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来梵·胡锦光·王磊·刘晗:宪法学的中国立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2 次 更新时间:2015-07-09 22:57:14

进入专题: 宪法学   中国立场    

林来梵 (进入专栏)   胡锦光   王磊   刘晗  

   【原编者按】

   《宪法学讲义》第一版即为近年来我国书肆中最为畅销的宪法学读物之一。此度经第二版大幅度修订之后,加入了大量新的内容,尤其是补强了有关国家组织方面的规范诠释及制度分析,并进一步回归中国化的思考立场。本期推送系宪法学的中国立场——暨新版《宪法学讲义》读书分享会的发言精编版,林来梵、胡锦光、王磊、刘晗四位老师思想交锋处,诸位可体验中国宪法学的头脑风暴。

  

   林来梵:“宪法学是有祖国的”

   在全球的许多法律人都在热议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关同性婚姻权利保护的宪法判决之际,6月29日晚,我们在清华大学法学院明理楼模拟法庭里举行了一个文化沙龙,偏偏讨论一个与此泾渭分明的主题,即:宪法学的中国立场。这显然不是一次刻意的安排,而是属于机缘巧合,但毋庸讳言,在这种迳庭有别的分殊中,恰好也突出了我们的学术立场。

   是的,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在法学的学习和研究过程中,特别是在宪法学这样的法学学科的学习和研究中,在外国的宪法知识和制度力量总是以某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方式缠绕着我们的情形下,我们是否应该清醒地把握自己思考的向度,返回中国自身的主体性立场。而刚刚问世的拙著《宪法学讲义》(第二版),就有幸成为这个重大话题的一个小小的切入口。

   具体而言,这本书至少具有以下三个特色:

   一是在宪法学之中理直气壮地引入了法学固有的方法,即规范法学的方法。这就形成了鄙人向来所主张的“规范宪法学”的一种特色。

   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这个说法似乎有些悖谬,因为人家会问:既然规范法学的方法是“法学固有的方法”,你为何还要将它“引入”?而且还能成为一个特色?对此,鄙人只好带着苦笑答曰:这正是当今中国宪法学所面临的一个问题状况,因为业内同侪中有一种立场坚持认为,宪法本具有政治性,是政治法,为此应主要采用政治学的研究方法去研究。而我们则认为:对于宪法现象而言,研究对象的政治性与研究方法的规范性不能简单地混为一谈,如果仅仅以研究方法的政治性去应对研究对象的政治性,那么有可能丧失规范主义的立场,即放弃了以规范约束政治的根本目标。为此,像民法学等其他法学学科一样采用规范的方法研究宪法现象,就成为宪法学研究的一种内在要求。然而,迄今为止,我国宪法在实施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特殊的实践形态,具有实效性的违宪审查制度也尚付阙如,为此宪法仍主要以政治宣言的性质发挥政治性的功能。故而,采用规范法学的固有方法去研究宪法,反而形成了一种特色。但本人一如既往地珍视这个特色,坚信它代表了中国宪法学发展的应有方向。

   本书的第二个特色是,作为一本讲义录,即法律学堂中的“现场实录讲稿”,本书以其活泼轻松的风格,赢得了宪法学启蒙读物的某些特征。它是多年教学中反复磨砺的产物,并基于“为师者是无权渲染绝望的”这样一个我个人的职业伦理信念,在表述方面力图尽量做到生动有趣,甚至具有一定的“喜感”。

   第三,即:它进一步确立并回归了中国化的主体立场,甚至力图去修复许多被西方理论“破坏”了的中国问题意识,从而努力推动宪法学理论的中国化。这样的追求,在第一版中已然开始,在此度的第二版中更进一步。

