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元 顾培忠:电视剧《好想好想谈恋爱》三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3 次 更新时间:2015-07-08 18:51:19

进入专题: 好想好想谈恋爱   女权主义   收视率   女性悲剧  

高晓元   顾培忠  

   反映都市单身女性爱情的《好想好想谈恋爱》(以下简称《好》剧)被认为是女性电视剧,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以女性观点来诠释女性问题,探讨女性活动、女性题材。对女性角色、女性情欲的刻画,跟男性剧作表达情欲的差别在于:探讨的是思想而不只是动作;是心灵对情欲流动的描述而不是摄影机对女性肉体的偷窥。描写女性在男权时代下奋力求取尊严的故事。所塑造的女性角色已不是贤妻良母;反之,更多描写的是特立独行的勇气与对男性对社会的审视。四个漂亮女性,都有着成功的事业,不需要依附男人,每日都在追求新的恋情。32集中70多个恋爱“案例”是她们在情感跑道上奔跑的轨迹,尽管始终没有终点,但也蔚为大观。全剧拍得精巧,有很强的观赏性,在此仅谈三点:

   一、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有很多流派,有着差别很大甚至是针锋相对的主张,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消灭两性间的不平等关系。倡导“女性的独立”是其核心内容。而女性独立不仅需要独立的收入、地位,更重要的是人格和精神上的独立。该剧首集,女主人公谭艾琳就遇到了一个钻石王老五的百般追求,每周从海外飞来看望,送上各种东西。但她对这个男人没感觉,坚决与之分手。她要求的是精神上的东西,要寻找真正的爱情。这是一个真正想为自己活,而不是为了物质而活的女性。戏的开始给全剧定下了基调,体现了对一种女性人格独立精神的追求,说它是女权主义也是可以的。

   女权主义目标早已超越了争取选举权、受教育权、就业权阶段,而是要消除女性对男性的从属地位。《好》剧中,黎明朗不会做饭,不会对男人撒娇,过分自立和强大;毛纳不在乎男人本身是什么状况,只在乎男人对她的迷恋,经历了无数场爱情序幕;即使是陶春这个温柔善良极端浪漫的淑女也在结婚生孩子问题上与婆母抗争。这些都反映了这种追求。甚至如同性自由派女性主义者有时会故意使用一些惊世骇俗的话语,以矫枉过正的冲击力来对付传统的男性话语和男性观念一样,剧中也有极端的惊人之语。如毛纳说女人“不用三从四德”,黎明朗(玫瑰速配一集)说,“女人也可以妻妾成群。”毛纳在得不到爱情的情况下,声称“恋爱是我每天的需要,恋爱是生命中的一种因素”,是“精神和身体的需要”,“爱情多美啊,那只能是一场剧烈的运动,我只谈恋爱不谈感情!也是我的习惯就像每日需要三餐。”这使人想起了法国启蒙运动先驱孟德斯鸠(Charles Louis Montesquieu,1689~1755)在《波斯人信札》里描述的现实生活无法实现的“女子的天堂”。其报复手段是将男子加在她们头上的一切反过来加在男子头上,所谓循环式的报复。当然时代不同了,不必去阴间实行了。反映了感情追求的艰难和女性的无奈。

   法国后现代主义大思想家福柯(Michel

   Foucault,1926~1984),关于惩戒凝视(disciplinary gaze)的观点在剧中也得到体现。后现代女权主义借用福柯关于标准化、正常化的思想,说明妇女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种社会压力之下,不仅要服从纪律,而且要遵从规范,自己制造出自己驯服的身体。剧中黎明朗与邻居便利店女店主的误会、谭艾琳的几番自责都是案例,尤以剧尾“三十好几了,还在寻欢作乐”的毛纳“浪子回头”为甚:

   剧中(据说对男人与婚姻看透了而抱定独身的)邝美珊第四次结婚并且怀了孕(上文所谓“一个凝视”),使得毛纳“很震惊也很触动,”她说:“我顿悟了!”

   (邝美珊说)“一个女人再无法无天,她的法是男人,天也是男人,这是和宇宙一样无法改变的,你得安于这种安排,”毛纳说“她说得对。女人是为男人应运而生的”。

   “另外我觉得我老了,我玩不动了,我第一次渴望停靠在一个男人身上安身立命。不要别的,只要平稳健康,过安定平静的生活。”

   多么虔诚的皈依!堪称经典。由女权主义开头,通过女性之口回复到对男性规范的顺从,卒彰显其志,露出了作为女权主义对手男权主义的狰狞面目,领教了福柯“惩戒凝视”论的厉害,发人深省。因此我们同意导演刘心刚的说法:“这部电视剧不是一部喜剧,而是一个深刻的社会话题。”结尾的亮点在于谭艾琳们结局的不确定性,继续着其女性理想的追求。她们寻找真正爱情的精神是值得提倡的。她们“可爱就可爱在不现实上,现在大部分人都太现实了,而且20多岁的女孩比30多岁的女人更要现实得多,她们还没有意识到自我的东西,更多的是基本的生活。依我的体会,30多岁后,这些东西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二、收视率的高低

