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凯:西方单一制多民族国家的未来——进入21世纪的英国和西班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7 次 更新时间:2015-08-05 21:01:22

进入专题: 单一制   多民族国家   苏格兰   加泰罗尼亚   公民投票  

屠凯  
如果说佛朗哥时代是后者占据绝对优势的话,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和民主转型后的西班牙王国则是前者的反超。现行西班牙宪法大体承认加泰罗尼亚、加利西亚和巴斯克是三个享有“历史权利”的“民族”,直观上可谓部分地接受了“多元西班牙”观念。[16]但是,这里指涉加泰罗尼亚“民族”(nationality)的西文词语和“西班牙‘民族’”(nation)并不相同,又为一元西班牙观念保留了位置。

   西班牙究竟属于单一制还是联邦制,或者一个向联邦制转型的单一制国家,这确是个问题。[17]不过,有几个理由可以支持西班牙仍是单一制国家的说法。第一,虽然“有共同的历史、文化和经济特征的省”等可以发起成立自治区,但自治区及其自治条例可以享有的权力则业经西班牙王国宪法严格限制,在全国法律和自治区法规发生冲突时,“国家规范则所有未划为专属自治区职权的问题上优于自治区”。[18]第二,西班牙宪法第155条规定,一旦自治区违反宪法和法律义务,西班牙中央政府在参议院的支持下得强制各自治机关履行义务。[19]第三,西班牙宪法第161条规定,西班牙国家与自治区之间的权限冲突,由位于中央的西班牙宪法法院最终裁判。[20]除上述规定之外,西班牙宪法第2条(国家统一和自治权利)、第3条(卡斯蒂利亚语和其它西班牙语)、第4条(西班牙国旗和自治区区旗、区徽)和第56条(国王)等还强调了西班牙各自治区在符号上的统一。 实际上,加泰罗尼亚2006年自治条例中的若干条款被西班牙宪法法院限定解释或判决违宪,也可以从反面支持上述观点。特别是,西班牙宪法法院2010年6月28日发布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l'Estatut d'autonomia de Catalunya)部分违宪判决明确指出,《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是西班牙宪法的下位法,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与西班牙中央政府不是平等主体而是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加泰罗尼亚不是联邦组成部分。[21]西班牙仍然坚持单一制的基本宪制框架。

  

   二、单一制多民族国家的政党政治

   目前观察,影响单一制多民族国家稳定发展的首要因素是该国的政党政治。于此,有三点内容值得注意。一是单一制国家的政治光谱,尤其是其中央层面的全国性政党对建立和维持(民族)自治地方政权的基本态度。二是地方性政党对本自治地方政治现状乃至单一制多民族国家这一政制模式本身的基本态度,尤其是有无主导地方政治的地方性政党,以及这类政党的意识形态如何。三是全国性政党与地方性政党之间是否存在隶属关系,或者,这两类政党之间是否存在长期隔阂和政治对立。毋庸赘言,如果单一制国家全国性政党支持建立和维持(民族)自治地方政权,并且,它们有深入到地方政治的分支机构,那么单一制多民族国家可能更加巩固。如果单一制国家全国性政党本身对自治地方政权持消极态度,而自治地方又存在主导地方政治并与全国性政党敌对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那么希求单一制多民族国家稳定发展就相对困难。本文两个案例的一些共同之处耐人寻味。首先,英国和西班牙都存在对(民族)自治地方不甚友好的保守主义全国性政党,即英国保守党和西班牙人民党。其次,两国也都存在拥有强大地方分支的左翼全国性政党,即英国工党和西班牙社会主义工人党。再有,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等地都有掌控局面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即苏格兰民族党和加泰罗尼亚的“集中与统一”党。结果,当左翼全国性政党在中央和地方同时执政时,两地政治都趋稳定;而一旦中央和地方分别由保守主义全国性政党和地方民族主义政党执政,纷争就在所难免。

