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礼伟:日本军国主义的左翼思想根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6 次 更新时间:2015-07-15 14:29:18

进入专题: 军国主义   左翼思想  

庄礼伟  
倚靠强大的金钱力量,亦有可能建立强力的政府统制,对外滥行战争政策,这同样需要有其他集团和力量来抗衡。一个社会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极端思想和政策主张,但只要允许充分的公开竞争、多元竞争,温和的、不极端的思想和政策主张终究会成为主流。

   但纳粹政权、军国主义政权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喜欢限制言论空间、实行观念一元化,从而使得自己彻底地无可救药。“2·26”兵变之后,议会政治、言论自由、公民社会在日本基本消失,军国主义摆脱了一切羁绊。

   当一个国家的公民社会始终比较弱小,这个国家就始终存在军国主义大发作的可能性。

   其次,国家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资源危机、生存危机。

   当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大伤元气的德国和刚刚有点小崛起的日本也确实一度是那个时代的全球化的受害者──外国资本的盘剥、外国经济危机的输入都冲击了德国、日本的经济与民生,这时候产生一些反国际资本和“国际资本家联盟”的左派主张也是正常的,但这种左派主张处在狭隘民族主义、沙文主义泛滥的大环境中,就容易转向对外侵略的军国主义主张。

   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国际关系历史或现实中的屈辱,是推动大众认知极端化的重要时代背景,这时候谁的政策主张最有诱惑力、调门最高、口号最强硬,谁就容易受到大众欢呼和拥戴,而洋溢着复仇、反抗史观的军国主义凭借其热血气质和美好远景,往往成为最具竞争力的一种观念主张,只要机缘适宜,它就有可能爆炸式发作。

   当然,左翼自有的政治理念也需负上一些责任。左翼信奉斗争哲学,这是底层人民的天然诉求,对强权者必须进行斗争,但社会关系并不只有“斗争”这一种方式,竞争、协商、宽容都是可以且必须存在的社会关系方式。过于强调斗争、对抗,就可能会在对国内强权的斗争难以有效果时,权宜式地将“斗争”的主战场转向对外。

   北一辉就是把他的左翼阶级斗争观念转换到国际关系当中去了──日本是底层阶级,欧美是地主资本家阶级,国际上的“底层阶级国家”当然有权利反抗和打倒这些国际上的“上层阶级国家”,对于依附欧美“地主资本家”的亚洲邻国,当然也可一并修理。

   对国际强权、霸权当然是需要抗争的,但军国主义化了的左翼思想的目标不是要在国际社会彻底铲除霸权,而是要取代旧霸权而成为新霸权。北一辉心目中的日本,无非是要成为另一个英国或美国,成为新的霸权国。在他的国际关系底层反抗论中,弱者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他的敌人、他的压迫者的复制品。

【马克思一句幽幽的预言】

   总体上看,左派、社会主义与对外战争没有必然联系,从政治上的左突变到政治上的右,是需要一些客观条件的,也可以说,是某些政治经济利益集团套取了社会主义的理念、利用了底层反抗情绪来动员群众,使群众盲目支持一场本质上只服务于少数人利益的对外战争。

   社会主义一词的原始含义是“联合”与“共享”,代表广大中下层人民的朴素的美好愿望,但是正如其他美好观念一样,如果走向极端化(如从国家节制市场转向国家统制一切),或受制于某些不良思想(如种族主义、忠君思想),或是迫切地强迫症式地想实现自己的“美好目标”,都可能会最终催生出对内的专制统治和对外的侵略战争。

   关于战争,一般人都认为它是负面的事物。但马克思在1855年曾幽幽地说战争也有“积极”的一面,“正像木乃伊在接触到空气时立即解体一样,战争给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力的社会制度做出了最后的判决”。或者也可以这样来看:一个已经失去生命力的社会制度即将走向衰败的先兆,是实行大规模对外扩张政策、发动大规模对外侵略战争,这也意味着它准备要自杀了。纳粹、法西斯、军国主义按其制度惯性必然走向发动战争,而发动战争也意味着这种体制崩溃可能性的上升。

   一个国家放纵、培养举国一致的好战文化、仇恨文化,其实也是这个国家的总体制度的惯性所致,因为这个制度并不知道如何治疗自己的痼疾,就索性沉醉于这些毒品式的文化,直到“木乃伊接触到了空气”。

   希望中国的未来不至于如此。

    

    进入专题: 军国主义   左翼思想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45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