资本市场。

   人民币国际化改革已经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经常项目已经可以自由兑换,但是资本项目尚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也是2010年IMF拒绝中国加入SDR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审SDR的时候有两个标准:一是看货币背后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量;二是货币要能够自由地使用。

   人民币自2010年以来在国际使用中取得"显著进步"。IMF报告承认北京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并指出人民币是国际贸易中第五大货币。

   G7中的欧盟国家,如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支持人民币于年内加入SDR。但IMF官员称,日本和美国等国家对此持更为谨慎的态度。一旦人民币成功加入SDR,美元在SDR中的权重就会从41.9%下降到37%。中国必须得到IMF董事会70%以上的投票,美国拥有最高投票权,达16.7%。

   不过,IMF总裁拉加德曾表示,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是"时间早晚问题。"

   实际上,SDR距离真正成为国际货币资产路程还相当远。SDR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支付,其分配数量同成员国缴纳的份额成正比,而且使用的时候,需要首先兑换成某一种货币,然后才可以进行支付。在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吴念鲁看来,国际储备资产的多元化势在必行,但是今后世界IMF能不能作为一个所谓的"世界的中央银行"发行超主权货币,取代美元的特权,SDR是不是可以作为超主权货币的基础,仍需值得探讨。

   而在SDR篮子中,美元占比41.9%,欧元占比37.4%,二者的权重虽然相差无几,但在国际上的使用却是差距甚大,美元的使用比例在60-70%之间,欧元仅有20%左右。中国的邻国日本在日元加入SDR后,受制于日本经济问题,其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反而出现下滑。

   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开放乃大势所趋。但资本项目开放的过程会带来全方位的资本流出流入,这给国内的监管体系及金融市场带来很大的挑战。如何做好预警机制,加强监管部门之间的政策协调和危机反应处置能力是当下比加入SDR更重要的课题。

   对于今年是否能加入SDR,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两会期间表示,人民币正在朝着一个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方向发展,对此要有一颗平常心,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在外汇局二季度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中国会积极努力加入SDR,但这是瓜熟蒂落、顺其自然的过程。

   最后,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如果这次未入选,并不代表一定要等到下个五年。IMF法律部门官员对新华社记者表示,评估SDR的期限可由IMF执行董事会重新决定。

  

  

    进入专题: SDR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5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