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鸿:民国时期武术的科学化变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5 次 更新时间:2015-06-10 10:49:57

进入专题: 武术   国术   民国   科学化  

李文鸿  

  

   摘要:作为现代武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民国武术置身于当时人们追求“科学”的话语背景之中。以“传统”为特征的国术(按:即武术,下同)与当时的“科学”话语形成了较大的反差和抵牾。因此,国术界要实现以武图强的远大抱负,国术的“科学化”问题首当其冲。鲁迅与陈铁生的论战围绕国术是否有提倡的必要展开,一方面为国术的科学化做了舆论上的铺垫,另一方面也促使国术界开始反思传统武术的痼疾。进而,国术界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展开了国术科学化的改造。国术科学化,其实质是确立发展国术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为国术的进一步发展铺平了道路。

   关键词:武术;国术;民国;科学化

  

   五四时期高举的两个口号:“德先生”与“赛先生”,后者即是“科学”。追求“科学”成为当时中国一个极高的目标,因为“科学”这个词汇即意味着“进步”、“强盛”与“现代化”。与此同时,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切批判声浪,其实也是围绕着追求“科学”而来的。民国以来至1937年抗战前,国术界即意图建构一个全民参与国术的伟大“蓝图”,期望以国术来改造国民身心、唤醒国人的尚武精神,以传扬中国武术,强国强种,但世人却因国术“迷信”、“封建”与“不科学”而对其多有批评和质疑,于是,国术的科学化变革随之在那个中西文化发生激烈碰撞的社会转型时代展开。民国武术的“科学化”问题对今天仍具启发意义,对今天武术在复兴传统文化的背景下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尤其重要。学者分别以历史学、社会学、传播学等研究方法,从不同的视角下对民国武术进行了解读,初步明晰了民国武术的兴起背景和大致脉络,深化了民国武术传播途径和组织运作的研究、对民国武术的教育化、竞技化发展做了较为详尽的考证和论述。尽管研究涉及面较广,但民国武术“科学化”问题尚存在较大的研究空间。时至今日,传统武术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步履维艰,为寻求发展,依然在科学的话语体系中寻求变革之法。其实,彼时的民国武术早已在20世纪初拉开了武术科学化的序幕。处在以“科学”观念甚嚣尘上的时代当口,与“传统”甚至“愚昧落后”相关的武术如何通过科学化的变革,在传统与现代的抵牾中与西方体育抗衡,从而获得这一“土体育”形式发展的合法性?本文尝试探究民国武术科学化的缘起、国术界在西方学科框架体系内对武术的重释和为拥抱“科学”而进行的种种革新,在此基础上指出民国武术科学化过程存在的局限并对其作出评析,从而充实和细化民国武术研究,为当今武术发展提供借鉴。

   一、外界攻讦与界内反思

   欲建构复兴国术的蓝图,首先要解决发展武术的合法性问题,也就是“武术有无提倡的必要”。针对国术界的提倡武术之举,武术界之外的社会精英以及普通民众都提出了质疑,武术界人士随之进行回应。这促使武术界开始反思武术本身固有的种种弊端,在思想上为武术的“科学化”存在的障碍做出较为全面的预判。

   (一)鲁迅与陈铁生的论战

   在追求“科学”的背景之下,中国传统武术也成为被批判的事物,时人对其提出的最大疑问,是认为中国武术是“迷信”、“封建”、“开倒车”。而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鲁迅与精武体育会陈铁生的论战。此论战肇因于1918年,鲁迅在《新青年》发表文章从两方面质疑“中华新武术”:

   一,用在体育上。据说中国人学了外国体操,不见效验;所以须改习本国式体操(即打拳)才行。依我想来:两手拿着外国铜锤或木棍,把手脚左伸右伸的,大约于筋肉发达上,也该有点“效验”。无如竟不见效验!那自然只好改途去练“武松脱铐”那些把戏了。这或者因为中国人生理上与外国人不同的缘故。

   二,用在军事上。中国人会打拳,外国人不会打拳:有一天见面对打,中国人得胜,是不消说的了。即使不把外国人“板油扯下”,只消一阵“乌龙扫地”,也便一齐扫倒,从此不能爬起。无如现在打仗,总用枪炮。枪炮这件东西,中国虽然“古时也已有过”,可是此刻没有了。籐牌操法,又不练习,怎能御得枪炮?我想(他们不曾说明,这是我的“管窥蠡测”):打拳打下去,总可达到“枪炮打不进”的程度(即内功?)。这件事从前已经试过一次,在一千九百年。可惜那一回真是名誉的完全失败了。且看这一回如何。

