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世安:论老子道论的政治谋略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9 次 更新时间:2015-07-11 13:59:25

进入专题: 老子   道论   政治谋略  

颜世安  

     一

   许多学者都曾经指出,老子之道的旨归,是要人回归自然。这可以说是比较取得一致意见的看法。这种看法,不论从《老子》文本的解读看,还是从老子思想对后来道家文化的影响看,都有坚实的根据。从文本理解看,《老子》书中的主要内容,如关于道的种种说法,关于“小国寡民”的原始村社生活,关于无为而治、民风淳厚的政治理想,关于否定感官欲求、理智活动,复归于婴儿的自然生活,等等,基本表达的意思,都是归向自然生活。从老子思想对后世的影响看,传统的士大夫阶级,一直到今天的知识分子,一说到老子的道或老庄之道,大体上都是理解为一种自然的生活。特别是理解为与社会功名等级系统相对立意义上的自然生活。这是漫长历史过程沉淀在“老庄”概念上的基本含义。

   老子之道归向自然的含义,基本无可怀疑,这里不多说了。下面着重说明的是,老子之道,还有一种政治谋略的意向。这种政治谋略意向,与前面说的回归自然意向,从有些地方看,好像是有一致之处,但是从更本质的方面看,是两种不同的精神旨趣。这是老子思想的一个重要问题,事实上也涉及到先秦道家发展脉络的问题。战国初年以后,老子思想不仅在江淮一带引出杨朱、列子、庄子一系的自然人生思想,而且向北发展,在齐国生根开花。齐国临淄在战国初年是各国的学术思想中心。《史记•孟荀列传》和《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中所提到齐国稷下头面学术人物,竟然泰半为道家。齐国道家的思想核心,即是道与政治功利的关系,用汉人的说法,就是“君人南面术”。可见老子的思想,其政治谋略的一面在先秦另有传人。而且这一“君人南面术”思想系统的发展,要比淮河流域的人生思想系统影响大。国内学者现在一般认为,齐国道家思想有黄老的特色,而齐国的黄老思想,又扩展到楚地。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的《黄老帛书》,还有战国末楚地的《鹖冠子》,皆可见楚地黄老思想盛行。[1]此外,老子思想还影响到孙子的兵学和韩非的法术思想,此皆是政治功利、政治谋略一系的思想。到战国末和西汉初,政治功利系统的道家,汇流为学术界主潮的黄老思想。以至汉人回过头谈道家谈老子道术,竟全在政治上着眼。列庄一系的道家,或是不提,[2]或是贬为非主流的“放者”之学。[3]

   前面我们说到,许多学者认为老子道的旨趣是回归自然,这是比较一致的意见。可是另一方面,从古到今,也有不少学者强调老子思想中的机谋性和政治功利性。战略至两汉,学者基本以黄老之学的路子看老子,[4]这就不必说了。就是魏晋以后,士人多以庄子学的眼光来看老子了,还是不断有人提出老子思想的机谋性和政治功利性。此类说法实是甚多。这里举一些代表性的例子。唐朝王真首次提出《老子》是一部兵书,他写《道德经用兵要义述》,说《老子》之书“未尝有一章不属意于兵也”。这话显然夸张,但用兵之道目的是在克敌制胜,若说《老子》许多章节寓克敌制胜之意,那是说得通的。故王真兵书说,历代皆有人赞同。南宋的朱熹,说常看到那时老子的画像,是一种守柔不争的气象,“笑嘻嘻地,便是个退步占便宜底人,虽未必肖他,然亦是他气象。”[5]这就是说,宋代一些画师,便是从机谋上理解老子,这可能是他们自己对《老子》的理解,更可能是受读书的士人对老子印象的影响。看朱熹的语气,显然也是视老子为机谋权变的人。清初王夫之写《庄子解》,谈到老、庄之间的差异,更是强调老子思想的机谋性。他说:

   (庄子之道)自立一宗,而与老子有异焉。老子知雄而守雌,知白而守黑,知者博大而守者卑弱,其意以空虚为物之所不能距,故宅于虚以待阴阳人事之挟实而来者,穷而自服;是以机而制天人者也。《阴符经》之说,盖出于此。以忘机为机,机尤险矣!

