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梅:论藏区习惯法对环境的保护及其特点

——兼论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对藏区习惯法的借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1 次 更新时间:2015-07-04 21:50:28

进入专题: 习惯法   生态环境保护   环境法制  

韩雪梅  
对获取财富持一种淡漠态度。最平凡的物品也是最为珍贵之物,如青稞、豌豆、酥油、三白(鲜牛奶、酸奶、曲拉)与三糖(红糖、白糖、蜂蜜)。而金银主要用于塑佛像、镀屋顶,让佛像闪光,让寺院生辉;也可以作祭品,以祈祷万物生长,消除自然灾害。天葬是最能体现藏族生态观念的一种施葬方式。藏族人认为,人死后的躯体已经没有继续保存的必要,用尸体来喂养秃鹫等大地上的生灵,是回归自然一种方式,也为活着的人们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从藏族传统的风俗习惯中可以看出,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封闭的自然条件不仅造就了藏族人民极具生态观念的生产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受到整个社会成员的共同认可,不刻意追求财富的价值追求也成为做人的准则和基本的道德规范。正是这种淡然的生活方式使其繁衍生息的这片土地保持了原有的风貌,实现了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稳定的共生关系。

  

   二、藏区环保习惯法的特点及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对其经验的借鉴

   西部大开发中,青海地方法制建设的重点是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如何进行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结合藏区生态环境保护的传统习惯法的内容,有以下特点和经验可以借鉴和吸收:

   第一,藏族传统生态观是藏区习惯法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核心精神和指导思想。要建设藏区新的生态文明,应该继承和发扬藏族传统生态观中的优秀因素,使其成为青海地方现代生态文明建设的道德基础和源泉,从而成为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核心精神和指导思想。

   藏区习惯法所体现的独特的生态伦理观念既是适应青藏高原地区自然环境的客观要求,也是藏族传统文化中自然崇拜、宗教信仰带来的直接结果。

   一方面,藏族传统习惯法所体现的崇敬自然、敬重生命的生态观是藏族先民千百年来适应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的结果。青海省位于被誉为“地球第三极”、“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东北部,自然灾害频繁,生存条件严酷。在这里,人要获得生存必然要遵守自然的规律,藏族先民在不断的探索中掌握了这些规律,而青藏高原地理环境的封闭性又使其以生态观念为特点的习惯法体系得以保存并延续至今,而没有出现楼兰古国那样的悲剧。

   另一方面,藏族文化中的自然崇拜、宗教信仰也是藏族极具生态色彩的习惯法得以保存的主要原因。藏族生态观念深深地扎根于本民族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之中,它直接影响着藏族民众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是人们普遍接受的行为准则。藏传佛教既宣扬佛教的众生平等、六道轮回、行善积德、慈悲为怀和禁止杀生等观念,又结合了藏族原始宗教的万物有灵、神圣、共生等观念,是一种具有生态观念的共生思想体系。藏传佛教所倡导的是一种与自然相适应、相和谐的社会活动和节制简朴的生活方式,提倡节制物欲,崇尚精神,追求精神的最大满足。

   无独有偶,在经历全球性环境问题的恶果之后,西方现代生态文明和生态伦理得到了世界普遍的认可并加以实践,而其基本观念与藏族传统生态观念存在着惊人的相似。可见,藏区传统习惯法所体现的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关爱自然、关爱生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观与人们重新认识自然、反省自身后建立全新的西方现代生态伦理的理念是一致的。

   可以看出,藏区习惯法所体现的生态观念是藏族传统文化留给人们的优秀遗产,为在雪域高原建设现代生态文明提供了一整套可供参照的价值体系和伦理根源。因此,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应当以生态观念作为指导原则和核心精神,始终坚持从生态观念出发,在立法、执法、司法及法制宣传中体现对自然的尊重和关爱,建立一种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价值观念,以实现对高原生物、环境、资源的保护。特别是急需建立健全“预防为主”的法律体系,除了国家已经制定的制度和措施外,还应该制定更为详细和适应青海本地实际情况的地方法规和条例,以实现源头控制,杜绝“先污染后治理”的末端治理方式,从一开始就考虑到自然环境的需求,从而实现人与自然的共生与和谐相处,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第二,与人们密切相关的环境要素是藏区习惯法保护的重点对象。这些环境要素不仅是藏区习惯法保护的重点,也是青海地方环境保护立法保护的重点。

