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忠军:中国早期解释学:《易传》解释学的三个转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3 次 更新时间:2015-06-06 19:03:08

进入专题: 《易传》   解释学  

林忠军  
内含着通过观察卦象而学习和诠释文辞义蕴,即是说,象和辞一致不二:观象必须玩辞,而玩辞也必须观象。
“观象玩辞”是《易传》解《易》的重要方法之一,其中,以《象传》和《彖传》最为典型。高亨指出:“盖《易传》常以象数解《易经》,《彖传》、《象传》以象数解《易经》之卦名、卦辞及爻辞者,更为多见。”⑨ 如《象》释《蒙》云:“山下出泉,蒙。”释《讼》云:“天与水违行,讼。”释《晋》云:“明出地上,晋。”释《井》云:“木上有水,井。”《彖》释《泰》云:“‘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释《睽》云:“火动而上,泽动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说而丽乎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小事吉’。”这里的山、泉(水)、明、地、木、天、火、泽、说、丽、二女(中女、少女),皆为八卦之象。《彖传》和《象传》等也以爻象释爻辞,即取爻之阴阳刚柔及其关系(位、乘、承、应等)解说爻辞。有的学者将这种以象解《易》的方法归结为“刚柔相应”、“刚柔相胜”、“刚柔位当与位不当”、“刚柔得中”、“刚柔居尊位或居上位或居下位”、“柔从刚与柔乘刚”这六种形式。⑩ 也有学者以当位说、中位说、应位说、乘承说、往来说、趋时说,来概括《易传》以爻象注《易》的体例。(11) 这种取象的解释方法,言之有据,持之有故,以此解释文辞,虽然未必完全符合作《易》者的意图,但《易传》主观上力图通过以象解辞、揭示象辞之间的联系再现文辞的本义,则是显而易见的,因而它仍然属于文字解释方法。
关于文字意义解释,《易传》主要采用训诂法。首先,《易传》对于文辞特点作了说明。《系辞》指出:
是故卦有小大,辞有险易。辞也者,各指其所之。
其称名也,杂而不越。于稽其类,其衰世之意邪?夫《易》,彰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开而当名,辨物正言,断辞则备矣。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其旨远,其辞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隐,因贰以济民行,以明失得之报。 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矣。
这里,《系辞》说明了《周易》的文辞各有所指,卦名“杂而不越”,不相混杂;其文辞委婉而适中,顺畅而通达,对于事实表述清晰而隐晦,立意深远;其所反映的是殷末周初“衰世之意”,故内容跌宕起伏,有吉凶,有险易,并且吉凶、险易变换,“是故其辞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倾。其道甚大,百物不废。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基于此,《易传》运用文字训诂方法,对《周易》文辞本义进行了解释。如,《杂卦传》系统地解说了六十四卦的卦名文字意义;《序卦传》、《彖传》、《象传》、《文言》、《系辞》,也有选择地解说了《周易》的文辞。由于《易传》去古未远,它的这些理解和解说,对于后世学者理解和解释《周易》文本本义、尤其是对易学的文字训诂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换言之,若没有《易传》对于文辞的解释,后世对于《周易》的文辞解释就会失去尺度,就会远离《周易》文辞的本义,更不会形成以训诂为工具、以解释文辞为基石的源远流长的易学。这种文字解释固然重要,但它毕竟是解释学的初期,还不是《易传》解释学追求的终极目标。《易传》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是建立在文辞解释基础上更深远的意义,即今日所说的以道为最高范畴的哲学。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易传》把文辞置于言、象、意关系的话语系统之中,提出著名的“立象尽意”和“系辞尽言”的思想。《系辞》曰:
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立象尽意,是就“观象玩辞”而言的。观象玩辞,是强调卦象符号在《周易》文本形成过程中的作用,即用卦爻符号理解和解释《周易》文辞,说明文辞之所以然的依据。这种以象解辞和文字训诂,只停留在文字的意思层面上,还未涉及文辞的深意奥义。立象尽意,就是在“观象玩辞”的基础上进一步探求卦爻象符号所蕴含的圣人之意(就是道或易道)。按照常理,“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亦即倾尽有限的文字不可能表述出所有语言,倾尽所有的语言也不能表达尽圣人深奥的思想。而《周易》这部书则不同,作为反映圣人思想之著作,它不仅有文辞,而且有卦爻象。其卦爻象从表现形式上说,既不是人们一般使用的文字,也不是由一般文字构成的语言,而是有着直观的、整齐的、富于逻辑的外在形式和丰富而深刻的内涵。更为重要的是,象本于意而立,辞本于象而系。因为易辞非一般人所为,而是圣人所作,故它可以规范和穷尽天下所有的语言。因此,要理解和寻求圣人之意,必须由玩辞开始:由玩辞可以尽言,尽言而可得象,由象而得意。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系辞》提出了“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矣”的论断,进一步阐明了理解和解释文辞对于探寻意义或道的活动的重要性。也就是说,理解和把握圣人之意,必须从观其彖辞开始。那么,如何观其彖辞以尽圣人之意呢?
《易传》利用了中国古文字一字多义、同音或近音可以相互假借的特点,按照传统的文字学方法加以训释。具体方法是:先释出字义,然后将具体字义置于宏大宇宙的视野中,阐发出《周易》原作者未意识到的、系统的宇宙生成演化理论。如《彖》、《文言》释《乾》、《坤》两卦卦辞曰: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乾·彖》)
