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对政治是天然的兴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0 次 更新时间:2015-07-31 09:27:44

进入专题: 政治哲学  

陈伟 (进入专栏)  

  

   编者按:他是国内研究政治哲学的青年学者,又是中国传统戏曲的爱好者。他执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曾炮轰大学团委之藏污纳垢。他书写《阿伦特与政治的复归》,又对何炅吃空饷等时事保持高度热情。他创办“陈伟时刻”个人公号,又招贤纳士,帮助有志于学术的青年学生。爱思想学人小组有幸采访到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陈伟老师,了解这位充满热情和关怀的学人背后,你知道和不知道的治学历程、时政洞见。

 

   受访嘉宾:陈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

   采访者:陈竞之、苟婉莹,爱思想网。

  

   求学之路

1

   问:大学本科是什么专业,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答:我大学本科专业是政治学与行政管理,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喜欢。高考填志愿时,不同批次填的学校不同,但专业都是这个。我高中时就喜欢写政治小论文,写作文取材也经常是跟政治有关。高中时写过一篇《论群众反腐道路》,获扬州市直中学政治小论文比赛一等奖,我的观点是反腐要发动群众的力量,要走群众路线;高一时,新闻报道大邱庄禹作敏被抓的事件,我写了一篇评论《禹作敏的哀号》,投到学校广播站,还被播出了。有一次作文要写一个游记,我写“秋游史公祠”,虽然是游记,中心思想却是关于现代商业社会里民族英雄精神如何沉寂、落寞,将秋天史公祠里面的萧条和史公祠外面繁忙的都市进行对比。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跟政治有关的习作。我高中写作文,政治味道常常盖过语文味道。可见对政治是天然的兴趣。

2

   问:政治学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是最高的学问。也有人说,最好有其他学科基础之后,才可能学好政治。您如何看待这个观点?您在学习政治学时有遇到过瓶颈吗?

   答:荒谬!一个人知识结构丰富当然不错,但政治学并不需要其他学科做基础,政治学本身就是一门历史悠久、内容丰富、研究对象明确的学科。今天流行的很多社会科学发端于20世纪甚至更晚,而政治学从古希腊就有了。

   您说的瓶颈,是指障碍?我在学习政治学时没有遇到过什么瓶颈。政治学是关于个人、社会和国家的学问,是关于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学问,是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学问,一旦入门,政治学的独特魅力会深深吸引你,你毕生可以之为业,犹觉“生也有涯,而知无涯”。

3

   问:您是国内研究阿伦特的代表学者之一。当初是什么原因推动您研究阿伦特的政治思想?

   答:阿伦特是我博士生期间的研究题目。选题原因,基本上,是因为当时国内对阿伦特的政治思想研究甚少,而阿伦特却是很重要的思想家。她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对我很有吸引力。我本科大一时读过一本关于文革时期意识形态风云的书,印象深刻,由此对文革这样的政治现象,有强烈的兴趣。几年后,这个兴趣反映在了我的博士选题上。当然这里面离不开导师李强老师的指点。读硕士期间,李老师有一次和我闲聊时提到,阿伦特很重要,国内缺乏研究。李强老师这句话是言之无意,我作为学生则听者有心,于是就准备研究阿伦特了。也就是说,我在硕士阶段就有打算在博士期间研究阿伦特的明确想法了。

4

   问:您开始您的学术生涯有何契机或者动力?求学过程中对您影响比较大的事/人/书?

   答:逐步走向学术之路,契机是大三时听李强老师的政治哲学课程。李强老师讲自由主义、保守主义,那时他的著作《自由主义》一书即将而尚未上市,我们在课堂上可以先听为快。李老师讲课神采飞扬,风趣生动,很有感染力。这个课告诉我,政治学原来可以这样生动。这样,大三之后,我在学习上已经比较明确地往政治哲学方面靠了。第二个环节是读博士,因为如果不读博士,是谈不上走学术道路的。

   求学过程中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强教授;他的课程、学问,足以激励一代学子。至于哪本书对我影响最大,不久前有学生问过我,我想了半天,挑不出来。读的书虽然有一些,但没有哪一本让我特别地膜拜。有几本书是看得遍数多些,但仍不能说是最喜欢其中哪一本,情况就是这样。要说几本影响比较大的,不外是阿伦特的书、施米特的书、伯林的书,等等,还可以加上韦伯的书。

    

   教学心得

1

   问:您在大学开设哪些课程?您开设这些课程的构想是什么?

   答:开设《西方政治思想史》、《政治学经典原著选读》等课程。这些是基础性课程,开这些课,主要是让学生对西方学术有基本的了解,激发学生对政治学研究的兴趣,引导学生读一些经典名著。

2

   问:您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授课方式有区别吗?为什么有(没有)区别?

答:有所区别,但区别不是很大。授课是以我全堂讲授为主,辅以一到两次必要的课堂讨论,方式比较传统。区别是,研究生课程会较多地讲一些研究心得、研究方法、如何写论文等等,本科生课程不大讲这些东西,另外,研究生课程讲授时会比较学理化,形式上刻板一些,发挥部分相对较少,而本科生课程有一个兴趣培养和激发的任务,知识传授则是第二位的;经验表明,没有激发起学生的兴趣,讲再多也是徒劳。比如学生有兴趣,你只要告诉他霍布斯很重要,略作指点,就可以了。如果学生无兴趣,你把霍布斯学说讲得天花乱坠,对他来说有一点意义,比没听过要好些,但意义不是很大。

3

   问:关注到您在人民大学教学时,会经常组织明德读书会。请问您的读书会是怎样的形式?参与程度怎样?

答:读书会是每学期选一本著作,大家带着书,一段一段读,读几段,停下来讨论讨论,看看有无难以理解的地方,或者很有心得的地方。参与的人数通常是七八人,自己的学生为主,外院系经常也有学生参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治哲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9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