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康宁:中国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三个前提性条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3 次 更新时间:2015-06-01 22:30:30

进入专题: 现代大学制度   政府改革   大学脊梁   大学联盟  

吴康宁 (进入专栏)  
但却难以阻挡组织起来的大学联盟相互支持地群起挺立自己的脊梁。

   不用说,对于建立大学联盟问题,迄今已有一些探讨,而且,我国大学目前也已建立许多联盟。诸如C9联盟、华约联盟、北约联盟、卓越联盟、高水平行业特色型大学战略合作联盟、长三角高校合作联盟、沿海高校联盟、高校就业联盟、中国法学“常春藤联盟”、北京高校教学共同体、湖北高校师范教育联盟、安徽省应用型本科高校联盟、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等等,以至于有人认为我国大学已经进入所谓“联盟”时代。

   上述名目繁多的联盟可大致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利益性联盟,如华约联盟、北约联盟、卓越联盟等。尽管此类联盟公开声称的目的不止一二,但其主要意图则在于保护联盟内高校的特定利益(如招生利益),具有较强的排他性特征。第二种是技术性联盟,如北京高校教学共同体、湖北高校师范教育联盟等。建立此类联盟主要是为了共同寻求教育教学面临问题的解决途径。第三种是传播性联盟,如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其主要目的是为联盟内高校提供一种宣传、交流、共享的平台。

   客观地说,这些联盟对于大学之间的交流与协作具有一定的作用,但与笔者此处所说“有力量的”大学联盟则性质不同。对于推动大学依法自主办学、进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而言,笔者所说“有力量的”大学联盟至少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第一,它是有立场的。在推动大学依法自主办学、进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方面,大学联盟必须有自己的鲜明而执著的立场。这种立场基于对时代要求的准确把握、对大学生身心发展需求的深刻理解以及对高等教育发展规律的正确认识,而非源于来自外部的忽左忽右、忽东忽西的各种提法。

   第二,它是有声音的。在推动大学依法自主办学、进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方面,大学联盟不仅要对联盟内高校发出声音,促成最广泛的共识,而且应当对社会问题、尤其是对政府的政策发出声音,使这种声音成为政府赖以决策的重要依据。

   第三,它是有行动的。在推动大学依法自主办学、进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方面,联盟对于政府已经出台的正确、合理的方针与政策应当积极支持,以促进这些方针政策在大学的贯彻落实;而对于不合理的方针与政策则有必要基于大学的神圣使命并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予以必要的认真负责的应对。

   这样的大学联盟正因为有立场、有声音、有行动,所以才是有力量的。这种有力量的大学联盟不仅是大学之间相互促进、相互监督的一种自律性组织,也是应对外部社会的一种正能量群体,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政府部门不是旁观与阻碍、而是支持与推动大学依法自主办学,推动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这种有力量的大学联盟可以使联盟内学校增强挺立脊梁的勇气,因为通过联盟内学校统一行动,可以使单个大学免去独自行事的后顾之忧,从而在依法自主办学、建设现代大学制度方面大胆尝试。所谓“团结就是力量”,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久而久之,单个大学自身的独立意识便会不断增强,所谓脊梁也会逐渐硬朗起来。

   如前已述,在切实保障大学依法自主办学、切实推进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问题上,大学的呼声早已十分强烈。如果说在30年前、20年前、10年前乃至5年前,建立有力量的大学联盟还纯属浪漫空想的话,那么,在改革开放终于不得不进入新阶段、在决策高层已经下决心闯深水区、啃硬骨头的今天,建立这样的联盟应当说已具备基本条件。此时,若有一些高校勇于担当,牵头组织,则联盟的建立并非天方夜谭。

   这就自然要谈到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谁来充当牵头高校?谁来发起建立这种有力量的大学联盟?

   或许,从理论上讲任何高校均可牵头。不过,就当下中国而言,由一些“龙头高校”牵头发起更为合适。对于全国性大学联盟来讲,牵头高校理应是在各种所谓排行榜中名列前茅的那些大学,这不仅因为这些大学的能力与能量在中国大学的阶层结构中占据顶层位置,还因为这些大学所花费的纳税人的钱在全国高校中一直占有最大比例。退一步讲,这些大学既然能为自身招生利益结成联盟,为什么就不能为推动中国大学货真价实地依法自主办学、货真价实地建设现代大学制度而牵头组织联盟?如果连这点探索勇气与奉献精神都没有,则所谓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所谓迈向高等教育强国、所谓通过高等教育而强国云云,便纯属一纸空谈。

   不用说,大学联盟不只有全国性的,也有地方性的,诸如北京市大学联盟、上海市大学联盟、湖北省大学联盟等等。同理,对于建立地方大学联盟来说,在本地区处于龙头地位的所谓地方重点高校就有责任挺身而出,牵头建立本地区大学联盟,为本地区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发挥应有的示范与带领作用。

   或许不少人会认为,具备上述三个前提性条件困难重重:指望政府转变为服务型政府?谈何容易!指望大学直立脊梁?谈何容易!指望大学结成联盟?谈何容易!确实都不容易,但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本来就需知难而进,进入深水区的高等教育改革更需有闯滩过礁的勇气。畏首畏尾,并因此而不去作为,现状就永远不会改变。而由于服务型的政府、有脊梁的大学以及有力量的联盟,这三者已成为当下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前提性条件,因而,若非义无反顾采取实际行动,切实改变现状,则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便只会留下一组虚张声势的口号、一堆束之高阁的空论,再加上一些花拳绣腿的动作。倘若如此,那将是中国大学的不幸,也将是中国的不幸。笔者相信,一切对学生发展与民族命运抱有强烈责任感的人,一切对大学神圣使命怀有敬畏之心的人,都不会昏而不思、思而不言、言而不行,都会以极大的勇气、智慧与意志,坚定而又一步一个脚印地将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不断推向前进。

   注释:

   ①参见吴康宁:《中国教育改革的特殊场域》,《教育研究》2006年第7期;《政府部门超强控制——制约学校改革的一个要害性问题》,《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3期。

   ②参见卢现祥:《我国政府部门集体寻租的根源及其治理》,《中国行政管理》1996年第7期;张向达:《三种寻租行为》,《经济研究参考》2003年第23期。

   ③参见刘克利、胡弼成:《秉承书院优良传统重塑中国大学精神》,《高等教育研究》2006年第6期;孙锦涛、康翠萍:《学术自由大学本质观的重新审视》,《教育研究》2011年第6期。

  

   【参考文献】

   [1]李克强总理等会见采访两会的中外记者并回答提问.人民日报,2013.3.18.

   [2]布迪厄,李猛、李康译.实践与反思.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320.

进入 吴康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现代大学制度   政府改革   大学脊梁   大学联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64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