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布言:墨家辩证法和自由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6 次 更新时间:2015-05-31 20:51:45

进入专题: 墨家   辩证法   自由精神  

吴布言  

  

   顾名思义,与辩学逻辑(形式逻辑)一样,辩证法起源于辩论证说。通过辩论来证明达到真理的一种逻辑思维形式和论说手段。因此,辩证法又称辩证逻辑。早在古代墨子时代,为了证名实、说服对手,辩学自觉地成为墨家的一门独立学问和分工。“为义犹是也,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耕柱》)西方辩证法之义则源于古希腊语dialego,意为谈论、论战的技艺。柏拉图将其视为通往“理念“的途径。随着时间演化,辩证法成为研究事物矛盾(包括不同性质的矛盾性)双方的存在形式与相互影响的一种思维形式和逻辑方法。矛盾双方的同异互存、相容相生、相辅相成、相互肯定、相处和谐,与同一对立,相反相成、相生相克、相互否定、相互斗争则是矛盾(或不同性质)双方两种存在方式和相互影响形式。由此得出两种本质不同的辩证法(辩证逻辑)。

  

   “同异交得,放(仿)有无”(《经上》)是墨学辩证法的经典论述。同异交得,同异双方交互所得,相辅相成,相生相容,相互肯定。是基于肯定原理的辩证法。比如有无,因无而有,因有而无。空间的“无”容纳“有”的实存,而实存的“有”体现出空间的“无”。没有无则无所谓有,没有有则无所谓无。两者不对立,不排斥,不否定,不压迫,不斗争,互不消灭,和谐共处,互相肯定,互相依存,相辅相成,相生相容。比如,同一石头坚与白两种不同且矛盾的性质。坚,看不见摸得着;白,看得见,摸不着。感觉上具有矛盾性。墨家说,“坚、白,不相外也。”(《经上》)即,坚与白不互相排斥。墨家又进一步解说,“异处、不相盈、相非、是相外也。”,(《说上》)“盈,莫不有也。“(<经上>)意思是,不共处、不互相包容、互相否定或反对,则是互相排斥或拒斥。坚白两者在空间、时间上都是同时存在于石头的,相互共处包容,没有丝毫的互相否定排斥对立的意志。“不坚白,说在无久与宇。”(《经下》雷一东《墨经校解》)墨家批评坚白不相盈说法是否定二者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同步性、同一性。墨家还举了很多例子予以说明,比如美德有无、多少、远近、坚柔、剑的攻杀与防守两面性、辈分、兄弟、白黑、能力强弱、言行是非对错、学识高低、疾病来去、生死存亡、先天与后天、价格贵贱、运动与静止、长短、前后、轻重,等等,不胜枚举。(《说上》雷一东《墨经校解》)

  

   “同异交得”是墨学辩证法的基本规律(定律),离此则必不为墨学辩证思维。就实质而言,自由辩证法就是源于同异之辩。“重同,具同,连同,同类之同,同名之同,丘同,鲋同,是之同,然之同,同根之同。有非之异,有不然之异。有其异也,为其同也,为其同也异。”(《大取》)墨家将同归为十种,异归为两种。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居于同异之中的事物矛盾双方相辅相成、相生相容。这一辩证法矛盾双方既是同一的,又是相异的。比如,同一个实存的上面与下面,或左面与右面。又比如,石头坚白两种性质,两种性质共处是同一,两种性质不同是异。比如,有无,二者共处于宇宙一体是同一,二者中空间被实存占据的“有”,与周围未被实存占据的“无”为两个实体,是异。比如,上下两个物体,二者共处空间被视为整体,是同一;二者分离为两个实体是异。“异,二”,(《经上》)“二必异,二也。”(《说上》)任何两个事物“异”是必然的,绝对的。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有其异也,为其同也”。因为异而有同。同是相对的,非必然的。关键在于如何将必异的二者归于哪种同。因此,“同异交得”定律,同是相对的,非必然的;异是绝对的,必然的。矛盾双方或可以互换,比如位置。或可以转化,比如上下位置取决于地球自转的相对性。比如,工人凭借自己的能力转变成资本家;资本家因破产转变成工人。矛盾双方又或不可以互换,比如人的头上脚下。或不可以转化,比如,物质不灭定律,即实存不会转化为无。比如,善与恶的本质。总之,“同异交得”辩证法矛盾双方是和谐共处,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相生相容、互不对立、互不否定、互不排斥、互不拒绝、互不压迫、互不斗争、互不消灭。矛盾双反是否互换或转化完全取决于双方的固有性质和本质。而外界因素不是是否互换或转化的必然因素。因此,“同异交得”辩证法本质是自由自在的。又称自由辩证法。之所以墨学的辩证法是自由的,是因为墨学中具有兼爱非攻的自由思维。

