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学术评价的制度导向出了大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3 次 更新时间:2015-07-07 22:38:13

进入专题: 学术评价  

刘晨  

    

   中国每年产出的学术作品,估计是全世界最多的,但是未必是最好的,这是有目共睹的一个社会事实,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以号称学术大国自居的中国,此种向往和努力,便是最好的学术不自信之证明,比如用数量压倒对方的方法,虽不可取,但依然蔓延在各大研究机构里面。促使这种不好的现象之背后原因,制度原因,就是学术评价机制,如同校之间,便会以每年发了多少CSSCI,SSCI,SCI,中文核心期刊等作为谁更厉害的标准,甚至学术期刊也会在每年的比较当中,以发了多少国家社科基金、教授的文章等作为基础。而就文化系统中的不利之处来说,“攀比”,“不务实”是最致命的一种大众心理导向。竞争固然是好,但是作为导向于坏的方面的竞争,那就是作恶。

   就研究生培养而言,有的甚至将硕士研究生都卷入其中,作为一个学院和学校的论文数量生产工具,甚至要求他们,毕业时必须发表一篇C刊才能开题,这固然对学生于学术的追求有一定的帮助,从制度上去促进以防止对学术的懒惰,但是也有些过分的拔苗助长。一个硕士都能够如此,那还当什么硕士?

   此外,博士研究生毕业,也以2篇C刊作为要求,如果没有,则延迟毕业。就人文社科而言,这类的做法,最大的弊端在于,在鸡蛋还没有成型的时候就从母鸡的屁股里掏出来,最终这样的蛋是一个成熟的蛋吗?肯定不是。

   记得有学人曾经说过,学问还得是“休闲”的产品,是“慢工出细活”等等,这都意在强调,不能逼良为娼。所谓逼良为娼,以硕士、博士研究生为例,有的的确是没法用短短3年或4年时间去发表2篇C刊,这种量化的机制,就导致人文社科类的研究生,不得不去寻求类如抱大腿、买论文等,搞关系,甚至剽窃的方法,有的也用上,将原文三分之二不动,换个署名即可,这种新闻报道已经很多了。最终的处理,最多就是撤销学位,但是对他者起不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因为,制度引导没有改变,一切都会是“历史的重演”。

   这种作假,就好比我们从小写作文一样,要学会撒谎才能得高分,明明我今天没有给妈妈洗脚,但是我却编造一个幌子,然后用生动的语言,构建一个场景,最终获得一个“优秀”,背后不是文字多美,而是感动了评卷老师的“爱心”,觉得你孝顺,故而以优秀作为提倡。树立典型,固然有效,但是背后却伤害了无数个没有造假学生的公平。且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加上学术惩罚的不严厉,故而就养成投机取巧的懒惰心理,对待学术的神圣,也就降低到了冰点。如果学术没有被神圣的看待,那么肯定会发生践踏学术尊严的集体行动。

   我们的指导老师们也应该自觉地注意这类的问题,要培育学生,而不是助纣为虐。于学生而言,他的主要精力,应该是学习,不然怎么会被叫做是学生呢?既然是来学习,就不该是以论文数量的高要求把学生逼迫去与一些教授们、副教授们同台竞技,这不公平。特别是有的比较势利的刊物,学生发表文章,往往看都不看,但是教授职称带着,即便是很烂的一句话,都发表出来。这也是制度导向的原因,所谓的权威也好,同行之间的评价也罢,都没有给学生更多的机会,而不是有的学生不行。

   就博士生而言,如今的大学的招聘,特别是对于博士毕业生的要求,也应该避免落入论文的评价机制当中,而当取一个综合的素质来评判,比如教学、为人与学问并重。招聘的人,不是去为这个学校的排名努力,而是学校该服务于这位老师的学问,特别是如何把这样的学问转为现实生活中的某种力量,且传授给学生,让他的学生能够吸取人类宝贵的知识创新。如果最终的目的是排名,那就丧失了大学基本意义,它可以不存在了,可理解为“大学已死”。

   学问,特别是人文社科,应该是“慢工”的,而不是仓促的,应该是有充分的准备与修改再修改,而不是像生产产品一样去发表论文,应该是以论文的质量而不是数量去衡量一个学生的学术水准。

   可是,如今种种弊大于利的做法,一直在发酵,甚至在张狂的袭击着中国有追求的学人,为了生存,他们更多的精力用来生产学术作品,以获得职称上的提高,获得更多的课题,捞钱甚至成为一些教师们的主要教学目的,而不是一心一意的去专研如何化解一些社会难题,或者是提高人类的认知水准。所谓学术作品,就在各种逼迫当中,转眼即逝,成为快餐式的,无人问津类的垃圾,而经典作品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再次强调的是,这本就不是什么情怀、道德的原因,而是制度导向出了大问题。在制度还未优化之前,请不要再逼迫硕士、博士生们,他们可能就是下一辈学术脊柱,而他们又会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去伤害他们的学生呢?就好比,老子如此,儿子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孙子也就跟着受害。这种恶性循环,何时休?

   2015年7月6日

   (作者系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

    

    进入专题: 学术评价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2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