   谭艾琳之类的人物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社会,似乎显得不太现实。但确实是有其现实依据的。中国目前约有3500万白领女性,其中高级白领人数约为600万。她们拥有良好的社会地位、收入颇高,也有着较好的容貌,但却找不到自己理想的伴侣。她们不是不想爱,而是找不到爱。剧中表现的正是这样一批女性,虽然在比例上还不是多数,但在绝对值上也绝对不能小视了。刘心刚告诉记者,他“之所以会拍摄这部女性题材的电视剧,是因为他身旁的确存在着这样的女性,收入很高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信然。

   这也符合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Abraham

   h.maslow,1908—1970)的需要层次理论,即人类的需要是分层次的,由低到高。它们是: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在马斯洛看来,人类价值体系存在两类不同的需要,一类是沿生物谱系上升方向逐渐变弱的本能或冲动,称为低级需要和物质需要。一类是随生物进化而逐渐显现的潜能或精神需要,称为高级需要。不同的人,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优势需要。于是,我们发现喧闹繁华的都市中有了这样一群单身女人,她们越工作越孤单,越思考越孤单,越孤单越孤单……这部戏里的四个女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不用靠男人生活,已经解决了物质需要,期盼满足精神需要。她们想找一个富有男人容易,找一个“有感觉”者却非常不易。随着社会的前进,这样的女性会越来越多。全剧四个女主人公及70多个恋爱“案例”涉及的原型,上网查一查,恐怕也不难找到。这也说明了该电视剧题材的普遍意义。

   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广州播出该剧收视率很高(一度高达5.5%),在沈阳和西安的反响却大相径庭。《好》剧在沈阳未播先热,播出4集后,招来沈阳百姓的一片嘘声。沈阳媒体认为其胡编乱造、虚假无聊。《好》剧在西安备受关注。但不少观众都觉得剧情太空,形式大于内容,不知道到底想演什么,反映剧情不吸引人的不在少数。除了有些演员表演夸张等因素外,尚处在需求层次初级阶段的人们,怎么能够有耐心解读此种题材呢?于是,收视率广州最高,西安其次,沈阳更次。巧合的是,收视率的高低正与该地改革开放程度、与白领集中程度成正比。收视率的实质是观众对剧作的认同与共鸣程度。可以预料,随着时光的推移,此类电视剧的观众会越来越多。

   三、产生女性悲剧的原因

   同样是这一部电视剧,其指向却出现了导演与演员各自表述的状况。

   演员蒋雯丽讲,“我觉得《中国式离婚》是讲男人眼中的女人,《好想好想谈恋爱》是讲女人眼里的男人,暴露出男人的一些弱点。”

   而导演刘心刚则说,“不是,不是。其实这部戏揭露的是男人的小毛病,挖掘的却是女性深处的大弱点。男性在这里是简单的,是陪衬。这是一部认真剖析女人的作品,当然是为女人好。女性身上有一些无法回避的弱点,这是导致她们悲剧的原因”。

   后者的观点显然带有男性话语的倾向。客观地讲,在今天这种男权社会中,造成女性悲剧的根本原因恐怕毋庸多言,我们可以从剧中对话择其一二来认识这个问题。

   “三分之二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全是靠欺骗才把女人弄到手。”

   “好色是男人的本性,你看到的男人也不例外,所以你不比别的女人不幸。”

   “男人的好色就跟天生长胡子一样,刮掉了还会长出来的。”

   “据说男人认为最美的女人都是偶然在大街上认识的,决不会在他熟悉的人群当中。男人愿意陪他的女人逛街,决不会因为她,而是为了其他的女人。”

   ——一针见血。实际上是说男人对感情的不专一,女人的深恶痛绝。

   (谭艾琳)我对不起你,但我必须跟你说实话!真的是不想骗你。

   (邹一凡)我实在很想原谅你,但我不能——艾琳,你实在不应该告诉我。我宁可你欺骗我,我也不想知道这个事实!

   ——曲折缠绵。实际上是说男人的狭隘与虚伪,女人的真挚与傻。

   (谭艾琳与陶春议论其丈夫时说)男人都是孩子,自私。

   ——恨爱交加。这一条有两面性。既是对男人的责怪,又是讲男人的可爱之处——体现了女人的母性一面——也是女人经常能够原谅男人的根本原因。一条佐证,谭艾琳的扮演者蒋雯丽在评论她的演戏对手——《好想好想谈恋爱》中的孙淳与《中国式离婚》中的陈道明时说:

   “生活中,陈道明和孙淳都是很有个性魅力的男人。”“他们的魅力各异,但有一点相同的是他们都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对很多东西看得很明白。另外,他们身上的孩子气都很重。”“孩子”,好词。男女两相对照,女性悲剧的原因似乎清楚多了。

    进入专题: 好想好想谈恋爱   女权主义   收视率   女性悲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264.html
文章来源:《当代电视》(京)2005年09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