  

   自由辩证法本质是求同存异的。求同存异思维强有力地回应了文明冲突论。可以彻底化解文明冲突的矛盾,达到真正的天下大同。两种文明处于同一个世界是同一;二者种族与地理起源不同是异。两种文明具有共同的普世价值是同;二者之间的文化差异是异。两种文明的同异是交织的,处于同一个世界,具有共同的普世价值,不存在根本性的否定与排斥、对抗与冲突,压迫与战争。二者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完全可以求同存异。互相否定、排斥、对抗、冲突、压迫,甚至战争都是没有必要的。

  

   自由辩证法的自由性和求同存异的思维与墨子的尚贤尚同民主思想有内在的、本质的、逻辑的联系。尚贤尚同本质是自由的。“古者民始生,未有刑政之时,盖其语,人异义。是以一人则一义,二人则二义,十人则十义。其人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是以人是其义,以非人之义,故交相非也。是以内者父子兄弟作怨恶离散,不能相和合;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至有余力,不能以相劳;腐朽余财,不以相分;隐匿良道,不以相教。天下之乱。若禽兽然。”(《尚同上》)“二必异,二也。”(《说上》)“异”是必然的,无法改变的现实存在。所以要求同存异。尚同本质目的是避免“天下之乱“,搁置“人异义”而寻求共同的最大利益,追求共同的最高目标。尚贤体现出尚同的本质要求,尚贤本质要求是选出在规定的时量与方量上能够代表百姓人民寻求共同最大利益和追求最高目标的临时代表或代理人。代表在规定的时量和方量的限制下被临时让渡权力,在规定的时量和方量限制下作为临时的权力执行者而执政。由于存在时量与方量上限制,作为执行者的代表在权力范围和权力时间上是有限度的。一则在一定的时空限度内“上之所是,必皆是之;上之所非,必皆非之”,(这是“自由执政允许原理”,不等于不存在“人异义”,只不过是为了利益目标暂时搁置保留各自异义)保证天下不乱;一则保证代表不致于走向独裁专制。墨子认为,尚贤尚同都是“为政之本”。二者是绝然不可分离的。尚贤是尚同的基础,尚同是尚贤的目的。关键实行时必需要求同存异,即“尚同而无下比”。(《鲁问》)尚同,崇尚保持同一,即求同。比,比附,比类。无下比,无法无需(互相)比附人异义,即存异。墨子还说,“上同不下比”,(《尚同上》)上同意味,既然选出了利益与目标代表者和实现之的执行者,就在被允许的范围内和时间内是其所是,非之所非。但即便如此,还是会受到各种限权保证机制、监督制约机制的制衡制约,不得胡作非为。与此同时,不下比,不需不必比附人异义,则可以避免混乱,甚至动乱。

  

   “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尚贤上》)墨子认为,即便是民主选举出官员,也能上能下而不是只上不下。而在职官员的能与不能则通过“三表法”予以检验认识。对于不称职者,下之的形式多种多样,舆论规谏,选票取舍,分权机构弹劾、罢免,启动司法程序,等等。墨子认为,居于上位者必需是选举出的贤良之士,“厚乎德行、辩乎言谈、博乎道术。”即有善德、思维清晰符合逻辑、学识渊博。“听其言,迹其行,察其所能而慎予官,此谓事能。故可使治国者使治国,可使长官者使长官,可使治邑者使治邑。”墨子制定了官员任职之前的考察程序---“事能”,综合考察官员的言行德性与能力,然后谨慎任职。并根据能力大小任以高低不同的职位。墨家将善德视为尚贤事能的首要标准,“高下以善不善为度,不若山泽。处下善于处上,下所请上也。”(《说下》)意为,高下之分以善为衡量标准,在下位的善者可以居于上位。兼爱有五善,则善者必有兼爱心。所以,上位的执政者首先必需有兼爱百姓人民的平等心。墨家的尚贤事能的用人观是道德理性与实践理性的有机结合。