   英国

   英国长期实行“西敏寺制”,形成执政党与反对党双峰并峙的政治传统,再辅以单一选区一票制的选举制度,两党制遂成为英国政党政治的常态。英国保守党可能是当今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政党,它起源于光荣革命时代维护君主特权的贵族地主集团,一贯代表英格兰的精英阶层利益。今天的英国保守党是以邱吉尔为代表的大英帝国精神、以撒切尔为代表的经济自由主义政策以及亲美疏欧(强调英美跨大西洋合作,反对向欧洲联盟输送权力)情绪的混合体。而英国工党可能是当今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左翼政党,它起源于“费边社”等早期工人阶级与知识分子的政治联合,过去代表工会和中下阶层利益。但是在布莱尔、布朗执政时期,英国工党采取了照顾伦敦金融圈的经济政策,已经蜕变为所谓的“新工党”。新工党对欧洲联盟比较信任,是欧洲乃至世界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集团的重要成员,与美国也保持相当暧昧的关系。此外,英国自由民主党异军突起与保守党组成了现任联合内阁。自由民主党代表城市小资产阶级和知识阶层利益,相对地亲欧疏美,是更为标准的欧洲型自由主义政党(其政治立场较美国型自由主义更为左倾)。[22]

   由于仍旧眷恋大英帝国睥睨寰宇的光辉岁月,英国保守党对有可能进一步瓦解英国的自治地方政权比较抵制。撒切尔执政时期曾经力推国有企业私有化的经济政策,暴力压制席卷苏格兰南部重工业城市的工人罢工,极大地伤害了苏格兰主要人口的感情。结果是,英国保守党政客今天在苏格兰只能得到一两个英国议会席位,几乎完全丧失影响。与之相反,英国工党一直站在苏格兰人民一侧反对“英格兰霸权主义”。投桃报李,苏格兰也成为英国议会选举中工党的传统票仓。而类似于工党的“社会主义”国际主义,英国自由民主党所持自由主义国际主义的立场也促使它走向与“英格兰霸权主义”相对立的阵营。欧洲型自由主义政党普遍同情少数民族或被压迫地区的争取自由的政治运动,英国自由民主党也对英国权力下放、苏格兰地方自治持十分积极的态度。总而言之,在中央层面,英国工党和自由民主党都对英国的自治地方政权十分支持。实际上,正是在英国工党执政期间,苏格兰才真正实现了自治。英国保守党虽然对此意兴阑珊,但对以地方自治换取英国统一还是赞成的。而一旦谈到诸如苏格兰独立等完全颠覆英国单一制的话题,英国中央层面的三大政党将联合反对。保守党绝不容忍联合王国解体、英国国际地位下降,工党和自由民主党更多地是担心丢失传统票仓而永久地丧失执政机会。

   英国的全国性政党在苏格兰都有分支机构。苏格兰工党是英国工党的地方性组织。苏格兰工党曾经在苏格兰执政,是在高度自治行政区内部联络中央、保持稳定的中坚力量。但是自苏格兰实现高度自治以来,苏格兰民族党的力量日趋壮大。苏格兰民族党是中间偏左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主张苏格兰最终独立。该党今天已然取得苏格兰议会超过半数的席位,在苏格兰完全执政。苏格兰民族党与代表英格兰压迫势力的英国保守党之间存在历史宿怨,尚未真正和解;与英国工党则争夺中间偏左的选票,只能用民族主义的议题彼此区隔。由此,围绕在苏格兰民族党周围的苏格兰地方性政治力量与英国中央政治力量遂产生逐渐加深的政治隔阂。苏格兰民族党不太可能在苏格兰之外获得英国议会席位,能够与工党、自由民主党瓜分的英国议会苏格兰席位也比较有限,所以它没有参与英国中央层面政治争斗的力量和兴趣。由此一来,当工党在英国中央政府和苏格兰地方政府同时执政时尚可,一旦工党丧失在中央的执政地位,而苏格兰地方政府又为苏格兰民族党掌握,英国中央与苏格兰的直接政治联系就被严重削弱。