   鲁迅的质疑其实极具讽刺性,他不但讽刺了主张把武术列为学校体育课教材的教育界人士,认为他们跟当年受义和团蛊惑的满清王公无异,更将武术视为一种神怪玄奇的迷信,并且暗讽把武术用在军事上,无疑重蹈当年义和团覆辙。

   鲁迅的言论,引起当时精武体育会的陈铁生的不满。陈铁生遂写了一篇《驳<新青年>五卷五号<随感录第三十七条>》来反驳鲁迅,其论点大致如下:

   第一、陈铁生认为“义和团是鬼道主义,技击家乃人道主义”,反对鲁迅把义和团与技击家划上等号。第二、举蔡元培于上海爱国女校演讲中:“外国的柔软体操可废,而拳术决不可废”的内容,来反驳鲁迅暗讽其为满清王公的用意,并举自己曾因为练拳术而恢复健康的亲身经历来证明拳术确实有其功效。第三、陈铁生认为,由于过去清廷对习武有所禁止,让一般文人因深怕触法有所忌讳,习武之人多被看作莽夫,使武术黯然无色。陈铁生更举日本“武士道”在“窃吾绪余”后,成为其“大和魂”以及美国出版了一本有关“北拳对打”的新书,来证明外国人“识货”。第四、陈铁生举英文“Boxing”反驳鲁迅所谓“外国不会打拳”,且提到陆军用的枪剑术(即刺枪术),认为其技巧不脱技击术的范围,证明打仗不纯只是用枪炮。

   为此,鲁迅也写了一篇名为《拳术与拳匪》的文章来回应陈铁生,论点大致如下:第一、鲁迅表示,他所批判的是社会现象,而非个人对义和团的态度。他以马良在《新武术》自序中的一段内容为例:“世界各国,未有愈于中华之新武术者。前庚子变时,民气激烈……”,认为马良明显对鬼道主义大表同情。然而,鲁迅认为,如果这只是马良个人态度就算了,但《新武术》却得到政府的审定,又受到教育家的欢迎,的确成了一种社会现象。他更进一步表示,拳术家必定也有不信“鬼道主义”的,但却没人出来批判这种现象,这应该代表这些拳术家也被潮流淹没。第二、对陈铁生主张拳术的几个优点,鲁迅表示不完全赞同。首先,蔡元培确非满清王公,但反对蔡元培提倡拳术的主张。再者,陈铁生虽藉练拳而康复,但也只代表拳术是医术,仍无普及的必要,且需要经过西医考察研究、多方试验统计后才能用于治疗,不能因为一两个人偶然有效便下结论。第三、鲁迅表示,日本的“武士道”是指武士应守的道德,与技击无关,但中国近来常与“柔术”混为一谈。至于美国出版“北拳对打”的新书,鲁迅则表示,美国对各国的书都肯翻译、研究,这是美国的长处,但中国不能外国有西文翻译就将拳术当成是宝贝。第四、“Boxing”确实是外国字,但与中国的打拳不同(意指西洋拳击与中国拳术也是两种不同的运动),中国人也不会“Boxing”。第五、鲁迅本人见过陆军的枪剑术,但是否不脱技击术的范围,鲁迅表示自己是外行。但他认为打仗只要在军中训练即可,不必小学和普通中学都来练习。第六、最后,鲁迅认为,若是将中国拳术视为一种特别技艺,让有兴趣的人自己投师学习,他本人倒是没意见。而他反对拳术的原因在于:1、教育家都当作时髦东西,大有中国人非此不可之慨。2、鼓吹的人,多带着“鬼道”精神,极有危险的预兆。