   回归中国化的主体立场,这不是意识形态的政治宣教,也不是民族主义的情绪宣言,而是前述规范法学在方法论上的内在要求。现代德国法学家拉伦茨曾将法学下过这样的定义,即:“以某个特定的在历史中形成的法秩序为基础及界限,借以探求法学问题之答案的学问”。这里所说“界限”,从横向的维度来看主要就是一种“国界”,为此,正如人们所指出的那样:法学是一种地方性知识,换言之,规范法学的研究方法是没有国界的,但法学研究本身是有国界的,宪法学更是如此。借用我国年轻宪法学者白斌的话来说,“宪法学是有祖国的”。

   回归中国化的主体立场,并不是盲目排斥有关立宪主义的根本价值原理,一旦深入抵达这种根本性的价值原理,人类社会的绝大部分成员之间还是可能存在最低限度的价值共识的。

   回归中国化的主体立场,更不是盲目排斥有益的“拿来主义”,全面否定西方宪法制度及其规范理论对于其自身的“自合理性”因素以及其中所隐含的、在比较宪法学意义上可供借鉴的“合理颗粒”。毕竟,诚如毛泽东曾明智地指出的那样,宪法是由近代西方国家先搞起来的,进言之,立宪主义本源自近代西方的思想体系,这就注定了,自近代以来,中国的宪法现象即与西方国家的宪政发展史存在一种必然的联络关系,即使某些在现行宪法体制中最具“中国特色”的宪法规范,也可能存在西方宪政思想的某种源流,离开了后者则无法理解和解释。

   我们也应该承认,回归中国化的主体立场,其实也意味着直接面对建立中国宪法学理论体系和诠释范式的巨大挑战;意味着我们将陡然陷入自身的种种理论空白和空缺结构之中;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所面对自身的宪法规范在终极意义上的妥当性问题;意味着我们不得不重新考量采用必要的叙述策略和“真理的隐微术”;甚至还意味着痛切的自我批判、自我放弃和自我超越。凡此种种,本书均难言已做到尽善尽美,但已有所觉悟,有所拓取。

   正因如此,第二版序中才引用了两行诗句:

   我将犁向一片冬天的思想里

   它的废墟形形色色

  

   胡锦光:宪法学中国化的层次

   今天主题是关于中国化,我个人认为本来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宪法已经中国化了,如果说我们的第一部宪法1954年宪法还带有某些苏联宪法的痕迹,那么经过1975年、1978年之后,特别是1982年宪法,基本上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基本上可以说这部宪法已经做到了中国化。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宪法是完全相同的,那么任何国家的宪法都是根据本国情况设计的,中国宪法也是如此。宪法已经中国化了,宪法学当然必须是中国化了,那么为什么宪法学的中国化还成为一个问题,我觉得它的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对于宪法认识,宪法是什么,宪法的基本功能是什么,我们还是有一些不清晰的地方。

   由于这种认识上的不清晰,所以我们在宪法实施和违宪审查方面不大具有实效性。 我们之所以要治宪,显然是为了解决中国问题。中国社会到底有些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我们怎么去解决?我们用其他的方式去解决,我们不用宪法去解决,那么用其他方法去解决那么成本有多高呢?而且这些问题能不能得到彻底的解决呢?

   我觉得宪法学的中国化可能有一些层次。

   第一个层次就是首先发现中国问题,中国问题是什么?这是我想宪法学中国化的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到底中国社会存在一些什么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当中哪一些是应该由宪法解决的?我想这是第一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我们运用宪法上面的制度来解决这些问题,来分析这些问题。

   第三个层次,就是我们用宪法当中的基本原理,我们国家宪法当中所蕴含的基本原理来分析这些问题。

   第四个层次,我们对用宪法当中的制度和原理解决中国问题,进行评判。

   我觉得《宪法学讲义》这本教材,第一个层次是没有问题,可以达到的。我看了讲义里面列举了很多中国社会当今所发生的一些涉及到宪法方面的问题,发现问题,发现中国社会所出现的应当由宪法解决的一些问题,这是第一个层次的中国化。