  

   自由辩证法的求同存异的肯定原理最大贡献之一,是为尚贤尚同的民主思想和政治模式提供了代理人有限的自由执政权限,即“自由执政允许原理”。这一原理就是,“是上所是,非上所非”,即墨子说法,“上之所是,必皆是之;上之所非,必皆非之”。这一原理的本质含义是,一旦利益和目标代理人被选举出来并就职,那么代理人在法律规定的权限和任期规定的时限范围内有自由行使权力的自由。这种自由是被仍然保留个人意见的百姓人民(选举人)所允许的。但百姓人民有言论自由,有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并有通过这些手段对代理人提出批评的自由。“自由执政允许原理”一则保证执行力度和效率,一则避免回复到“人异义”的乱局。假使代理人没有“自由执政允许”这一权限的自由,在本身已有制衡机制的制约下,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仍然无权依法排除干扰和阻扰。则必将回复到人人极力反对的,不利于最大利益和最高目标实现的禽兽般的“天下之乱”。结果是,选举成为没有任何意义的空选。那么也就自动取消了选举的形式和必要性。

  

   自由辩证法认为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是“同异交得”的。同是因为他们处于同一个世界,为共同一致的目标努力,即保持企业发展而不倒闭。异是因为资本家是企业最大股份拥有者,资本投入者。而工人是劳力(包括脑力和体力)投入者和利益相关者。资本家要赚钱积累资本以研发新技术,开发新项目,在竞争中保持不败。工人需要挣钱养家糊口,追求更好更幸福的生活。如何保持“节”度是关键。企业倒闭,资本家会破产,工人会失业。二者都得不偿失。有恒产者有恒心,因为私有,资本家才会有改革创新的动力,只有不断改革创新才能使企业长久生存。因为与自己利益相关,工人不会消极怠工。与此相反,公有制的计划经济,给多少计划生产多少。多少年来生产工艺和产品种类没有变化。创新动力不足,生产效率低下。没有有效的管理与监督,计划的结果是财富被计划到当权者手中,工人则成为利益的局外人和被侵吞者。结果是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捣蛋的,工人阶级反而成为利益的最大受害者。

  

   自由辩证法的“同异交得”定律,在名家哲学里则称为“合同异”。惠施是“合同异”思维的代表。惠施有“历物之意“十论。“合同异”即同异和合,二者和谐相处。与“同异交得”有异曲同工之妙。“天与地卑,山与泽平。”天与地是二,必异。山与泽是二,必异。但从相对的意义来说,天地山泽高低没有绝对性是一致的,相同的。“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大同与小同是属种关系,即上位概念与下位概念关系。属概念包含种概念。比如,动物与哺乳动物的关系。动物是上位的属概念,哺乳动物是下位的种概念。动物是哺乳动物的属概念,而哺乳动物是动物的种概念。大同与小同是二,必异。但大同与小同又有同,即体同。(墨家《经说上》,“不外于兼,体同也。”)万物的任意二者为二,必异。所以万物毕异(全部相异)。万物(任意二者)同处于宇宙之中,是合同。(墨家《经说上》,“俱处于室,合同也。”)所以,万物毕同。是谓同异和合,同异交得。所以,任意双方(包括矛盾)的同异是互为肯定相容的。所以,“合同异”辩证法与墨学“同异交得”辩证法一样,是基于肯定原理的自由辩证法。因为“合同异”,惠施得出去尊的“泛爱”。天地一体是大同,万物是必异。必异的万物处于天地一体的大同之中,去了高下之分。去了高下,则万物齐。万物齐,则泛爱万物。

  

与以“同异交得”为基本规律,基于肯定原理的自由辩证法相反的是,以“对立同一”为基本规律,基于否定原理的辩证法。为了便于区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墨家   辩证法   自由精神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