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贵:孔子之现代意义的三个层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5 次 更新时间:2015-06-03 23:27:54

进入专题: 孔子   现代意义  

陈道贵  
对我们更具现实意义。

   3.孔子人格及其现代意义。孔子所处的时代,是所谓的动荡的“乱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社会家庭结构等等,都在处在变革的过程之中。孔子是这乱世中少数能够把握自我,处变不惊,善于反思,践行“温故知新”的思维方式,努力寻找乱世紊流中的未来发展趋势;探索新形势下个人修养的途径与方法,塑造理想人格的形象化表达,即所谓君子[7]。孔子的人格修养,对于我们今天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当前,从经济和社会组织结构和机制运行来看,自然不是乱世;而如果从经济发展的速度和社会财富的积累来看,当今社会似乎属于繁荣的范畴。但毋庸讳言,我们今天的社会在人生理想、精神信仰和人格修养等方面存在着较为严重的问题,信仰缺失、人生迷茫,社会总体道德水准不容乐观,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正视的现实。如何在思想文化急剧变革的今天,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积极探索自身修养和社会发展之路,孔子可以给我们以人格的力量。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尤其值得我们学习。如果做乡愿而与世沉浮,孔子本可生活得很舒适。正是由于有独立的人格,有强烈责任与忧患意识,他才走上追求理想实现的漫漫人生路,忍受着精神折磨甚至是肉体的痛苦。李零先生用夫子自道的“丧家狗”来概括孔子,其实是没有错的。但此“丧家狗”应该不是贬义之称。以我之见,这一在孔子自己是自嘲、出于他人之口似不敬的称呼,正是孔子值得骄傲的人格表征。孔子为“丧家狗”,是不和现实妥协、追求人格独立的体现。其实,孔子这种“丧家狗”的情怀,在后世不乏知音。比如唐代大诗人杜甫在人生理想未得实现时,也以“丧家狗”自视(其《奉赠李八丈曛判官》有“真成穷辙鲥,或似丧家狗”句;《将适吴楚留别章使君留后兼幕府诸公得柳字》有“昔如纵壑鱼,今如丧家狗”。)而当今世人,有多少怀抱远大理想者?有多少具有独立人格者?又有多少人甘受寂寞而坚守理想者?今天的知识分子入世之情浓,独立思考、不为潮流所动的知识分子应有的品格在现实中已难得一见。殊不知如果知识精英丧失独立精神和不苟同流俗的品质,不仅传统文化的精髓难以继承和发扬,就是像李零、钱理群等先生所关注的民主法制的社会理想也无从实现。民主法制也是要我们不断努力的,中国乃至人类美好的未来是不会从天而降的。“丧家狗”精神在今天是弥足珍贵的。

   四、海外尊孔之举的启发意义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大陆对孔子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态度,在复兴传统文化的思潮下,孔子的地位得以一定程度的恢复。而海外一些人极力推崇的态度似乎应该引起国人的警醒。比如1988年《世界名人大词典》就将孔子列入“十大思想家”之列。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也提出这样的口号:“人类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到二千五百年前,从孔子那儿重新寻找智慧。”[8]2009年,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61票赞成、41票反对,通过了纪念孔子诞辰2560周年的决议[9]。至于在全世界各地生根开花的孔子学院,虽然说是以汉语学习和中华文化传播为主要任务,却也折射了孔子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西方对于孔子的推崇,恐怕不像有些人臆测的那样,仅仅是出于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媚俗之举,更不应是所谓“麻痹中国人的伎俩”。西方之所以推崇孔子,除了中国经济发展这一因素外,应当还有对西方社会种种问题的洞察等原因。也许是因为社会发展到今天,西方的有识之士对像梁漱溟先生上世纪前期就提出的西方一味向前看的不太乐观的现实和前景的担忧(如世界范围内的民族矛盾和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带来的种种危机、美国和欧洲的金融危机、英国美国的国内骚乱等)。孔子思想扎根现实社会、洞悉人类本性、强调人格修养、提倡中和人生社会理想等,正可为西方提供解决人生和社会的参考。有鉴于此,有最后儒家之称的梁漱溟在上世纪20年代所著的《东西文化与哲学》,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其所提出的问题值得今人反思。

   总之,只要是正视当今社会问题的人,一般都不会否认孔子思想中不少合理东西,正是解决我们面临的复杂而棘手的社会问题的思想库,它们可以给我们必要的启迪,给我们以思路。所以,笔者以为,当今中国反对尊孔之人,似可分为两类:怀有强烈“政治隐忧”的热血之士和对孔子、对传统文化一知半解或根本不解者。

   【注释】

   [1] 见《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梁漱溟全集》本,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2] 见美国学者艾恺《这个世界会变好——梁漱溟晚年口述》,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0年双语版。

   [3] 见《独秀文存》,安徽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4] 见《中国哲学十九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

   [5] 《李泽厚再论五四》,见《网易历史》。

   [6] 可参考张曙光《现代中国语境中的“马克思”与“孔夫子”——兼论传统的人文维度及其意义》,文载《哲学研究》2010年第2期。

   [7] 参考冯友兰说,见《中国哲学史新编》。

   [8] 张颂之在《新法家》网站发表《孔子是什么——孔子神话研究(三)》,谓此说为虚构之谎言。本文因无确凿证据对此说置以可否之论。但即使是虚构之说,起所引起海内外广泛认同,这本身也说明孔子及其思想的现代意义。

   [9] 《人民网》消息。

    进入专题: 孔子   现代意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747.html
文章来源:国学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