   第二个层次和第三个层次,我们用我们国家的宪法上的制度和蕴含着的这些基本原理来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这本讲义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那么要完全做到我觉得不是这本教材,不是我们今天所完全能够承担得的使命。因为前面林教授也讲到,中国宪法的实施和违宪审查的实效化非常不够,如果我们的实效化做到了,那么我们的违宪审查机关或者是我们的实施宪法机关是怎么去适用宪法,和宪法原理解决这些问题的?在这个解决过程中,这个宪法学界会站在自己的立场或者说站在自己的价值观,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判断,就像刚才讲美国宪法讲的同性恋问题,有法官赞成,有法官反对,赞成的理由是什么,反对的理由是什么,这都是依据宪法。

   赞成者反对者都是适用宪法上的制度,宪法当中的原理,来分析判断同一个问题。在实践当中如果具有这种先例的话,那么为我们宪法学的中国化提供大量的素材,那么在这个层次上就可以做到位了,将来有待于我们的宪法实施和违宪审查的实效化。

   最后,我们对这种做法进行学理上的评判,今天这种评判更多的可能是持一种批评的态度,比如说湖南衡阳会选,那么这种事情出现以后,那么我们怎么在制度上处理这些事情呢?对这些处理,作为学者对它进行分析,进行评判,应该怎么做或者是现行做法当中有什么缺陷?在我们这种体制下,这种问题应该怎么解决?我觉得这就是中国化的又一个表现。这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宪法学的中国化和它的普适性。我个人认为除了宪法以外,法学的其他学科,应该说这个问题解决的都是比较恰当的,中国化和普适性的关系,当然宪法也完全可以像法学的其他学科一样,来妥善解决这个问题。任何一个国家宪法都是本土化,那么中国宪法也是如此,中国宪法当中的制度设计显然是考虑到中国的具体情况,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讲的中国国情。中国国情主要表现在两个方向,第一个中国的历史传统决定中国社会的特色,中国社会的特点;第二,中国社会今天的发展阶段,这个发展阶段决定了我们一些制度只能这样。或者有一些更先进的制度,由于我们的这个发展阶段,我们今天实行不了。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人类有一些共同的问题,比如说公权力滥用,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公权力会滥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公权力仍然也会滥用,那么在西方国家解决公权力滥用问题,用的是什么样的原理?用的是什么样的制度,那么在社会主义制度之下,我们应该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不能照搬照抄西方国家的原理、制度,但是西方国家的原理制度和内涵,它的一些精华部分,在我们的制度当中也仍然要去体现。

   某些方面可能会被认为落后,但是我的国情只能是这样。但是对于这个普适性的东西,我们的宪法本来就是舶来品,宪法当中一些最基本的原理,我个人认为是具有普适性的。林教授刚才用的比较委婉一点,认为是“颗粒”,我认为一些基本原理用于解决中国问题,在理解中国宪法的前提之下用于解决中国问题,我觉得完全是可以的。

  

   王磊:从中国立场读中国宪法

   最近,这两天微信里面都刷爆了,都是关于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男同性可以结婚的案子,但是我对我们目前微信里面转的这些内容有一些看法,比方说标题上叫“同性结婚合法”,这不符合我们林老师崇尚的规范宪法学。规范就是讲哪一个法就是哪一个法,别给搞一个合法,确切地说合宪。受宪法保护,不合宪,怎么合法呢?同性结婚是违法的,是违反一些州婚姻法,所以这些人起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我们法律人一看这个标题不行,是因为违反了法律,然后人家不服,起诉到联邦最高法院。人家宣布这个婚姻法跟宪法是相抵触的,违宪,这两个事情是不能混淆的。

为什么我要提6月26日的案例?我觉得今天我们在这里开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因为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这个案例的基本思路恰巧跟林老师提倡的规范宪法学的思路,也许是不谋而合。因为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宪法规范主义的案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来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学   中国立场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306.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中国法律评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