   藏区民族习惯法对环境和资源保护和利用的对象包括山林、湖泊、土地、草场、水源和河流以及野生动植物等,其中对山、湖、草场的保护是重中之重,它们都是藏族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因素,也是维系雪域高原生态平衡的最重要的地理环境要素。正是由于这些基本环境要素的重要性,藏区习惯法也是对它们进行重点保护,不仅数量众多、内容广泛,而且自成体系。

   同样,今天的青海地方环境保护立法保护的重点也应该是藏区习惯法重点保护的这些环境要素。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青藏高原的自然地貌与几千年前仍然没有太大的差别,藏族习惯法所保护的与人们密切相关的环境要素仍然是今天人们所依赖和需要保护的。但是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天这里存在的生态环境危机主要是对基本环境要素的破坏,除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绝大所数是人为的结果。特别是对草场的破坏带来的草场沙化、水源枯竭等一系列的问题,这对高原的环境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已经严重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那么,在今天的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工作中,不仅同样需要对高原人生活所依赖的基本环境要素进行保护,更需要对我们已经造成的环境恶果加以弥补和挽救,这是我们当前青海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

   要做到重点突出,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应该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由环境问题现状决定。对于那些可以弥补的突出的环境问题,必须加快步骤通过包括法律在内的措施进行挽救和恢复。目前青海省最突出的生态问题是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草场退化、生态环境恶劣,因此,针对以下重点环境问题优先进行法制建设: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防治水土流失、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以粮代赈、个体承包的政策措施纳入法制的轨道;土地资源有效合理利用和保护;水资源可持续利用等问题。

   第二,与青海生态环境建设规划的实施同步,为其建立良好的法制环境,提供法律保障。青海省生态环境建设规划是指导青海环境保护法制建设的基础,环境保护法制建设应当与其同步。青海省生态环境建设规划涉及现阶段环境保护的战略目标和规划,应当配套制定全省和各地环境保护法制发展规划,逐步建立健全以相关法律为基础、各种行政法规相配合的法律体系,并强化执法监督,依法打击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使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走法制化的道路,依法保护和治理生态环境。

   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要突出重点,根据本地区环境现状的特点和重点,特别是要充分考虑到青海省生态环境建设规划设定的目标和步骤,制定全省和各地环境法制建设规划,有步骤有计划的进行环境立法和执法工作,使环境保护走上法治的道路,不仅为青海环境保护工作提供坚实的法制保障,也与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战略相符,为西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好的法律平台。

   第三,藏区习惯法通过形式多样、层次立体的规范模式,发动了全体民众,通过外在规制和内在引导两种手段形成有效体制,使藏区人民自觉自愿的遵守藏区习惯法的约束,从而对自然资源形成了有效的保护。

   藏区习惯法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形式众多,既有藏区宗教领袖和各个部落制定的法规民约,也有宗教禁忌、生活习俗,这些规范不仅形式众多、内容丰富,而且层次立体、数量很大,其内容和体系也缺乏系统性和严谨性。

   但是,由于藏区习惯法对环境保护规定的立体性、层次性,即通过宗教信仰和禁忌引导人们从内在对环境进行主动保护、通过各地部落法规提供外在的强制约束、通过数量众多、内容广泛的生活习俗建立生态观念道德化,使其对环境的保护成为自觉,从而使藏区习惯法所规定的环境保护的内容成为人们普遍的认可和有效的遵守的行为准则。

   各种形式的藏区习惯法对环境的保护形成了一个层次立体、形式多样的规范体系,人只要处于这个规范体系中,无时无刻都会受其影响,不仅使个人的行为自觉符合环境保护的要求,也使整个社会达成了普遍的社会共识和共同的价值理念,从而具备了极强的约束力。

