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凤武:真理多元与“一个主义”

——当代思潮系列评说之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8 次 更新时间:2015-08-04 13:39:45

进入专题: 真理多元   一个主义  

孙凤武 (进入专栏)  

    

   (一)自达·芬奇以来,"真理只有一个"的命题,几乎成了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和政界、学界、知识界的共识,从黑格尔到毛泽东,都明确地说出了这一点.无疑,这种共识成了科学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推进器.但真理总是要用语言来表达的,免不了受语言的"纠缠".由是,哲人们渐渐注意到了事情的另一面,看到了这一命题的不完全性.就是说,在通常的意义上,真理的确只有一个,但在其它的意义上,真理并不止一个.爱因斯坦指出:"对应于同一个经验材料的复合,可以有几种理论,它们彼此很不相同."(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115页)量子力学家们普遍承认,海森堡的矩阵力学方程同薛定谔的波动力学方程并不相同,但在描述微观粒子的因果制约性上,两者在数学上等值,这就是物理学家兼哲学家石里克(维也纳学派首领)所说的:"海森堡的理论与薛定谔的理论尽管在形式上完全不同,在物理学上却是完全一致的."(自然哲学,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55页)科学哲学中的一位代表人物库恩指出:"一位科学观察者按规定进行的活动,是能以无数方法加以描述的."(哲学译丛,1984年第3期第7页)另一位代表人物奎因也明确认可了"对同一世界的不同陈述."(哲学译丛,1986年第1期第57页)当代研究"意会知识"和"言传知识"关系的物理化学家波兰尼指出:意会知识是一种个体知识,带有各不相同的个性特征,在其转化为具有公共交流性质的言传知识时,即用语言表达出来时,必然要显出差异来,出现不同的表述方式,甚至进入不同的概念体系或理论体系.难怪,爱因斯坦在晚年谈到"认识论同科学的关系"时,批评了那些"寻求一个明确体系的认识论者,一旦他要力求贯彻这样的体系,他就会倾向于按照他的体系的意义来解释科学的思想内容,同时排斥那些不适合于他的体系的东西"。爱因斯坦认为,一个有头脑的科学家,在这种有体系的人看来,"必定象一个肆无忌惮的机会主义者:就他力求描述一个独立于知觉作用以外的世界而论,他象一个实在论者(引者按:即通常所说的唯物论者);就他把概念和理论看成是人的精神的自由发明(不能从经验所给的东西中逻辑地推导出来)而论,他象一个唯心论者;就他认为他的概念和理论只有它们对感觉经验之间的关系提供出逻辑表示的限度内才能站得住脚而论,他象一个实证论者;就他认为逻辑简单性的观点是他的研究工作所不可缺少的一个有效工具而论,他甚至可以象一个柏拉图主义者或者毕达哥拉斯主义者."(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480页)爱因斯坦在这里告诉人们,要善于运用多种方法论来认识和陈述客观对象,而不应当拘泥于一种方法论.既如此,人们对于该对象所得出的结论,即使都是正确的,也不会完全相同.这样,一个追求真理的人,既要承认在具有确定客观内容这一点上(即在通常意义上)的真理的一元性,又要承认在不同视角上运用不同方法从而得出不同结论的真理的多元性.科学哲学的一位代表人物拉卡托斯,在总结若干科学研究纲领的经验和自己从学从政生平的教训后得出结论说,"理论多元论",要优于"理论一元论".(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年版第59页)他的话是有道理的.

   (二)在历史和现实生活中,否定和排斥真理多元性的观点是相当普遍的,对于当代中国来说,尤为如此,并已经和继续对理论的发展,带来损害.人们已经习惯于把某种社会思想理论称为"主义",并在认识论的视角上将自己所信奉的"主义"叫真理.但"主义"这一外来语词尾,在英语中是ism,在俄语中是изм,两者都既可译为"主义",又可译为"教",可见,"主义"含有"教义"这种绝对排它的成分.由此,即使表现出客观真理的某一"主义",亦有转化为教义的可能,对于一个执政的政治集团所信奉的"主义"来说,尤为如此.这种教义式的"主义",已蕴涵了谬误的因素.不可否认,当执政的政治集团把本来具有客观真理性的"主义",当成"绝对真理"来在全社会推崇并在法律上予以确认时,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利于客观真理的传播的,但由此带来的神圣化和凝固化,却会导致真理走向反面.可见,对"主义"这一概念的理解和运用,要持审慎的态度."主义"这一概念同任何概念一样,都是人造的,人不能犯"主义病",被自己的创造物所奴役.毛泽东曾在抗日战争期间,对比过共产党所信奉的共产主义和国民党所信奉的三民主义.他从认识论、真理论的视角出发,指明"共产主义的宇宙观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他要求共产党人认真领会和运用"作为观察问题、研究学问、处理工作、训练干部的共产主义理论和方法."(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88、706页)这无疑是正确的或基本正确的.但他并没有否定孙中山所创立并重新解释了的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的正确性,他还特别指出了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两者的共同点和区别点.他坚决反对当时国民党顽固派的"一个主义"之说,这在事实上是在坚持真理的一元论的同时,认可了真理的多元论.人们知道,国民党后来的失败,并非它所标榜的三民主义不正确,而是它歪曲三民主义的本义,在行动上反其道而行之,并奉行排它的"一个主义",拼命攻击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特别是共产主义.直到它败退到台湾后,才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容纳了其它的“主义”,获得了新生,并投入到了台湾的民主政治生活之中,尽管目前这种民主政治的质量和水平还不够高。

   (三)在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由于种种原因,长期未能摆脱"一个主义"这种独断的方法论的影响.在"指导思想一元化"的名义下,排斥了三民主义、自由主义中的正确的、合理的思想作指导,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道理:不管它叫什么主义,只要它具有某种真理性和价值性,对维护和发展人民的利益有用,对社会的进步事业有用,就可以和应当用其中的"真理因素"、“有利因素”来"指导".党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在政治上过早地超越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同时,又在唯我独尊的"共产主义思想"指导下,拒绝吸纳民权主义中注重人权的思想,拒绝吸纳民生主义中注重民生的思想,拒绝吸纳自由主义中注重个人自由的思想,逐渐走上一条左倾错误的道路,其所带来的后果,是人所共知的.这种情况,在“文革”之后,特别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有了根本改变,这种改变在思想理论上的重要表现,就是创立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这个理论不是一元论的理论,它既包含着传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也包含着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更包含着二十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文明的优秀思想成果。这一理论具有广阔的包容性,因而具有海纳百川的品格,并且是一个动态发展的科学体系。在当今世界处于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这一理论在重视向自己的生活实践中正反两方面经验学习的同时,也重视向其它国家、地区的社会思潮中具有现代价值的优秀成分学习,那怕这里的学习有些“离经叛道”,有些沾带上曾遭到自己反对、批判的“主义”的东西。这一理论并不总是注意在那里“保持纯洁性”,与其它的主义“划清界限”,宣称自己“绝不”吸纳其它主义中的具有真理性和价值性的思想、制度、主张。因为这一理论在坚持真理的一元论的同时,坚持真理的多元论。主流话语中众多的理论工作者,至今仍然否定真理具有多元性,在"指导思想一元化"的思潮影响下,只要一种"主义"作指导,排斥了其它"主义"中的优秀思想的指导,以致造成了政治言说空气的沉闷.阻碍了理论的发展和创新。

    

进入 孙凤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真理多元   一个主义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0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