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育:东亚的礼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5 次 更新时间:2015-07-12 22:35:54

进入专题: 中国文明   华夷秩序    

韩东育  

   仿佛今日各国群起竞赛谁更“文明”和谁更“法制”一样,前近代东亚内部的价值攀比,是谁更“中华”和谁更“礼制” 。历史学家指出,新航路开辟前,地球曾天然形成过欧洲世界、地中海世界、阿拉伯世界、南亚世界和东亚世界这五个不同的文明圈域 ; 而以中国文明为核心辐射而成的区域网络,便是后人所谓前近代东亚世界(西嶋定生 : 《中国古代国家と東アジア世界》 ) 。由于每个圈域自有每个圈域的内部标准和交往规则,于是, “华—夷” 、 “宗—藩”和“赐—贡”能成为东亚内部的连接纽带,便容易得到理解 ; 而对于日本、朝鲜和越南竞相标榜的“中华”称号和“礼义”风范,后人也只能在史实的意义上还原其有和无,而难以在价值层面上计较其对与错。
朱云影先生曾对中华风物有过一段骄人的陈述 : “中国是东亚首屈一指的文明古国。当东亚各民族还在过着野蛮的部落生活时,中国便已成为文物制度粲然大备的国家。⋯⋯日韩越创立国家,都远比中国为晚。日本到隋唐时,才正式建国,韩越则一向被置于中国郡县统治之下,前者至南北朝时始告独立,后者更迟至五代才成立自主政权。各国立国既晚,故其各种制度大抵模仿中国。 ” (朱云影 :《中国文化对日韩越的影响》 ,287 页) 如果了解了东亚各国的来历,我们还可以这样说:日韩越与中国之间,因有圈域外诸国无法比拟的地缘血缘关系,所以文明的互渗和共享,应该是一个自然播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有先后顺序的过程。我本人倾向于箕子朝鲜为信史,于是,晚于朝鲜者,便是秦“象郡”和汉“三郡”设置后的越南了。若撇开假说不谈,则三国之中,最迟与中国接触者,应该是日本。按照朱先生的说法,朝鲜和越南像中国,是因为它们与中国原本曾是一个国家。而日本从未被中原政权建制于本土且与中国接触时间偏晚等事实意味着,其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深度和仿真程度,当不及朝鲜和越南。日本思想史家丸山真男曾就地理因素形象地譬况朝鲜与日本在面对外来文化时的迥异表现 : 朝鲜是易于被滔天巨浪卷入核心文明圈的“洪水型”文化,而日本则是既不能被中心文明所吞并,又不可谓与之无缘的“滴水型”文化。正唯如此,日本才可以对应自身的自主性,并拥有调整改造外来文化的充分余地 (丸山真男 :《原型·古層·執拗低音》 ) 。 “洪水型”和“滴水型”的比喻不无道理,因为与中国有特殊文化关系的朝鲜,在中华价值的理解和把握上似乎没有把德川之前的日本放在眼里。而且就事实而言,丸山庆幸于大海阻隔的自主性意义强调,显然不是当时日本人的想法,而是从近现代立场倒看历史者的武断。它解释不了史上日本人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与朝鲜在“中华”水准上一争高下,以及日本式“中华”为什么一定要与中国式“中华”取得比肩对等地位并为此必须把朝鲜
变成“一等下” (下一等) 的原因。