   同样,青海地方环境保护法制建设也应当采用这种多层次的模式,动员全社会的力量,采用多层次的立体的规范模式,通过外在的法律法规和内在的民约民规以及推动环保意识在全社会的形成,从而在全社会建立起一种以环保理念指导生活方式、以民约民规推动环境保护、以法律法规提供环保法律保障的立体规范体系。

   环境保护归根结底是一项全民任务,必须通过全民参与才有可能解决现存的环境问题。除了要使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走法制化的道路以外,还要发动全社会的力量,特别是世代以游牧为生的藏区同胞,共同进行环境保护。

   因此,一方面要适度挖掘少数民族地区环境保护习惯法的内容,对其中一些保护环境的传统风俗、部落规范、宗教禁忌等加以认可和引导,通过制定新的民约乡规等方式,在整个社会大力倡导环境保护的理念和规范,唤起全社会的生态意识和可持续发展意识,调动人们的保护环境的积极性和自觉性,形成一个多层次、多角度、立体的环境保护规范体系。

   另一方面,需要特别提到的就是宗教信仰和禁忌在保护环境方面的作用。藏族传统宗教信仰和禁忌通过神的力量直接影响人的基本生存价值和伦理道德,比如藏区“山”和“湖”的神化与禁忌交相呼应,使“神圣”观念成为人们的内在观念和基本价值观,通过对“神山”、“神湖”的崇敬与保护而内化为人的道德。可见精神的力量的巨大。因此,在进行青海地方环境法制建设时,应该重视生态意识和环境保护思想的宣传,以便于群众能更好的配合法律法规的施行。要在全社会广泛深入宣传《环境保护法》、《水资源法》、《水土保持法》、《草原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律,不断提高全社会的法制观念,形成自觉地保护环境的社会风气。只有全社会普遍接受和认可生态意识和环境保护观念,使其成为主流的价值理念,才能使人们自觉遵守环境保护的法律规范,使法律法规更好的发挥预防效力。

   第四,在制定青海民族地区环境法规、条例时,应当结合国家对民族地区的政策,挖掘藏区习惯法在环保方面的传统资源,有条件的吸收和借鉴其中优秀的部分,特别是那些既符合国家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基本原则,又适应本地区环境特点的民规民约等,使其上升为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国家认可的地方法规、条例,使现代法制与传统习惯法有效的结合,推动民族地区环境保护法制的进步。

   藏区习惯法对各族群众自觉遵守国家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律法规具有重要的意义。吸收和认可藏区传统习惯法规范,特别是其中宗教教义、习俗的内容,使其成为国家正式颁布和认可的法律,这种做法古已有之。早在吐蕃王朝时期,藏区就有了以佛教“十善”戒律为基础的法律。历代的达赖喇嘛作为藏区的最高宗教领袖,曾颁布了许多专门保护生态环境和生物的法令。如公元1648年,五世达赖喇嘛颁布禁猎法令:“教民和俗民管理者、西藏牧区一切众生周知:……圣山的占有者不可乘机到圣山追赶捕猎野兽,不得与寺中僧尼进行争辩。”[10]清中央政府对高原藏区生态保护法规的认可和重申也表明了藏区从宗教习俗观出发保护生态环境的行为。雍正十一年(1733),清廷令青海办事大臣达鼐汇编成《番例六十八条》,其中的许多内容就与藏区原有的保护生态的习惯法相吻合。如保护牧区草原的法规规定:“草原上纵火熏洞有人见者,其人即罚一九牲畜。若延烧致死牲畜,照数赔偿。致死人命,罪三九牲畜。若系无心失火,以致延烧所见之人,罚失火之人牲畜五件。烧死牲畜,照数赔偿;烧死人命,罪一九牲畜”。

基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再加上宗教信仰的影响,藏区传统习惯法的环境保护规范至今为止仍受到藏族人民长期的遵守和认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习惯法   生态环境保护   环境法制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环境与资源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12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法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