   西班牙

   西班牙的议会制度与选举制度与英国不尽相同。在中央层面,西班牙采用两院制的议会制度。西班牙众议院主要采用比例代表制的选举制度;参议院按照地区分配席位,其中多数席位属于省,还有少数席位属于类如加泰罗尼亚这样的自治区,自治区获得的西班牙参议院席位主要由自治区立法机关采用比例代表制选举产生。由此,西班牙议会的政党组成较之英国议会稍为复杂,但是也基本形成主要政党双峰并峙的局面。西班牙人民党(PP)与佛朗哥时期的既得利益集团有承继关系,其信念是所谓“西班牙和天主教”,即强调西班牙单一制的基本宪制框架和天主教的文化传统,或者说,一元西班牙观念。当然,人民党经过漫长的转型,现在已经基本蜕变为欧洲型基督教民主主义政党,佛朗哥主义的痕迹不再明显。与之对立,西班牙社会主义工人党(PSOE)曾经是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时期的执政党,它成为西班牙左翼力量的中心是比较晚近的事情。与英国工党不同,PSOE反对美国的伊拉克战争,与美国关系不那么亲密。但无论是PP还是PSOE,西班牙的全国性政党对建立加泰罗尼亚等自治地方政权普遍持有消极态度。西班牙民主转型初期的政治妥协是前首相苏亚雷斯(Adolfo Suarez)、西班牙共产党和加泰罗尼亚等地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达成的,PP和PSOE不能居功也不会感到特别与有荣焉。[23]

   类似于英国工党的苏格兰单位,加泰罗尼亚社会主义党(PSC)是西班牙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加泰罗尼亚的地方组织。但PSOE本身是一个联邦型政党,PSC更像一个集团成员而不是分公司。[24]加泰罗尼亚也存在强大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即“集中与统一”党(Convergencia i Unio, CiU)。该党是加泰罗尼亚民主集中党(CDC)和加泰罗尼亚民主统一党(UDC)的联合。CDC是西班牙民主转型后成立的民族主义政党,但很快地,温和派朴霍尔(Jordi Pujol)取得党的领导地位,开始更多地强调加泰罗尼亚享有“在西班牙内的主权地位”。UDC是基督教民主主义加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它的民族主义色彩较CDC更加浓厚,与它相比,CDC可谓是仅谈论乡土意识的“加泰罗尼亚主义”政党。CiU是以CDC为主的政治联合,在政治立场上中间偏右。与苏格兰民族党不同,CiU在西班牙中央层面一直可以发挥关键少数的作用,通过在PP和PSOE之间打平衡牌为自己和加泰罗尼亚牟利。[25]另外,因为与PSC意识形态不同但民族认同相近,不必用民族主义口号争夺选票,CiU一般不会在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中强推加泰罗尼亚独立等议题,可以满足于目前的政制模式。但值得西班牙中央政府担忧的是,由于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和西班牙债务危机的内外压力,围绕着UDC形成的激进力量在CiU中呈现上升趋势。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马斯(Artur Mas)公开倾向于与西班牙分离,这就使西班牙能否继续保有加泰罗尼亚成为问题。[26]

  

   三、单一制多民族国家与公民投票

   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举行了决定是否独立的公民投票,而加泰罗尼亚在11月9日举行了没有法律效力的民意调查性质“公民投票”。与政党政治相结合,公民投票及其结果也成为影响西方单一制多民族国家前途的关键因素。不同于一般所谓民意调查,公民投票必须是国家机关按照合法程序发动和组织的。按照蒂尔尼(Stephen Tierney)的研究,公民投票可以分为立法型公民投票和宪制型公民投票两种主要类型。其中,立法型公民投票主要用于公民直接决定有关法律案的存废,宪制型公民投票则主要用于公民直接决定影响所在国家基本宪制框架的重大事项。[27]虽然有些宪制型公民投票的后果即授权议会对法律案做出决定,但它们与法律案的关系仍是间接的。显而易见,决定西方单一制多民族国家前途的乃是宪制型公民投票。公民投票的结果很可能颠覆所在国家的基本宪制框架,所以在通常情况下,没有国家会青睐自治地方政权举行议题敏感的宪制型公民投票。单一制国家在自治地方举行宪制型公民投票必须选择合法适当的组织机构,恰定简单明确的议题,对公民投票的法律后果事先澄清。否则,这类公民投票只能给单一制国家制造紧张和动荡,形成严重的法律危机。当下,英国和西班牙对宪制型公民投票的态度不尽相同。比较而言,英国已经习惯于使用宪制型公民投票决定重大事项;西班牙则非常谨慎。这一差别可能与英国拥有不成文宪法传统有关。因为英国没有严格的宪制改革程序,引入公民投票环节可以增强有关决策的正当性。而西班牙拥有刚性成文宪法,修宪程序繁琐,宪制型公民投票缺乏用武之地。

   英国

截止2013年年底,英国就建立苏格兰自治地方政权的问题举行过两次公民投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单一制   多民族国家   苏格兰   加泰罗尼亚   公民投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4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