   又说:

   (庄子之学)其高过于老氏,而不启天下险恻之机,故申、韩、孙、吴皆不得窃,不至如老氏之流害于后世。

   这不仅认为老子思想主机谋,而且认为老子是阴谋家的祖宗了。近代以来,认为老子思想为阴谋术的人,也颇有一些,成为老子思想研究中一派有影响的见解。如章太炎、钱穆诸大家皆持此种看法。大体上,五四以后的现代学术研究,重视老子的政治功利和机谋权变,认为老子是站在统治者立场说话,替统治者出谋划策的,不在少数。甚至有的学者,明确驳斥老子为阴谋家之说,也同意老子的气质大不同于庄子。如陈鼓应就说:“世人虽以老庄并称,然而进入到他们的世界中,立刻就感受到老子的机警和庄子的豁达,形成鲜明的对比”。[6]作者用了“机警”这个含有褒义的词,但仍然承认了老子思想的机谋性。从古至今,这样多的人视老子为政治、军事斗争中的权谋大师,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老子》五千言中,一方面具有道的哲学理解,有回归自然的隐者情怀,以及在自然中更新人格的理想主义精神。另一方面,又具有替统治者(侯王、治国者)出谋划策的意向,大谈如何在政治、军事、人生斗争中隐蔽自己,保全自己,克敌制胜的谋略。所以我认为老子道论具有两重性的倾向。一方面,道是指向自然生活的;另一方面,道又是指向政治功利的。

     二

   《老子》书中的政治功利主义,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治国之道,二是克敌制胜的谋略。这两个方面在有一点上是一致的,即从自然的启示,学习如何能够更聪明,做事更有效。自然之道在这里表现为一种技巧性的示范,一种(政治人生的)技术准则而非价值准则。但是这两个方面又有不同侧重,与道家“黄老刑名之术”的两派大致相应。

   先说治国之道。《老子》中把道落实为治国方略的说法颇不少。第五十九章:“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谓早服。早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根深固柢,长生久视之道。”第六十一章:“大国者,下流也,天下之牝也。天下之交也,牝恒以静胜牡。为其静也,故宜为下也。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于大国……”

   《老子》中谈治国之术的章节还有不少。较重要的还有:第三十章、第三十七章、第六十章、第六十二章、第六十五章、第六十六章、第七十九章,等等。这种治国之术思想,我们为什么说它是政治功利主义,与回归自然的旨趣不同呢?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回归自然之道的思想,基于对现实社会及其文化价值系统的否定,在价值论上是彻底怀疑的,同时又是理想主义的,在社会立场上,则是坚持边缘化的。而上述政治道术思想,对现实社会的批评是技术性的和策略性的,在价值观上是与现行价值原则(特别是政治功利的价值)妥协的,在社会立场上则明显地不甘居于边缘,试图介入主流社会。从回归自然之道的理想之境来说,其实政治问题应该已被取消,应该已没有什么谈论现实政治的余地。因为现实政治的基本含义就是在一个较大的规模上,以权力体系组织社会生活。老子著名的“小国寡民”理想,就表达了对这种政治意图的根本否定。[7]在“小国寡民”社会中,把许多人组织起来的器械,较大规模社会中必要的交通工具,征战工具,都弃置不用。人民生活在小规模村社之中,村与村之间亦不交往。这样的社会,当然根本否定了政治的必要。“小国寡民”理想,与老子自然之道思想的主要旨趣是相通的。而老子的政治道术思想,则与此“小国寡民”理想有实质性的区别。

   老子政治道术思想,首先肯定了君主权力体制和国家政治制度这个大前提。尽管老子没有明说,但他关心的问题表明了这一点。在谈论政治道术的有关章节里,老子关心的问题是君主如何更好地管理和操纵国家,而不是生存困境的反省和人格自新。尽管在这些章节里老子也强调“无为”,但这是说一种高明的技巧,其中包含许多治理国家的具体技术性想法。“无为”有时是指尊重历史积累而成的既定制度,主张在制度上不轻易改动造作,最好应循旧制。如第三十二章所谓“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就是这层意思。有时是指顺民之欲应时之俗,如第六十六章所谓:“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大体是这层意思。有时又是指深藏若虚,不露锋芒,在内政或外交上均可立于不败。如第五十九章所谓:“莫知其极,可以有国,……可以长久”,第六十一章所谓“牝恒以静胜牡,……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就是讲这层意思。正是这一政治技术层面的大量议论,使不少现代学者认定老子思想的核心是治国之道。老子这个人,是为了统治者提供策略咨询的人。[8]