   最近,日本水户德川博物馆陆续公布的、沉睡数百年之久的相关资料,开始引人关注。写本《右武卫殿朝鲜渡海杂稿》,记录了天正年间 (一五七三 — 一五九二) 天荆作为渡海僧,与朝鲜各方人士交往的部分过程。其中的《杂稿》 ,多为与朝鲜文人政客之间的诗文唱和,间或有关于日韩人员往来和漂流民处理等个案交涉问题。在前近代以中国为核心的“华夷秩序”中, 日本与朝鲜围绕着谁更像“中华”等价值问题,曾进行过为时不短的高下比试甚至明争暗斗。天荆所在的天正年间,日本在朝鲜人心目中的文化地位,还十分低下。它有助于理解,何以天荆一定要通过各种途径,在所接触的朝鲜人面前舞文弄墨,且故意表现出挥洒自如和嬉笑揶揄的姿态 : “天正六年十一月⋯⋯到忠州” , “十日” ,有人“出高丽新扇求诗,余即走笔戏题曰 : ‘迎秋怜婿女,题句笑苏公。扇是三翰 (疑为“三韩” — 引者注) 扇,风应日本风。 ’傍有朝鲜人又出扇求诗,余亦即书” 。《杂稿》中还随处可见壬辰战乱前日韩间的龃龉和不睦,这更多体现在礼数之争上。日本不愿以朝鲜之礼为礼,尤其在进退揖让方面,彼此间多生计较。天正七年 (一五七九) 二月廿日记曰 : “昨有客来谓仆曰 :近日谒阁下,谒则必有拜,是旧规也。仆以为使介之拜,胡为用旧规乎!以一介之使讲聘问,则纵虽百拜,岂为重贵国乎?以百乘之君讲聘问,则纵虽一揖,岂为轻贵国乎?使小人讲礼,礼之轻也 ;使大人讲礼,礼之重也。故使有大小也,礼有轻重也。仆生于穷巷之中,居于山林之间,内无玲珑机智,外无华藻文章,诚有至愚极陋之累。虽然,吾王任仆于堂上,可谓钝榜之状元矣。是故,在吾陋邦,则非天子未尝拜之,虽将军亦不拜而已矣。阁下若齐使之大小,同礼之轻重,则遥方人闻阁下贼使如此,阁下薄于邻交如此,虽国王大臣以小人讲礼,阁下欲辨使之小大,分礼之轻重⋯⋯未之有也。 ” “状元”云者, 标准来自中国; 而“大礼不辞小让”思想,则始于《荀子》而成于《史记》 。
德川博物馆的另一藏本 — 《征韩伟略》 , 是一部记录 “壬辰战争”(一五九二 — 一五九七) 之史事经纬的著作。因事关兵燹, 其所录《日本国关白秀吉奉书朝鲜国王阁下》 及其 “阁下” 、 “方物” 、 “入朝” 字样,已开始故意触及日本与朝鲜和中国之间的礼仪摩擦和地位纠葛问题。朝鲜来使黄允吉、金诚一等认为,如此表述,降低了朝鲜国王的区域地位,也有辱其国格,遂坚拒不允,与日僧玄苏据理力争 : “请改阁下、方物、入朝六字。 ”争执的结果,玄苏同意改“阁下、方物四字,入朝二字则不许” ,理由是: “此朝字,非特贵国也,乃指明也。 ”黄允吉以其言为信, “唯诚一不以为然,与玄苏往复论难,改定书四,然后行。还泊釜山,允吉驰启情形,以为必有兵祸” (参见德川真木监修、徐兴庆主编 : 《日本德川博物馆藏品录》Ⅲ《水户藩内外关系释解》 ,上海古籍出版社·日本德川博物馆二○一五年版) 。这一看似简单的称谓修辞之争,所含意蕴却十分深远。日、朝关系自足利义满以来,一直是交邻=对等关系。但是,日本却从未尝放弃如何将朝鲜变为“一等下”的努力,丰臣秀吉的朝鲜入侵及后来的日韩讲和经过,又进一
步强化了这一效果。与此相对,朝鲜也把日本作为“羁縻”的对象,措置于“一等下”地位。然而,无论是日本还是朝鲜,双方不遗余力地将对方抑诸“一等下”的言行,所准照的均是中国政权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规则。原本,中国位居东亚中心,俗称“天朝” ,日本和朝鲜则均为天朝册封下的 “王国” 。朝鲜与日本在中国规定的礼序下,亦位当同等。可是,朝鲜国王的对等目标,是日本天皇。这意味着,作为天皇下属的幕府或武士政权,是没有资格与朝鲜国王平起平坐的。日本则不然。长期习惯于祭政分离的武家政权似乎早已认定自己才是日本的实际代表,既然是实际代表,那么,朝鲜国王与日本的行政长官便理当同格。当行政长官代表上位于自己的天皇对外表态时,在他看来应与自己对等的朝鲜国王,在天皇日本面前就自然变成了“一等下”的存在。又,因为明朝早年册封的日本国王实际是幕府将军足利义满 (源道义) 而不是日本天皇,于是,义满上方的天皇便与中国明朝的天子取得了同等的格位。这既是日本在称谓、礼数、聘享等诸多方面俾朝鲜屈居己下的原因,也是试图用“入朝”或“来朝”来表达与明朝比肩并立地位的心理根据。僧玄苏所谓“此朝字,非特贵国也,乃指明也”一语,传递的正是这一类信息,也应该是秀吉听罢明廷“敕诰”后激烈跳骂反应之由来 : “至曰封尔为日本国王,秀吉变色,立脱冕服抛之地,取册书扯裂之,骂曰 : ‘吾掌握日本,欲王则王。何待髯虏之封哉!且吾而为王,如天朝何!’⋯⋯逐明韩使者,赐资粮遣归,使谓之曰 : ‘若亟去,告尔君 : 我将再遣兵屠尔国也!’遂下令西南四道,发兵十四万人,以明年二月,悉会故行台。 ” (赖山阳 : 《日本外史》 ) 明清鼎革后,幕府决定在对马藩递给朝鲜的外交文书上,废止以往的明朝年号使用,改用日本年号;同时要求朝鲜国王在给德川将军的国书上,要换掉以往的“日本国王” ,采用“日本国大君”称号 (将军在致朝鲜国王国书时的自署,则按惯例仍写作 “日本国源某” ) 。可一旦朝鲜国王和德川将军成为对等关系,将军上方天皇的存在,就自然使幕藩国家整体置身于朝鲜之上了。后来,朝鲜通信使在京都的住所多被移诸天皇不易见到的地方,这些行为的背后,无疑暗示了日韩区域地位的非对等指向。

