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明:约瑟夫·奈的“软权力”思想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36 次 更新时间:2005-09-26 20:08:01

进入专题: 软权力  

张小明  

  或者说权力和权力资源这两个本来不同的概念常常是等同的,或者说往往被加以混用。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权力的资源相对来说比较具体和容易衡量,不像权力那样看不见、摸不着。当然,从严格意义上说,权力资源和权力并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后者的基础,拥有权力资源,并不意味着必然拥有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权力资源只是潜在的权力。而且在权力资源的诸多要素中,也有一些要素是很抽象的、难以衡量的,比如前面所说的政治稳定性。不仅如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决定国家权力大小的资源要素也是不一样的。比如,在18世纪欧洲的农业经济国家中,人口是至关重要的权力资源,因为它是税收和征兵的基础。而对于19世纪的欧洲大陆国家来说,铁路系统的运输能力和机动能力成为重要的权力资源。进入核时代之后,先进的科学技术则是至关重要的权力资源。尽管权力的资源或者权力的源泉多种多样,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倾向于关注那些相对有形的或者具体的权力资源要素,因为这样就比较容易衡量一个国家权力的大小及判断一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权力地位。然而,这样的做法往往忽视了构成权力基础的那些无形的和抽象的要素。正是鉴于此,奈试图改变这种权力分析的方式,从而提出了“软权力”的概念。然而,相对于硬权力资源来说,软权力资源更难衡量和测定,因为后者是非物质性的、抽象的、无形的。奈所说的文化吸引力、意识形态或政治价值观念的感召力、塑造国际规则和决定国际议题的能力等等,都是很抽象的东西,很难加以测定和衡量。这是奈软权力思想遭到批评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值得注意的是,奈在《软权力》中,利用统计数据和图表,试图对软权力资源进行一些量化分析。这可以从他对美国、苏联、欧洲、亚洲所具有的软权力资源的描述和分析中体现出来。

  他所列举的可以量化的美国在世界上居领先地位的软权力资源包括:美国所吸引的外国移民人数;美国出口的电影和电视产品数量;在美国就学的外国留学生数量;在美国教育机构中的外国学者数量、;美国出版书籍的数量;美国电脑网站数量;获得物理、化学和经济学诺贝尔奖的美国人数量;美国人发表的科技论文数量等等。[56] 奈认为,美国在上述指标方面,均居世界首位,由此可以了解美国文化的吸引力。此外,他还通过几组统计数据,来衡量美国的软权力。这些统计数据包括: 2002年世界上43个国家对美国科技水平、音乐、电影、电视、民主思想、做事方式、理念与习惯等等的评价; 1982~2003年西欧主要国家对美国有好感的人在当地人口中的比重等等。[57]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还用统计数据来说明美国现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损害了美国的软权力。比如,他在书中引用了英国广播公司2003年在11个国家(包括美国)进行民意抽样调查的统计结果: 65%的人认为美国很傲慢。[58]

  在分析前苏联所拥有的软权力时,他列举了苏联的科学技术水平(如1957年成功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 、苏联芭蕾舞剧团和交响乐团在世界上的声誉,以及苏联体育代表团在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上所取得的成绩等等。[59]

  奈试图用一些具体数据来说明,欧洲目前是美国在施展软权力方面最大的竞争对手。比如,世界上10种最流行的语言中就有5种属于欧洲语言,其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把伊比利亚半岛同拉丁美洲联系在一起,英语是美国和广大的英联邦国家的官方语言,而将近50个法语国家的首脑每两年定期会晤,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数量上,法国居世界首位,英国、德国和西班牙分列第三、第四和第五名;在诺贝尔物理和化学奖得主数量上,英、德、法分别列第二、第三和第四位;在音乐产品的销售量上,英、德、法分别列第三、第四和第五位,仅落后于美国和日本;德国和英国的图书销量分别列世界第三和第四位,其互联网网站的数量分别列世界的第四和第五位;去法国旅游的人数超过去美国旅游的人数;英国和德国是世界上吸引政治避难者申请避难最多的国家;法、德、意的婴儿存活率都高于美国;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海外发展援助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都大于美国;足球是欧洲最重要的体育项目,它比美国的橄榄球和棒球更具全球性,等等。[60]

  奈还用相同的方式大致衡量了亚洲的软权力资源。在奈看来,日本是拥有最多潜在软权力资源的亚洲国家,因为它是第一个彻底实现现代化、在国民收入和科技水平方面与西方平起平坐的亚洲国家,同时它又有能力保持自己文化的独特性。奈列举了一些能够说明日本具有很多潜在的软权力资源的指标,其中包括:日本的专利数量居世界首位;研究和开发费用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居世界第三位;国际航空旅行的人数居世界第三位;图书和音乐产品销售量居世界第二位;互联网网站数量居世界第二位;高科技出口数量居世界第二位;发展援助数额居世界首位;人均寿命居世界首位。在谈到中国软权力资源的时候,他只是简单地提及在国际上引起关注的华文电影、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明星姚明、载人航天飞行计划等几个方面。[61]