   关于这两人的争论,柯文(Paul A. Cohen)认为其症结点在于两人对义和团的看法不同。鲁迅把义和团当神话看,并且视为随时可能复活的幽灵,而陈铁生则将义和团看成历史的陈迹,不管它是多么可怕或令人厌恶,都不再复返。因此,国人可以把中国武术视为完全不同的一种人类生活方式,而且绝不会再发生义和团那样负面的影响。简而言之,鲁迅关心的是现在与将来中国文化的走向,而陈铁生关心的是中国武术的名誉。柯文的看法,确实点出了当时部分中国人对义和团事件的不良印象。因此,同样曾批判传统武术的陈独秀也表示:“庚子年‘神拳’的当,我们已经上够了,现在马师长(按:即马良)的武艺我们也领教了,别再把孔夫子所不说的‘怪力乱神’来‘贼夫人之子’”。

   除鲁迅与陈独秀之外,时人对武术也确实带有疑问。如有人对江苏省立第三次(1916年11月)与第四次(1918年4月)联合运动会中,女学生表演拳术刀棍等国技有些意见,或认为女生是否应该一起提倡国技,需要研究;或者恐怕影响生理卫生,因此主张女学生不需学武术。或是认为提倡拳术,学生以徒手为宜,不宜学武器,一来认为此乃卖艺者所为,缺乏教育价值,二来若不慎受伤,也远比田径赛危险。也有人认为武术虽能锻炼体魄,但也容易使身体肌肉僵硬,而且专以打人为目的,更是不宜。

   1919年,北京体育研究社呈请当时北洋政府教育部,规定学校武术课程教材,并附上数种材料供该部参考。此案最后获得当时北洋政府教育部通过,并分行各省转饬各校办理。然而,当时长沙体育周报社的《体育周报》刊登了内家拳术与少林拳术这两种教材,但却在标题上分别标上“这是教育部公布的呢?”、“这是干甚么?”等字眼,更征求全国体育学家讨论武术是否合乎体育价值。这些现象,凸显该刊对此教材有所质疑。又如《大公报》曾有读者投稿,针对张之江主张“愿民众都国技化”的主张提出质疑,该名读者表示,现阶段国技就师资、教材、教授法、兴趣以及设备上都有问题,张氏的主张恐怕难以实现,且就学理与实用而言,体育术科应该运动、体操、游泳、舞蹈、军事训练与国技六种并重,国技只是术科之一而已。

   (二)国术界的反思

   面对来自外界的诘难和质疑,武术界也逐渐承认旧时武术界确实有不少缺点。例如1919年,江苏省教育会体育研究会附设国技部2月23日成立大会当天,发起人之一的唐豪曾在于演说表示:

   今日吾国国技其缺点颇多,无学理、无程序,其最大弊也。欧西人士颇多赞成斯术,惟以乏学理的说明,故俱存疑虑之心,不敢决其果禅益身心与否。本部之设,即抱发挥国技固有之优点,以与世界体育同立于一水平线上。又人类的天然活动,至今将渐消灭。希腊先哲,已先我言之:“技击之术最合人类最初之活动,如无游戏场,可以此代为室内运动”但鄙意与本会干事麦克乐教授游戏之意见相合,须注重程序,如国民学校、高等小学校生徒须随其年龄之大小,天性之变迁,而授以适当之技击。今日国技之不能普及,皆缘不能适合人类的天性故也。

   这份演讲内容除了批评国技缺乏学理之外,我们也可看出民主主义、自然主义的体育思想也影响若干国技提倡者。

   而向恺然在其《我个人对提倡拳术之意见》一文,也提出了他所看见的武术界缺点,例如一些以提倡拳术为职志、创办已久的团体,既没听说对拳术有何阐明,也没编定任何拳术教科书,或是为拳术界制订一定学程。而高呼提倡拳术者多,但也未曾听过有任何提倡方法,反而让许多学习者半途而废,其较主要的原因便在于:

   (学生)本人普通知识较高,薄拳师粗野,不乐为其徒。

   本人曾研究拳术有年,于身手步法之知识,强半通晓。拳师无高深之知识,足以启发,甚至令其舍其所学,从(重)新打拳师之拳,而所打之拳,或较其所曾学者,理法更庸浅。

   本人体质瘦弱,拳师所教之拳,纯为硬门,习之殊觉吃力,而成就较他人迟缓,因不能鼓其继续研求之兴趣。

   本人资质较鲁,拳师无善诱之方,同学有揶揄之意,兴致索然,业何由进?

教者与学者之间,或以质疑问难、或因督责纠扶,于声貌言词之中,发生龃龉,因为因拳师多无学养,非崖岸自高,即狭匿易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武术   国术   民国   科学化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0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