不过,对日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德川博物馆公布的相关材料,为后人提供了日韩间礼仪争执和高下论辩的细节。手本《桃源遗事》 (乾) ,为德川光圀逸事集之一。因光圀致仕后栖息于西山庄桃源居,故称。 《乾》本的记录显示,天和二年(一六八二) 壬戌八月廿一日,朝鲜人通信使尹趾完、李彦纲、朴庆后三人来江户。时有西山公 (光圀) 、 林春常及今井小四郎等与之交流,见朝鲜人所献礼品清单落款处直书以“秋鳞”之“字”而非“名” ,以为不合中华古礼,遂不解焉。 “问 : 昨日三使所赠我相公之土宜唯录品数不具姓名,楮尾押一印称。三使所赠,见印文二字,疑是尹公之字乎?古人于交际,自称名不字,以为通式,右三件窃有所疑。盖贵国之法乎?愿闻之。 ”按, 《仪礼·士冠礼》云 : “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君父之前称名,他人则称字也。 ”表明朝鲜通信使有与西山公诸位平等相待之意 ;而日方之疑问,或确有不解,或有意不解,其真实用意,已不言自明。手本《桃源遗事》 (智) ,则从另一个侧面记载了德川光圀与朝鲜通信使之间的礼仪纠葛。朝鲜上述三使到江户后, “奉呈水户公阁下”者如下 : 鹰子一连、人参一斤、虎皮两张、白照布五匹、芙蓉香二十本、黄毛笔二十本、真墨二十笏。落款为“壬戌九月日, 通信使秋鳞 (印鉴) ” 。三使所持礼品, 品位高雅,质地贵重,或许正因为如此,光圀所返礼物,当尤其贵重才行。于是,光圀乃遣家士携厚礼与《奉朝鲜国通政大夫吏曹参议知制教东山尹君使台书》答谢。不仅如此,光圀还在致李彦纲信中复称 : “羕惠土宜若干,无任良荷之至。谨裁尺一,宣寄衷素,并致菲仪,聊答来意,岂无愧琼瑶,永靡相忘也。 ”又,在与朴庆后书中谓 : “一下奉命, 不遑宁处” , “向辱贶贵国土宜, 实喜荷交并, 爰陈芹仪如状,廻轸不日,把袂无由,参商之别,不堪瞻望之至。万祈亮鉴” 。从以上书状中不难看出,光圀为朝鲜通信使的一路风尘和所赠土宜而感动不已,遂“陈芹仪”与“三使” ,看上去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然不知与“秋鳞”字案有关联否, 当“三使”收到光圀所赠“银三百两”时,乃纷纷复函,或婉言谢绝,或直陈不宜,致使光圀美意,屡遭“误解” 。尹趾完见光圀复礼,虽称“辞表圭复,再三感荷” ,但又言:“弟有所一段不安于心者。顾此仪状所附白金三百两,明虽馈赆,实系货宝。古之人未有以金为币者,盖由受之者不免货取之嫌,而与之者亦非使人安心之道故也。 ”副使李彦纲所复,则颇为直率 : “货而取之,君子之深所耻也。不但受之者为伤廉,抑恐有伤于爱人以德之义。故所馈白金三百两,兹不敢领留,谨全封奉还。窃想高明亦必有以谅此心而恕其罪也。使事既竣,旋辖有日。山川曼阔,后会无期。临纸不任怅惆,伏希崇炤。 ”另一位副使朴庆后所复者,亦大致如上。不料光圀见此,竟十分“错愕” 。在光圀的真诚劝说下,“三使”最后以“终始固辞则恐不免为不恭之归”为台阶,还是接受了馈赠,事情遂告一段落。光圀以如簧之舌虽最终说服了“三使” ,但“三使”内心之焦虑,恐未必释然 (参见德川真木监修、徐兴庆主编 :《日本德川博物馆藏品录》Ⅱ《德川光圀文献释解》 ,上海古籍出版社·日本德川博物馆二○一四年版) 。对此,有三点掩蔽于事情背后的原因,或可提供某种解释线索。首先,中华规则事关日本与朝鲜的国际地位问题。 就相互馈赠之质量而言, 日方的回馈无疑远胜韩方。 依东亚古礼,“厚往薄来”和“予多取少” ,本是“华夷秩序”下宗主国对朝贡国之礼数。倘“三使”接受白银三百两,则朝鲜与日本一直以来的对等关系,就会在感官上引起误会 ; 而如此低人一等的做法,不唯使臣,纵朝鲜国王亦断难接受。历史上,朝鲜一直视日本为野蛮之国,文化与制度均不及直承中国的半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文明   华夷秩序    

本文责编:zijihu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371.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5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