  应该说,奈在软权力资源的量化分析上所做的努力,确实有很大的意义,也能给研究者们一些有益的启示。一个国际行为体在国际舞台上所拥有的软权力,的确可以从一些可量化的统计数据中部分反映出来。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可供研究者们进一步深入探讨的课题。然而,从根本上说,软权力的大小是无法用量化的方法被加以准确地统计出来的。即使软权力资源的大小可以被大致计算出来,我们仍然难以判断软权力资源到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或者说它们对某个国家的行为产生了多大的作用,毕竟那些可以量化的软权力资源也只是潜在的软权力而已。也就是说,奈的努力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其软权力思想的局限性。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因此指责奈的软权力思想缺少“科学性”。如果用“硬科学”的标准来衡量国际关系理论的话,那么所有的国际关系理论都是不准确的,也是不科学的。

  

  四 结  论

  

  约瑟夫·奈的软权力思想提供了一种分析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权力地位之重要思路,它引导人们关注那些抽象的和非物质的权力因素,包括文化的吸引力、意识形态或者政治价值观的感召力、塑造国际规则或决定国际议题的能力等等。这样的分析视角,无疑于有助于人们克服那种过于依赖物质权力来界定国家权力的物质主义和简单化的倾向,从更为全面的角度来判断和分析国际舞台上的权力地位。实际上,传统的权力思想,包括经典现实主义思想,既重视具体的、物质性的权力因素,也关注抽象的、非物质性的权力因素,这同奈主张软硬权力并重的思想是相吻合的。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奈的软权力思想是对传统权力思想的回归。

  奈把权力简单地一分为二,这使得其软权力思想不可避免地具有局限性。他无法阐述清楚软、硬权力之间的相互关系,软权力的大小也难以被测定和衡量。尽管如此,作为一种分析国际舞台上权力地位的思路,奈的软权力思想仍然能够给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

  

  注释:

  

  [1]Joseph S. Nye, Jr. , 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 (New York: Basic Books, Inc. , Publishers, 1990) . 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出版了该书的中译本,书名为《美国定能领导世界吗?》,这个中译本对原书内容有删节。

  [2]Joseph S. Nye, J r. , “Soft Power, ”Foreign Policy, Fall 1990.

  [3]对中国读者来说,“软权力”无疑是一个外来词汇。同其他很多外来词汇一样,它有多个中文译名。最早的中文出版物把“soft power”译为“软力量”。后来,更多的人采用“软权力”这个译法,也有一些人把它译为“软实力”或“软国力”。台湾一位学者把它译为“柔性国力”。本文作者倾向于使用“软权力”这个译名。因为在已有的中文著述中,“power”一般被译为“权力”,“soft power”也应该相应地被译成“软权力”,而且大多数中国学者也是使用“软权力”这个译名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他译法是不正确的。实际上,外来词常常找不到十分准确的中文对应词,“power”和“soft power”就是如此,我们没有必要断定哪一种译名是最准确的,每一种译法只能做到相对准确。

  [4]Brooke A. Smith2Windsor, “Hard Power, Soft Power Reconsidered, ”Canadian M ilitary Journal, Autumn 2000, pp. 51~56.

  [5]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 25; Joseph S. Nye, J r. ,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4) , p. 1.

  [6]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 25; Joseph S. Nye, J r. , Understanding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An Introduction to Theory and History (New York: Longman, 2000) , 3 rd ed. , p. 55; Joseph S. Nye, J r. , Soft Power: The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p. 1.

  [7]〔美〕丹尼斯·朗著:《权力论》(陆震纶、郑明哲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年版,第3页,第6页。

  [8]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 26.

  [9]Ibid. , pp. 25~26.

  [10]Joseph S. Nye, J r. , Soft Power: The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p. 2.

  [11]Robert O.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J r. ,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in the Information Age, ” Foreign Affairs, Sep tember/October 1998.

  [12]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p. 31~32.

  [13]Joseph S. Nye, J r. , Understanding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An Introduction to Theory and History, 3 rd ed. , p. 57.

  [14]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p. 31~32; Joseph S. Nye, J r. Understanding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An Introduction to Theory and History, 3 rd ed. , p. 57.

  [15]Joseph S. Nye, J r. , B ound to Lead, p. 33.

  [16]约瑟夫·奈:《美国霸权的困惑: 为什么美国不能独断专行》(郑志国、何向东、杨德、唐建文译) ,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版, 《前言》第5页。

  [17]在《美国定能领导世界》一书中,他使用“意识形态”这个概念,见Joseph S. Nye, J r. , Bound to Lead, p. 32. 在后来的著述中,他有时使用“意识形态”,有时使用“观念”( ideas) ,有时使用“政治价值观念”(political values) ,见: RobertO. Keohane and Joseph S. Nye, J r.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in the Information Age”; Joseph 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软权力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81.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05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