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毅衡:叙述者的广义形态:“框架-人格二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6 次 更新时间:2015-06-28 13:33:52

进入专题: 叙述者    

赵毅衡 (进入专栏)  
我们了解最少,因为无法直接观察。经常梦者并不意识到自己处于做梦状态,但是有时候梦者朦胧地意识到在做梦(所谓“透明的梦”),但是依然无法控制这个梦中的任何情节。梦的受述者不可能改变叙述的内容,有点像无法改变“戏剧反讽”戏剧的观众。梦的叙述者必然是梦者主体意识的一部分,但是却隐而不显。

   因此,梦叙述是梦者(梦受述者)获取的叙述,类似电影观众所得到的叙述。梦叙述者却无法探究,因此,从定义上说,梦的叙述者隐身于叙述框架之后。这并不是因为学界研究得不够,而是这样一个无意识的人格的,从定义上说就无法全部揭示:对其本质的探查本身,是用意识语言来解释无意识,就改变了这个叙述源的构成。

  

   结论:叙述者永远存在于“二象”之中

   以上讨论可以引出一个结论:作为叙述源头的叙述者,永远处于“框架-人格两象”。究竟是“框象”更明显,还是“人象”更明显,因叙述体裁而异,无法维持一个恒常不变的形态,但是两象始终共存:一端是“实在性叙述”(新闻等)叙述者几乎完全等同于作者,到记录性虚构(小说等)的分裂人格叙述者,到演示性虚构(戏剧等)的“指令呈现者”,到互动性叙述(电子游戏)的内外参与,到受述者接收的梦意识叙述。

   这五种叙述者,不管何种形态,都必须完成以下功能:

   1.设立一个“叙述者框架”,把叙述文本与实在世界或经验世界隔开。在框架内的任何成分都是替代性的符号,而把直观经验连同其对象现象世界,隔到框架外面;

   2.这个框架内的材料,不再是经验材料,而是通过媒介再现的携带意义的叙述符号;

   3.这些叙述元素必须经过叙述主体选择,大量“可叙述”元素因为各种原因(例如为风格化,为道德要求,为制造悬疑等等)被“选下”;

   4.留下的元素则经过时空变形加工,以组成卷入人物与变化的情节,此即“(叙述者的)一度叙述化”;

   5.受述者把叙述文本理解成成为具有时间向度与伦理意义的情节,此即“(受述者的)二度叙述化”。

   因此,叙述主体在叙述框架内完成叙述:没有这样一个叙述框架内或叙述人格,能单独执行如此复杂的叙述者功能。因此,叙述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双态的:既是一个人格,也是一个指令框架。合起来说,叙述者是一个体现了指令框架的人格。叙述者框架必须存在,这是叙述成立的底线,但是对每一个具体叙述文本,或对每一种叙述文体来说,叙述者可以在人格-框架这两个极端之间位移:不同体裁的叙述文本,叙述者人格化-框架化程度不一样。哪怕是在一篇控告或忏悔中,叙述者必须等同于作者,叙述框架依然作为背景存在。

   我们最熟悉的叙述体裁,即小说,其不同变体一样会展示叙述者的“人格-框架二象”。传统小说叙述学一直在讨论的叙述者基本变体 -----第三人称(隐身叙述者)与第一人称(显身叙述者)------就是这种“二象”。哪怕在同一篇小说作品中,两种叙述者形态可以互相转化。但是不管如何转化,两者永远同时存在:第三人称叙述,实际上是“非人称”框架叙述。在这个框架内,叙述者可以现身成各种形态:例如在干预评论中,叙述者突然局部人格化;在“第一人称叙述”中,叙述者稳定地人格化:在小说这种最典型的叙述中,叙述者的二象变换其实最清楚,只是至今没有学者注意到叙述的这个基础问题。

  

   [1] 乔纳森.卡勒《结构主义诗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 299页

   [2] “广义叙述学的最根本任务,是寻找不同传统,不同时期的各种叙述共有的模式”,Patrick Colm Hogan, Affective Narratology: The Emotional Structure of Stories, Lincoln & London,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11, p. 12

   [3] Andre Gaudreault, From Plato to Lumiere: Narration and Monstration in Literature and Cinema,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2009

   [4] 见Living Handbook of Narratology, (University of Hamburg) “Narrator”条。

   [5] 赵毅衡,“诚信与谎言之外:符号表意的‘接受原则’”《文艺研究》2010年1期,27-36页

   [6] Marie-Laure Ryan,“Postmodernism and the Doctrine of Panfictionality”, Narrative, 5:2, 1997, pp 165-187

   [7] Jeremy Hawthorn, Cunning Passages: New Historicism, Cultural Materialism and Marxism in the Contemporary Literary Debate, London: Arnold,1996,p 16

   [8] Lubomir Dolezel,“Possible Worlds of Fiction and History,New Literary History,No 4, 1998,pp 785-803

   [9]《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07月26日

   [10] Vladimir Nabokov,Lolita,New York:Putnam’s Sons, 1955, p 8。不少人认为《洛丽塔》中的典狱长John Ray这个名字,类近genre (体裁)发音, 纳博科夫暗指典狱长是在体裁程式来读此忏悔。

   [11] 钱锺书《管锥编》,《太平广记卷一九六》,北京:三联书店,2007年,1343-1344页

   [12] Gerald Prince, A Dictionary of Narratology, Aldershot: Scolar Press, 1987, p. 58

   [13] Claude-Edmunde Magny,The Age of American Novel, 1948

   [14] Alexandre Astruc,”The Birth of a New Avant-Garde”, ed Peter Graham, The New Wave, New York: Garden City, 1968, 17-23

   [15] Andre Bazin, What Is Cinema? Berkeley: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 1967, 18

   [16] Sarah Kazloff, Invisible Storyteller, Berkeley: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

   [17] Christian Metz: Film Language: A Semiotic of Cinema, Chicago: Univ of Chicago Press, 1974, 21

   [18] David Bordwell, Narration in Fiction Film, p 62

   [19] Edward Branigan,“Point of View in the Cinema”, New York: Mouton, 1984, p 66

   [20] Jerold Levinson,“Film Music and Narrative Agency”, (eds) David Bordwell et al, Post-Theory: Recontructing Film Studies, 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96, pp 248-282

   [21] Tom Gunning, "Making Sense of Films," History Matters: The U.S. Survey Course on the Web, http://historymatters.gmu.edu/mse/film/, 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2002.

进入 赵毅衡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叙述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88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