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宝:从隐私到个人信息:利益再衡量的理论与制度安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70 次 更新时间:2015-07-31 23:56:34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保护   隐私权   利益衡量   “两头强化,三方平衡”  

张新宝  

   [7]参见前引[4],周汉华书:齐爱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示范法草案(学者建议稿)》,载《河北法学》2005年第6期。

   [8]参见齐恩平:《实名制政策与私权保护的博弈论》,载《法学杂志》2013年第7期;马艳华:《网络实名制相关法律问题探析》,载《河北法学》2011年第2期;杨晓楠:《网络实名制管理与公民个人信息保护》,载《情报科学》2012年第11期;王秀哲:《身份证明与个人信息保护——我国居民身份证法律规制问题研究》,载《河北法学》2010年第5期;王锐、熊健、黄桂琴:《完善我国个人信用征信体系的法学思考》,载《中国法学》2002年第4期;孙平:《政府巨型数据库时代的公民隐私权保护》,载《法学》2007年第7期。

   [9]See CARL D.  SCHNLELDER, SHAME,EXPOSURE  AND PRIVACY,  W. W. Norton&Co Lnc,  1992.

   [10]THOMAS M. COOLEY, LAW OF TORTS, Calllaghan&Company, 2nd ed,1888,p. 29.

   [11]See William L. Prosser, Privacy, 48 (3) Cal. L. Rev.383, 389 (1960).

   [12]DECKLE MCLEAN, PRIVACY AND ITS INVASION, Praeger Publishers,1995,p3.

   [13]《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使自己的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家庭和通信得到尊重的权利。

   [14]参见王泽鉴:《人格权的具体化及其保护范围:隐私权篇(上)》,载《比较法研究》2008年第6期。

   [15]BGHZ 13,334.

   [16]BVerfGE 65,1.

   [17]前引[14],王泽鉴文。

   [18]龙卫球:《论自然人人格权及其当代进路——兼论宪法秩序和民法实证主义》,载《清华法学》2002年第2期。

   [19]James Q. Whitman, The Two Western Cultures of Privacy: Dignity Versus Liberty, 113 (6)  Yale Law ,Journal 1151,1221(2004).

   [20]Id 19.

   [21][美]阿丽塔•丽•艾伦、理查德•伦、理托克音顿:《美国隐私权:学说、判例与立法》,冯建妹等编译,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第17页。

   [22]Ruth Gavison,Privacy arrd the limits of Law, 89 Yale Law ,Journal 421,471(1980).

   [23]参见前引[1],张新宝书,第85-87页。

   [24]RICHARD C. TURKINGTON&ANlTA L. ALLEN,PRIVACY, 2nd ed.,West Croup, 2002, p. 1.

   [25]《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山,和通过人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山。”

   [26]Matthew C. Keck, Cookies,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Common Law: A Framework for the Right of Privacy on the lnternet,13 (1) Albany Law ,Journal of Science&Technology 83 , 117 (2002).

   [27]See Directive 95/46/EC, Article 3.

   [28]如1970年《正当信用报告法》,1978年《金融隐私权法》,1984年《有限电视通信政策法》,1988年《录影带隐私权保护法》,1991年《电话购物消费者保护法》,1994年《驾驶员隐私保护法》,1998年《儿童网上隐私保护法》,1999年《金融服务现代化法》,2003年《反垃圾邮件法》等。

   [29]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4、29、50、56条。

   [30][美]亚伯拉罕•马斯洛:《动机与人格》,许金声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1页。

   [31]参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6-2020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载http: //www.gov. cn/test/2009一9/24/content_ 1425447. htm.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4月30日。

   [32]参见鲁礼新:《人口与环境简论》,黄河水利出版社2010年版,第54页。

   [33]参见蒋坡:《公共管理事务中个人数据信息保护的法律问题研究》,载陈海帆、赵国强主编:《个人资料的法律保护 放眼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及台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39页。