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六爻发挥,旁通情也。时乘六龙,以御天也。云行雨施,天下平也。(《文言》)
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顺得常。(《坤·彖》)
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坤其道顺乎?承天而时行。(《文言》)
《乾卦》“元亨利贞”的本意是:开始亨通,利于占卜。但《彖传》和《文言》训“元”为大、为生物主善;训“亨”为阴阳和合通达,即嘉会;训“利”为合宜;训“贞”为正,“各正性命”之“正”和“刚健中正”之“正”;《彖》释《师》云“贞,正也”是其明证。《坤卦》“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本来说的是开始亨通,占之出行利“牝马”,君子出行先迷路后找到主人,是一个很具体而平常的事,但《彖传》和《文言》除了训“贞”为正外,还训“牝马”为“地类”,训“先”为行先,训“后”为行后,训“主”为常,从而将这些字义的解释前后贯通,改变了原来带有卜筮意味的话语系统,转入宇宙生成的话语系统中,推演和解释出一种与卜筮毫不相干的、全新的大化流行的宇宙生成学说:宇宙洪荒之初,乾元阳刚资始,坤元阴柔顺从,天地阴阳合德,生生不息,品物流形,万物生成。天以纯精生物,地以厚德养物,而万物之性各得其正。又如,《彖》曰:
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从卦象看,离上下皆离,有两离相依附之意。咸上兑为泽为柔,下艮为山为刚,泽水向下,艮山向上,二气感应。就人而言,兑为少女,艮为少男,有男女交感之意。《彖传》根据卦象和读音,训“离”为“丽”,训“咸”为“感”,然后引而申之,解读出天地万物相依附、相感应等诸多道理。
然而,仅从彖辞出发,还不能完全理解并解释圣人之意或天地之道。要完全理解并解释圣人之“意”,必须超越文字局限,以“象”这个符号完成。“立象尽意”,说的就是“作为理解主体只要不胶着于经典的字面,而是把经典作为隐喻的象来对待,从而超越经典的语言文字的局限,便有可能体认和把握圣人的思想精神”(12),因此,《易传》把卦爻符号的解释作为一个重点。
三、由符号属性的解释转向世界意义及其概念解释
在《周易》作者那里,卦爻符号只是筮占活动中的记号或标识,附在这些符号之后的文辞所表示的,则是它的全部意义。在筮占活动中,卦爻符号中的阴阳这两种符号,根据行蓍的不同,被分为老阳、老阴、少阳、少阴,记录着神秘的行蓍结果,并作为一种媒介,肩负着传递神明信息的功能。六画符号一旦形成,筮问者的吉凶福祸即由表示符号意义的文辞显示出来。《易传》不仅把它当作传达筮占信息的媒介和具有特定意义的符号,而且将它与文辞的形成联系起来,认为它是系辞的根据,即所谓“观象系辞”。如前所言,既然卦爻辞本子卦象,那么,理解和诠释卦爻辞就不能忽略卦象。为了达到以象解辞、融通象辞的目的,《易传》把六画之卦分解为上下两个三画之卦,然后对于三画符号(八卦)本身所象征的事物的形象、属性、意义等作了解说。这些解说主要集中在《说卦》中。《说卦》按照事物的形态、结构、属性等,把世间的复杂事物分成了八大类,使每一卦象征同一类事物。由此可以看到,八卦符号不再是极为抽象的阴阳线条,而是内涵极为丰富的物质世界的符号。这些符号及其所象征的意义是为解辞而设,因此,对于八卦之象的解说和以象解辞仍然属于文字解释的层面。在这种解释活动中,卦爻符号充当解说文辞的工具,但卦爻符号并非一成不变、随意取舍的解释文辞的工具。它本身前后贯通、整齐严密、内藏生机、自成体系,以其抽象的和非现时的形式,表现了人所拥有和理解的现时的世界及其变化。所以,《易传》又进一步探讨了卦爻符号意义及其与世界的关系等问题。
在《易传》看来,人无法直接理解和认知自己所处的纷纭繁杂、瞬息万变的世界,而必须凭借一种与外在世界有同等意义的、简易的符号体系来理解和把握它。《周易》的卦爻象就是具有这样一种功能的符号。古圣人仰观俯察、化繁为简,从客观世界中抽象出阴阳符号,然后由阴阳符号构成三画和六画符号,也就是卦象。卦象象征的是天地万物。《系辞》云:“《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象也者,像此者也。”“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阴阳爻正是效法了物质的运动。爻,有效法之意,效法的对象就是运动:“爻也者,效此者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系辞》)
由于八卦和六十四卦效法天地万物,故八卦和六十四卦具有了物性,包含了天地阴阳之道。“《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材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六爻主动,三极之道也。”(《系辞》)不仅如此,八卦符号表征八种类型的物质及其相关的诸多事物,是八类事物及其相关事物的化身。由八卦构成六十四卦的许多六画符号,直接仿效了某种事物,以抽象线条再现了某种事物的外观形象。如鼎,初爻是鼎足,二三四爻是鼎腹,五爻是鼎耳,上爻是鼎铉;如颐,上下两爻为阳,中间四爻为阴,外实中虚,为颐口;噬嗑卦画上下阳,中间三爻为阴,一爻为阳,为口中咬合一物,《彖传》所言,“颐中有物曰噬嗑”即是此意。如伽达默尔所言,这种卦象符号的象征性“不仅指示某物,而且由于它替代某物,也表现了某物。但所谓替代(vertreten)就是指,让某个不在场的东西成为现时存在的。所以象征是通过再现某物而替代某物的,这就是说,它使某物直接地成为现时存在的”(13)。
当《周易》成书之后,六十四卦是一个严密有序、自成体系的符号系统,符号及符号之间构成了一种符号结构。从形式上看,《周易》的卦爻符号是确定的、固定的、静止的,但这不是绝对的。《周易》的卦爻符号在很多情况下可以变动,表现在阴阳爻互变:由阳爻变阴爻,由阴爻变阳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易传》   解释学  

本文责编:zijihu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854.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07年第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