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树臣:“横的法”与“纵的法”

——先秦法律文化的冲突与终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2 次 更新时间:2015-06-28 09:54:54

进入专题: 主要表现   法律文化   宗法家族制   睡虎地秦墓竹简   罪刑法定   法律评论   权利义务关系   当事人主义   地主阶级   专制主义  

武树臣 (进入专栏)  
[(20)]

   专制法律对宗法家族秩序的维护

   新兴地主阶级并非全然否定“礼”的作用。《商君书·画策》:“所谓义者:为人臣忠,为人子孝,少长有礼,男女有别;非其义也,饿不苟食,死不苛生。此乃有法之常也”;《韩非子·忠孝》:“臣奉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管子·任法》:“仁义礼乐者皆合于法,此先圣之所以一民者也”。《睡虎地秦墓竹简·为吏之道》:“为人君则怀,为人臣则忠,为人父则慈,为人子则孝”,“君怀臣忠父慈子孝,政之本也”。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秦律才公开维护父家长的特权和宗法家族秩序。秦律规定:“父盗子,不为盗”;60岁以上的老人告子不孝,要求官府判以死刑,官府应立即拘捕之,勿令逃走;父亲告子不孝,要求官府斩其子之足,终身流放到蜀境,官府照办;家长告男奴隶强悍无礼,要求卖给官府作官奴隶,家长告女奴隶凶悍,要求施以割鼻刺面之刑的,官府均照此办理;“子告父母,臣妾告主,非公室告,勿听”,“而行告,告者罪”。[(21)]国家用这种法律来维护家长的特权,并借此让父家长协助国家管理好臣民。

   专制法律对思想学术的控制

   新兴地主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而采取愚民政策。《商君书·垦令》:“愚农不知,不好学问,则务疾农”。为此,必须禁绝民间学术活动:“博闻、辩慧、游居之事,皆无得为”。《靳令》以“礼乐”、“诗书”、“修善孝弟”、“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为“国之六虱”,要求严加禁绝。这样作的目的在于提高法律的权威。如《韩非子·和氏》所言:商鞅“燔诗书而明法令”。为此,法家主张,法律一旦公布,严禁百姓私议:“作议者尽诛”。《史记·商君列传》载:“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于边城。其后,民莫敢议令”。《韩非子·五蠹》说:“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无情的法律扼杀了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使学术活动重新回到“学在官府”的老路上去。

   集权主义的司法:“罪刑法定”·“有罪推定”·刑讯·“重刑主义”

   为保证国家法律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得到统一贯彻,必然要求官吏严格以法办法。这一原则反映在司法活动中,就是“罪刑法定”。这是君主立法权绝对支配官吏司法权的一种表现。该原则包含以下几层意思:一,官吏在司法中要严格依成文法条来定罪量刑;二,产生疑义时要逐级上报请示;三,适用类推时要上报候旨;四,不得直接援引判例,更不能直接创制判例。这些内容在《睡虎地秦墓竹简》中都得到证实。

   所谓“有罪推定”,即刑事被告人在法庭判决前被预先视为有罪的一种制度。《尚书·大禹谟》的“罪疑惟轻”,便透露着有罪推定的意味。秦律关于父家长控告子女、奴婢不孝、凶悍,要求施以刑罚,官府应立即照办的规定,就是“有罪推定”的突出表现。与此相应的,就是被告人负有举证责任。以证明自己有罪为前提的“自首”、“自出”、“自告”等制度就是证明。

   《睡虎地秦墓竹简·封诊式》说:“毋笞掠而得人情为上,笞掠为下,有恐为败”;[(22)]“诘之而数之也(欺骗),更言不服,其律当笞掠者,乃笞掠。笞掠之必书曰:爰书:以某数更言,无解辞,笞讯某”。虽然表面上未公开提倡刑讯,但由于有刑讯的具体规定,刑讯是被允许的。关键在于,获得被告人承认自己有罪的口供是至关重要的。这一方面可以使官吏放心地定罪处刑;另一方面也证明官吏未曾“出入人罪”,当然不会产生“失刑”罪、“纵囚罪”、“不直”罪,也就不会影响官吏的升迁。可以说,刑讯是官僚制的产物。

   新兴地主阶级由于统治经验不足,又基于人性皆“好利恶害”的见解,故迷信暴力。在刑罚政策上表现为“重刑主义”。《商君书·说民》:“行刑重其轻者,轻者不生,则重者无以至矣。”《韩非子·六反》:“重一奸之罪而止境内之邪”。秦律规定:“五人盗,赃一钱以上,斩左趾,又黥为城旦”;“盗采人桑叶,赃不盈一钱,赀徭三旬”;“同母异父相与奸,何论?弃市”;“府中公金钱私贷用之,与盗同法”,[(23)]等。其结果是“赭衣半道,断狱岁以千数”,“民愁亡卿,亡逃山林,转为盗贼”,[(24)]终于使秦朝短祚而亡。

结束语

   “横的法”、“纵的法”是一对相对的宏观的概念。这并不排除“横的法”中含有“纵的法”的因素,反之亦然。大体而言,“横的法”是相对松散的贵族政体之下宗法家族之间平等交往的产物;而“纵的法”则是集权专制政体下官僚机器对个人进行控制和支配的产物。从“横的法”到“纵的法”的历史演进过程中,我们既看到了个人对家族的战胜,又看到了个人对集权政体的屈服。这段既错综复杂又自然而然的历史过程,并非用梅因的著名命题便能概括的。

   注释:

   (1)[英]亨利·梅因:《古代法》,商务印书馆1984年,第97页。

   (2)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顾颉刚:《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燕京学报》第6期,1929年11月。

   (3)《拿破仑法典》(即《法国民法典》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1612条:“在买受人未支付价金且出卖人并未同意于一定期间后支付价金的情形,出卖人不负交付标的物的义务;”第1702条:“称互易者,谓当事人双方约定互相以一物交换他物契约”;第1650条:“买受人的主要义务,为按照买卖契约规定的时日及场所支付价金”。

   (4)《史记·李斯列传》。

   (5)《睡虎地秦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78年,第181页。

   (6)同上书,第184页。

   (7)同上书,第130页。

   (8)同上书,第33页。

   (9)同上书,第160页。

   (10)同上书,第193页。

   (11)同上书,第208页。

   (12)同上书,第224页。

   (13)同上书,分见第174、224、194页。

   (14)《史记·商君列传》。

   (15)《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29页。

   (16)《史记·范睢列传》。

   (17)《睡虎地秦墓竹简》,第124、90页。

   (18)同上书,分见第97、99、101、33、81、61、84页。

   (19)《史记·商君列传》。

   (20)《睡虎地秦墓竹简》,分见第230、220、123、211、214、230页。

   (21)同上书,分见第159、195、261、259、260、195、196页。

   (22)“有恐为败”原释文为:“恐吓犯人,是失败”(见《睡虎地秦墓竹简》第246页)。不妥。应译为“恐怕造成错案”。

   (23)同上书,分见第150、154、225、165页。

   (24)《汉书·食货志》。

进入 武树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主要表现   法律文化   宗法家族制   睡虎地秦墓竹简   罪刑法定   法律评论   权利义务关系   当事人主义   地主阶级   专制主义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849.html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法律评论》1996年02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