   [34]参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关于电子政务的指导意见》,另外三库为法人单位基础数据库、空间地理与自然资源基础数据库、宏观经济基础数据库,载http: //www. e-gov. org. cn/ziliaoku/news004/201305/140983. 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4月30日。

   [35]《<2014年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报告>在京发布》.http://politics. people. com. cn/n/2014/0812/c1027-25452028. 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4月30日。

   [36]郭道晖:《论立法中的利益分配与调节》,载《湘江法律评论》(第二卷),湖南出版社1997年版,第10页。

   [37][美]L.亨金《权利的时代》,信春鹰、吴玉章、李林译,知识出版社1997年版,前言第1页。

   [38][美]Martin E. Abrams:《新兴数字经济时代的隐私、安全与经济增长》,温珍奎译,载周汉华主编《个人信息保护前沿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版,第5页;美国信息隐私权学者Alan F. Westin教授在其著作《隐私与自由中》提出社会中相互制约的四个隐私要素,即独处、袒露、好奇、维持公共秩序的政府监控。

   [39]对于大数据尚未有一个公认的定义,比较有代表性的是3V定义,即认为人数据需要满足3个特点:规模性(Volume)、多样性(Variety)、高速性(Velocity)。参见孟小峰、慈祥:《人数据管理:概念、技术与挑战》,载《计算机研究与发展》2013年第1期。

   [40]参见张康之、向玉琼:《网络空间中的政策问题建构》,载《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41]参见何治乐、黄道丽:《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的出台背景及影响》,载《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2014年第10期。

   [42]《有关个人数据自动化处理之个人保护公约》第6条规定:泄露种族血缘、政治见解、宗教或者其他信仰的个人数据,关于健康或性生活的个人数据,原则上不得进行自动化处理,除非国内法规定了适当的保护措施。此规定同样适用于犯罪记录。

   [43]See Directive 95 /46/EC, Article 8;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Article 9.

   [44]前引[4],周汉华书,第79页。

   [45]孔令杰:《个人资料隐私的法律保护》,武汉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3页。

   [46]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第3.7条。

   [47]See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Article 9.

   [48]MCKINSI GLOBAL INSTITUTE, BIG DATA: THE NEST FRONTIER FOR INNOVATION, COMPETITION AND PROBUCTIVITY, at http://www.mckinsey. com/,(Last visited on April 30, 2015).

   [49]例如,2008年谷歌推出”流感趋势”的服务,该服务器通过数学模型对谷歌服务器中保留的数据进行测算,实现流感预测,其速度甚至比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还要快7-10天,参见《谷歌推出“流感趋势”服务,可预测流感疫情》,载http : / /tech.qq.com/a/20081112/000333.htm.最后访问日期:2015年4月30日;百度2014年推出“百度迁徙”服务,通过对百度地图的请求数据挖掘分析,以可视化方式全程、动态展示了我国春节前后人口人迁徙的轨迹与特征,2015年新版“百度迁徙”还新增实时航班、机场热度和火车站热度等查询功能,方便网民、企业的生活和生产,参见《“百度迁徙”春运上线,携于央视创新人数据新闻》,载http://it.sohu.com/20150215/n40y037209.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5年4月30日。

   [50][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98页。

   [51]参见Philipp Heck, Begriffsbild ung und lnteressenjurisprudenz, Tubingen. , S. 139ff.;转引自朱岩:《社会基础变迁与民法双重体系建构》,载《中国社会科学》2010年第6期。

   [52]JAMES G. MATCH&JOHAN P. OLSEN, REDISCOVERING 1NSTITUTIONS: THE ORGANIZATIONAL BASIS OF POLITICS, New York:The free Press, 1989, p. 178.

   [53]See Directive 95/46/EC, Article 28.

   [54]参见齐爱民:《个人信息保护法研究》,载《河北法学》2008年第4期。

[55]指企业负担的那些超出法律强制性义务规定且符合社会价值和期望的责任。参见周林彬、何其丹:《试论“超越法律”的企业社会责任》,载《现代法学》2008年第3期。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保护   隐私权   利益衡量   “两头强化,三方平衡”  

本文责编:zhaokeca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926.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