   无为政治包含的具体技术性原则,在老子这儿说得较为模糊,是一些萌芽状态的思想。这些萌芽思想,后来在齐国的道家思想家那儿,演变为系统的理论。其中特别是关于尊重历史积累而成的习俗制度,不轻易造作的想法,被推演为《管子》四篇所谓“因应之道”。[9]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是先秦道家在政治思想上的伟大创造。这一思想的核心是认为人的智力有限,在政治上不能过于自负,随心所欲。(这当然是从老子道论中引申的思想)应当谨慎地尊重固有制度,民俗风尚。社会历史变化的内涵非常深奥,非心智之力可以全面把握。(心智之力总是偏于某一局部问题)但这种变化会有形迹可寻,政治家的责任就是循其形迹,因时而建制。[10]“因应之道”思想深刻影响了战国法家思想,也影响了战国时新政治体制的建构过程。最近有学者提出:战国至秦汉帝国制度的建构,汇聚了许多因素,如(1)以郡县制控制广大地域,代替封建制采邑制。(2)以全面法典化的社会控制广大人群,代替原来只适应狭小人群的礼制。(3)以科层化的文官制度为管理阶层,代替世卿世禄制。这些因素从政治技术层面看,都是很“现代”的创设。而道家思想以及受道家影响的名法阴阳诸家,与这个中国古代的“现代化”运动关系最为密切。[11]我也同意道家政治思想对战国秦汉社会发展的影响,过去被低估了,现在应当重新研究探讨这个问题。这是本文题义之外的问题,在这里提及,是想说明老子政治道术思想中关于制度问题的技术策略层面的考虑,虽然模糊简略,却含义甚深,开出战国秦汉道家法术政治一派。

     三

再说一下老子思想中的谋略。“谋略”是一个中性的词,并不含有贬意。但是这个词的基本意思,是指克敌制胜的智谋策略。也就是说,它的应用范围,是人与人斗争的大舞台。《老子》中许多章节使人感到,作者确实是有心探讨人与人斗争这个大舞台上的制胜之道。如第三十六章:“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第七十八章:“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这些说法,按王夫之、章太炎、钱穆等人的理解,直是阴谋欺诈,不止是一般的谋略了。平心而论,说老子谋略之道阴谋欺诈,有些过于激切。所谓阴谋欺诈,在习惯用法上都是指存心不良的人,暗以诡谲之计施害于人,而谋己之利。老子谈谋略之道,则大体看出没有施害于人的不良存心。他只是谈一种从自然启示得来的以静制动、以宾御主、以柔克刚的方法。这种方法本身在道德上无可指责,它属于一种可以普遍运用的智慧,特别是在政治上和兵事上可以运用的智慧。老子谈谋略之道,以论政事兵事为多。其对战国西汉思想界的影响,也以政治家(含法家)兵家为主。政治与兵事皆有敌手,属人生搏斗的舞台,所以老子谋略之道,处处暗含如何制人而不为人所制之意。这容易被理解为有不良存心。特别是与庄子那样纯然浪漫,不含机谋的人比,容易显出不良存心。王夫之关于老子机心险恻的感概就是由此而来。但实事求是地看,老子以自然之道论政论兵,初衷是教人一种机警稳当和退守的御敌自保方法。确实没有必致敌于死地的险恻,没有玩弄对手于股掌之上的阴忍。这从老子论兵尤其看得出来。按说兵事最为凶险,谈兵的人也最易滋生暴虐不仁,视杀敌为快意乐事的心肠。但是老子论兵,则强调兵事不祥,用兵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用兵当然要力争取胜,但取胜有度,达到预期结果就可以了,切不可以恣意扩展战事。而且即使胜利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老子   道论   政治谋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351.html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科版》1997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