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树臣:孔子的贵族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87 次 更新时间:2015-06-28 10:41:13

进入专题: 孔子   贵族精神       判例法  

武树臣 (进入专栏)  
不乏为吏之人:“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公冶长》)当时的民间教育,不仅为平民步入政治舞台提供了阶梯,还为统治集团输送了新鲜血液。

   平民应当像子路一样勇敢。平民应当勇敢,“勇者不惧”(《子罕》)。子路是以勇著称的。“孔子曰: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坊间害怕子路,乃至不敢说孔子的坏话。子路曾“冠雄鸡,佩假豚”,帽子上画着雄鸡,腰上挂着野猪的獠牙,一副民间武士的打扮。最后子路死于卫国的一次内乱,临死时说:“君子死,冠不免”,“遂结缨而死”。(《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他死得勇敢壮烈而有尊严。春秋战国时的武侠莫不如是。孔子内心是喜欢子路的。但子路生性鲁莽豪爽,孔子怕他吃亏,故时常敲打他,弟子们也常常笑话他。子路是一个单纯而委屈的勇士!

   平民应当像子路一样自尊。平民尽管贫穷,衣衫不完,但内心深处,自以为与贵族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不必自惭形秽。“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子罕》)穿着破烂的旧丝棉袍,和穿着狐貉裘衣的贵族站在一起,而不觉得惭愧不安的,恐怕只有仲由吧!这种内心深处的平等与自信,源于对生命价值,人格价值与内心素质的最高评判和终极期待!这种旁若无人,立身于天地之间的豪迈精神境界,依然能够使今人为之感动!

   平民应当像端木赐一样长于商道。《论语。先进》:“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屢中。”端木赐不去做官,而去经商做生意。猜测行情,每每中的。

四、贵族精神下的法律样式:判例法

   判例法是宗法贵族政体的产物。法官与其他官吏一样是世袭的。在敬宗孝祖、“帅型先考”观念的支配下,按照父兄先辈的故事办,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于是便形成“遵循先例”的原则。当时的审判方式是“议事以制,不为刑辟”,“临事制刑,不豫设法。”(《左传·昭公六年》及孔疑达疏)“事”是判例故事,即选择以往的判例来审判裁决,不制定包括什么是违法犯罪又当如何处分这些内容的成文法典。判例是立法的产物,又是司法的结果。这就使得法官处于十分关键的地位。优秀法官的标准是“直”和“博”:“直能端辨之,博能上下比之。”(《国语·晋语八》)“上下比之”即全面参酌以往判例之义。即《礼记·王制》所谓“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判例法的条件是:社会上存在着普遍公认的法律原则,这在当时就是“礼”;有一批善于在司法中立法的高水平法官;一个允许法官独立进行立法司法活动的政治法制环境,这在当时就是宗法贵族政体。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师即士师,即法官。故即判例故事。熟悉过去的判例故事,从中发现法律原则,就能够审理新的案件了。可见,孔子是赞成判例法的。

   宗法贵族政体和判例法为当时的政治家和法律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和广阔的舞台。它们培育演员、设计角色、编导剧目,为后世留下一曲无韵的贵族之歌。

结束语:贵族精神的毁灭

   战国时代的社会变革,对贵族政体和贵族精神而言,也许是一场劫难。“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论语·八俏》)的贵族式的君臣关系,被尊君卑臣、君权独尚的官僚式的主仆关系所取代。韩非说过:君臣上下之序是绝对不可变更的,君主再无德无才,他也是君主,臣下再有德有才,他也是臣下,就好像鞋再新也不能戴在头上,帽子再旧也不能穿在脚上一样。(《韩非子。外储说左下》:“冠虽贱,头必戴之,屢虽贵,足必履之”)君主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威,他独揽立法大权,并使成文法典成了君权的延伸之物。臣僚对君主负责,并受君主支配。臣下对君主的忠诚是通过恪守君主制定的法律来实现的。为了保证司法活动在时间上和空间上的统一性,最有效的方法是把法律制定得越详细越好,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各个细节都统统纳入法律轨道。并将法律公之于众,使家喻户晓、互相监督。在司法审判活动中,法官不能违背法律规定凭借个人的判断来审理案件,不能援引以往的判例,更不能背离法律而创制判例。详而备之、密如凝脂的法条,使司法审判就像做加减法一样简便易行、准确无误,而众多官僚式的法官究其实不过成了国家司法大机器上的无数个尺寸一致、功能同一的齿轮或螺丝钉,他们的千篇一律、平庸无奇和没有个性,是保证国家司法机器正常运转的必备条件。除了法律之外,帝王还运用阴险的帝王之术,如“挟知而问”,“倒言反是”,“疑诏诡使”,“指鹿为马”之类,使臣下时时处于动辄得咎的恐惧之中,把臣下塑造成一群唯唯诺诺,人云亦云,察言观色,见风使舵,蝇蝇翊翊,没有脊梁,失去智慧的同一型号的机器零件。先前贵族政体中下级贵族在上级贵族面前的相对独立的人格和发言权已经荡然无存。

   新兴地主阶级用血与火的政治革命摧毁了贵族政权及其根基,用“文化革命”清扫了“礼”的世界,用人皆有之的自私自利的本性和现金交易式的“君臣相市”,尔虞我诈的“君臣上下一日百战”,取代了“君礼臣忠”的温情脉脉的伦理薄纱;用天王圣明,为臣该死,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取代了直言敢谏之士的豪言壮语;用司法变革涤荡了判例法,确立了“诸产得宜,皆有法式”的成文法;用官僚法官取代了世袭的贵族法官;用居高临下的纠举和刑讯取代居间两造的众审制;用冷冰冰的法律条文之所谓(律学)取代了礼乐射御书数。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贵族政治没落了,贵族精神黯然无色。它们只能借助民间教育,大众传播和文化典册留住自己的根,等待来日生根发芽。然而,贵族精神并未终结,在漫长的封建时代,这种曾经被孔子深爱并精心整理热心推崇的贵族精神,仍然以新的方式顽强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进入 武树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贵族精神       判例法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857.html
文章来源:《河北经贸大学学报(综合版) 》2010年0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